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时评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2、拒绝外界独立调查
   为了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发出的对活摘器官的调查邀请,海外的一些独立媒体记者开始申请去大陆调查。
   
   2006年4月19日上午,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负责大陆新闻的资深记者许琳前往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申请签证赴大陆调查,遭到拒绝。
   
   次日,大纪元时报主编周蕾女士到德国柏林中国大使馆申请赴大陆调查,签证遭拒。
   
   2006年5月2日,新唐人旧金山湾区部主任张芬女士申请赴大陆调查,签证被拒。
   
   2006年6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申请入境中国调查实事真相,未能获得签证。
   
   中共外交部的高调邀请被认为是对国际社会的欺骗姿态。 具有黑色幽默的是,一些忘记了中共杀人历史的亲共人士,很为中共走的这一步“拒签”棋懊恼。他们觉得,不是没有“活摘”的事情吗?让这些为法轮功说话的人进去调查,弄个底朝天,无功而返,不就最能证明党的清白和他们亲共人士的正确立场吗?不过,正在杀人的中共可不这么想。
   
   3、否认外界取得的证据
   中共应对活摘指控,一是不让外界去调查,二是无端加以否认。
   
   《大卫的调查报告》出来后,里面有很多翔实的证据,比如中共移植专家提供的器官数量,电话调查取得的大陆医生亲口承认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于是,中共在沉默一段时间之外,唆使其海外的统战媒体“凤凰卫视”制作了一期电视节目《对“大卫”调查报告的调查》出来加以否认。怎么做的呢?它把大卫证据里提到的人找出来,让他们来否认。结果,弄巧成拙。下面摘取两例略加说明。
   
   石炳毅的数字
   
   《大卫的调查报告》中引用了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提供的数据。卫生部主办的“健康报”在2006年3月2日的“器官移植要设高门槛”一文中,称石炳毅说“全国至今(2005年)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于是,中共让石炳毅出来否认,石炳毅就说“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呢?因为我头脑里就没有这样的数字”。我们知道,《健康报》不是什么私人小报,那是中国卫生部的机关报,如果石炳毅真的没有说过9万例的事,中共不应该让石炳毅来攻击大卫的调查报告,而是应该鼓励石炳毅去起诉卫生部,起诉《健康报》。事实上,石炳毅这个人他满脑子都是数字,他很活跃,经常接受媒体采访。本文还引用了他在《科学时报》和新华网做客时说出来的数字。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的电话调查
   
   《大卫的调查报告》还公布了一些电话调查的录音,其中包括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承认利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在本文第十一部分有详细介绍)。在《对“大卫”调查报告的调查》节目中,中共让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卢国平出来否认他说过的话。不过他首先承认了 2006年5月22日接受电话调查的人他是自己。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认为,这反而为他们的电话录音提供了新的证据。在这之前,人们对电话录音的最大疑问就是,接电话的人真是那个卢国平医生吗?两位调查员在2008年8月22日向加拿大媒体公布新证据时说,“在录像带中,该医生承认谈话录音中的人是自己。该录像正被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发放,因此(庐国平接到调查电话的)真实性是由中国政府认可的。”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庐国平说话的电视片断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4/08/a278863.html#video )
   
   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追踪报导”中有“凤凰卫视”庐国平说话的片段,68 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听听他的地方和个人口音,看看大卫调查报告中的声音是不是他的。庐国平有很重的地方口音,现在人工合成声音还达不到合成和这个人的声音一模一样的程度。如同机器人还不能表现得同真人一样。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第三方去做独立的技术鉴定。这就要看中共的诚意了。
   
   庐国平说话的电视录像:http://www.youmaker.com/video/sv?id=8a9cd8800e284d9f870212940a4a8f05001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4/08/a278863.html#video )
    
   
   4、突然加快整顿器官移植市场
   自2006年3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之后,中共加快了整顿大陆器官移植市场的步伐,颁布了准入制度,把600多家做移植的医院缩减到164家。《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自2006年7月1日起施行。2007年5月1日起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
   
   颁布法规,加强对器官市场的整顿和管理,当然是很好的事,这也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但是,这不能成为掩盖过去几年混乱时期所犯下的罪恶。这完全是两回事。把那一段历史用“混乱”一笔带过,然后要人们对它今天整顿市场的行为歌功颂德,那实际上就是在又一次犯罪。
   
   同时,中共关闭了一些移植医院或相关组织的网站,“中华医学会”下面的“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就是其中消失的一个,从2006年3月到目前(2009年11月)还没有恢复(详细情况参见附录10)。各大医院也删除了曾在网上公布的超短器官等待时间,中共也叫停了国际上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
   
   我们不得不问一个问题,删除或删改网站的目的是什么呢?想要掩盖的又是什么呢?
   
   注:本文采用的很多数据和资料都是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备份中心(www.archive.org) 所存储的拷贝,这是中共目前还没有办法抹去的东西,留下了历史的见证。
    
   
   5、高调承认盗用死刑犯器官
   中共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的态度过去一直很明确。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道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声称,“境外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但是,2009年8月26日的《中国日报》代表中共官方首次公开披露,说大部分器官来自死刑犯。国际社会也解读为中国政府在盗用死刑犯器官上的正式表态。
   
   承认盗用死刑犯器官,毕竟是一个进步。不过,在死刑犯器官问题上,从信誓旦旦地反对走到高调地承认,是在中共被指控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背景下进行的。今天中共对待活摘器官的态度,就如同它过去对待死刑犯器官一样,人们怎么能信得过它呢?
   
   其实,中共医疗系统内部,特别是有些移植专家们,他们是应该知道一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实情的,所以有人从2005年开始,就想把死刑犯器官的事情推到最前面。他们是出于良知,还是知道这背后还有更大的邪恶,想要用一个罪恶去掩盖另一个罪恶,我们不得而知。从某些医生们用一个乞丐和流浪汉的生命作代价去挽救另一个人的生命,人们不得不思考,这些人到底是一种怎样扭曲的心灵呢?大概是金钱、名誉真把他们非人和异化了。
   
   承认大量盗用死刑犯器官,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同时坚决反对任何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就是中共目前的流氓招数。中共今天在器官移植改革上的高调作为,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上的极度敏感,恰恰可能是在掩盖那一段活摘器官的邪恶历史。
   
   6、又一个器官移植高潮会到来吗?
   随着中国器官共享体系的建立,立法让脑死亡者捐献器官,培养国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意识,鼓励亲属活体捐赠,等等一系列措施的实施,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有可能再次活跃起来,大大超过2003-2006年的规模,甚至成为第一大器官移植国。在欢呼声中,那些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造下的杀人罪恶就消失了吗?没有。
   
   中国有150万需要器官的病人,器官移植在中国会越来越成为一个新闻话题,各种专家学者都会出来就新的法规,新的捐赠意识作大量的宣传。在哄哄的舆论炒作中,那一段黑色的历史,那一朵血色的蘑菇云,就这样让它随风飘逝了吗?不能。
   
   在本文的写作过程中,有人向笔者提醒道,中共会不会在适当的时候,发布精心编造的假数据,来为过去几年的器官增长做出辩护。会不会这样?我们不能为中共的邪恶设定任何底线。但是,人不治天治,干了这么大邪恶之事的中共,它的日子也不会多了,它的假数据等不等得到那一天还是个问号呢。
   
    
   
   十三、你能做什么?
   “天啦,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这可能是你听到“活摘器官”这一指控的时所具有的自然反应。
   
   但是,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反应。 六十多年前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听到纳粹屠杀犹太人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1、一个关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故事
   在今天,对于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的“大屠杀”(Holocaust),人们觉得好像人人都知道,也就自然推论到在当年发生的时候,外界也都知道。那么,有人就想,为什么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大家都知道,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外界知道的这么少呢?于是,就反过来以此来责问对活摘器官的指控。
   
   其实,纳粹屠杀犹太人时,外界根本就不知道,或者说,知道得零零落落,甚至互相矛盾,就如同今天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事情一样。
   
   下面讲一个六十多年前的故事。摘自“卡思基:一个人如何试图阻止大屠杀” (Karski: How One Man Tried to Stop the Holocaust)。69
   
   杨·卡思基(Jan Karski)是一名波兰外交官。杨·卡思基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里逃出来,他亲眼目睹了大屠杀。为了引起美国总统罗斯福对这件事情的关注,波兰大使切哈努夫斯基(Ciechanowski)先安排了杨·卡思基同罗斯福总统身边的一些犹太人高级幕僚会晤,希望能说服他们相信纳粹对波兰犹太人做了什么。卡思基到华盛顿之后的第一次晚餐就遇到了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
   
   这是费利克斯·法兰克福和杨·卡思基在晚餐后的一段对话。
   
   法兰克福坐在卡思基的对面,他看着卡思基的眼睛。
   
   “卡思基先生,” 法兰克福问道,“你知道我是犹太人吗?”
   
   卡思基点点头。
   
   “在你的国家发生的对犹太人的事情,有很多互相矛盾的报告,”法兰克福说。 “请准确无误地告诉我你所看到的。”
   
   卡思基花了半小时,耐心地解释他到犹太人集中营所目睹的可怕细节。讲完后,他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要求。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