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微

保卫十八大?十八大为什么需要保卫?谁是假想敌?我想来想去,好像也就只有我们了!
   
   塌桥赖超载?放屁!我做物流近二十年,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路上跑的卡车百分之百是超载的。不超载开卡车上路做什么?学雷锋啊?有病。这一路上的路费、桥费、油费、罚款,能亏死你。所以五吨车出厂标注载重三吨,然后加钢板加车轮加车厢,装十二吨上路。全国都这么干!超载塌桥的话全中国早没桥了!
   
   “人”是肯定“找不到”的,怎么能找啊?找到人了,抓了,一审讯说建委分了八亿?那建委还活不活了?搞不好还有市政府呢!

   
   十八亿的造桥费用,大家猜猜实际上用于建桥的有多少钱?我猜五亿靠不靠谱?分掉十三亿,就只能建豆腐渣了!我估计建委少说分了八亿,所以才连人都“找不到”!!!
   
   8月21日,大陆解放军总装基地副部长顾纪祥在一车库与一名小学女教师车震死亡。军官顾纪祥同志在奔赴钓鱼岛杀敌的前夜,不幸阵亡在汽车座椅上.众人闻之叹曰:出师未捷精先尽,长使英雄抚屌叹!
   
   @于建嵘: 有关部门强烈要求下,我本月二十日发的一条博文被删除:北京某宾馆地下室实际上是某省驻京办关押上访者的黑监狱。没有人与我讨论是否是事实,但有人反复强调政治影响。我不明白,这些如此讲政治的官员,为何还要如此明目张胆地迫害公民?想到没能帮上那些求援的上访者,我一夜无眠。求转发
   
   和聂树斌案一样,江西乐平方春平等入狱十年的死刑冤案,去年12月真凶再现,但随后当地公检法试图掩盖真相,连日来家属去景德镇上访,今天乐平刑警队长居然说,方林仔虽然承认是他杀人,但由于他和方春平近邻,话不可信。真凶一旦被判死刑将死无对证,恳请紧急关注!方父亲电话13155771226
   
   【硬汉程益中】03年大学毕业生孙志刚因无暂住证被收容,3天后被殴打致死。南都报让该事件大白于天下。收容遣送制度废止。就在全国人民不用再担心被查暂住证的某个凌晨,大批警察破门而入,逮捕了正在偏远西部差旅途中寄宿客栈的南方都市报总编辑。当初正是这个不听话的人决定揭露真相。他叫程益中
   
   中国人民大学周孝正教授说:省部级以上的高干病房,一旦进入生命维持系统,一天的费用是20万,一年就是7000多万。 国家的医疗资源大部分被金字塔顶端用掉了,所以全民医保遥遥无期。
   
   邹恒甫:现在全国极多高校的教师都不为人师表,大家同流合污搞淫荡,没有人出来捍卫大学的尊严,此乃中国教育的大悲大哀。
   
   打电话采访,下周一上班:这公司负责阳明滩大桥监理。陈柯,2009年6月任黑龙江省公路工程监理咨询公司总经理,主持公司全面工作。电话:0451-55607666。武殿军,1997年在黑龙江省公路工程监理咨询公司任总工程师,具体负责阳明滩大桥监理工作,电话:0451-55607609
   
   昨日全国老龄委办公室副主任吴玉韶表示,在养老问题上,既要强调政府所要承担的责任,又要警惕政府责任泛化,警惕社会和老年人对政府期待过高。政府要承担一定责任,但不能承担全部责任。拈花:这不是放屁吗?谁将责任推给政府了?都是买了保险的,是政府把钱糟蹋完没钱付,无耻的狗官!
   
   45年苏联红军进入东北后,中国女人不敢上街,男人不敢戴手表、穿皮大衣。他们有组织、有计划地拆卸、运走东北轻重工业设备,几乎把日本在东北经营十四年的全部工厂、机器、设备等,一扫而光!不能搬走的,则加以破坏和砸毁。连中共卢将军都被抢劫的苏联红军杀害。经苏军蹂躏的东北,简直的是满目疮痍
   
   【哈尔滨垮塌的不是阳明滩大桥?】据央视报道,8月25日,哈尔滨市政府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紧急辟谣。市政府秘书长黄玉生反复讲解,“侧滑”路段与阳明滩大桥是两个不同的工程。——侧滑,不是垮塌;路段,不是桥梁;匝道,不是主桥——送哈哈市领导三个字:不要脸。
   
   【人祸】在今年的5月26日就有几个年轻人在哈尔滨阳明滩大桥上毫不费力的抠出螺竿
   
   【南京!南京!】据本博调查消息:曾获南京市发改委和玄武区人民政府批准立项并建设且闻名全国的南京新伊汽配商城遭遇有关部门“零补偿”强拆,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杨庆义被“绑架式”抓捕,至今下落不明!图片系商城租户抗议强拆及被警方强制情况。本博将密切跟踪报道事态进展,请关注!!
   
   昨天廊坊,农民工在路上举牌讨要血汗钱
   
   深圳石塚感应电子资方擅降低员工待遇,激全体员工罢–工,警–察出面竟殴打工人
   
   【宪政:宪法权利 + 有限政府】宪政即用主权在民的宪法来约束国家权力,防止政府滥用权力,以维护公民普遍的自由和权利。宪政以法治的形式,来对民主政治制衡和保障。宪政的特征是:司法独立、分权制衡、军队国家化。无宪政,易沦为多数暴政或被少数人操纵。德国的民主曾一度走向独裁。 [图片]
   
   【他爸不是李刚】一十五岁伦敦少年因受嫌未成年泄酒一事被带到警察局询问,于是他爸亲自跑到警察局恭恭敬敬站在警官们面前及听侯警官们的严厉批评斥责。他爸又是向警官们道歉,又是深深地鞠躬忏悔。未了,还要在一份《家长责任保证书》上签字,才得将少年领回去。他爸是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左小祖咒
   
   刘震云:这次到南方和一位在体制内的朋友喝酒聊天,我的这位朋友说:“现在连我这种专门搞宣传都不相信正统的意识形态了”。我问:”那么现在的为官做人之道是什么?”他说:“还不是回到儒家士大夫那一套”。我问:“现在还管用吗?”他说:“关键时候还用法家那一套”。我说:“那不就是流氓文化吗?
   
   @汇灵悟群 :老公发了一条微博:被沈阳警方国保大队委派的5名警察强行带去山东庙派出所。在没有任何文件的情况下强迫要求删除!沈阳国保乱发淫威!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亵渎人民的自由!!! 渴望自由及公平公正的人请转发!-来自网易微博
   
   【犯罪嫌疑单位”到齐”!】哈尔滨阳明滩大桥总指挥吴向阳(哈尔滨市建委主任)施工单位:中铁一局集团桥梁工程公司,项目部书记杨青卫,项目指挥靳麟生;监理单位:黑龙江省公路工程监理咨询公司总经理陈科,党委书记苏华池;设计单位:上海城建设计院,黑龙江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哈尔滨市政工程设计院
   
   39年4月蒋介石下令反攻南昌,日军使用多种加农炮猛轰、并向国军发射18000发特种弹(毒气弹)、国军士兵前赴后继,,由于缺少攻坚武器,伤亡惨重!29军军长陈安宝将军壮烈殉国!薛岳将军面对旷野之上尸山血海,深知已无法克复。5月9日会战结束,日军伤亡24000人,国军伤亡51378人
   
   【滇越铁路人字桥】此桥是由法国女工程师鲍尔.波丁设计,于1907年3月10日动工,1908年12月6日竣工。至今火车仍正常通过。
   
   建于1902年,由俄国人承建的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大概是黑龙江唯一可以称之为无质量问题的桥
   
   【你知道吗?】赵州桥,1500岁了,是一个叫李春的人建的;阳明滩大桥,不满1岁,哈尔滨政府说,不知道它是谁建的!
   
   郑州市民贾灵敏老师,因家被偷拆,今天她坐到废墟上,准备自焚,「这个社会需要有人牺牲生命!」。2012年8月25日,下午5时。
   
   【德阳16岁女孩:还我被强拆的家】8月22日凌晨6时左右,德阳市旌阳区泰安社区被一伙人开着挖掘机强拆了。16岁马玉婷哭着说,录取通知书埋在废墟里,没有了通知书怎么报名!女孩妈妈站在废墟上愣了半天。“家没有了。”母女俩抱头痛哭
   
   当年张光斗支持建三门峡大坝,唯黄万里不支持,结果现在潼关以上渭南地区几成淹没区,百姓成为鱼鳖。 前段央视记者采访张光斗,张光斗说:”我当年就不赞成修三门峡坝,结果是他们不听。”黄万里的儿子看后说:“我仿佛看到跪着的秦桧突然从岳王庙前站起来喊道:当年我要直捣黄龙去抗金,但岳飞不干!
   
   能承受400吨荷载,压不垮的卢沟桥:这座历经多次洪水、地震和战乱有800年历史的石桥,75年安全通过燕山石化总重430吨超限大件平板车!76年,安全通过396吨的运载乙二醇反应器的超重型车辆。1985年,运送大型变压器的6部超重型车辆(每车总重360吨)依次通过,桥梁依然安全无恙
   
   《与死亡交易》的德国记者通过现场调查指证:在哈根斯的三个“死亡工厂”中,仅仅大连的尸体工厂截止至2003年11月就库存了共647个已完工的完整标本尸体,3909个肢解尸体部份如:腿、手、阴茎,另外还有182个胚胎、胎儿和新生儿。这么多的尸体来自哪里?
   
   【专家胡说桥梁本身无质量问题】塌桥后哈尔滨组织了十余交通和桥梁方面的专家到场分析事故原因。工业大学交通学院副院长王宗林昨晚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虽然该段引桥发生整体倾覆,但从现场情况看桥面并未出现裂纹,这说明整个桥梁的质量是合格的。余畅呼吁:一旦查出桥梁质量问题,王宗林必须道歉!
   
   地方政府要投资7万亿拉动经济增长,豪气冲天。这个气势,全国的地方政府投资70万亿也能说得出口。吹牛皮不收税,先把大话说出去,牛皮吹出去。 7万亿投资,别的不论,仅此一项中国GDP就增长20%。如果投资70万亿,增长200%。中国经济前景无限,今年就超过美国世界第一。
   
   【央视批评马英九保钓不硬气】:70年前,国民党坐江山,你怪他不抗日。70年后,你坐江山,你还是怪他不抗日。这党真不要脸
   
   这年头卡车司机难啊!不超载,老婆孩子卖光都不够赔的!超载吧,路塌了赖他们桥塌了也赖他们。居然讨论司机是不是该枪毙的问题了!!靠丫的狗官,找替罪羊也还罢了,居然要杀人灭口?世界上哪个国家的法律规定汽车超载要判死刑的?狗官无耻,朝廷无耻!我无耻的祖国啊!靠你丫的祖国!!!
   
   今天看晶报,韩国以违宪为由取消网络实名制,我发誓第一次觉得韩国比中国好
   
   【列宁将被起诉】据美国之音报道:俄罗斯已经成立专门委员会,负责将列宁尸体赶出红场,并将针对列宁、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人的犯罪行为提出起诉。物以稀为贵,中国人的宝贝又升值了
   
   【硕鼠硕鼠】余姚财政局在鲍翅馆的餐费:54695元!够农村一个三口之家吃上5年了!奥运官员一顿吃掉4万多英镑!看看我们山里的孩子,一家老小,一锅野菜,锅是半边的,勺子也是半边的。世界上最殷实的国库,钱都到哪里去了?贪官少贪点、三公少消费点儿,国外少捐点少免点,都有了
   
   延安整风时,大量知识分子被诬为特务,内奸,遭枪决,砍头,活埋。北大女学生陶凯孙与入中国籍的朝鲜丈夫金文哲,此前都是中共地下工作者,为革命不要亲情,儿子一出生就送给了人.抗战后二人到延安,38年被宣布为敌人,秘密处决,死时分别27和28岁。82年公安部接受其亲属申诉,复查宣布是冤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