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目 录
   
   序言
   一、死刑犯每年能提供多少例器官?
   1、历史数据提供的参考

   2、“估算公式”提供的数量
   二、器官配型问题
   1、组织配型
   2、HLA 配型几率
   3、血型配型几率
   4、肝移植的配型要求
   三、死刑犯人的数量
   1、中国每年有多少死刑犯
   2、2003年后没有大规模“严打”
   四、可供利用的死刑犯比例
   1、组织配型要求是利用死刑犯的一大瓶颈
   2、“冷缺血时间”的限制
   3、死囚器官是“过期作废的一次性资源”
   4、死囚器官是“时空分割的小样本资源”
   5、利用死刑犯人器官是“法院主导的模式”
   6、法律依据上要求“无人收殓”
   五、2003年:器官移植市场“蘑菇云”的升起
   六、2003-2006年:器官移植史上绝无仅有的市场
   1、特征之一: 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一个器官移植史上的特大意外
   2、特征之二: 昂贵的费用,器官移植成暴利行业
   3、特征之三: 中国成为全球器官移植旅游中心
   4、特征之四:小市场中的大市场,出现“蘑菇云”
   5、特征之五:国产的器官,出口的质量
   6、特征之六: 2006年之后丰富的供体来源突然消失
   七、多余的器官从何而来?
   1、新的器官来源应该具备的简单特征
   2、一个新的器官来源:非法集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3、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去了哪里?
   4、给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普遍验血,出于什么目的?
   5、“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匹配模式:“储备型大样本资源”
   6、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流程: 缺少“法院”
   7、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军队主导的模式”
   8、其他有关器官来源的问题
   八、活摘器官的演变过程
   1、零星个案
   2、大规模活摘器官
   3、从“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只需一小步
   九、广义的死刑犯
   1、什么样的弱势群体会被当作死刑犯
   2、活摘器官的惨剧与白宫前的“高兴时刻”
   3、“格雷欣法则”的启示:“妖魔化宣传”鼓励人们漠视生命
   十、“乞丐和流浪汉之死”揭示医生的道德底线
   1、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
   2、《器官何来?》:为盗器官,流浪汉被杀
   十一、更多证据
   1、活摘器官之案的曝光者
   2、电话调查录音
   3、中介证言
   4、法轮功学员和犯人的证言
   5、大卫的调查报告
   十二、关于中共对活摘器官指控的应对
   1、掩盖苏家屯事件
   2、拒绝外界独立调查
   3、否认外界取得的证据
   4、突然加快整顿器官移植市场
   5、高调承认盗用死刑犯器官
   6、又一个器官移植高潮会到来吗?
   十三、你能做什么?
   1、一个关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故事
   2、哪怕一例“活摘”都是罪恶滔天
   3、所谓的“经济奇迹”不能成为迫害的借口
   4、你能做什么?
   附录
   1、器官移植的技术难关
   2、两家与军方关系密切的医院的手术成果图
   3、中国移植专家队外公布的器官移植数量
   4、地下医院器官移植
   5、黄洁夫和石炳毅提供的器官数量
   6、世界各国器官移植数量是比较稳定的
   7、中国医院器官平均等待时间
   8、关于器官移植的收费标准
   9、供体质量是如何保证的
   10、“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消失了
   11、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
   12、《财经》杂志封面报道:“器官何来”,披露一起“杀人盗器官”
    
   
   参考文献
   
    
   
   序言
   
   从1999年到2007年,中国器官移植市场飞速发展。在2003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长。2003到2006年间在国际上掀起了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热潮。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 (国外要等2-3年)。哪里来的这么多器官呢?
   
   中共过去不承认,现在承认了,说大部分器官来自死刑犯。
   
   但是,死刑犯的器官能满足中国大陆2003-2006年间,器官移植数量的疯狂攀升吗?
   
   2006年3月,知情人曝光出中国大陆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案,另一个器官来源浮出了水面。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在2009年8月接受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共)解释说器官移植的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如果那样的话,那么死刑犯的人数一定比认为的要高得多。”1 2008年11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器官移植热的兴起与迫害法轮功几乎同步,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忧虑。”2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在2009年度报告中指出,“未经允许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现,进一步引起了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可能存在虐杀的关注。”3
   
   中共一方面如同过去否认使用死刑犯器官一样,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另一方面又杜绝外界到大陆做任何独立的调查。我们看到,2003-2006年最高峰的中国器官移植市场具有人类器官移植历史上很多独一无二的特征。这是利用死刑犯器官很难实现和支撑起来的,而那几年又正是被指控大量发生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时期。
   
   从2007年起,中国政府开始了对混乱的器官移植市场的大力整顿,出台移植条例,器官移植医院也从600多家缩减到160多家。中共的这些姿态受到了国际器官移植界的欢迎。但是,不管今天整顿后的器官市场如何,都不能成为隐瞒几年前那个混乱时期犯下的罪恶。在国际社会关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个大背景下,中共把多年来坚决否认的盗用死刑犯器官之事推到前台,高调承认,动机如何,耐人寻味。会不会是想用一个罪恶去掩盖另一个更大的罪恶呢?
   
   2009年11月加拿大Seraphim Editions出版社发行了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作者是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及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该书公布了作者几年来调查收集到的大量翔实的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证据。
   
   本文是从另外的角度,针对中共把长期否认的盗取死刑犯器官推出来企图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进行了重点的分析。文章通过公开的数据和资料,站在宏观的角度,估算出每年的死刑犯人数和被利用来取器官的死刑犯比例,进而算出每年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有多少,把估算的数据跟历史数据比较,发现相当吻合。我们的计算也表明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数量相对来说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对比2003-2006年期间突然增长的器官移植数量,说明光靠死刑犯的器官,远远满足不了大陆移植市场。那几年其他已知的器官来源很少,多余的器官来自何处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给出了另一个解释。文章还分析了死刑犯器官的局限性,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特点,以及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演变过程。本文特别指出了2003-2006年高峰期的器官市场的不同寻常的特征,这些特征是死刑犯器官很难解释的,而又恰恰符合活摘器官的模式。文章最后呼吁更多的知情者能提供线索,奉劝参与活摘器官者不再为中共守口如瓶,用良心和智慧讲出真相,减轻甚至抵消过去有意无意间所犯下的罪恶。希望大家都来给中共施加压力,全面停止迫害法轮功,允许外界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进行独立调查,揭开历史上最邪恶的一页。
   
   注:本文选择2003-2006年作为分析的重点,是因为中共公开出来的数据显示出这几年器官移植数量有了突然性增长,并不说明迫害法轮功的其他年份就没有盗窃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只要迫害还在继续,我们就没有理由相信罪恶已经停止。
   
    
    
   
   一、死刑犯每年能提供多少例器官?
   1、历史数据提供的参考
   2000-2008年,每年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有多少例?准确计算是不可能的,不过历史数据可以提供一个参考。我们把2000-2008年分成三个阶段:2003年以前,2003-2006年之间以及2006年以后。2003-2006年是被怀疑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时期,不便考虑,我们来看看2003年以前和2006年之后死刑犯器官的利用情况。如果这几年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数量比较稳定,我们就能以此推算在2003-2006年死刑犯能够提供的器官数量,那么这几年多余器官的来源,就将成为一个严肃的问题。
   
   按官方报道,2000-2008年器官来源的比例中,来自亲属间活体移植比例逐年增加,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比例(不是数量)在减少,死亡自愿捐赠的仍然是微乎其微。1999年亲属间活体移植占2%,2004年是4%,4 2006年是15%,到了2008-2009年,据《中国日报》引述权威人士说法,有40%来自亲属间活体移植,60%多的器官来自死刑犯,而死亡自愿捐赠的从2003年到2009年只有130人。5 大陆《财经》杂志2005年第24期称中国“95%以上的供体是尸体,而尸体几乎全部来自死刑犯。”6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报导,“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7 中国肝移植注册网站上列出的1999-2006年肝移植中活体移植的数量远远小于总量 (虽然是不完全统计,但相对比例具有参考价值),也说明活体的比例在2006年前非常小。8
   
   中共官方提供的器官来源比例可以简单地用下图表示。
   
    
   
    
   
   2003年以前和2006年之后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数量
   
   根据上面这些数据,我们可以认为,在2000-2002年器官来源95%以上都是死刑犯,2008年的器官有60%左右来自死刑犯。以肾和肝为例,根据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提供的数据,2000-2002年每年有6000-6500例。9 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在2009年9月做客新华网时提供了一个2008年的数据,2008年“完成肝脏移植三千多例到四千例,肾脏移植六千多例”,10 那么,如果根据《中国日报》目前有65%的器官来自死囚的官方说法,2008年的死囚器官应该有5850到6500例。
   
   也就是说,从2000-2002年和2008年的数据来看,死刑犯提供的器官大概在6000-6500例上下,如下图所示。
   
    
   
    
   
   但是,在2003-2006年间,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意外,器官移植数量大幅度上升(每年有1万2千到2万例,本文第五部分有详细说明)。显然,这是用死刑犯器官难以解释的。
   
   美国匹兹堡大学的经济学家托马斯·罗斯基(Thomas Rawski)曾对中国的GDP数字在2000年做过一项研究,根据中共公开出来的数据,发现1998-2000年三年间中国的GDP累计增长24.7%,但与此同时,能源消费却下降12.8%,他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从而认为中共的GDP存在造假。虽然罗斯基的这项研究 本身有很多争议,但是,却揭示出了一个重要现象,就是中共造假常常顾首顾不尾,如果对其数据相互之间内在关系进行一番推敲,很容易就让中共露出马脚。
   
   同样,中共为了掩盖活摘器官之事,推出死刑犯是主要器官来源这件事情上,也犯了类似的错误。2003-2006年器官移植数量的飞速增加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死刑犯能支撑起多大的市场份额,是可以用其他相关数据进行分析估算的。我们下面的计算就证明死刑犯的器官数量远远满足不了2003-2006年间的高增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