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尊敬的院长:
   
   您好!我是工商银行北京西客站支行的储户张XX(女士)。2008年3月我诉工商银行北京西客站支行一案历经3年,可本案主审法官王晓耘至今仍不给本案做出结果,这给我的生活及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就此案我不只一次申请预约贵院院长,但仍未见院长,我在想丰台法院院长都是高高在上,跟我们摆官僚主义的官架——你们是老百姓,我是院长,不见!但我想您除了是院长身份外还有接见当事人的责任和义务呢?是院长如果不顾及一方百姓的疾苦那这个院长“当得又何其高贵”?
   
   今天我带着种种疑问向院长讨个说法,这个案子一审就是叁年但王晓耘法官却为何久拖不决?我的存折及身份证都没有丢失过,存折里的存款哪里去了?几经开庭被告工商银行却无法证明存折中存款丢失的去向,还有我原始的开户凭条哪里去了?根据有关规定储户原始开户凭证银行是要做留存备案的,庭审之中被告银行却不能提供原始开户凭证。我的存折是不挂银行卡的若干存款被卡操作过,调取金融记录却显示我存折中的(44000元)却被登出取走, 还有柜台填单子取款的行为,发现有多张取款单中竟然连身份证号码都不是我本人的。取款单中有的是帐号被填错啦,有的是取款日期填错,不是提前几天就是错后 几天,有的取款单中甚至连取款金额都没有填写,存在这些瑕疵,存折中的存款仍被取走,这也就是说取款单上想填什么就填什么,银行根本就没有核实的义务吗?那么为什么银行内部工作人员又制作出一套对应我账户存折?从银行那调取到的那张开户凭条可以看出它不是开户凭证而是存款凭条,开户人的身份证号码以及开户人的家庭住址都没有填,而是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一个叫杨秀婷的人加盖了她个人手章代替,我并未授权给任何人代我开户。她们用我的续存开户再换折进行取款登款等行为赤裸裸的贪污、侵占、赤裸裸的罪证难道法官就看不见不成?….


   
   所以,王晓耘法官给我的答复仅仅是,储蓄管理条例中没有明文规定本案取款单中存在的瑕疵,应该是谁的责任。就要等着银监会给高院的回复函看到底是谁的责任,那我就要问了,是不是本案中取款单中存在的这些瑕疵因没有明文规定是谁的责任,因此就得请高院出马让银监会现给本案取款单的瑕疵专门量身定做一个储蓄管理条例来?“是专对本案用的?
   
   她的这个答复又何其荒诞?我不知道王晓晕法官她在酝酿着怎样的“一个判决结果”?
   
   因此,王晓耘法官的这一答复,我不能接受,这完全是她有意在拖延我,敷衍我的理由,我不明白,难道人民法院身为法官的她就是这样给人民群众做事的吗?小小年纪的她就学会怎样溜老百姓了怎样拖延、敷衍老百姓了?这不是有意在扩大、激化人民群众的矛盾吗?如果说她把我逼得没活路了直到逼得我去丰台法院跳楼王晓耘法官她才满意的话那我宁愿选择去丰台法院最高层跳楼那就是被她所赐……
   
   换言之这个案子如果是储户窃取了银行的钱是不是早就有结果了?那么这个人也早就被抓了?被判了?因为是我们——老百姓的钱法律的用途也就不一样了?
   
   一个储户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在存进银行怎么说没就没了?一个储户连一个最基本合法诉求都无法得到保障,问责是谁?历经叁年为何不出结果?因此我要求见院长给我个回答。
   
   谢谢!
   
   约见人:张女士
   
   电 话:
   
   2010年12月28日
(2012/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