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文集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
      
      


    8月1日,“不锈钢老鼠”刘荻获德国笔会金鸽奖一事公诸于世。根据事先与刘荻的相约,我当天下午出门去观赏金鸽,归家已近午夜。第二天上网,见新浪微博24小时头号热博,是伦敦奥运赛场上的让球风波:八名羽毛球女运动员因“消极比赛”而被世界羽联取消继续参赛的资格。我于是连每天必做的功课——朗读《英语世界》也免了,马上调看于洋/王晓理和郑景银/金荷娜的比赛视频。真是不看还省心,一看直恶心。在这场“比赛”中,体育道德和竞技精神荡然无存,“比”的是谁的脸皮更厚,“赛”的是谁更铁心要输。“比赛”过程及“比赛”结果均表明,韩国队只能甘拜下风,中国队的确技高一筹。
    耐着性子忍着恶心看完视频,再读取于洋和王晓理的自我辩护后,我得到一个看法:于洋、王晓理的让球固然并不违心,但其实更是“组织”的决定。在“比赛”的第一局中,于、王的让球是十足的裸让——让得半点伪装都没有,两人气定神闲,胸有成竹,击球不是直接出界就是一头撞网,甚至多次干脆以自杀式发球来彰显找死的决心。即便在现场观众一阵又一阵震耳欲聋的嘘声和倒彩声中,在当值主裁和赛事监督的多次劝诫下,她俩依然我行我素,面带微笑,按既定方针办。而一旁端坐的两位中国教练,则面无表情,听之任之。在第二局中,应当说,于洋和王晓理有所收敛,身上冒出了汗,与对手过招也有了几个回合,但依然是在明显假打,以11比21从速求败。我可以有把握地断言:在全球直播的摄像镜头下,身穿中国队比赛服的她们和她们的教练公然戏弄观众、亵渎奥运,如果不是奉旨行事,焉敢如此?
    在于、王和郑、金结束比赛后的另一场羽毛球女双比赛中,韩国的河贞恩/金旼贞和印尼的波莉/乔哈里又上演了一场类似的消极比赛,导致世界羽联紧急磋商,并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处分决定;国际奥委会主席随即表态支持这一决定。作为一名体育运动爱好者,我赞成这一决定。但是在这里,我更想对国际奥委会说,在本届奥运会闭幕之后,有必要对竞技体育的现有规则进行一次认真的“违宪审查”,即审查竞赛规律是否违背《奥林匹克宪章》。我认为,能够通过审查的,只能是那些体现“迎战强者去赢得奖牌”精神的良规,它们能引导、规范参赛者依规而战,公平、公正地分出优劣高下。可能通不过审查的,应当是那些有缺陷的竞赛规则,所谓缺陷首先是指:规避强者可能更易赢得奖牌。这类规则违背了作为奥林匹克灵魂的奋斗原则,必须加以修正。
    那么,在这类有缺陷的规则已经出笼且未经修订之前,参赛者该如何面对?显然,有两种很不相同的基本态度。一种是服膺宪章,不利用成规去获取不当之功利。像今年欧洲杯足球赛上,已经小组出线的西班牙队不放水,照样践行“尽全力争取比赛胜利”的奋斗精神,那怕这样做是在帮助另一支强队——意大利队出线,从而给自己的夺冠之旅平添麻烦。另一种是无视宪章,“合理合法”地依规打出“战术牌”,以达到规避强者获取桂冠之目的。像1948年伦敦奥运会上,英国双人双桨选手贝尔特·布什奈尔/迪克·布纳故意输给法国人而最终“夺得”冠军。再如2002年世界女排锦标赛中,主教练陈忠和主导中国女排消极比赛,引得舆论大哗。我认为,第二种态度是不可取的。
    最后,参赛者背离奥林匹克精神搞金牌至上,导致运动员“在场上的行为明显有害于羽毛球运动”,板子应当打在谁的身上?我认为,要分两种情形来看。若运动员具有独立意志,则上场的运动员当负全责。若运动员“被作主”而成为举国体制下的“赛马”或“夺金”准机器人,则第一该被打板子的,是《北京日报》为之叫好的锦标挂帅的举国体制。第二该被打板子的,是交待运动员“利用规则”去忽悠比赛的幕后决策者。这一次于洋、王晓理很有底气地上场打假球,甚至不惜击穿观众可以承受的底线,没有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的操控,是不可想象的。而在这之前,李永波早有前科。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他安排叶钊颖和龚智超去打一场结果早被内定的假球。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他故伎重演,又授意周蜜和张宁打一场糊弄人的半决赛。第三该被打板子的,是违心或不违心打假球的运动员。我认为,一个运动员拥有奥运夺金的梦想,不仅无何非议,而且应当褒扬。但是,“为了夺金而不惜戕害奥运精神”的价值观,则无疑是一种扭曲的价值观,可悲的价值观,也是极不可取的价值观。
      
       2012年8月2日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8月3日播出)
      
(2012/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