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黑色杰克 ]
井蛙文集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色杰克

   黑色杰克 井蛙
   
   1.
   
   在热浪中翻滚的奶牛


   夏天持续很多个这样酷热的下午
   
   桌旁一大堆人在等最好一盘扑克牌
   二十一点就是黑色杰克的宿命
   
   你的和我的幸福都带给一只奶牛的尾巴
   让她摇晃起来
   
   多热的天
   
   这么多人围在一起
   他们高喊着:黑色杰克,黑色杰克
   
   摇滚起来的热浪就是我们今天的命运
   
   愁苦已经过去
   律法从不存在
   
   这座580高速公路边上的木屋与山上的风车一起
   一个男人吹着轻松的哨子
   
   孕妇,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哼着黑色杰克的音调
   多热的天
   
   这些工厂里刚下班的工人
   出租车司机没等回家的钟点
   
   他们趁早围聚一起
   从那里到这里只是个把钟头的车程
   只要赢一次,赢一次大的就有很多钱了
   
   胜利就在一秒钟里的一霎那之间靠近或者远去
   他们喝着新鲜的啤酒说着周末的语言迎接下一秒钟的一霎那
   
   伦勃朗的光就在窗子上
   奶牛就在窗外的不远处安静地晒着太阳
   
   一对年轻的父母轮流喂奶,刚满月的婴儿睡着了
   一阵激烈的喊叫声翻滚着另一阵激烈的叫喊声她始终像过冬的智者
   
   很多人赢了
   
   真的,脸上都是黑桃A与红桃K的相遇
   
   2.
   
   塔罗牌一样神秘的手指掐算着时间与灵魂的诡秘
   干枯的老妇人衣着褴褛
   
   绕来绕去像多年前越战逃难时摸不着门槛儿
   她在找最幸运的曾经玩过的那张木桌
   她穿相同的上次赢过钱的衣服
   她默默地祈祷,菩萨啊,让我赢一次
   哪怕一次我就再也不来了
   
   这鬼地方真的已经够我受
   我怎就这么倒霉
   
   今天,不是狗日子是什么
   
   黑色杰克黑色杰克在哪里
   
   声浪从这里环绕到老妇人的口袋
   她看上去很憔悴
   
   “我从昨晚耗到现在还没回家”
   
   这个在时间的头顶上找寻命运的人
   
   她不是那个站在大门口吸烟的年轻女人的朋友吗
   她们相互认识多时,她们每天相见
   
   或者周末一起度过热浪般的下午
   
   但她们从不轻易搭讪
   
   这是神秘的像玩塔罗牌的手指带着灵魂与时间的咒语的习惯
   
   她们的脸上
   
   默不作声像洞悉天文星象的巫师围坐在木桌旁
   
   喊二十一点的人们在另一边上唏嘘不已
   
   伦勃朗的光开始走进黑暗
   奶牛已回去多时
   一阵清凉的晚风绕过草地
   
   580高速公路边上的木屋与风车又欢聚一起
   
   他们知道时间就在命运的头顶上轻轻滑过就不会回来
   
   3.
   
   只是,对于女人
   这里没有向年龄挑战的轻浮与躁动
   一星半点的厄运会像狗熊一样黏贴着今天的手指
   
   直到午夜才来的中国人,与越南人
   黑人与一些白人聚在一起
   
   喝着新鲜啤酒
   
   他们都听说白天的热浪熏坏了山上的奶牛与这家高速公路边上的木屋
   
   黑色杰克是胜利者与不惧怕失败者的重叠星座
   
   他是今天与明天的巫师
   
   他是无法被一个人单独掌握的密码
   
   他只是一个周末的下午,一个热浪翻滚的奶牛的青青草地
   或者伦勃朗的光射在窗户上
   
   律法此时不必存在
   人的灵魂会在午夜过后的每一个钟点绕过头顶
   
   像巫师的眼睛懂得命运
   
   有时是人,有时不是
   
   2012-8-20
   CHINA HILL
(2012/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