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1-11]
井蛙文集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1-11

   我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看见左拉的墓地时像遇见了老朋友,他安静地躺在石板上,神色安详。当我在密密麻麻的墓地丛中找到了希涅克的墓地时,我想这里也许还有很多艺术家彼此相邻。我找到海涅的墓地,也找到了诗歌最后的荣耀。因为,在拉雪兹公墓能找出成千上万个名人的坟墓。唯有凡高的墓地远在巴黎乡村奥弗,他与弟弟提奥在他自杀的麦田附近小小的公墓里相依为命。朴素的乡村生活,安静的墓地田园。那里无法凸显画家生前死后的荣耀也没有让人百般敬仰的名人相邻,只有普通的乡村居民死后的灵魂陪伴着这位星光灿烂的画家。以及他手足难分的兄弟。
   (2011/11/19 JINGWA)
   
   希涅克是不会被修拉覆盖的。因为,他是修拉的支持者也是把点彩绘画推至巅峰的画家。修拉的早逝却让希涅克填补了天才的空缺。是他填补了修拉生命的位置以及点彩派在整个印象派中所呈现的独特地位。因此,希涅克是极其重要的天才画家也是影响了野兽派马蒂斯以及立体画派最重要的人物。第一个为这两个流派办画展的也是希涅克。尽管修拉死了,可是,后印象派因为有了保罗.希涅克才因此不显得人力单薄。
   (2011/11/20 JINGWA)


   
   
   天总是阴沉沉的。我六点半起床,七点离家时天还没亮。但是,一杯热茶却带给了我无限的温暖。我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那些无边无际的宇宙问题。人的想象可以 如此辽阔。我在想宇宙的边缘是什么。在梦幻的最边缘,我们是否可以够得着现实?或者在真实的最边缘是否存在着梦幻?人的想象力究竟会在哪里静止?是生命结 束之时吗?若是,生命结束之后就意味着没有别的生命或者灵魂的再生?若是,这与宗教的生死轮回是否相悖?一个小时的车程,我想了很多问题。尽管,这些问题 得不到解答,但我很快乐去琢磨这些远离生活的边缘问题。
   (2011/11/21 JINGWA)
   
   下雨,大风。我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大舅寄来的《随笔》杂志。柿子树上的果子已所剩无几。叶子也掉了不少。这翻景象令人看了心酸。唯有我自己种的葱蒜 绿意依然。它们就在我的睡房窗下,长得很高。 (2011/11/22 JINGWA)
   
   这是希涅克的《早餐》。温馨的早餐氛围,可是,三个人之间没有什么默契。女子在杯子与手之间思考着自己的问题,佣人的脸是向着她的,似乎很在乎女主人此时的想法。男主人的脸不在女主人那里,也没在意佣人的举动。这房子里的一切摆设和颜色的搭配都和谐温暖,但是,人物却各怀心事地进行着各自的动作。这就是希涅克特意用温馨的环境氛围来突出人物心理的变化吧。
    (2011/11/23 JINGWA)
(2012/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