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1-10]
井蛙文集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1-10

   这段时间人活在现实中就像做梦。就像把自己扔进一个杰克森.波洛克的抽象世界里。我看不到任何比蓝色更加令人忧郁的外景。我看到的就像我梦中看到的景致一 模一样。有时,我忧郁地看一眼窗下可爱的柿子树,心里就感到生活两个字仍然保持着惯有的真诚和温馨。柿子已经满树了,我的房东太太老早跑来告诉我,要摘来 吃,否则会惹来很多松鼠和花猫。我正坐在沙发上观察着家中的铁树,看它们永远也不长高我感到好奇。我没搭理她,我只“啊”了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2011/10/15 JINGWA)
   
   像一个影子跟着另一个影子在慢慢移动脚步。我在想,波洛克在思考些什么?此时此刻,他在哪里?我深沉地渴望地在想一个满脑子满是抽象物体空间的艺术家,他 的脸上表情是否也经常带着不容易理解的蓝色大海或者废墟那样的黄色尸首?我们眼前的视觉空间里,那种堆满了令人沮丧的废物的街道是再具象不过的景致。不 过,这种现实空间一搬到精神空间里,它就成了抽象的物体了。因为,一切都像梦一样真实也梦一样不可用现实语言去解析它们当中的不可理喻。这些不可理喻秘密 并不是历史事件中的可疑之处,而是一切都是具象的物体,它只是遇到了精神空间里的时间疑点,才成全了一些本来就存在了的可怕的物体变成在精神空间里像是不 存在或者新来的微粒灰尘。 (2011/10/16 JINGWA)
   
   在抽象空间里与光周旋,也就是制造时间的媒介,我感到现实空间就应该是那样容易接触和易于理解。我在路上行走时,我从来不对外景感到困惑。因为,我对那些 已经被刻意编排好的人与物的布景非常熟悉。我知道他们想往哪儿去,也理解他们想如何发泄自身的能量以此达到一个本来就黑暗的物体因为光线获得了时间的轮廓 而感到荣幸的虚荣之心。他们会在时间的存在下获得了一时的满足和多时的不满。这就是时间的状态所透视出空间意义的光线轮廓。 (2011/10/17 JINGWA)


   
   这是第三次重写这幅画了,但是,我没记住先前的任何一个字。相信有幽灵在跟我作对。所以,我写的都没了。我现在要告诉这些幽灵,我头晕,得睡了。也许明天 或者后天,还有更好的文字出现。也许这些幽灵就住在我家,在我的书架上长久居住,或者在我的枕头底下,害得我每晚都睡不好。 (2011/10/14 JINGWA)
   
   那些尚未到来的时间就在我的书桌上停止了。我厌恶看到谁在上面打扫灰尘时留下时间的证据。我怀疑着墙上的挂钟很长时间,我甚至还怀疑没有人能在时间上站立 哪怕一秒钟。但一秒钟是多久,一生是多久我从没有依据去解构它。我望着我墙上的挂钟,一个人喝着茶,就一个人语言着自己,爱惜着自己的脸庞。在夜里,在白 天,阳光下的会飞的一切我都喜欢,真让我喜欢的是所有宇宙中健康的生灵。它们的没有语言的安宁让我感到生存的舒适。 (2011/10/13 JINGWA) 我多想与玛儿坐在一个湿地上看湖上的飞鸟。就在一个黄昏或者清晨尚未看到人的形迹的时刻,与我灵魂的朋友来一次简单的交谈。听听她对宇宙间那些会飞的生灵 的赞美。或者让我们谈谈家里是否有一九一四年或者更古老的瓦罐,里面是否还珍藏着那些不存在已经模糊了的时间的影子。玛儿啊,我做梦也希望,我们能坐在一 起谈谈飞蛾的生命。在树丛间的窗户之间的灯火之间的一只可怜的飞蛾的生命,它们短暂的不被赞美的生命。
   (2011/10/12 JINGWA)
   
   雨下得可真大,这些雨就像从来没来过这个城市一样,落在每个人每辆车每座房子之下。我呆呆地坐在车上看窗外的电线杆,很久以前那上面有成排黑色的燕子,很 久以前,那上面还有燕子飞走后的夕阳。我不记得是在哪儿见过这些景致了吗?阿拉斯加吗?冷水河吗?还是更遥远的巴黎的郊外? (2011/10/11 JINGWA) 这个我期待着的灾难终于像一场秋天的雨来了。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对自己的爱实在太深了。谁也无法使我把我自己从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有我着我的脚印的角 落驱逐出去。我真正要驱逐的是别人的脚印。别人的角落以及别人的城市。那些别人的脸,鼻子,以及没有语言的嘴唇都是我要驱逐出外的。让那些异类离我远点 儿。那样,才可以使我继续赞美一切有着翅膀的生灵在宇宙之间存活下来。
    (2011/10/10 JINGWA)
   
   我想,我的生活方向需要重新调整,为我的诗歌写作做些许贡献吧,我的现实生活中的忙忙碌碌一点意义都没有。我的为生存而作的努力和承受的压力也已经够多 了。现在,为了我的诗歌,我要腾出阳光雨露,腾出杂念,让安静从柿子树上跳下来回到我窗口下的书桌上。多美好的生活啊,我的生活就像一只永远值得赞美的飞 蛾在窗口上看人。
   (2011/10/9 JINGWA)
   
   弗罗曼柯是吉普赛人的舞蹈。这旋转的身体线条,使我看到了德加的眼神。意大利画家皮诺的作品,他的风格非常德加,然而却比德加优美以及充满情趣。 (2011/10/5 JINGWA)
(2012/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