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家庭教会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曾跳天安门前金水河的叶国强坚持维权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8月9日
     
     在进入21世纪后,在中国北京出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拆迁运动,为什么说它可怕,一是因为拆迁的目的——已经不是像以前那样是为了改善老百姓的住房——而是为了让开发商等“贪官”、“奸商”发大财;二是给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很不合理,尤其开发商认为——在之前的西直门外、平安大道、两广路改造中给的补偿款多了——使得老百姓很快就搬走了;三是极大地破坏了古老北京的文化——即北京特有的胡同、四合院。八国联军、日本鬼子没有破坏,文革破坏不多,此次拆迁运动是最大的破坏。
     
     这样的拆迁运动自然受到很多北京老百姓的抵制,出现了很多所谓的“钉子户”,他们反对拆迁,为此这些老百姓家被强拆,他们为此流落街头。在2003年,我一家也被强拆,在流落街头过程中,我和妻子曾三次去中南海,三次去人民大会堂,为此我曾被拘留13天。在流落街头过程中,同命相连,我们与很多同样被强拆的老百姓走到了一起,其中就有叶国强、叶国柱,这叶氏三家,还有倪玉兰、王玲等等;以及还有其他维权的刘安军、王卫平等等。
     
     那时,叶国强、叶国柱、叶明君,穿着白背心,胸前背后写着他们一家人的遭遇。叶氏三家,骑着两辆三轮车,用铁皮在车上盖了两个“小房子”,铁皮外边也贴着一些文字,写着反对拆迁的打油诗。家中所用的东西都放在这小“房子”里,如,做饭、吃饭用的锅碗瓢盆,睡觉用的被子、褥子等等。有时叶国强的妻子,一个智力不高的女士(有智力残疾证),也坐在里面。有次路不好走,车翻了,还把叶国强的妻子迷迷糊糊地从车里摔了出来;小房子没有窗户,也看不到外边,都摔倒地上了,才知道怎么回事。
     
     因为维权,在2003年、2004年,我们都先后被抓。几年后,在何德普出狱后,通过何德普的述说,我们才知道,其实在2002年何德普被抓时,有关部门就想以“反对拆迁”的罪名把我们这些反对拆迁的人都抓起来。但是,一是因为何德普,即使用酷刑,也不“交代”;二是,拆迁中的罪恶逐渐被人们所认识,如2003年《中国经济时报》就时常登反对拆迁的文章,如《强拆比非典都可怕》等文章。不能再以“反对拆迁”的罪名把我们都抓起来了,就用其他名义吧。
     
     2003年,因为很长时期露宿街头,实在无法生活下去,叶国强,一个视力残疾人(有残疾证),出于绝望,在2003年10月1日,跳了天安门前的金水河里。后来为此被判有期徒刑2年。2003年11月,我被以向境外提供情报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即警察打基督徒的事情,我不能说,我通过文章说出来了,就说我危害了国家安全,是情报罪)。在我和叶国强被抓、被判刑后,叶国柱(叶国强的哥哥)和刘安军也被判有期徒刑,叶国柱4年,刘安军2年。后来倪玉兰、王玲等也先后被抓,或被判刑或被劳教。
     
     在牢里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尤其是叶国柱(叶国强的哥哥),一个响当当的汉子。被抓后,在监牢里,时常高喊口号,为此受到毒打,如他曾被几天吊到门框上。即使在被吊到门框上,叶国柱依旧是高喊口号。4年监狱的生活,使叶国柱的身体留下了极大的伤害。现在一到晚上,叶国柱的腰就要疼痛,使得叶国柱非常的痛苦。我们应当关心叶国柱(叶国强的哥哥),关心他的身体。
     
     几年的监狱苦难,我们走了过来。出狱了,我们依旧是面对着不合理拆迁留下了的问题。为此,很多朋友依旧是坚持维权。如叶国强,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由于文革只上了几年学的人,不得不拿起笔来写文章,他先后写了:《兵匪满京城》、《痛斥中共敛财惯例:“打砸抢”的屠民暴政》、《窦娥冤国人泪灭人性缺德经》、《基督教徒忠诚博爱宽恕誓愿定将唤起正义》、《我陈述悲愁诚望点拨消释冤屈》、《揭示独具“一言堂专制政体”的特色中国》、《专制政体镇压抗暴维权图存民众株连九族》……等等文章,
     
     叶氏三家,因为维权,被抓、被关;其中哥哥叶国柱被关4年,曾经,在出狱前2天又被抓到看守所里去;弟弟叶国强被关2年,一个残疾人,出狱后又曾被抓,后曾被取保候审。面对这些,他们依旧是坚持维权。他们不仅维权,而且也关心、帮助那些一起维权的朋友们,在得知我要申诉和所进行的科研工作后,叶国强(并表示代表叶国柱),表示支持我的申诉与科研。在此,对这两位维权人,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在此,我也希望得到更多朋友的支持。
     
     徐永海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我们看了徐永海写的《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2000年,辽宁基督徒李宝芝等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受到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2001年,受辽宁这些主内肢体的委托,徐永海揭露了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2003年,为此北京的徐永海被抓到远离北京、更远离辽宁的浙江杭州,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徐永海认为,这完全是冤假错案,他要为此坚持申诉。我们认为申诉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
     
     因为这个冤假错案,徐永海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又因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因为没有钱去治病动手术,而不得不求助于他人。面对这些,徐永海没有悲观失望,在如此的环境中,依旧坚持自己原有的科学(医学、脑科学)研究工作。我们认为科学研究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科研。
     
     为此我们公开签名:杨靖、徐文立、叶国强、叶国柱
     
     
     
     
     
     
     
     
   附:我是论文《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和,我的文章《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均首发在博讯)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7月25日
     
     
     关于人的大脑前额叶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人的大脑前额叶功能将会是一个重大科学发现。在此,我提出了:“人的大脑前额叶功能是:是使人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
     
   一、爱情信仰的本来面目:当真的具有爱情信仰时,就会具有牺牲精神,就会战胜私心
     
   1、共产主义信仰能使人大公无私、勇于牺牲,但也使人具有强烈的仇恨心理
     
     1966年“文革”开始,我6岁。我家边上的官园体育场时常斗争人、打死人;不远的福绥境八层大楼时常有人跳楼。第二年1967年我上了学,因在“文革”十年中(1966年至1976年),老师不能好好教,学生不能好好学,如我小学一、二年级时,学校就没有过考试;还尽不上课,如我初中时,有学工、学农,还有三个学期是在校办工厂上的。我高中时“文革”结束了,恢复了高考,我们才可以好好上课了。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我大学毕业后,我先当内科医生,后当精神科医生,再后我“当”了良心犯。
     
     “文革”十年,我从6岁成长到16岁。在这十年中,我们时常听到的是,江姐、刘胡兰、董存瑞等等人民英雄。虽然,那时我还只是个青少年,我还不知道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都说了些什么;可是,通过对这些人民英雄的崇拜、效法,共产主义信仰进入到了我的心灵中;使我对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对地主资本家具有强烈的恨。当年我们是真的具有共产主义信仰,为了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为了消灭剥削阶级,我们可以勇敢杀敌,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我们可以不要任何好处,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没有了私心(战胜了私心)。
     
     1976年“文革”结束了,我逐渐认识到:“虽然,共产主义信仰是那么的美好,一方面要建立一个美好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另一方面能使信仰者——为了人民的幸福——大公无私、勇于牺牲。可是,共产主义信仰却又能使人具有强烈的仇恨心理,‘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对阶级弟兄要像春天般的温暖,但对阶级敌人要像严冬那样的残酷无情’,这样的仇恨心理必然会带来‘文革’这样的灾难”。随着80年代的改革开放,共产主义信仰逐渐离开了我的心灵,使我逐渐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
     
   2、基督信仰能使人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能使人甘愿与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
     
     1989年我偶然走进了教堂,在这里我听到了耶稣,我接受了耶稣;1990年我开始参加家庭教会,并逐渐开始带领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虽然,那时我还只是初信仰耶稣,我还不知道神学教义、神学理论都说了些什么;可是,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基督信仰进入到了我的心灵中;使我开始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能与我们一起去天堂,而不下地狱。虽然是初信仰耶稣,但是出于基督信仰,出于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可以不要任何好处,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没有了私心(战胜了私心)。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3)。
     
     为了传福音(让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1994年我们书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来介绍我们的家庭教会。其中写了:“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我们今后依然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1995年因此文我们被劳动教养。在2年的劳动教养期间,我一直被关在“小号”中,而经历了很多苦难。其中最痛苦的就是对母亲的思念(那时我还没结婚),我是深深体会到了母子亲情。这十字架道路也使我更加具有了大爱的心;即深深看到仇敌的罪,这罪将使他们在地狱中受到严厉的惩罚,而怜爱他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