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姜维平文集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姜维平
   
   谷开来的案子就要开庭了,假如她九十岁的老母范承秀是这样的:2001年,当薄熙来为了打击政敌于学祥和董长海,而下令抓捕民企老板韩晓光,他的太太李延峰乘班机由北京飞抵大连,遭遇空难而不幸身亡,儿子才5岁,范老对自己大权在握的孩子说,二来子啊,少做点孽啊,一切都是因果报应,你们要小心,是的,假如这样,薄谷夫妇会有今天吗?


   
   在上个世纪,我坐牢期间,太太家里先后有两位亲人过世,我的岳父和大姨姐,这当然是因病,但心情的焦虑和忧愤也是致死的因素之一;与此同时,大连“天天渔港”饭店的老板张永滨的侄子,跟随他逃亡而跳车身亡,年仅12岁,而他也是遭受薄熙来的迫害而四处躲避,其实,他什么事也没有,只是一个与薄的政敌关系密切的民企老板,假如范承秀说,二来子啊,整人别这么狠啊,整人就是整自己,你没看毛泽东,一辈子搞阶级斗争,整得儿子不是死于非命,就是傻得找不到北,留个毛新宇,啥样啊。。。。。。如果范承秀再这样说,二来子啊,人家都捧你,只有一个傻记者批评你,难得呀,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你把人家抓起来,虽一时痛快,但从此闭目塞听,就小错变大错啦,假如这样,范承秀多伟大啊。
   
   没有假如,真的是这样的:2000年的某一天,在大连,当薄熙来趾高气昂地从市政府的办公室走出来,一个年过半百的女性,堵住了他,向他哭泣着求情,这是扬庆典的妇人,他先生是原广电局副局长,只因与宣传部长董长海关系好而遭受诬陷,没找到一点贪腐证据,却以渎职罪而入狱两年半,薄市长面对一个副局级干部的家属一脸冰霜,拒听她的投诉,并下令保安把她赶了出去,假如范承秀对谷开来说,孩子啊,不能这么无情啊,你叫熙来耐心地听听人家的哭诉,改正他枉法追诉的恶行,还来得及,否则,以后吃大亏啊。假如薄谷接受了教训,会有今天吗?
   
   在2001年,类似的故事又发生了,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的党委书记郭建国,竟死在沈阳苏家屯的看守所里,怎么死的?谁承担了责任?假如那时,范承秀对薄谷说,二来子啊,为了升官和内斗,你们整人都整成这样了,郭书记都保护不了自己,死在他一手筹建的牢狱里,你说,这是啥世道啊,几乎与此同时,薄令王立军亲自监禁“黑老大”刘涌,先是在铁岭,后是在锦州,为什么非王彪子不可?原来,民企老板刘涌与薄熙来的政敌闻世震关系好,薄熙来想上啊,所以,刘涌遭到了严厉的刑讯逼供,口供大都是假的,他带着秘密死了,那时,如果范承秀说,二来子啊,你们这样枉法追诉是有报应的啊,薄谷住了手,能有今天吗?
   
   寒来暑往,斗转星移,薄熙来靠爹的余威,招降纳叛,所向无敌,他的官职越做越大,从县长到市长,从省长到部长,从京城到山城,多风光啊!范老太在大连常驻金石滩宾馆,吃喝玩乐,不花一分钱,我耳熟能详,谷景生的《一二九回忆录》是宋协龙写的,他是我的诗哥,累得患了癌症,没赚几文稿费,假如那时,范承秀说,二来子啊,咱这样欺负人,弄虚作假的,是有报应的啊,但没听范这样奉劝过,假如这样,薄谷能有今天的下场吗?在重庆,范与爱女住在一起,房子在部队大院里,假如那时,她说,为啥走到哪,“二来子”都藏在兵器后面?能不能不与人民为敌?薄领教了老妈的教诲,会有今天吗?
   
   2009年是牛年,薄熙来在本命年颳起一股“打黑”风暴,狠狠地牛逼了一把,重庆死了多少人啊,有多少是冤死的?当龚刚模的妻子临死前拉着李庄的手,当樊奇航面对律师朱明勇喊出刑讯逼供的真情,当乌小青“被自杀”在国家一级看守所里,当彭佩瑶拿出儿子曾智强的照片失声痛哭,当李俊抛下80岁老母,两个未成年的小女,被迫流亡海外;当方竹笋因为几行小诗而两代人入狱;当彭长健的膝盖被王立军当众打伤;当文强的儿子成了人质和筹码;当龚勇神秘死亡,身上盖得党旗在颤抖;当罗淙因给先生买了一张机票而入狱一年;当王立军派员去湖北石首,把李俊的判决书贴在他捐资办学的“功德碑”上。。。。。。范老太啊,那时你在哪里,你不在山城吗?你没听到一点消息吗,为什么不整一桶凉水,倒在“二来子”头上,让他们清醒一点,政治局委员兼市委书记,权力过于集中,把他们害啦,你想,监狱不是疗养院,想抓谁抓谁啊,人头不是韭菜,割了可以再长,抓来抓去,杀来杀去的,就轮到抓自己和杀自己了,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呀,假如范承秀把别人的喜怒哀乐当成自己的,把别人的自由和生命当成自己的,也亲身体验一遍,为无数个蒙冤而破碎的家庭想一想,为每个死去的生命而感到颤栗,对“二来子”劝劝,叫他们不做恶或少做恶,会有今天吗?
   
   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大连人大开会讨论市长人选,薄连任了市长,我是列席的小记者,坐在大连甘井子区小组里,薄熙来笑容满面地走进来,对大家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海地一些孩子毒死了,因为吃了辛寨子生产的药,上面正在查呢,我叫冷明述去摆平了,没事啦。。。。。。他的表情那么得意而轻松,我的心里非常震惊,那是多少个母亲的心肝啊,会后我问冷才知道,他是市政府副秘书长,辛寨子是大连一个乡镇,那药是一家农民办的企业提供的原料生产的,当然有重大责任,但薄熙来欺上瞒下,给掩盖了,几百个海地儿童不明不白地死了,这个故事范老太知道吗?但现在尚健在的冷明述等人应当记得,我不敢有半点编造和夸张。这难道不是做孽吗?
   
   堂堂的70多年的“老革命”,无法在庭审前见到爱女,无法请到自己选择的律师,无法通过国内媒体发声,无法及时知道案件的内情,这怨不了别人,回忆2009年,薄熙来是如何逼迫《重庆时报》向中国作协道歉的?2011年,王立军创造了“双起说”,2010年,薄熙来声称“黑社会不减刑”,2011年5月8日,薄熙来的马仔,在机场围攻律师扬金柱,在法院门口阻挠这位“大侠”,不允许他旁听,这时的范老太,在哪里呢?为什么不说,二来子啊,这是违法啊,既使李庄犯了法,也应当允许他人辩护和旁听啊,你们在剥夺他人自由的同时,也埋下了自身倒霉的炸弹,假如不是这样,薄谷能有今天吗?
   
   这是一个荒谬的时代,只要你有权,只要你敢干,就能做到一切:权钱通吃,黑白两道,指鹿为马,欲所欲为,不停地祸害别人,可以不顾及人民的生死,早晨不想晚上事,有权不用,过期做废,及时行乐,疯狂无比,还把最漂亮的言辞挂在嘴上,薄谷夫妇演练了多年,当他们整别人的时候,没想到“四人帮”的故事,还会回来,范老太也认为他们的表演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没有苦口婆心地教子,使他们失去了改错的机会,当孩子们疯狂到了极点,杀一个人像宰一只鸡的时候,连公安局长都跑了,薄谷还剩下了什么?建国以来首起高官内斗引发的叛国案,震惊了世界,假如中共还想统治这个国家,约束自己的官员,安抚老百姓,怎能不依法严惩谷开来,薄熙来,王立军?范老太别忙乎了,你的人权,你的言论自由,你的司法独立,早就被“二来子”这样的贪官,庸官,裸官,恶官侵蚀尽了,“假如”不能重来,这怨得了谁?
   
   但愿我的“假如”,对那些在位的各级官员有一点警示作用,不要等到权力失去,自己被国家机器踩在脚下的时候,再打悲情牌,既便老百姓同情范承秀,安徽合肥的法官能听谁的,他们不按法律条文办案,按什么办?条文上写的一清二楚,预谋杀人是要判死刑的,该判,就必须判死,没什么特例的,否则,还要法院做什么,像重庆那样做“大舞台”吗?沈阳有“大舞台”,合肥没有啊!范老太给了小女生命,但疯狂的权力没有制约造成了悲剧,它已经剥夺了谷的生命,正如那些依然在位,依然在做恶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一样。
   
   我看,范承秀还是把薄家,谷家亲友召集一起吧,回放一遍2007年以来重庆电视台的肉麻的吹捧“薄骗子”的录像,仔细分析每一个情节,是愚民和盲从,包括范承秀在内的纵容,包庇,把薄谷害啦。什么红色短信,红雨衣,红色频道,红色经典,红色旅游,红色海洋,等等,我在2010年就撰文说,红色是血灾啊,只不过往昔是杀别人,现在是别人杀薄谷,同样在流血,你捅别人一刀,别人反制其身,这怨谁呢?范老太,使劲地哭吧,哭倒专制的长城!
   
   2012年8月6日于多伦多
   作者声明:何频主办的明镜出版社所有出版物,网站,不准转载,引用,编写,抄袭,变相抄袭本人所有文章,违者必究。
   台湾注册,香港发行的《新纪元周刊》不准引用和变相抄袭本人的所有文章,违者必究。
   自由亚洲8月6日首发
(2012/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