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三十年后来相会]
姜维平文集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后来相会

   三十年后来相会
   
   姜维平
   
   我从监狱获释后不久的一天,乘坐韩文东驾驶的豪华房车,由大连前往辽宁本溪参加同学会,一路上心里充满了喜悦和嫉妒,喜悦的是将要与阔别已久的老同学重逢,嫉妒的是韩文东拥有如此昂贵的汽车,当然,更大的失落感还在后面:杨晓光当了锦州市的组织部长,白景石当了丹东东港市的纪委书记,李成义荣升大连水面舰艇学院的副政委,钟咏成了名利双收的大老板,等等,只有我最惨,成了薄熙来制造的文字狱的受害者,成了一名劳改释放分子,不仅必得自谋职业,而且,我写得文章还不能公开发表。


   
   不过,同学们一点也没嫌弃我,虽然,那时薄熙来还在台上,他的骗局还忽悠了一大批人,大家还有所顾忌,很少问到监狱的事,但总体上说,每个人都对我充满着同情和关爱,没有人相信我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行,这基于同学们对我的深刻了解:我是对政治没有兴趣和野心的人,没有谁比辽宁大学历史系78一班的同学们更了解我,因此,这次30年后召开的同学会,成了一个分界线,以前,我大部份时间还在体制内混饭吃,而此后我被体制彻底地抛弃了。我预感到即将离开中国,离开我的同学,也许我将永远地不再回来。如果说以前朝夕相处,他们了解我,了如指掌,此后他们与我之间,将被一堵墙所遮挡,这无形的墙看不见,摸不着,我的精明的同学们知道他的名子,但谁也不便点破。
   
   令我震惊的是本溪的巨变,这个笼罩在粉尘和烟雾中的城市,已经崛起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道路把我引向深远的往昔,却找不到以前记忆的留痕,我以前来过这里多次,也熟知当地国画大师冯大中和诗人孙承的名子,但生活不是画,也不是诗,是实实在在的每一天,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难忘的感受,显然,以前没有任何一次的感受像今天这么强烈,同学们在一家酒店的大堂摆放了一个指示牌:辽大78一班同学会,我真的惊呆了,小小的同学会竟筹划得如此充分,完美,它不仅有服务小组,而且有专车接送,不仅有歌舞晚会,户外远足旅游,还有坐谈和讨论,尤其是观赏本溪水洞,和山景红叶,印象深刻,总之,美在细枝末节,无可挑剔,本溪的几位同学精心安排,倾注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让小小的指示牌和妙趣横生的一系列活动,一下子吸引了分布全国各地的同学,是爱,是情,是回忆,是向往,它凝聚了几十个同学的心灵。
   
   大家的回忆也许是幸福的,但对于我却是痛苦的,我看到钟咏和韩文东的轿车,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感觉,记得80年代初的第一次同学会,是在大连的海边举行,所有的同学里,我是最富有的,香港《文汇报》给我配置了一辆价值33万的奥迪房车,我把他开到同学们的住地,接送了他们许多次,我还竭尽所能帮助了这次聚会,从此我成了爱车族,换过几次车,越换越好,但2000年底的一天,我被拘捕了,永远失去了那辆古铜色的房车,后来专案组归还了我,但它已破烂不堪,一钱不值。那辆车曾陪伴我几乎走遍了整个辽宁省大大小小的城市,包括本溪,而今,如果没有韩文东,我就只能挤巴士了。所以,我的心,怎能不被失落感所猛烈地撞击。
   
   我看到了同学们的笑脸,也感受到了地位的巨变,80年代初,李成义和刘永路还是大连水面舰艇学院的宣传干事,而今已皆是海军的大校,尤其是李成义已是水面舰艇学院的副政委,也就是说,是海军司令吴胜利的助手,刘永路成了著名的军旅作家,出版过《张学思传》,而杨晓光由辽宁省的一个基层小城的县长,高升为锦州市委组织部长,我们的班长白景石当了东港市纪委书记,我们当年男生都敬重的许平大姐,已成了堂堂的北京大学历史系的教授,等等,也就说,我们形成了巨大的落差,如果按照文革式思维定势的划分,我与他们已是敌我矛盾,他们有的是政府高官,我是国家的敌人,彼此之间的确有一点诫备,但没有敌意和歧视,我和白景石多年前的一次会面,是我去采访丹东的一位副市长,那时不是我有求于副市长,而是相反,东北哪座小城的父母官不希望香港的记者吹捧呢?问题是,不捧而批怎么办?我和同学们没有讨论这些严峻的问题。我们都心照不宣。
   
   我们召开了动情的同学会,每个人都在回忆校园里的故事,有些已是记忆的碎片,被头发花白的老人们弯腰捡起,还要戴上老花镜,才能勉强把它复原,张世江还在傻乎乎地讲述生锈的故事,把蒙尘的日记读了一遍又一遍,他原本就红亮的大脸因为酒精中毒而发紫,象本溪的山枣;赵东阜还是神情专注地盯着我,像是在回顾代我体育达标的奔波,我总是以学业忙而逃避体育课,而他是委屈求全的班级体委,如今他让我在一个笔记本上签字,很认真的样子,好像真的有一天我死了,就能变成章疯子,每个字都能抵一栋楼。
   
   最有趣的是,在参观本溪山上的红叶时,我们在一个道口停下来,李成义站在我的身边,而30多年前,他和我住一个寝室,我们是双层的架子床,有点类似监狱,他在下,我在上,我时常伸长了脖子,把脑袋扭成麻花,和他争论历史问题,经常脸红脖子粗,而现在,他平和地给我讲了一个段子:有一次,来了一批海军干部,他带他们去参观旅顺苏军纪念塔,他告诉大家我的遭遇,说这文物原本在大连人民广场,因为薄熙来被一个风水大师忽悠了,他相信只有把苏联军人的铜像迁走,自己才能升官,于是,具有47年历史的大连唯一的文物被破坏了,我的同学坐了牢,薄熙来高升了省长,他说,听了这个故事,军人们都笑了。。。。。。他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说,别在意啊,维平,薄熙来算什么,军队没人支持他。我想笑却又想哭,想起那些荒唐的往事,真的感慨万千,我说,你要继续升官,像吴胜利那样,我就可以平反了,但李成义却摇了摇头说,我这本事,你不可能不知道,当这个职务,也就到顶了。。。。。。我听了有点悲凉。
   
   是的,不论是我的同学,还是他人,不论是30年前大学刚毕业,还是事过境迁的今天,许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把中国的进步变化的希望,寄托在某一个领导人身上,我们都希望伴随着温饱富足而找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言论自由的权利,幸福地生活而免于恐惧的权利,等等,真正有了这些东西,我们才能不说谎,不当两面派,不必在与老同学会面时卸下假面具,不必在讲出真话时叮咛一句,千万这事别发表啊。现在,有了一个新词:社会管理制度创新,我相信同学们都知道他的含义,还是记住温家宝的话吧: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无疑地,我要告诉我的同学,中国不会死,我想活着回到我的故乡。
   
   2012年7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
   『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8月号首发』
(2012/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