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姜维平文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姜维平
   现在,网上有消息说,8月9日在合肥中法出庭受审的谷开来是假的,并讲出所谓替身的姓名,我明确地告诉读者,这是谣传,作为一个大连土生土长的,多次与薄谷打过交道的人,我太了解她了,她就是谷开来,性格一点也没变,人们常说“画龙画虎难画骨”,庭上谷开来以说谎为特点的表演,展示了“骨感”,死到临头,还在带着恐惧玩猫腻,振振有词,像做报告似的,不是她才怪呢。今年90高龄的原大连体育用品商场老板于云盛,与谷开来多有往来,8月10晚与我通话时也说是她,绝对不会错。
   可能是几个月的羁押,缺少户外运动吧,也可能精神压力太大,微循环系统有点问题,谷开来有点走形,脸部浮肿,显得虚胖,但我多次近距离给她拍照过,有很深的印象,她有点变化,但庭上故作镇静的女子就是她,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去大连时,我在机场给她和薄拍过照,在滨海路上也拍过,有一张给了金钟,后来发在香港《开放》杂志上,虽然,她的脸型在90年代后期做过整形手术,把原先的腮帮子紧缩了一点,但眼神一点也没变,说她是替身的人没见过她,仅凭想像和几张照片比对,不能令人信服。
   最主要的问题是,谷开来不承认她2003年以前认识海伍德,这一句话,就说明她不是替身,她确实惯于撒谎,比如,在北大结识了薄熙来,却说是与付仇去金县第一次看上他的;又说她的律师所先设在大连,90年代末迁北京,改名“昂道”的;声称“激流勇退”了,但庭上又说为英商介绍了地产项目;信誓旦但地说杀人是“为了保护儿子”,但儿子20多岁,已在美国读书,保镖不少呢;老公薄熙来“两会”上讲没有任何财产,但生意伙伴海伍德张嘴要钱就是1200万啊,等等,这一系列说辞,都切合她一惯的性情和品格,不是她,是谁啊?另外,她走进法庭时,肩膀抖动了两下,这两步走没变呢,90年代中期,大连民企老板陈德利要想与谷律师合影,地点在周水子国际机场,那天桥本回东京,薄谷去送行,陈老板附庸风雅,想与薄谷套近乎,等了很久,托我问她,可否合影,她同意了,也是我近距离拍摄的,后来,陈老板把它挂在位于中山广场附近的餐庭里,我清楚地记得,拍完后,谷也是抖动着肩膀转身离去的。这个习惯性的动作不可能造假。
   


   网上报道说,有一个举报人描述了发现造假的过程:今天凌晨一点左右,我正在熟睡中,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给惊醒,我拿起一听,原来是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他说自己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因实在看不过温家宝张培莉对薄熙来谷开来同志的诬陷和迫害,为了国家前途和民族大义才给我打这个电话的。他说自己是一个80后,刚刚通过一个在国务院工作的朋友得到了在合肥受审的谷开来替身的一些情况,这个朋友与温家宝有直接的工作关系。他听这个朋友说真正的谷开来在8月9号根本就没有离开北京,而是为了瞒过警卫部队换了一个地方。
   我们终于明白了,传播这一谣言的人别有用心,其涉及高层权力斗争,可能是薄熙来的余党,其目地是诋毁中共改革派领导人温家宝,如同“六四”时贬低赵紫阳一样,读者千万不要上当。
   这篇文章还煞有介事地说,这个年轻人还告诉我:据他刚得到的消息称:这个替身是河北省廊坊人,今年46岁左右,叫赵天韶,是张培莉半年前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物色到的。张培莉对这个女人许以丰厚的酬金,这个女人也就死心塌地跟随她做了这个丧尽天良的事情。
   对此,我想说,现在居民身份证都是可以上网查的,不妨人肉搜索一下,廊坊有没有同名同姓的这个女子,她在哪里?再说,如真造假,张晓军看不出来?我看走眼了,难道于云盛也看错了?假如谷被判死缓是要服刑的,哪个“替身”能替她把牢底坐穿?就算保外就医,也得过几年,如果判死刑立即执行,替身怎么办?看来,薄熙来的支持者急眼了,什么故事都编出来了。但再绞尽脑汁,也挽救不了罪恶累累的薄谷夫妇灭亡的命运。
   2012年8月12日于多伦多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姜记者博客》2012年8月12日首发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