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石三生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十一
   
   今天的百度新闻,头二条尤为醒目:“陕西延安特大交通事故确认共有36人死亡”。说醒目,一是事发共产党的发祥地---延安;二是灾难因大客车追尾甲醇罐车所致。甲醇虽不是酒,但聪明到缺德的中国人,常常以此为勾兑假酒的原料。
   

   看新闻附送的照片,知道这甲醇起火原来并不厉害---罐车并未发生爆炸。只是将大客车烧得面目全非。除了逃生的3个人,余者据说已经已经先行遇难。
   
   清晨2时,正好是人们睡的最香甜、最适合做梦的时间吧?在官方的通稿没有出来之前,我们无从得知这两车因何追尾?看甲醇只烧后不烧前的表象,事发地应该是个斜坡、所以甲醇顺坡而下----只烧大客车。当然,也不能排除事发时、大客车是在下风头的缘故。既然是在距高速服务区出口200米处。不知那大客车是否在高速短暂休整过?如果刚休息过,想必司机不会是疲劳驾驶。到底因为什么?就眼睁睁地撞上了那甲醇罐车呢?那甲醇罐车,为何要抢占快车道呢?
   
   真是无独有偶,在输入“甲醇”了解工业酒精的特性时,发现8月19日23时,位于唐曹高速,曹妃甸方向17.5公里处,毗邻唐山丰南工业园区附近,也发生一起追尾事故,一辆装有大量工业甲醇车发生泄漏、燃烧。
   
   时隔6天,两起追尾甲醇罐车的事故发生,又都是在高速。说中国是在酒驾,也就不足为奇了。
   
   既然是酒驾,自然与精神恍惚、意识形态混乱相融共生。观今日之中国现实,也恰恰是如此状态。席卷几十个城市的保钓运动,就颇有些酒后的状态:喊喊杀光鬼子的口号、推翻几辆日系小轿车,登上钓鱼岛撒撒酒疯、顺便成就了日本鬼子是实际占领者的口实。那钓鱼岛的现状已经几十年如此,为何要在今年将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呢?不管那钓鱼岛到底是谁的。如今既然在人家日本鬼子的实际控制之下,你就该搞搞“夺钓运动”。乱搞什么保钓,不是缺心眼儿吗?你是明朝的遗属,还是前清的未亡人呢?
   
   说中国在酒驾,不仅仅是大事糊涂,就连一些小事儿也是思维混乱。石三生昨日发文《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欣赏》,随后就被凤凰网与博客中国删了去(后来博客中国又无缘无故给恢复)。今日得知,顾晓军先生也曾把此文转到百度贴吧,当然也被删了个没影儿。读了顾先生的文,才知是顾门弟子“不见过”的大作。不见过以为石三生渲染的太过。然就自己的亲身经历与体会,以及自己的读后感引发的上峰“紧张”来看,自己对《听爷爷讲故事》的评析并不为过。在《顾晓军爆料王立军屡遭威胁有生命危险》、“我磨快了两把菜刀恭候国保”等文中,顾晓军先生遇到的生命危险不可谓无中生有。而那诺贝尔奖,就凭那李天天只是来来回回上海几个回合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入围资格看,说以顾晓军先生的主义与思想,获得诺贝尔奖是名至实归。当然,需要一个前提,就是诺贝尔奖的评选必须建立在公开、公正的基础上。
   
   或者,亡命追逐甲醇罐车与上峰对2028年的莫名其妙的紧张,都不足以证明中国在一味地追求追求快感。好,石三生再说一事:
   
   百多米外的通往长白山的旅游公路,在被水毁两年之后,就要全线完工了。恰逢这延边州多少年不遇的大庆,自然是双喜临门。别看延边虽穷,却是国务院副总理兼直隶总督张德江大人的发祥地。
   
   据说,几天后的大庆,将有中央领导莅临视察,许多沿途的居民纷纷拆墙揭瓦的好不热闹。为了中央领导一饱眼福,国家竟然慷慨到不论新旧,一律为沿途居民更换了新瓦、新院墙。只是中央领导匆匆路过、看一眼,就如此铺张。可想而知,如果中央领导们能脚踏实地走一走,又该如何挥霍无度、无中生有了。
   
   一道道光鲜的篱笆墙、一座座崭新的瓦堂,换来的不过是中央领导的虚幻的满足感,在随从们的阿谀奉承中自顾自地意淫。新鲜的篱笆一如那陈年的茅台,恰好满足了贵人过眼烟云般的幸福感。
   
   正如嫖客与妓女,除了一时快感,谁会在乎对方到底是不是会真的幸福呢?
   
   【石三生 2012年8月26日星期日 18:03 中国 】
(2012/08/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