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石三生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刘大湿明珠投暗 郭文贵一统海外
·达赖喇嘛或被郭文贵愚弄
·刘大湿惊天逆转 郭文贵无愧小三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江桥美女色艺双绝
·时势造英雄 刘刚造时势
·刘刚的傲慢与郭文贵的梦呓
·郭文贵的骗局与刘刚的偏见
·从“新领导”法治郭文贵说开去
·刘刚痴心难改 郭文贵反炒自己
·金无怠与郭文贵
·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组团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关注顾晓军
·再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推荐顾晓军
·请海外民运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请王丹、吾尔开希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再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纽约时报》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与顾晓军,谁能做“这个世界的老师”?
·三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刘晓波已走,谁来做“我们的思想领袖”?
·徐文立,让诺贝尔和平奖蒙羞
·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的公开信
·建言王丹:让刘晓波走,请顾晓军上
·高智晟的上帝或是白痴
·顾晓军的前瞻与高智晟的反智
·高智晟正在拉底西方人的智商
·美国需要“新思维”
·2018年,上帝将因高智晟沦为笑柄
·基督教或涉嫌诈骗
·平民需要顾晓军
·被忽悠的诺贝尔委员会
·平民需要顾晓军(二)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郭文贵信口雌黄 共青团斯文扫地
·看不懂的腐败之郭文贵与曲龙案
·给反腐败泼点冷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十
   
   一直希望有顾晓军先生的本事---能用通俗的语言,写出韵味浓厚、富含哲理的故事。然终究是天资愚笨,又加之自身多事之秋,连书都不耐烦读。即便是已经皈依向学,怕也是再也学不来了。
   

   自己虽学不来,却喜见有无名氏的《听爷爷讲故事》颇有顾氏之风。只用了区区不足500字,就将一个大好的明天与往昔的峥嵘讲的活灵活现。所谓的故事,竟然没一件实事、也无连珠妙语。读来却引人入胜、遐思万千。
   
   只是一个近于荒诞的小故事而已。却早已有人跳脚骂街;有人击掌赞赏。若放在五年前,哪怕是一年前,石三生虽然不会气得骂街,但想必会一笑了之:笑吾师痴---念念不忘诺贝尔奖;笑世人白日做梦---16年之后的“平民主义社会”来的太快了点儿,是御和谐号动车而来的吗?
   
   但文学的魅力就在于此,亦真亦假、如梦似幻。记得还在百度时,多有网友知道了石三生的故事之后,疑问:“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行,就算了!”(题外话,百度虽恶,但百度空间网友却多注重情感)。记得当时自己回复最多的,就是“人生的遭遇既然躲不过,就只能抗下来”。在关心者啧啧称奇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说出心里的话---人生不能没有梦。
   
   还记得自己大约16、7岁时,正读中专,有一次物理考试没及格(其实当初在高中与中专之间最终选择了那国家还每月补贴几块钱的中专后,就对数理化突然失去了兴趣)。那天考试时,是个几十岁的女老师,好像也不漂亮。忘记了当时是怎么学的?反正试卷一到手,发现有太多的不会。以自己以往的脾气,不会也要蒙一个答案上去。可那一天,自己选择了放弃。然后就拄着笔、眼看着试卷,任由自己的思想天马行空、入到虚无缥缈的幻景里去了。一直到下课铃声响起,才回转到现实中来。之所以记得这一次,是因为平生自己只在那一天、做过唯一一次白日梦。那一天梦到的竟然是太虚幻境。而红楼梦,自己直到6、7年之后才第一次读。
   
   也好像正是那一梦之后,自己学会了逃避现实。而真正成年之后逃避的方式,一是中断了自己仕途的“先于领导饶恕自己的过错”;二是先于现实给自己一个“如梦”的结局。这,也正是《听爷爷讲故事》能让自己欣赏的原因:大家一起来做个“梦”。梦到美好的明天,梦到作恶者的下场。
   
   被新中国斥为万恶的旧社会的民国朝,人们却并不恶。我的母亲以及母亲的母亲,都是迷信之人,她们都相信好人好报,恶人会下十八层地狱、油煎火烧。所以,她们都选择了一生不与人交恶。虽然这新旧社会都是如此令人憎恶:母亲的母亲,最终死在她儿子---一个村干部手里。死后,脖颈上的勒痕清晰可见;母亲,也死在自己的儿子手里。死在自己的儿子与共产党政府---潍坊市委书记许立全等一干被告争讼的恐吓中。
   
   正可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人生的梦往往是如此残酷,一次又一次地将现实碾的挫骨扬灰。但,我们还是不能没有梦。不正是因为有了对美好梦境的渴望,人类才亦步亦趋地摆脱了现实的困扰,走向了更为美好的明天的吗?
   
   今天,不也是昨天人的梦吗?不就是顾晓军先生所说,是昨天、前天的人们的“梦呓”吗!
   
   好在无名氏的明天并不遥远,只有16年而已。今天的人们,只要不遇到秦皇岛迷雾河大桥一般的车祸,不遇到安徽长江里那等只有半分钟逃命机会的沉船事故,不遇到佳木斯火车直接在站台追尾撞击等等这类不可预防、万难设想的事故。应该都有机会活到那时,亲身经历故事中的顾晓军先生登上诺贝尔奖领奖台的日子。
   
   当然,诺贝尔奖是无关紧要的。虽然顾晓军先生的诺奖注定了要分给我一份。正如之前有网友在自己文后跟贴:“相信诺贝尔和平奖会带来和平。无异于脑残”。是啊,君不见,同是诺贝尔奖得主,中国的刘晓波与缅甸的昂山素季。人家缅甸已经宣布废除新闻管制、言论自由了;咱这新中国的刘三(顾晓军语)还不知在谁的牢笼里做春秋大梦呢!也或许,人家的大牢只是个梦境也说不定呢。
   
   但,不论善恶,梦是一定要有的。恶人做噩梦;好人做好梦。
   
   【石三生 2012年8月25日星期六 05:38 中国】
(2012/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