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匣子说话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近来,针对薄谷开来杀人案的判决,议论纷纷,质疑多多。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即如:程干远《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是典型的先判后审》(见【附件一】),以及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薄熙来与谷开来难以切割》(见【附件二】)等。
    然而,黑匣子主义认为,簿谷开来杀人案的判决,也再一次清楚不过地证明,现如今正在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的政治怪胎,这个极其血腥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或曰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这个建立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中国以儒教为基础和核心的传统专制主义基础上的,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公、检、法、警、特、社、经、财、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少、幼……于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体制统治下的大陆中国,千真万确乃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根本无所谓“政治”,也无所谓“法律”,惟有魔教教义及魔教戒律。所以,簿谷开来杀人案也就根本无所谓“审判”,而只能是潜藏于中南海的那个魔教裁判所依据其魔教教义及魔教戒律做出的裁判罢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是典型的先判后审/程干远

    自由亚洲电台2012-08-22报导
   
   (博讯 boxun.com)
    犯有杀人罪的谷开来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著名法学家程干远认为:这不是一场法律审判而是政治审判,是先判后审的典型案例。
    旅居美国旧金山湾区的中国著名法学家、前中国行政法学会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程干远,在观察了谷开来案七个小时的审判过程后表示:“这实质上是一个政治审判。整个审判过程完全没有体现《刑事诉讼法》的要领。整个过程,证人、证词都没有到位。王立军就是一个关键证人,根本没有让他出庭。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控辩双方都没有对证人提出更多的质询,对证据的可行性没有进行充分的论证、审查。所以很明显,从证据这个角度来讲,这个案子是根本不能做最后判决的。”
    程干远指出,在谷开来案的庭审过程中,律师完全是一个陪衬。而且根据政治的需要,法庭任意的回避了一些程序,选择某些事情做和某些事情不做。
    他说:“当事人责任追究,主犯、从犯还有幕后指挥,完全没有搞清楚,一笔糊涂账。因为这个问题牵涉到薄熙来。敢于利用职权下命令让几个公安局长、副局长都参与了去做,没有他的权势,那几个局长、副局长不会听他的。在这个过程中,薄熙来是不是知道内情?他们怎么跟薄熙来汇报的?都没有作为呈堂的审查证据来追究。薄熙来本人作为污点证人,他也应该出庭嘛。”
    程干远指出,正因为谷开来案的审判是一场政治审判,他们才蓄意的将薄熙来与案件切割开来。
    “他们对薄熙来,有另外一些处理程序。薄熙来这个案子是有背景的,他在重庆敢于无法无天,是得到中央默许或者某些人点头的,他在人大的最后谈话已经点明了这一点。在这个刑事案件中他们不直接的把他拖入审判里面,他们就可以在背后做交易,这是他们的一场政治游戏。”
    法学家程干远指出,谷开来案的审判,完全违背了司法普世价值的程序正义。
    他说:“中国的《刑事诉讼法》本身就有很多问题,加上政治上的干扰,司法的正义就不能体现出来。从法律上来讲,正义叫‘程序正义’,他们在‘目的正义’的名义下,干了很多违法的事情。这个案子是典型的先判后审的案子,也暴露了中国司法的阴暗面,使得人民对司法的可信程度降到最低点。”
   
   【附件二】

   

   
    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薄熙来与谷开来难以切割/万润南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3日 转载)
    万润南更多文章请看万润南专栏
    犯有杀人罪的薄谷开来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人们接着关心的是薄熙来将怎样发落。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万润南认为,薄熙来不可能从薄谷开来案中切割出来,但在十八大召开之前,中共当局不会对薄熙来做最后的处理。
    万润南近日应记者要求,评述薄谷开来案的审判以及薄熙来将面临怎样的处理时指出,虽然在整个审判过程中法官完全避开提及薄熙来,但薄熙来涉入薄谷开来杀人案是无法切割的。
    他说:“薄谷开来是杀人罪,薄熙来不可能不知情。所有的细节,包括王立军,都是知道的,所以他起码叫做包庇纵容罪。从党纪来讲,显然是违反了共产党的家法,就可以被开除出党,不可能让他东山再起。”
    至于是否会把薄熙来送交法律审判,万润南表示,至少在十八大之前,中共当局不会这样做。
    他说:“现在共产党一切的重心,就是十八大。保卫十八大,这种保卫不光是从安全上,而且从舆论等各方面不要节外生枝。处理薄熙来的事情最可能节外生枝,他们要避免这样的情况。对共产党来讲,第一,平安的权力过渡;第二,让薄熙来在政治上不能够东山再起;第三才是给党内、给老百姓一个交代。这是他们考虑问题的轻重缓急次序。”
    万润南认为,给党内和老百姓一个交代,这一条最难做到。
    他说:“现在高层、中层、底层都有相当一部分挺薄的人。共产党会投鼠忌器,办法就是党纪处理:你老婆杀人,你还知情,就拿这一点说事。至于贪污问题、其他问题,基本都没有涉及。”
    万润南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第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北京四通公司的创办人,因参与八九民运而于“六四”镇压后流亡海外,曾当选为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目前居住在美国旧金山湾区。
    万润南还与记者谈到薄谷开来案的审判本身,指出,那完全是一场政治审判。
    他说:“共产党从来都是讲政治,没有一个司法独立的情况下,不可能有真正的刑事审判。据说薄谷开来还没有判,胡锦涛已经定调了:判死缓。这种审判怎么可能是正常的刑事审判呢。”
    万润南还指出薄谷开来案审判中的某些看点。
    他说:“我们可以看到谷开来在法庭上西装笔挺,也不带手铐,其他死刑犯可以这样吗?而且谷开来在法庭上还表示要尊重生命,这不是搞笑吗?”
   

此文于2012年08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