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匣子说话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的副主席习近平,他“吃饱了”却不拉屎,但满嘴喷粪,臭气熏天,污秽难当,人皆掩鼻,甚而催人干哕,乃至忍俊不禁!
    谓予不信?则请且听且看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0or81ElYTHM
    2009年2月11日,代表着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出访墨西哥的习近平,结束墨西哥行程之前会见当地华人代表,他在发表讲话时指出:“在当前国际金融海啸中,中国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已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并说:“有些(这)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呐,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我们(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身为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副主席的习近平,好一幅赖皮相,好一嘴赖词儿,真不失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子也。
   

   
    (三)

    嗯!——“三不去折腾你们”?
    那又应该如何解读才好呢?
    很显然,在这里,无赖子习近平又不打自招地间接承认了毛共匪帮一直在搞“折腾”,这一点或许也还是可取的吧;但是,他却说我们(毛共匪帮)只“折腾”中国——尤其大陆中国——的亡国奴们,并不“去折腾你们(外国人)”,这又显然是荒谬的了,是大错而特错的了,是无稽之谈,是欺人之谈,或者说,也还是在抵赖。
    黑匣子主义认为,毛共匪帮首领东魔毛泽东,倾毕生之心力,确实就是在搞“折腾”;并且不是一般的“折腾”,而是“天翻地覆”(或曰“翻天覆地”);并且也不是一般的“天翻地覆”,而是昏头昏脑、昏天黑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天翻地覆”。
    君不见,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者东魔毛泽东,以肃杀万物,鲸吞天下,囊括四海,赤化世界,血染地球,席卷全人类而去为其最终目的,他首先花二十多年时间,在俄国人苏俄新沙皇斯大林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腥风血雨地将孙中山先生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新生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搞了个底朝天,庶几亡国灭种了,犹如毛魔他自己所说“换了人间”——变成非人间了,“天翻地覆慨而慷”了的。可毛魔他却觉得还不够,还不过瘾,还只不过是他腥风血雨的“万里长征才走完了第一步”呢!
    于是,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殇”日那一天,毛魔进京“登基”称帝做了新沙皇斯大林的儿皇帝,昔日血腥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就这么摇身一变而成其为不伦不类非驴非马四不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并当即建立了一个军、党、教(共产魔教)、政等多位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独裁专制体制,即“毛式政治独裁”(或曰“毛式军事独裁”,或曰“流氓无产阶级专政”)之后,便继续马不停蹄地一个紧接一个地搞他的昏头昏脑、昏天黑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折腾”。诸如:腥风血雨的“苏化运动”、腥风血雨的“毛式土改”、腥风血雨的“镇反肃反”、腥风血雨的“抗美援朝”、腥风血雨的“思想改造”、腥风血雨的“三反五反”、腥风血雨的“人民公社化”、腥风血雨的“公私合营”、腥风血雨的“平叛改革(西藏)”、腥风血雨的“共产风”,腥风血雨的“总路线”、腥风血雨的“大跃进”、腥风血雨的“大炼钢铁”、腥风血雨的“三面红旗”、腥风血雨的“割资本主义尾巴”、腥风血雨的“跑步奔共产主义”、腥风血雨的“反右倾”、腥风血雨的“反右派”、腥风血雨的“毛造大饥馑”、腥风血雨的“反翻案风”、腥风血雨的“备战备荒”、腥风血雨的“援越抗美”、腥风血雨的“反修防修”、腥风血雨的“输出毛式革命”、腥风血雨的“清理阶级队伍”、腥风血雨的“一打三反”……不胜枚举,反正,没有那一次“折腾”不是昏头昏脑、昏天黑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并从而在中国大陆硬是“折腾”出了一个集“毛式政治独裁”、“毛式经济独占”及“毛式思想独霸”等于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而且,也正是这种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不仅“折腾”得海内外近两亿人含冤抱恨死于非命(当然主要是海内的亡国奴,但也包括海外的“外国人”在内),其中数千万人被虐杀致死,而且“折腾”得整个中国大陆鸡飞狗跳,人人自危,诚惶诚恐,战战兢兢,惶惶然不可终日,铁幕森森无可逃遁,寒夜漫漫不见天日,赤县茫茫岂有“净土”,神州苍苍难觅“方舟”,以致一个世所罕见的无所不包的极其野蛮、残忍、血腥和黑暗的革命的陷阱与“黑洞”,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就这样形成了,乃至直将中国大陆整个儿地演变成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的“斗兽场”或曰“人间地狱”了。可毛魔他却仍然觉得“折腾”得还不够,仍然还不过瘾,或许还只不过是他腥风血雨的“万里长征才走完了第二步”吧,所以仍然还不够他“慨而慷”的呢!
    可是,在那空前绝后的血腥的“毛造大饥馑”中,毛魔只好被迫退居第二线,蛰伏于中南海绿杨树下养精神,吃红烧肉,抱着美女跳舞或睡觉,这样一养便是两三年。
    却原来,只为一己之霸业,毛魔盲人瞎马,夜半深池,将毛共匪帮,将大陆中国n亿亡国奴们,引入危地,逼入死地,以至于谋杀了数千万乃至上亿生灵,实属恶贯满盈,罪不容诛,万死犹轻,百身莫赎。
    但只因为这是毛魔一手缔造出来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天下,他可是“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毛:《咏蛙》)这蛙坐虎踞之毛氏血腥“三独”主义池塘中的幸存者,又有哪个虫儿敢拿他这个癞蛤蟆问罪呢?
    所以,到了1962年,东魔毛泽东眼见得导致至少五千万亡国奴眼睁睁成为饿殍的腥风血雨的“毛造大饥馑”之后,幸存的,即一息尚存的,大陆中国亡国奴们,还有若干个亿,并未“折腾”死绝,便满以为“惊蛰”到了,他的春天又来了,还是为了一己之霸业,毛魔便又率先开口呱呱大叫起来,他又不失时机不顾一切紧锣密鼓地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他腥风血雨的“万里长征的第三步”了。
    1962年初,毛魔为了避免自己垮台,而拒绝召开“毛共三大”(即所谓的“中共九大”),但他却召开了一个由各部委及各省(市)、地、县委主要负责人即第一把手全部参加的所谓“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即所谓的“七千人大会”)来应付,并在大会上摇头晃脑昏头昏脑地说:“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的斗争。为了这个事业,我们必须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实际,并且同今后世界革命的具体实际,尽可能好一些地结合起来……”(毛:《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1962-1-30)
    看起来,毛魔对腥风血雨的“折腾”,即“翻天覆地”(或曰“天翻地覆”),情有独钟;要不他养足了精神“吃饱了”“虫儿”又有什么事情可干呢?
    毫无疑问,他接下来正准备着要搞更大规模即世界规模的腥风血雨的“折腾”,亦即“翻天覆地”了!
    1964年1月12日,毛魔发表《支持巴拿马人民反美爱国正义斗争的谈话》,狂叫:“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人民要联合起来,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人民要联合起来,全世界各大洲的人民要联合起来,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要联合起来,所有受到美国侵略、控制、干涉和欺负的国家要联合起来,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保卫世界和平。”
    很显然,东魔毛泽东想要故伎重演,准备将当年“折腾”中华民国及国民党的那套鬼蜮伎俩,再搬出来“折腾”其所称的“美帝国主义”,妄图将美国也搞个“天翻地覆慨而慷”,来个“换了人间”——变成为非人间。
    1964年11月28日,毛魔发表《支持刚果(布)人民反对美国侵略的声明》,又狂叫:“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全世界人民要有勇气,敢于战斗,不怕困难,前赴后继,那末,全世界就一定是人民的。一切魔鬼通通都会被消灭。”
    所以,1965年,毛魔正是为了发动更大规模即世界规模的腥风血雨的“折腾”,亦即“翻天覆地”,便又不失时机地筹备发动一场腥风血雨的“文化大革命”,亦即“战备大换马”,并发出了他的《“七·三”指示》,把注意力重点投向青年学生,准备在青年学生中发现、锻炼和培养一批“新马”,即新一代流氓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并进而建立一支以青年学生中的“新马”为骨干的“第二武装”。于是他说:“学生负担太重,影响健康(潜台词:当炮灰健康最重要),学了也无用(潜台词:反正打仗用不着)。建议从一切活动总量中砍掉三分之一。……今后的几十年对祖国的前途和人类的命运,是多么宝贵而重要的时间啊!现在二十来岁的青年,再过二、三十年正是四、五十岁的人。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将亲手把我们一穷二白的祖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将亲手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战斗,任重而道远。有志气有抱负的中国青年,一定要为完成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而奋斗终生!”
    其时,毛魔已七十有二,他可能估计自己约莫还有二、三十年光景呢,足以实现其“为完成”其“亲手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伟大历史使命而奋斗终生”之夙愿吧。
    并且,请注意,毛魔他在这里在这个时候所要“埋葬”的“帝国主义”,已经不仅仅是“美国帝国主义”的了,还包括他曾经“一边倒”地卖身投靠过的北方老爹苏俄共产帝国主义(或曰“苏俄社会帝国主义”);简而言之,他这里所要“埋葬”的“帝国主义”,既有“美帝”,又有“苏修”,甚至还外加“一切反动派”,或曰“一切魔鬼”。总之是,他“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以至于“任”更“重”而“道”也更“远”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