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郭国汀律师专栏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郭国汀

   

   1917年12月6日, 根据列宁之选任一位无产阶级雅格滨的指示,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政治局全体一致选举德泽尔津斯基(Dzerzhinsky)为首任苏联秘密警察(Cheka即契卡)头子。契卡的权力巨大,往往无法无天。(58)托洛斯基(Leon Trotsky)于1917年12月14日指出:“不到一个月内,这种恐怖将发展成全面恐怖形式,正如法国大革命那样。不仅监狱,而且断头台皆将成为我们的敌人的归缩。”(59)几周后,列宁在一个工人聚会上演说,再次号召实行恐怖,并将恐怖解释为革命阶级的正义。“只要我们未能让投机商接受他们应得的待遇,子弹射入他们脑袋,我们将不能获得任何东西。”1918年1月在塔甘洛格(Taganrog),西维尔的军队(Siver’s)将50名(Tunkers )白军军官手脚捆绑后,投入沸腾的锅炉中;在爱夫 帕托里亚(Evpatoria)数百名军官和资产阶级被捆绑后抛入大海。类似的暴行普遍发生于布尔 什维克党占领的绝大多数城市,相类的暴行在1918年4月-5月间在哥萨克大城市发生。许多尸体手脚被砍掉,骨折,头颅被砍下,阴部被摘除。(61)直至1918年8月至9月, 契卡指令的大屠杀才有所闻,它不仅针对武装反抗,而且针对平民敌人。1918年3月,在雅尔塔(Yalta)240名平民被屠杀,其中70人是政治活动家,律师,记者,教师,还有160人是官员。1917年12月28日, 特务头子德泽尔津斯基号召各苏维埃建立自已的契卡,结果这种权力不受任何限制的特务机构遍地开花。1917年12月,契卡人数不到100人,但仅6个月便剧增到12000人。1918年3月10日, 苏联政府从彼得堡迁至莫斯科。3月份契卡总部仅600人,至7月便增加至2000人,还不包括其直接管辖的特种部队。同时,人民内务部有400人。1918年4月11日-12日,契卡展开首次行动,1000名特种兵突然袭击约2000名无政府主义者,激战数小时后520人被捕,25人被立即枪决。1918年6月8日-11日,德泽尔津斯基召开全国契卡代表大会,当时全国已有12000名秘密警察,到1918年底增至40000人,而到1921年又增至280000人。会后两天即恢复了二月革命已废除的死刑。1917年11月8日,在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本来已废除死刑。列宁怒斥道:“这是一个严重软弱的错误,一个太平的幻想!” 但在实践中契卡一直在法外执行死刑。第一个革命法庭判决的死刑案是1918年6月21日(A.Shahastnyi)案,他被以反革命罪名处死。1919年春,德泽尔津斯基被授权组建契卡专门控制军队的特种部队;3月16日德泽尔津斯基被任命为人民内 务部委员;所有的军事机构,部队及其军分区全部受契卡控制;1921年一支拥有20万人的特种部队专门负责镇压农民起义,工人暴动,红军哗变。该共和国党卫军成为一支控制和镇压的可怕力量。1921年契卡雇用了105000名市民,180000各种人员,包括边界守卫,铁路警察,集中营官员;1925年缩减至26000市民,63000人组成的特种部队及30000名线人。除了德泽尔津 斯基之外,契卡在布党的主要成员有雅科夫(Yakov),斯维得洛夫(Sverdlov),斯大林,托洛斯基及列宁。列宁说“一个好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个好契 卡分子”。1925年8月29日-9月5日,乔治亚秘警察在总部特务头子贝利亚的指挥下枪杀了12578人,即决处决持续了数月。1926底首任特务头子德泽尔津斯基去世, 由孟津斯基(Menzhinsky)继任。此时斯大林日益插手秘密警察(GPU即契卡)。1954-1955年公检特特别法庭被废除。秘密警察改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克格勃(KGB),清洗了4/5工作人员,由塞洛夫(Serov)取代贝利亚负责。

   

   2、捷克斯洛伐克1954年至1958年约有132000秘密情报人员,到1980年底达到20万人。

   

   3、波兰共产党领导人皆受过NKVD/KGB的专门训练,波共依赖秘密警察系统实现党国控制。 波共建政同时即建立起波兰安全部,其核心由数百名顾问组成。波 共欲巩固政权,其首要任务在于摧毁一切反抗力量,才能建立苏联模式的党国体制。1945年下 半年,波兰安全部已有20000名干部(不包括警察)及一支由30000名装备精良的士兵组成的内务部军队。针对反抗运动的战争极血腥和残酷一直持续到1950年代。安全部使用各种手段渗透、预防,拥有良好的通讯和武器装备,还有苏军和克格勃协助,其物质力量占绝对优势。 依安全部负责清除反共势力的第三处统计:1947年冲突造成1486人死亡,而波共仅136人丧生;1945-1948年期间,8700名反波共政府人员被屠杀,绝大多数是由安全部秘密警 察干的;1947年4月至7月,在波兰的14万乌克兰人,被驱赶至德国领土。安全部的纪录表明:大量欺诈手段运用于1947年1月的假选举,在大选期间秘 密警察逮捕了数千名反对派人士,1946年1月 雇用了17500名线人,最突出的特征在于滥用野蛮暴力。1947年约32800人被国安部第三处逮捕,而负责保卫工业部门的第四处逮捕4800人;在选举前一周,国安部、军警、克格勃和军队逮捕了50000至60000名农民党活动人士。其间发生了许多谋杀事件,有些则是地方波共支部干的。1948年后,波兰国安部用恐怖手段控制整个社会,制造普遍恐怖,任何人,包括共产党的领导人和政府官员,均可能突然成为安全部门严密监控的对象,成为党国体制的受害人。国 安部将矛头指向军队,大抓间谍,重点是职业军官。因此,国安部与军事情报处联手逮捕了数百名军官,随后审判处决了20几名军官。不久数十名国安部的高级官员也被关入了监狱。国安秘密警察撑控全部主要社会和政治生活中的全权,是该期间的主要 特征之一。1949年厦,原有的74000名情报人员,已不再能满足社会安全之需,于是在所有的工业企业中建立起小型的安全组织(即RO),数年内已有600多个RO;自1951年至1953年,每年被捕的5000至6000人,主要是由RO执行的,其拥有最大的情报网络共约260000 人。工厂若发生任何故障或停产,皆自动被 视为破坏及颠覆的结果,因此大量无辜工人被捕。国安的主要目标是地下武装,包括前军人,从西方归国的抵抗运动战士,军官,政治干部及战前的官员。1953年1月,波兰国安将520万人列入黑名单(占全国成年人的1/3),尽管早已消灭 非法组织,政治审判却持续上升。由于各种“预防措施”,导致囚犯人数剧增。1950年10月,因“K行动计划”一夜之间逮捕了5000人;1952年超过21000人被逮捕;依官方数据,仅1952年下半年便有49500名政治犯;1953年甚至还有2500名少年政治犯。1954年9月12日, 前国安第十部副主任斯洛伊亚德罗(Jozef Sloiatlo)投奔自由。数周后,内政部合并国安部,同时增加了公共安全委员会,5名国安部副部长被迫辞职。1955年1月日波共中央委员会指责国安部凌驾于党之上,犯了严重错误,一些国安行刑员被捕,国安人员也被削减。然而所有这些改革仅是骗局。1955年仍然有30000名政治犯在狱。前部长雷科维兹(Lechowicz)同年下半年受审; 政治局委员斯比查尔斯基(Marian Spychalski)被关押至1956年4月才受审。对政治迫害的真正减轻始于1956年苏共20大及总书记比尔鲁特 (Bierut)死后,赦免了许多政治犯,但仍有1500名政治犯在狱,有些人获平反,检察总长和司法部长皆被撕换。安全机关开始丧失其特权,有些秘密线人亦开始淡出。不过波共的 策略未变。安全部门仍然对原先的目标监控,监狱仅空了一半。数千名审讯员仍继续忙碌,普遍恐怖体制仅是规模略小了。它们已达到目的:最坚决的反对派基本上业已被处决。选择性迫害时期(1956-1981)此期国安的策略稍有变化。国安将监控转向法律界,地 下反抗运动,天主教会和知识界。1956年10月19日-21日, 第八届波兰工人党中央大会结束不久,KISP被撤销,国安部并入内务部,国安人员裁减了60%,国安线人60%被解聘。在工业企业内的安全组织PS被压缩,调查员减半。最后一批苏联顾问撤 回苏联,由一个克格勃官员取代。国安部重新审查陈案,许多犹太裔的安全官员被撤职,由年青人取代。不过,波共党的领导人,包括复位的哥木勒卡总书记却反对审判这些人。1957年2月 初,国安部长维查(JerzyWicha)重申“加强阶级斗争”。此后一直到党国体制寿终正寝, 国家,军警,宣传部一直处于矛盾冲突之中。20多年的沉默,平静和组织良好的工作偶尔被罢工、暴乱打断,形成 党国迫害体制的基础,这种由大量线人,先进的控制手段和设施及通讯监视构成的控制系统,逐年逐步完善。1970年新的国安SB重点监控经济目标,由波共党组织控制,将不称职的经理撤换,取代逮捕工人。国安现在拥有决定颁发护照权。因而人人愿意合作,以便获取护照。因此国安能够轻易地获悉研究所,工厂,商业和大学的所有各类信息情报。逐渐但系统地秘密警察SB重建了其 线人网络,尤其在敏感领域。在与天主教会的斗争中,内政部于1962年设立了一个特殊部门,很快就 有了数百名雇员。1960年上半年,警察组织了好些针对教会的攻击,除了法院判决以外,数百人被欧打,许多人被罚款。SB周秘 渗透公开组织,地下非法组织及政治反对派组织。知识分子被严密监控,1960年整个年代,不时用隔 离逮捕等方式,对付异议人士。1976年波兰当局选择拘留相关人员48小时,开除其公职,使用心理压力,没收复印设备,拒绝护照申请 等手段。秘密警察SB迅速发展了一个巨大的线人网络。1980年库溶(Jacek Kuron)建议“不用去摧毁这些组织,组织你自已的。”亦即共产党开始组建自已的假民运组织,以便撑控和误导民运方向。波共用同样的策略对付瓦勒萨团结工会(Solidarity trade union)在其内部组建分部旨在削弱联盟,渐渐将其控制在波共手中。正如1940年代在民族团结阵线所做的那些。波兰国安一直系统地渗透团结工会,到1981年厦天,仅在华沙一地,便有超过2400名国安线人打入团结工会,国安采取了一系列试探性挑衅, 以判断团结工会的反应。逮捕工会会员48小时不提起指控,用暴力清空被工会占领的建筑。1981年2月已准备好拟逮捕者的名单,监狱也作好了接收他们的准备;但是波 共中央决定继续施用骚扰和挑衅的策略,不时用便衣袭击工会会员。波兰国安初始相当被动,后来得到东欧各国国安的援助才得以强化。1980年波兰工人罢工后,东德国安史塔西亦在华沙设立了一个行动 组。在克格勃统一指挥下,东欧各国国安配合行动,早在几年前便已开始。主要目标是使团结工会瘫痪,撤换其领导人,安排国安线人充任。经12个 月的关押,原则上秘密警察SB未使用禁止性手段(即酷刑),而是用暴力威胁利诱的说服方法。SB还加紧雇用线人,并时常用恐赫家属的方式,尽力劝工会军事人员移民国外。自1970年代始直到1981年,内政部即设立第四部,主要负责对付教会和其他类似组织,在军事管制后,其监控对象扩大至包括团结工会,该部特工实施了一系列攻击工会财产的行动;波共特务烧毁工会的建筑,烧毁工会会员的小汽车,欧打工会活动人士,发送死亡威胁信,发布伪造的短文,假的地下刊物,他们还用安眠药及毒品让受害人上 隐后,将其抛弃在远离城市的荒郊野外,数人被打死,其中一名中学生(GrzegorzPrzemyk)被打死在警察局内。尤其以1984年10月19日谋杀神父波皮埃鲁兹克(Jerzy Popieluszko)最为著名。官方说辞是基层人员自发干的,该案直接责任人受到了追究惩罚;但还有好些谋杀 牧师及与团结工会有联系的人的事件,罪犯未受任何追究。1988年初,在第一波罢工后,镇压重新加强,但8月26日,波共当局宣布开启与团结工会的谈判;1989年1月18日总书记雅鲁择尔斯基敦促波共中央委员会与团结工会谈判。最后达成1989年6月4日举行大选的协议。虽然国安官员们对此种进展感到丧气,大多数安全官员仍遵守纪律,其中有些人试图阻 止官民双方达成协议。1989年1月 两名基层团结工会工作的牧师被暗杀;但迄今不明是否内政部第四部所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