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郭国汀律师专栏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1、浩气长存的蔡公时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5、北伐军胜利汇师北京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8、李宗仁及冯玉祥反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郭国汀

   

   1917年12月6日, 根据列宁之选任一位无产阶级雅格滨的指示,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政治局全体一致选举德泽尔津斯基(Dzerzhinsky)为首任苏联秘密警察(Cheka即契卡)头子。契卡的权力巨大,往往无法无天。(58)托洛斯基(Leon Trotsky)于1917年12月14日指出:“不到一个月内,这种恐怖将发展成全面恐怖形式,正如法国大革命那样。不仅监狱,而且断头台皆将成为我们的敌人的归缩。”(59)几周后,列宁在一个工人聚会上演说,再次号召实行恐怖,并将恐怖解释为革命阶级的正义。“只要我们未能让投机商接受他们应得的待遇,子弹射入他们脑袋,我们将不能获得任何东西。”1918年1月在塔甘洛格(Taganrog),西维尔的军队(Siver’s)将50名(Tunkers )白军军官手脚捆绑后,投入沸腾的锅炉中;在爱夫 帕托里亚(Evpatoria)数百名军官和资产阶级被捆绑后抛入大海。类似的暴行普遍发生于布尔 什维克党占领的绝大多数城市,相类的暴行在1918年4月-5月间在哥萨克大城市发生。许多尸体手脚被砍掉,骨折,头颅被砍下,阴部被摘除。(61)直至1918年8月至9月, 契卡指令的大屠杀才有所闻,它不仅针对武装反抗,而且针对平民敌人。1918年3月,在雅尔塔(Yalta)240名平民被屠杀,其中70人是政治活动家,律师,记者,教师,还有160人是官员。1917年12月28日, 特务头子德泽尔津斯基号召各苏维埃建立自已的契卡,结果这种权力不受任何限制的特务机构遍地开花。1917年12月,契卡人数不到100人,但仅6个月便剧增到12000人。1918年3月10日, 苏联政府从彼得堡迁至莫斯科。3月份契卡总部仅600人,至7月便增加至2000人,还不包括其直接管辖的特种部队。同时,人民内务部有400人。1918年4月11日-12日,契卡展开首次行动,1000名特种兵突然袭击约2000名无政府主义者,激战数小时后520人被捕,25人被立即枪决。1918年6月8日-11日,德泽尔津斯基召开全国契卡代表大会,当时全国已有12000名秘密警察,到1918年底增至40000人,而到1921年又增至280000人。会后两天即恢复了二月革命已废除的死刑。1917年11月8日,在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本来已废除死刑。列宁怒斥道:“这是一个严重软弱的错误,一个太平的幻想!” 但在实践中契卡一直在法外执行死刑。第一个革命法庭判决的死刑案是1918年6月21日(A.Shahastnyi)案,他被以反革命罪名处死。1919年春,德泽尔津斯基被授权组建契卡专门控制军队的特种部队;3月16日德泽尔津斯基被任命为人民内 务部委员;所有的军事机构,部队及其军分区全部受契卡控制;1921年一支拥有20万人的特种部队专门负责镇压农民起义,工人暴动,红军哗变。该共和国党卫军成为一支控制和镇压的可怕力量。1921年契卡雇用了105000名市民,180000各种人员,包括边界守卫,铁路警察,集中营官员;1925年缩减至26000市民,63000人组成的特种部队及30000名线人。除了德泽尔津 斯基之外,契卡在布党的主要成员有雅科夫(Yakov),斯维得洛夫(Sverdlov),斯大林,托洛斯基及列宁。列宁说“一个好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个好契 卡分子”。1925年8月29日-9月5日,乔治亚秘警察在总部特务头子贝利亚的指挥下枪杀了12578人,即决处决持续了数月。1926底首任特务头子德泽尔津斯基去世, 由孟津斯基(Menzhinsky)继任。此时斯大林日益插手秘密警察(GPU即契卡)。1954-1955年公检特特别法庭被废除。秘密警察改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克格勃(KGB),清洗了4/5工作人员,由塞洛夫(Serov)取代贝利亚负责。

   

   2、捷克斯洛伐克1954年至1958年约有132000秘密情报人员,到1980年底达到20万人。

   

   3、波兰共产党领导人皆受过NKVD/KGB的专门训练,波共依赖秘密警察系统实现党国控制。 波共建政同时即建立起波兰安全部,其核心由数百名顾问组成。波 共欲巩固政权,其首要任务在于摧毁一切反抗力量,才能建立苏联模式的党国体制。1945年下 半年,波兰安全部已有20000名干部(不包括警察)及一支由30000名装备精良的士兵组成的内务部军队。针对反抗运动的战争极血腥和残酷一直持续到1950年代。安全部使用各种手段渗透、预防,拥有良好的通讯和武器装备,还有苏军和克格勃协助,其物质力量占绝对优势。 依安全部负责清除反共势力的第三处统计:1947年冲突造成1486人死亡,而波共仅136人丧生;1945-1948年期间,8700名反波共政府人员被屠杀,绝大多数是由安全部秘密警 察干的;1947年4月至7月,在波兰的14万乌克兰人,被驱赶至德国领土。安全部的纪录表明:大量欺诈手段运用于1947年1月的假选举,在大选期间秘 密警察逮捕了数千名反对派人士,1946年1月 雇用了17500名线人,最突出的特征在于滥用野蛮暴力。1947年约32800人被国安部第三处逮捕,而负责保卫工业部门的第四处逮捕4800人;在选举前一周,国安部、军警、克格勃和军队逮捕了50000至60000名农民党活动人士。其间发生了许多谋杀事件,有些则是地方波共支部干的。1948年后,波兰国安部用恐怖手段控制整个社会,制造普遍恐怖,任何人,包括共产党的领导人和政府官员,均可能突然成为安全部门严密监控的对象,成为党国体制的受害人。国 安部将矛头指向军队,大抓间谍,重点是职业军官。因此,国安部与军事情报处联手逮捕了数百名军官,随后审判处决了20几名军官。不久数十名国安部的高级官员也被关入了监狱。国安秘密警察撑控全部主要社会和政治生活中的全权,是该期间的主要 特征之一。1949年厦,原有的74000名情报人员,已不再能满足社会安全之需,于是在所有的工业企业中建立起小型的安全组织(即RO),数年内已有600多个RO;自1951年至1953年,每年被捕的5000至6000人,主要是由RO执行的,其拥有最大的情报网络共约260000 人。工厂若发生任何故障或停产,皆自动被 视为破坏及颠覆的结果,因此大量无辜工人被捕。国安的主要目标是地下武装,包括前军人,从西方归国的抵抗运动战士,军官,政治干部及战前的官员。1953年1月,波兰国安将520万人列入黑名单(占全国成年人的1/3),尽管早已消灭 非法组织,政治审判却持续上升。由于各种“预防措施”,导致囚犯人数剧增。1950年10月,因“K行动计划”一夜之间逮捕了5000人;1952年超过21000人被逮捕;依官方数据,仅1952年下半年便有49500名政治犯;1953年甚至还有2500名少年政治犯。1954年9月12日, 前国安第十部副主任斯洛伊亚德罗(Jozef Sloiatlo)投奔自由。数周后,内政部合并国安部,同时增加了公共安全委员会,5名国安部副部长被迫辞职。1955年1月日波共中央委员会指责国安部凌驾于党之上,犯了严重错误,一些国安行刑员被捕,国安人员也被削减。然而所有这些改革仅是骗局。1955年仍然有30000名政治犯在狱。前部长雷科维兹(Lechowicz)同年下半年受审; 政治局委员斯比查尔斯基(Marian Spychalski)被关押至1956年4月才受审。对政治迫害的真正减轻始于1956年苏共20大及总书记比尔鲁特 (Bierut)死后,赦免了许多政治犯,但仍有1500名政治犯在狱,有些人获平反,检察总长和司法部长皆被撕换。安全机关开始丧失其特权,有些秘密线人亦开始淡出。不过波共的 策略未变。安全部门仍然对原先的目标监控,监狱仅空了一半。数千名审讯员仍继续忙碌,普遍恐怖体制仅是规模略小了。它们已达到目的:最坚决的反对派基本上业已被处决。选择性迫害时期(1956-1981)此期国安的策略稍有变化。国安将监控转向法律界,地 下反抗运动,天主教会和知识界。1956年10月19日-21日, 第八届波兰工人党中央大会结束不久,KISP被撤销,国安部并入内务部,国安人员裁减了60%,国安线人60%被解聘。在工业企业内的安全组织PS被压缩,调查员减半。最后一批苏联顾问撤 回苏联,由一个克格勃官员取代。国安部重新审查陈案,许多犹太裔的安全官员被撤职,由年青人取代。不过,波共党的领导人,包括复位的哥木勒卡总书记却反对审判这些人。1957年2月 初,国安部长维查(JerzyWicha)重申“加强阶级斗争”。此后一直到党国体制寿终正寝, 国家,军警,宣传部一直处于矛盾冲突之中。20多年的沉默,平静和组织良好的工作偶尔被罢工、暴乱打断,形成 党国迫害体制的基础,这种由大量线人,先进的控制手段和设施及通讯监视构成的控制系统,逐年逐步完善。1970年新的国安SB重点监控经济目标,由波共党组织控制,将不称职的经理撤换,取代逮捕工人。国安现在拥有决定颁发护照权。因而人人愿意合作,以便获取护照。因此国安能够轻易地获悉研究所,工厂,商业和大学的所有各类信息情报。逐渐但系统地秘密警察SB重建了其 线人网络,尤其在敏感领域。在与天主教会的斗争中,内政部于1962年设立了一个特殊部门,很快就 有了数百名雇员。1960年上半年,警察组织了好些针对教会的攻击,除了法院判决以外,数百人被欧打,许多人被罚款。SB周秘 渗透公开组织,地下非法组织及政治反对派组织。知识分子被严密监控,1960年整个年代,不时用隔 离逮捕等方式,对付异议人士。1976年波兰当局选择拘留相关人员48小时,开除其公职,使用心理压力,没收复印设备,拒绝护照申请 等手段。秘密警察SB迅速发展了一个巨大的线人网络。1980年库溶(Jacek Kuron)建议“不用去摧毁这些组织,组织你自已的。”亦即共产党开始组建自已的假民运组织,以便撑控和误导民运方向。波共用同样的策略对付瓦勒萨团结工会(Solidarity trade union)在其内部组建分部旨在削弱联盟,渐渐将其控制在波共手中。正如1940年代在民族团结阵线所做的那些。波兰国安一直系统地渗透团结工会,到1981年厦天,仅在华沙一地,便有超过2400名国安线人打入团结工会,国安采取了一系列试探性挑衅, 以判断团结工会的反应。逮捕工会会员48小时不提起指控,用暴力清空被工会占领的建筑。1981年2月已准备好拟逮捕者的名单,监狱也作好了接收他们的准备;但是波 共中央决定继续施用骚扰和挑衅的策略,不时用便衣袭击工会会员。波兰国安初始相当被动,后来得到东欧各国国安的援助才得以强化。1980年波兰工人罢工后,东德国安史塔西亦在华沙设立了一个行动 组。在克格勃统一指挥下,东欧各国国安配合行动,早在几年前便已开始。主要目标是使团结工会瘫痪,撤换其领导人,安排国安线人充任。经12个 月的关押,原则上秘密警察SB未使用禁止性手段(即酷刑),而是用暴力威胁利诱的说服方法。SB还加紧雇用线人,并时常用恐赫家属的方式,尽力劝工会军事人员移民国外。自1970年代始直到1981年,内政部即设立第四部,主要负责对付教会和其他类似组织,在军事管制后,其监控对象扩大至包括团结工会,该部特工实施了一系列攻击工会财产的行动;波共特务烧毁工会的建筑,烧毁工会会员的小汽车,欧打工会活动人士,发送死亡威胁信,发布伪造的短文,假的地下刊物,他们还用安眠药及毒品让受害人上 隐后,将其抛弃在远离城市的荒郊野外,数人被打死,其中一名中学生(GrzegorzPrzemyk)被打死在警察局内。尤其以1984年10月19日谋杀神父波皮埃鲁兹克(Jerzy Popieluszko)最为著名。官方说辞是基层人员自发干的,该案直接责任人受到了追究惩罚;但还有好些谋杀 牧师及与团结工会有联系的人的事件,罪犯未受任何追究。1988年初,在第一波罢工后,镇压重新加强,但8月26日,波共当局宣布开启与团结工会的谈判;1989年1月18日总书记雅鲁择尔斯基敦促波共中央委员会与团结工会谈判。最后达成1989年6月4日举行大选的协议。虽然国安官员们对此种进展感到丧气,大多数安全官员仍遵守纪律,其中有些人试图阻 止官民双方达成协议。1989年1月 两名基层团结工会工作的牧师被暗杀;但迄今不明是否内政部第四部所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