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血腥残暴迫害法轮功的根源
·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国际法分析
·中共滥用教制度镇压法轮功的法理解析
·当代中国的盖世太宝[610办公室]研究(英文)
·有感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教育
·中共当局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刘如平律师!郭国汀
·声援支持杨在新律师!
·郭国汀章天亮曾宁谈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FALUN GONG PERSECUTION FACTS HEET
·RELIGIOUS FREEDOM AND FALUN GONG IN CHINA
·2
·Falun Gong Wins Motion in Historic Torture Lawsuit against Former Head of China
·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Dr Wang Wenyi will be remembered by history as a great courage hero
·法轮功是比中共有过之无不及的一人专制吗?-答谭嗣同先生
·法轮功讲真相无罪
·郭国汀: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质疑张千帆教授对法轮功的评价 郭国汀
·宣誓证词Affidavit
·中共一贯谎言连篇是个地道的骗子党!
·中共下达密文奥运成迫害最大借口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郭国汀律师批评中共奧運前加劇迫害法輪功
·郭国汀律师呼吁台湾政府予吴亚林政治庇护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持续非法迫害法轮功及其辩护律师
·答Gavin0919郭国汀是法轮功走狗之指控
***(3)郭国汀为法轮功辩护的专访
·专访郭国汀律师(上) :为法轮功辩护
·专访郭国汀律师(下) :回首不言悔
·RFA: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自由亞洲電台专访郭國汀谈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
·希望之声郭国汀专访: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三)郭国汀律师为郑恩宠抗辩
·我为郑恩宠律师抗辩的前前后后
·为郑恩宠案翟明磊等中国新闻记者六君子的声明
·敬请关注郑恩宠律师所谓"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一案
·历史将证明郑恩宠律师无罪/郭国汀
·郑恩宠案二审辩护词及网友评论/郭国汀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高级法院郑恩宠案刑事裁定书
·郑恩宠冤案再审案至全国律协诸位会长之公开函/郭国汀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诽谤郑恩宠律师的中共党奴及特务名录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我为郑恩宠辩护的前前后后 郭国汀
·上海普通市民感受的郑恩宠大律师
·关于郑恩宠案我的声明
·我为郑恩宠律师辩护
·一切源于郑恩宠案,可敬的国安兄弟请自重!
·郑恩宠聘请辩护人的真相
·郑恩宠聘请辩护律师真相之二
·真为这位北京律师脸红!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上海监狱当局婉拒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会见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揭开“时代精英“画皮
·答时代精英,
·再答时代精英教导
·向张思之律师,郑恩宠律师学习,致敬!
·南郭:仗义执言的律师还是没良心的律师
·驳“文律”兄郑案高论/南郭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批驳李洪东之首恶律师说!
·历史岂容任意伪造!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郭国汀编译

   

   1937年9月25日,9000名日军进入平型关,由于粗心大意和轻敌,日军未侦察也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林彪的八路军115师设伏,打死日军约3000人,缴获100辆卡车物资,八路军死400余人。[1]中共官方将其吹嘘成红色游击战的经典范例,归功于毛泽东的英明指导。实际上,平型关战斗仅是国军主导的太原会战中某个战役中的一场战斗,而且共军打的仅仅是日军后勤部队。日本军方称之为日军的“胜利病”,日军军官很少重犯类似的胜利病,但胜利病在其他方面整体上影响日军,表现为残忍野蛮,歧视中国人,放任士兵强奸,抢劫,酷刑,任意杀虏。而且平型关战斗是林彪擅自决定打的,林彪1941年3月在苏联报纸上发表文章称:“毛泽东反复拒绝批准八路军投入战斗,我们请示毛后未收到回复,于是决定打”。毛对平型关战斗非常愤怒,说这是帮助蒋介石。林彪承认这是迄今共军打日本的唯一的一次大型战斗。[2]

   

   朱德应蒋介石之邀请拟前往重庆与蒋商谈解决国共军事冲突问题,被毛扣留在延安。日军大举轰炸重庆,沿长江进逼重庆,法国,英国被迫关闭与中国相通的通道,彭德怀为缓和此危机,决定发动‘二十四团大破袭战’(即后来被中共大吹特吹的‘百团大战’(中共后来称共有115师46个团,129师47个团,120师22个团),破坏南北铁路交通线;亦即指挥者彭德怀1960年代承认仅24个团参加旨在大破袭即破坏南北铁路交通线,却被中共宣传吹嘘成‘百团大战’!1940年7月22日彭电告毛,拟8月10日行动,后连续三次电报毛均没有答复,拖至8月20日,彭德怀决定动手,从8月20日-9月10日袭击铁路沿线,主要是德州至石家庄,石家庄到太原和太原到大同段。炸毁桥梁,涵洞,遂道,破坏煤矿;9月袭击日军守军击毖敌军(主要是伪军极少日军)3000或4000人,共军则丧生22000人,[3]日军被迫从前线抽调回一个师。从10月到12月,日军反攻,恢复铁路交通。日本1941年春重新考虑其北方政策,6月O司令采取‘三光’(杀光,烧光,毁光)政策,结果共产党统治区人口从四千四百万降至二千五百万。[4]当然中共自吹自擂的百团大战战果宣称:“在三个月又十五天的战斗中,毙伤日军20645人,伪军5555人,俘日军281人,伪军18400人,拔除日据点2933个,缴获步马枪5400馀支,轻重机枪200馀挺及其它大量武器弹药,破坏铁路948里,公路3000馀里和桥梁、车站、隧道260馀处,破坏煤矿五所……”朱德称共军伤亡90000人。[5]

   

   亦即因‘百团大战’共军一共仅打死打伤日伪军约4000人,即便按中共自吹的战果,仅打死打伤日伪军26200人,但共军伤亡90000人,而且引发的日军疯狂报复采用“三光政策”杀害中国平民数百万人。此后,八路军主要打伪军而几乎未打日军,仅有小规模活动,诸如埋地雷,设陷阱,挖地道。八路军的运作旨在让日本人不得安生。新四军较之八路军则更不值得一提,八路好歹还打了平型关和二十四团破袭战,新四军居然自始至终从未有过任何打日军的任何象样的纪录!在江苏,新四军与日军之间有一默契安排,共军不攻击铁路和火车,作为回报日军不在铁路沿线建围墙和雕堡,使共军得随意运动过境没有障碍。所有的证据皆指向一个结论,在共产党抵抗日本的同时,他们旨在打击重庆政府。[6]

   

   [1] Dorn, Frank, The Sino-JapeneseWar, 1937-1941, From Marco Polo Bridge to Paul Harbor( New York, 1974)p.120-132. Also,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New York, 1995, p.215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05

   

   [3] Whitson, William W., The ChineseHigh Command: A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cy, 1927-1971,( NewYork, 1973) p.70-74.

   

   [4] Johnson,Chalmers A., Peasentnationalism revisited: The biography of a book, China Quarterly 72 (December1977) p58.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4

   

   [6] US War Department, The ChineseCommunist Movement, 2 Vols Washington 1945 ,p.121,127,129,131,140,142,145.

(2012/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