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郭国汀律师专栏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B)***美国人权法律文件
·美国1620年“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
·美国1786年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
·美国1776年弗吉尼亚权利法案
·美国1862年解放黑奴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郭国汀编译

   

   

   不少红军将士和部分共产党领导人(比如王明,项英,张国焘,周恩来,博古,彭德怀,林彪,朱德等人)当时倒是真心想打日本,但是毛泽东不但坚决反对打日本,而且百般阻止部下。毛说,“蒋日我三国,抗日战争是日军消灭蒋军的良机”。毛向八路军指挥员发了大量电报命令,“集中精力扩大地盘,不要投入(抗日)战斗”;“日本占地越多越好”。[1]毛制定的秘密政策则“一分抗日,二分与国民党周旋,七分发展。”而实际上则是假抗日,积极勾结日寇,真打抗日国军,百倍发展!

   

   斯大林为了避免两线作战要中共打日本,专门派王明回中国,当时九名政治局委员五票赞同王明(项英,张国焘,周恩来和博古),四人追随毛(陈云,康生,张闻天)。1938年2月19日朱德电告毛八路军拟赴抗日前线,毛立即电朱谎称日本人拟进攻延安,要朱率八路军返延安。朱不愿意,毛反复电催,但朱德和彭德怀回电:不!于3月7日继续率八路军朝东部前进。[2]2月底中共政治局再度召开会议,一月毛泽东未经蒋介石同意,公开宣称在冀察晋建立一片新的红色根据地,引发全国反共浪潮;多数派再度支持王明之抗日第一的政策。王明说“红军必须受最高司令(蒋)领导,完全统一指挥,统一纪律,统一计划和统一行动。任何新红区须经国民政府事先批准。今天只有法西斯日本及其走狗,才会试图推翻国民政府”。[3]毛于是派任毕时赴苏联为毛说好话。1938年1月底,苏军总参谋长A将军秘密访延安,带给中共300万美元(相当于2005年的4000万美元)用于建设红军抗日。1938年4月28日苏联又给了中共30万美元。

   

   1938年10月-12月,正当日寇大举进攻中国,武汉失守,广东沦陷,民族危机当头之际,毛泽东却将中共军头全部集中于延安,开了两个月的政治局扩大会议!避免共军对日作战的同时,旨在夺回王明的领导权。毛在会上说:“蒋介石是伟大的领导人,中华民族已经站起来了!100多年来,中国人民受欺压,凌辱,侵略压迫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但当王明,博古,周恩来等一离开延安,毛却公然宣称:“蒋介石是中共最终的敌人。从现在起即应作好夺取政权的准备。红军必须消灭任何阻碍中共扩张的国军。蒋介石是头号敌人,可以打蒋军”。毛同时下令严格保密,不得向任何人透露。[4]

   

   康生刚从苏联返延安时还高呼“我们党天才的领袖王明万岁!”[5]随后不久康生即发现跟随毛更有前途于是转而抛弃了老上级王明。自1939年始,毛泽东命令采取对国军进攻政策后,共军在敌后与抗日国军争夺地盘的武装冲突不断。到1940年1月,朱、彭之八路军由46000人剧增至24万;新四军由一万涨至三万。冀察晋2500万人口成为共党控制区。此时当现实取代初期的热情,许多共产党领导人这时才意识到毛之冷血卖国政策的高明。1940年2月彭德怀说,“毛是个富于智慧的领导人,富有政治远见,能够预见发展并善于处理政治。”[6]

   

   1939年8月23日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定后,毛开始寻求斯大林批准其对蒋介石取进攻扩张政策。1940年2月22日,毛电莫斯科称:“在与蒋军作战中,胜利总是属于我方,我们在河北消灭了国军6000人;在陕西消灭国军10000人。”斯大林未制止毛共的行动,相反,三天后斯大林授权每月给中共30万美元。[7]新四军于1940年10月对国军发动了最大规模的进攻,在江苏黄桥消灭国军11000人,杀害两名国军将军。[8]1940年11月7日,毛电共产国际主席迪米特洛夫和斯大林称:“计划派15万军队袭击蒋军的后方,预防性反攻,将先打出第一枪”。俄国驻延安克格勃头子报告称“1943年夏天,共军与日军合作,在山东省消灭了国军。[9]亦即毛共匪帮由专打抗日国军发展到与日寇勾结消灭国军的卖国犯罪地步。1939年9月毛泽东主动与日军建立起长期绝密的合作,旨在保存共军的实力,以便最终颠覆国民政府。共党派潘汉年与日本驻上海副领事,日本高级间谍Eiichi Iwai建立了联系。日方给潘汉年一个特别通行证,延安派来的一个无线电报员,在Iwai的房内安装收发报机,直接与延安联系,虽然最终该渠道未动用,因为太危险。[10]潘汉年向日本人提供蒋介石抵抗日本的实力,蒋与共党的冲突,蒋与英美等国的关系及英美在香港和重庆的情报,日方列为最高机密。1941年12月日军入侵香港前,Iwai帮助安排共产党间谍撤离。潘汉年则在日本东京设立了一个中共秘密机构。亦即共产党利用日本人在国军背后捅刀!潘汉年的其他任务是让日本方允许八路军不受骚扰地活动,甚至拟与日本在华最高情报官Sadaaki Kagesa少将安排秘密协议停战。在华中,共党与日本人的交易是新四军不破坏铁路,换日军放任新四军在农村发展。在江苏,新四军与日军之间有一默契安排,共军不攻击铁路和火车,作为回报日军不在铁路沿线建围墙和雕堡,使共军得随意运动过境没有障碍。[11]一个共党情报官员回忆说“我党与日本人合作的策略是利用敌人的手消灭其他敌人。康生反复指示我们,用日本人的刀杀国军。我个人知道的是日军消灭长江南部的国军地下武装即是我党与日军协作的杰作。”

   

   彭德怀元帅在其自传中证实了共军不打日本侵略者,却狠打抗日国军的史实:“1940年八路军在华北进行了两大战役,一是反磨擦战役,二是‘二十四团大破袭战’。1939年厦国民党反共宣传称‘共党捣乱’‘八路军游而不击’‘不听指挥’。1939年6月国民党在平江杀死和活埋新四军通讯处同志。山东石友三,秦启荣,河北张荫梧,朱怀冰,侯如塘,未看或听他们向日本人打过一枪,却专袭击八路军后方,杀害地方抗日干部。阎锡山发动秋林事变,在河南,湖北发生屠杀新四军干部惨案,陕西绥德专员何绍南专门搞特务,破坏边区。1939年冬蒋介石命令河北省主席鹿钟林向八路军收复失地;在洛阳我见了卫立煌,孙殿英,他说八路军会有办法对付的;我们打朱怀冰部追歼其残部时,孙的新五军在下操根本不介意。卫立煌说‘内战是打不成的,再打内战就完了’(言下之意,共军尽管打,国军不会认真还击)。十八集团军是受卫指挥的,但他从未指挥过。我告别卫立煌时他说渡河后到第十军陈铁军军长处吃饭。我向总部调集七个旅准备反磨擦战役。另从晋察冀边区调两个旅由聂荣臻亲自率领,1940年1月底仅三天全歼灭朱怀冰两个师,侯如塘旅,张荫梧一个纵队,共十余个团,巩固了太行山根据地。我事先没有请求。。。事后报告了中央,得到了认可”。[12] 证实了1940年12月8日何应钦,白崇禧致叶剑英,彭德怀,叶挺,项英函电提及的事实:“14个月以来,八路军新四军在河北连续攻击鹿钟玲,朱怀冰,高树勋,孙良诚各部,在山东连续攻击沈鸿烈部,在苏北连续攻击韩德勤部,以及其他各地攻击国军。。最近89军军长李守维等与多数师,旅,团长皆被新四军八路军不意袭击南北攻而殉职”。[13]

   

   徐向前元帅在其回忆录中亦证实中共不打日本,专干扩充实力,打击抗日国军的史实:“我在冀南平原搞了块天下,聂荣臻在晋察冀和冀中平原搞了块天下”。徐吹嘘称“1937年冬到1938年秋八路军在华北进行大小战斗1400余次,牵制日军30余万兵力,由三万人发展到25万人。控制了晋西北,东南,晋察冀,冀南,西,东等大片区域。有的问题‘先折后奏’,有的则‘斩而不奏’”。[14]

   徐元帅此话不实表现在:八路军居然在9个月期间,打了大小战斗1400余次,亦即每天平均战斗5。2次,却不敢言明到底消灭了多少日军?仅敢称‘牵制日军30余万兵力’,牵制亦即未消灭一人?特别是打了1400余次战斗,八路军人员不但不减少反而从原先的三万人,爆涨成25万人!战斗是真抢实弹,日军并非吃素的,而土八路肯定远非训练有素的正规日军的对手。除非共军避战而专门发展方有可能;由此亦证实共军打日本无能,打国军倒十二分勇猛;因为蒋介石担心爆发内战,故极力避免任何可能引起国共重开内战的任何可能性,因此国军根本无意与共军开战,这从共特卫立煌将军特意告诉彭德怀“内战是打不起来的”得以印证。而共军则受毛之七分发展指令以争抢地盘玩命发展为目的。1939年9月14日,周恩来赴苏联治疗右手骨折,他向苏共吹嘘共军与日军进行了2689场战斗。[15]

   

   徐向前进一步证实:“1939年3月下旬,秦启荣指挥所部王尚志3000余人伏击我第三支队,杀害政治部主任鲍辉,团长潘建军以下四十余人。8月上旬,秦部又袭击我后方根据地雪岭,使我伤亡20余人;8月中旬在溜河流域包围我三,四支队。1939年6—12月国民党制造磨察90余次,使伤亡达1350人,被俘812人。我们决定反击,由张经武(后任中共首任驻藏部队司令)和王彬指挥山东纵队一,三四支队参加,几天内,我军连续作战,将秦部完全击溃,收编了他的一部分队伍,缴械2000余支。1940年3月,石友三勾结日军向我冀南边区进攻,我部经两个月战斗,溃敌2500余人,后石友三又纠集3000余人向我进攻,被我部再次击溃。徐向前再次吹嘘称:“山东军民在抗战期间,作战26000余次,歼灭日伪军50余万人,八路军发展到27万人地方武装50万人”。[16]

   共军在整个抗战期间,能上台面的大刑战斗唯有两次,一是平型关战斗,二是所谓百团大战(即指挥作战的彭德怀所称之‘二十八团大破袭’)共产党的欺骗宣传玩文字游戏多少有两下子,例如,作战26000余次,到底是会战,战役,战斗还是零星袭击?共党之所以用‘作战’一词含糊其辞,旨在虚报战绩,为已脸上贴金。歼灭日伪军50余万人,到底伤多少亡多少?日军多少,伪军多少?全部一概稀里糊涂,真实的事实极可能是:中共抗敌无能,祸国有方。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04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07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08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5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6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7

   

   [7] Mao report ,22 Feb. 1940.TitovVol.pp.412-14. Money to Maoimitrov , 23 Feb .1940. Jun Chang, Mao, The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