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4、红军“长征”的神话,实质是蒋介石有意放生]
郭国汀律师专栏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4、红军“长征”的神话,实质是蒋介石有意放生

   

   郭国汀编译

   

   4、红军“长征”的神话,实质是蒋介石有意放生

   

   

   中共逃跑的最终目的地是苏联控制的边境,以便接收武器,但7月中共派出一支由方志敏率领的6000人的部队,朝相反方向行进,携带160万份传单称“红军北上抗日”,但中共领导人均知道,那仅是宣传,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布劳恩李德说“没有人梦想北上抗日”。[1]周恩来下令将出身‘不好’的不可靠的红军将士,伤兵统统在撤走前干掉,数千人被屠杀,红军军校大多数教官(被俘前国军军官)被杀害。[2]

   

   

   蒋介石有意放行中央红军入云贵四川,旨在趁机统一西南大后方,作为日后的抗日基地,也是蒋向苏联示好。[3]因为经国是蒋的唯一独生儿子,生育经国后,蒋由于多次染性病,已丧失生育能力。经国15岁时被红色代理人(共党间谍)邵力子带至苏联成为人质,宋庆龄也是苏联代理人,1937年1月26日宋庆龄致函王明证实了她的真实身份。[4]

   

   

   陕北根据地其实是蒋介石克意容留,旨在将中央红军赶到那。蒋介石将其他红区全部消灭,仅留陕北一块。为此目的,蒋于1933年4月任命红色代理人邵力子担任陕西省长。杨虎城亦曾要求加入共产党,蒋介石知道杨虎城与中共的关系,却安排杨在西北与邵力子合作。[5]

   

   

   蒋介石将红军赶入贵州后,国军名正言顺地跟随追进贵州,然后,逼迫红军入四川,蒋在三面布防,仅留下一条通道,但此时毛泽东为了避开与实力远比中央红军雄厚的张国焘会师以便党内夺权,不进四川而转入云南。毛在逃跑途中下力串通王家祥与张闻天,因王、张均不服博古,妒忌之心人皆有之,而文人相轻表现得更加突出。[6]

   

   

   

   

   事实上,博古在遵义会议上仍被多数与会代表选为中共总书记,王家祥与张闻天提议毛接任军委主席,但无人支持,于是由周恩来接任;毛则成为书记处书记,进入决策层。直到1935年2月5日,张闻天才取代博古。[7] 可是大陆所有的党史教科书迄今仍是被串改得面目全非的伪史。

   

   

   张国焘与毛泽东一样,为了权力杀人不眨眼,他血腥清洗当地党干,亲自审讯酷刑,通常用刀刺死或窒息致死,有时则活埋。徐向前说张对阻挡他的人,毫不犹豫干掉,以建立他个人的统治。[8]毛令周恩来组织伏击尾追的川军,结果导致在昌都之役红军死伤四千的惨败。所谓‘四渡赤水出奇兵’,纯属毛为个人权力不惜牺牲成千上万红军将士的阴谋。[9]

   

   

   

   

   毛的长征从一开始即是蒋介石有意放行中央红军逃生,故国军故意让中央红军连续突破四道封锁线。蒋介石的战略基于叁点考虑:一是将红军赶入云贵川三省,因为此三省一直是名义上归顺南京政府管辖,实际上由地方军阀把持;为避免内战,不宜强取,而为消灭共党军队,中央军追击红军进入云贵川名正言顺,可趁机统一全国。二是蒋介石已开始筹备抗日的长远计划,拟以云贵川三省兴建抗日大后方;三是蒋介石之子经国被斯大林扣作人质,蒋想予红军活路以换取儿子的平安归来。而毛自遵义会议后渐渐夺权,始终为个人权力不惜牺牲红军将士生命,毛故意指令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兜圈子,令疲惫不堪的红军白白多走了二千多公里,牺牲了三万主力红军,真实的目的仅为拖延入四川的时间,以避免与张国焘会师,毛待安排好与苏联接上联系后,拖了四个月才被迫会师张国焘。张此时手下有八万兵强马壮的将士,毛泽东的中央红军则仅剩余一万余残兵败将,所谓大渡河铁索桥的神话故事,纯属毛于1936年接受美国红色左派记者斯诺时信口胡编的故事。过大雪山,其实山上虽冷却无雪,且仅一天时间。[10] 夺权后的中共当然极尽一切手段,无耻地美化神化毛的所谓用兵如神,万里长征气壮山河的英雄故事,倒也确实骗取了亿万天真无知的国人,更骗得老外们团团转,以为共匪帮真那么神奇英武,居然在百万国军重重包围中能如履平地安然脱险。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2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3-34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6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9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1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3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4-47。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8-55


此文于2012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