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4、红军“长征”的神话,实质是蒋介石有意放生]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4、红军“长征”的神话,实质是蒋介石有意放生

   

   郭国汀编译

   

   4、红军“长征”的神话,实质是蒋介石有意放生

   

   

   中共逃跑的最终目的地是苏联控制的边境,以便接收武器,但7月中共派出一支由方志敏率领的6000人的部队,朝相反方向行进,携带160万份传单称“红军北上抗日”,但中共领导人均知道,那仅是宣传,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布劳恩李德说“没有人梦想北上抗日”。[1]周恩来下令将出身‘不好’的不可靠的红军将士,伤兵统统在撤走前干掉,数千人被屠杀,红军军校大多数教官(被俘前国军军官)被杀害。[2]

   

   

   蒋介石有意放行中央红军入云贵四川,旨在趁机统一西南大后方,作为日后的抗日基地,也是蒋向苏联示好。[3]因为经国是蒋的唯一独生儿子,生育经国后,蒋由于多次染性病,已丧失生育能力。经国15岁时被红色代理人(共党间谍)邵力子带至苏联成为人质,宋庆龄也是苏联代理人,1937年1月26日宋庆龄致函王明证实了她的真实身份。[4]

   

   

   陕北根据地其实是蒋介石克意容留,旨在将中央红军赶到那。蒋介石将其他红区全部消灭,仅留陕北一块。为此目的,蒋于1933年4月任命红色代理人邵力子担任陕西省长。杨虎城亦曾要求加入共产党,蒋介石知道杨虎城与中共的关系,却安排杨在西北与邵力子合作。[5]

   

   

   蒋介石将红军赶入贵州后,国军名正言顺地跟随追进贵州,然后,逼迫红军入四川,蒋在三面布防,仅留下一条通道,但此时毛泽东为了避开与实力远比中央红军雄厚的张国焘会师以便党内夺权,不进四川而转入云南。毛在逃跑途中下力串通王家祥与张闻天,因王、张均不服博古,妒忌之心人皆有之,而文人相轻表现得更加突出。[6]

   

   

   

   

   事实上,博古在遵义会议上仍被多数与会代表选为中共总书记,王家祥与张闻天提议毛接任军委主席,但无人支持,于是由周恩来接任;毛则成为书记处书记,进入决策层。直到1935年2月5日,张闻天才取代博古。[7] 可是大陆所有的党史教科书迄今仍是被串改得面目全非的伪史。

   

   

   张国焘与毛泽东一样,为了权力杀人不眨眼,他血腥清洗当地党干,亲自审讯酷刑,通常用刀刺死或窒息致死,有时则活埋。徐向前说张对阻挡他的人,毫不犹豫干掉,以建立他个人的统治。[8]毛令周恩来组织伏击尾追的川军,结果导致在昌都之役红军死伤四千的惨败。所谓‘四渡赤水出奇兵’,纯属毛为个人权力不惜牺牲成千上万红军将士的阴谋。[9]

   

   

   

   

   毛的长征从一开始即是蒋介石有意放行中央红军逃生,故国军故意让中央红军连续突破四道封锁线。蒋介石的战略基于叁点考虑:一是将红军赶入云贵川三省,因为此三省一直是名义上归顺南京政府管辖,实际上由地方军阀把持;为避免内战,不宜强取,而为消灭共党军队,中央军追击红军进入云贵川名正言顺,可趁机统一全国。二是蒋介石已开始筹备抗日的长远计划,拟以云贵川三省兴建抗日大后方;三是蒋介石之子经国被斯大林扣作人质,蒋想予红军活路以换取儿子的平安归来。而毛自遵义会议后渐渐夺权,始终为个人权力不惜牺牲红军将士生命,毛故意指令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兜圈子,令疲惫不堪的红军白白多走了二千多公里,牺牲了三万主力红军,真实的目的仅为拖延入四川的时间,以避免与张国焘会师,毛待安排好与苏联接上联系后,拖了四个月才被迫会师张国焘。张此时手下有八万兵强马壮的将士,毛泽东的中央红军则仅剩余一万余残兵败将,所谓大渡河铁索桥的神话故事,纯属毛于1936年接受美国红色左派记者斯诺时信口胡编的故事。过大雪山,其实山上虽冷却无雪,且仅一天时间。[10] 夺权后的中共当然极尽一切手段,无耻地美化神化毛的所谓用兵如神,万里长征气壮山河的英雄故事,倒也确实骗取了亿万天真无知的国人,更骗得老外们团团转,以为共匪帮真那么神奇英武,居然在百万国军重重包围中能如履平地安然脱险。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2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3-34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6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39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1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3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4-47。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8-55


此文于2012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