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
郭国汀律师专栏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兼驳良知宇宙本体论
·自然科学与宗教哲学灵魂
·读东海兄批判美国神话有感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
·驳东海之糊涂上帝观
·四海之内皆兄弟人类本是一家人
·推荐陈尔晋先生之《圣灵福音》
·质疑东海君之《良知大法》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关于司法公正的讨论郭国汀律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发表了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应该予以驳斥!
·中共当局封杀言论为那般?
·六四的记忆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郭国汀

   

   

   10、宛南事变--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借刀杀项英

   

   一位美国教授写道:“国共第二次合作后,刚开始似乎有些相互配合,然而,很快便冲突不断。叶挺的新四军自1938年8月始在长江下游活动;上海,南京沦陷后,其游击活动区域扩展至整个江苏南部和安徽,与黄浦系的顾祝同第三战区合作。而新四军在长江北部的迅速扩张与第五战区李宗仁部冲突日盛,1939-1940年共产党游击队控制了江苏北部大部地区,将国民党省长韩德勤限于Paoying城及运河地区。新四军如今拥有6个师,江南由陈毅,江北由张云逸指挥。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军统戴立控制的忠义救国军,其游击活动似乎反共比反日更活跃”。[1](南郭注:该作者要么受中共欺骗宣传的影响产生严重偏见,要么道听途说根本不了解真实的忠义救国军,中共胡编乱造的《沙家滨》中的忠义救国军的形象没有丝毫可信度)。1940年经国共双方协商达成协议,国民党同意让出江北换取新四军撤出江南(南郭注:实际上是蒋介石顾全抗日大局忍辱负重做出的重大让步)。1941年1月4日在新四军撤离江南途中,国军顾祝同部在安徽茂林地区包围新四军总部,随后十天的战斗(实际战斗仅六天),叶挺军长被俘,项英副军长在逃亡途中被其部下枪杀并抢走了他藏在烟袋中的黄金。1月17日重庆政府正式取消新四军番号,事实上,陈毅接管了新四军,由刘少奇任政委,继续在江南江北活动。宛南事变事实上结束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恢复了内战,但是名义上仍合作。另一位美国教授威特逊写道:“国民党自1939年始封锁陕甘宁边区,如今封锁所有共产党控制区。国民党军队与日本军队在前线时常是贸易关系,如果不是实际上友情关系。但是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敌意和加强封锁共产党区,挫折了史迪威和其他美国官员分配美国战略物资给共产党的努力,当然孤立了共产党区域”

   [2]。(南郭注:该作者亲共立场十分明显。如今史料进一步披露证实所谓宛南事变,完全是毛泽东为争取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争权,趁机陷害项英人为制造的惨案。蒋介石同意让新四军过境,事先指定其走北线,而项英事先请示蒋介石想走南线,并电报延安转蒋,但毛泽东故意反复多次扣押该请示电报未转发蒋介石,顾祝同认为新四军抗命,扰乱抗日前线,当双方打起来后,项英先后数封电报向蒋解释说明原因,但均被毛故意扣留不转发蒋介石)。

   

   美国作家乔纳森写道:“蒋介石命令新四军于1940年12月31日前移防江北。因他不想将来共军与之争南京上海的天下。他向周恩来保证他们将享受安全通道。白崇禧说:强力是必要的。蒋介石对他的将军们说:“如果12月31日最后期限错过,‘那就毫不怜惜地消灭之’。12月底国军进入该区,军官被告知:“消灭匪帮”(南郭注:乔纳森此处的诸多说法极可能是他采信中共单方事后编造的伪说,下述张戎女士之令人信服的论证,完全可以否定此说)。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开始走东南部通道(蒋介石要新四军走北部通道)朝江西根据地方向出发,而不是朝约定的江北。1月6-9日新四军面对人数和武器装备绝对优势于已的国军,周恩来去见蒋介石,蒋否认前线战报,说他已同意予新四军一条安全通道。当饥寒交迫的新四军行至石林村时,叶延将军给蒋介石发了一封电报:请求他停止攻击并称他准备接受惩罚:“虽然我不怕死,但我担心你的电讯信息,他补充道‘我等待你的命令’。叶将电报发给延安由其转送蒋介石,延安确始终未转发该电给蒋介石[3]。[4]国军顾祝同部在安徽茂林地区包围新四军总部,随后十天的战斗,1月12日国军用密集的炮火发起进攻,两天后毛泽东发一电给新四军称蒋介石已同意停火,但那时战斗已经结束。估计约2000至10000名新四军战死。毛泽东说7000人被消灭,幸存者说女兵们被强奸,全部俘虏强行军400里后关入集中营,有些人被抢杀,有些人被活埋。叶挺军长被俘,项英副军长在逃亡途中被其部下枪杀并抢走了他藏在烟袋中的黄金。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是毛泽东不愿意看到占据富裕江南地区的另一共产党中心过份壮大,有意借机陷害项英人为制造的惨案。[5]

   

   最符合实际的说法应当是张戎女士的令人信服的详细考证:由于共军时常在国军背后捅刀,蒋介石为了抗日救亡大局而忍辱负重,决定采用分隔法解决国军与共军双方冲突。1940年7月16日蒋下令新四军一个月内移防江北,但毛拒绝执行命令;毛实际上最希望蒋采取武力强驱,以便引发全面内战,好让苏联干涉,故毛一直向苏联求援。因此,新四军不但拒不执行命令,反而对国军发动了最大规模的进攻,10月在江苏黄桥消灭国军11000人,杀害两名国军将军。[6]蒋强忍愤怒对此未下令报复,而是保持沉默;正象许多其他败仗一样,蒋担心若全面内战爆发,不利于国家前途;蒋仅在10月19日重新命令新四军一个内月移防江北,毛对此令再次拒命。毛对周恩来说,“苏联将介入”;毛知道蒋怕什么,11月3日毛电周:“蒋最害怕的是内战和苏联,因此正好我们欺负他。”

   

   1940年9月莫斯科正在讨论加盟德、意、日轴心国。日本与苏联交易,承认苏联对外蒙和新疆的势力范围,承诺中共对陕甘宁的控制,要苏联保证控制中共的反日;苏联则承认伪满洲国。1940年11月7日,毛电报共产国际主席迪米特洛夫和斯大林称:“计划派15万军队袭击蒋军的后方,进行预防性反攻,将先打出第一枪”。11月25日斯大林电毛:“现在要克制,还不是进攻的时侯,尽可能与蒋讨价还价移防陕北,你们不要主动发动军事行动。但若蒋进攻你们,应尽全力反击,分裂的责任在蒋”。[7]

   

   因为项英反对毛为个人权力滥杀AB团,毛曾想把项英当成AB团杀掉;项英曾警告党中央不要带毛长征,预言他会搞阴谋诡计夺权,项英还时常公开批评毛有时嘲讽毛,因此毛对项英恨之入骨。[8]毛于12月指令项英过江苏北移。新四军北移有两条路可走。最短的是北上,第二条路是东南方向过长江。1940年12月10日蒋介石第三次电令新四军走北线北移,毛于29日向蒋确认;次日,毛突然要项英走东南线,蒋否决之。但毛未告诉蒋,故蒋一直以为新四军走约定的北线;1941年1月3日蒋电告项英:“我已命令沿线军队确保你们的安全”。项英立即电复他将走东南线,而非蒋指定的北线;但这份关健的电报,从未发给蒋,由于毛禁止所有共军将领直接与蒋介石联系,全部必须通过毛本人转发。项英通过毛转发蒋,而毛故意扣发了该电。故项英1月4日按毛指定的东南线走而不知道蒋从未收到变更路线的电报。1月13日即九天后当新四军业已大量伤亡时,毛电周恩来,“我发给你的项致蒋的电报,若还未转请别呈交,因用辞不当”,表明此前毛从未转发蒋。[9]

   

   国军以为新四军又来进攻,顾祝同将军下令消灭之,6日战斗打响后,项英急电毛要求国军停止进攻,但毛连续三整天什么也没做,当刘少奇于9日电延安询问时,毛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宣称最后闻知项英是5日。在战斗最激烈的6日-9日四天期间,毛称未收到任何电报,而项英的电报员发出大量求救电,刘少奇皆收悉,毛不可能未收到,毛在西安事变最关健时亦宣称他的收发报机坏了。项英电毛:“请尽快与蒋、顾解释,否则将全军覆没”。毛仍未采取任何措施!同日,项英通过毛再电示蒋,毛再度扣押该电不转蒋。毛13日电周恩来“我未转发给你,该电绝对不能转”。直至1月14日毛才最后指示周恩来提出严重抗议要求解围。于是周才提出严重抗议,但蒋已于12日主动下令停止打新四军。周15日会见苏驻华大使,让其相信红军需要援助,周说延安的电报机13日下午出了故障,与毛说的6-9日出故障对不上号。[10]

   

   罗斯福总统的中国信息主要依赖一个包括斯诺在内的私营情报网络,他的主要情报来自一个海军军官伊凡斯卡尔松,卡尔松的白宫报告在内阁成员中传阅,对美国对华政策影响极大。[11]邱吉尔讨厌蒋介石(因为蒋对英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极反感),英国驻华大使克拉克卡尔极其亲共且天真致极,他公开宣称“一个周恩来顶所有的国民党官员”。苏联在西方发起反蒋宣传称新四军被消灭了一万人,而实际上仅死二千人伤若干,另二千人转走北线安抵江北。宛南事变是毛想挑动苏联支持他与蒋争权,同时借机消灭政敌项英。1941年4月13日苏日签定互不侵犯条约,使得日本得以抽调兵力南下太平洋,最后袭击珍珠港。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毛的靠山此时自顾无瑕,毛才下收手令“立即停止攻击所有国民党军队。”[12]从以上史实足以证实:毛泽东是个极度自私毫无道德底线的政治流氓土匪卖国贼!

   

   [1] Johnson,Peasant Nationalism,pp.123-136.

   

   [2] Whitson, William W., The ChineseHigh Command: A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tics 1927-1971( NewYork, 1973) p.210-221

   

   [3] Peter Clarke, The CrippsUersion( London, The Penguin Press, 2001) p.152-156.

   

   [4]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364.

   

   [5] Whitson, William W., The ChineseHigh Command: A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tics 1927-1971( NewYork, 1973) p.210-221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4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6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7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8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9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2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7

(2012/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