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藏人主张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令完成能否成为国际情报界宠儿?
·美國智庫預測中共將垮台
·羊年拍蒼蠅可能暗示反腐將適可而止 
·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习近平政府发明了“胡子狱”
·中國大舉招攬「婉君」伸出魔爪染紅校園
·中共地方債務的變臉戲法
·警惕中共重振的“告密文化”!
·袁教授新书发表会新闻稿
·丟失旎甑臅r代
·周永康罪名减轻之因
·中國經濟下滑與股市瘋漲相背的原因 
·對壘與合作共存的中美關係
·現代中國歷史應被稱為「紅禍
·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困境
·美专家说普京和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中國的政治氣氛極端惡化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在美发布
·日本出雲中國哀鳴!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制衡中共
·网络安全是美国最大威胁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秦晋
   
   前些天从新闻里看到,根据目前的民调,下一届澳洲联邦大选,工党政府毫无悬念地将被扫地出门。更为严峻的是,根据估测,澳洲六个州两个领地中一半,三个州一个领地,昆士兰、西澳、塔斯马尼亚和北领地将全军覆没,不再有工党议席。


   
   陆克文2007年领导工党大胜,以后民调继续一路飙升。何时气势受阻回落?我的观察的是2009年末丹麦哥本哈根世界环境大会,中国和印度联手使得整个大会没有成效,陆克文的应对世界气候变暖环境政策也因此在澳洲受挫。更兼澳洲反对党易帅,换下了腾布,换上了对抗性很强的艾伯特。这个时候一个决策的错误,一个举措的退缩,都可以带来一着错满盘输的后果。陆克文接受了副领袖吉拉德和财长斯旺的劝说,没有一鼓作气的继续就碳排放计划再一次付诸表决,形成提前大选优胜之势,而是将这个议案束之高阁了,开始了陆克文走向麦城之旅,也开始工党政府由盛转衰过程。
   
   2010年6月,工党内部发生政变,吉拉德逼宫成功,再率工党在大选中与对手打了一个平手,与对手一样,双手紧紧攀住了悬崖没有掉下去。吉拉德以其出色的协调能力,与绿党签订了婚约,锁定了两位独立议员的支持,从悬崖边上爬了上来继续执政,艾伯特则掉下悬崖再等三年。吉拉德执政以后,政府支持度一再下滑。如果今年2月陆克文来个英宗复辟,也许还可拯救一些。但是陆克文败得更惨,虽然民望高居不下,但是党内支持度更进一步下跌。
   
   政府政策方面的问题更加凸现,最恼人的就是从印尼那里过来的破船一艘接一艘的,牵动朝野。这牵涉到两个不同政府的边境保护政策谁对谁错,哪个有效哪个无效。2001年“坦帕”号货轮救起了印尼和澳洲之间水域的落水船民,驶向澳洲。总理霍华德和移民部长卢铎以其强硬的政策将寻求庇护的船民拒之门外,然后送往人烟稀少圣诞岛进行严格甄别审理。霍华德的严格边境保护政策,大受国民欢迎。此举也改变了当年即将举行的联邦大选的选情,工党领袖比兹利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又飞走了。霍华德政府的做法可圈可点,国门外面“红灯高举闪闪亮”,有效地阻遏住了船民投奔怒海来澳洲;圣诞岛上却网开一面,亮得是绿灯,没有听说过有人被遣送回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
   
   陆克文一上台,就把这个政策改了,这一改就给了印尼蛇头机会了。工党政府上台以后,先后来了多少艘船,到移民局的资料库里一查就知道,葬身鱼腹好像已经有八百多人了。吉拉德接手后想进行政策变化,这个政策变化却被联邦高院给否决了。最近的一次沉船事件,死亡和失踪人数高达上百人。反对党几位议员也内心受到很大冲击,在议会发言的时候哭了,希望艾伯特做出让步,与政府合作解决船民问题。但是绿党坚持自己的原则,要人道地处理船民,不接受政府境外审理方案。政府左右为难,议会冬天长休前不能通过议案,政府声望更加滑落。
   
   党内开始怨天尤人了,绿党受到了攻击,两党婚约眼看就要终止,两党联盟出现严重危机。工党情急之下又出昏招,不久前的工党代表大会上已经做出了决定,下次大选,绿党不再享受工党的自动拨票。绿党是小党,很多票源的确是鹬蚌争锋渔人得利得来的。绿党虽小,也有11-13%的支持率,与工党相加尚有机会与联盟党一争。两相分离,必将同遭败绩。
   
   为了挽救政府颓势,党内又有呼声更换领袖。这个时候支持政府的独立议员出来说话了。如果政府胆敢更换领袖,那么他就会竭尽全力彻底满足政府的愿望,推动提前大选。现在的政府是病入膏肓了,根本不能上手术台。毫无疑问,如果上了手术台,必定是死了下手术台。因此政府的病只能进行保守治疗,活一天算一天。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换领袖,独立议员就会让政府整个翻盘。不换领袖,就这么耗下去,民调继续滑落,2013年大选结果就如预测一般,全澳一半地区将无工党议席。一边是鳄鱼,一边是深海。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事到此间好为难。
   
   说到这里,笔者说个题外话。政治人物不应该见利忘义,不应该急功近利。但是见利忘义、急功近利又是人的常态,绝大多数人免不了这个俗。澳洲小国,地区中等影响力。政治人物对国际事务的参与往往能见一斑。近些年来,从我的观察中,陆克文还是做得不错的,有一定的格局和眼光。吉拉德就比他逊一筹。具体地说,在利比亚问题上,作为外长的陆克文就比总理基拉德决定得正确。最近在澳洲举行了一个中国问题的研讨会,几位重要发言人,王军涛、杨建利居然都被延缓了入境澳洲签证,或者更为爽快,如旅居法国的任畹町和日本的李松被拒绝签证。其中的原因,笔者不可能找得到,但是可以从另外一件事情上感觉一些东西。藏人首席部长洛桑桑格博士在国会与外长和总理分别偶然遭遇到,外长勉强打了一个招呼,而总理却低下头视而不见地匆匆躲开了。这个太有失政治风范了。至于吗?堂堂一国总理,实在没有这个必要这么做。2007年霍华德就会见了到访的达赖喇嘛,事后毫无影响澳中双边贸易。贸易是贸易,原则是原则,不必混杂,可以分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国际间多讲点原则,这个世界就会更加平和。
   
   再举一个例子,同样说明这个道理。1998年联邦大选霍华德亲冒石矢,强行推出消费税。以后消费税得以推行,关键之处就在于说服了民主党领袖麦格·李。也因为这个税制由于民主党的背书得以通过,民主党自身未蒙其利却受其害,2001年开始,民主党的支持度急剧下滑。虽然以后两度换领袖,民主党终不能起死回生。2006年末,我去堪培拉,已经退下民主党领袖位置的StottDespoja对我说,她将于2008年6月席位届满退出政坛,她将不参选2007年的联邦大选,我有任何关于中国的人权和民主议题都可以交给她,她会在国会里面为我们发出呼吁。很可惜,一位优秀的政治人物、一位有心关心中国民主与人权的参议员,就这样将要离开澳洲政坛。我内心的酸楚不言而喻。民主党的衰落和消失,关键的一步错就是1999年麦格·李支持了霍华德的消费税政策。
   
   大至一个国家,小至一个个人,为人处事都要时时记住,万不可急功近利,更要唾弃见利忘义。
   
   2012年8月4日
(2012/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