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文集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书少--<<童话中的一地书>>序言
·《走向共和》:生动展示历史的惊人相似
·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政论著作
·《中南海厚黑学》/简介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简介
·《常识》目录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文
·《常识》书评
时评
·林昭:中华民族最后的血性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中共高层云集北戴河,秘密聚会,为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大”做最后定调。其主旨,是在小圈子里,最后圈定下届中共领导层人选,包括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等。其中,作为中共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常委会的人选尤其重要,谁能“入常”,成为最大看点。
   
   在此之前,7月间,被称为“中南海智囊”的御用学者胡鞍钢,发表文章,力挺中共常委制,认为那是“中国不断成功、巨大成功之道。”
   
   在这篇题为《辉煌十年,中国成功之道在哪里》的文章里,胡鞍钢声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就在于有一个好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这成为中国决策正确、发展成功的最关键政治条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由9名成员组成,分别代表党、国家和军队等八大领导机构,分工合作与协调合力,形成了中国特色的‘集体总统制’。”


   
   胡某进一步说:这个“‘集体总统制’在实现充分信息分享的信息结构与充分民主决策的决策结构相互作用方面,远比‘个人总统制’具有明显的信息优势和决策优势,更具民主性、协调性和高效性。”(语法不通、文法乱套!)胡鞍钢随后以全球金融危机中、中美两国经济总量的相对差距“迅速缩小”为例,证明中共的“集体总统制”优于美国的“个人总统制”。
   
   胡鞍钢似乎无知或故作无知,中共常委制,并非最近十年才有,从创党初期的1927年就已存在;在1934至1956年期间,曾以“中央书记处”取代其职能;自1956年“八大”起,又恢复“政治局常委”制。文革期间,政治局常委一度达到11人,更能体现胡某所谓“分工合作与协调合力”,按照胡某的逻辑,文革十年,似乎更应该被称为“辉煌十年”?
   
   如果非要拿中共常委制与美国总统制做比较,客观结论与胡鞍钢所述正好相反。就拿中共领导人常常挂在嘴边的“民主集中制”来说,美国总统制,既有民主,又有集中;而中共常委制,既无民主,也无集中。
   
   何以如此?美国总统,候选人公开竞逐,由全民投票选出,天下服膺,是为民主;选出的总统,拥有组阁权,搭建自己的班子,在任期内贯彻自己的施政理念,一言九鼎,是为集中。
   
   反观中共常委制,避开民众,经宫廷密谋,小圈子圈定,完全反民主;组建的常委会,名为“集体领导”,实为寡头政治,各自垄断机构,彼此隔离,互相防范,并无集中。
   
   撇开毛泽东、邓小平个人独裁、制度尽废的几十年不提,只看如今步入“常态化”、“制度化”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常委的圈定,由新老两代领导人密商,争相安插各自亲信,经激烈斗争、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妥协。其结果,留下深重的老人政治痕迹。半数左右的常委,只忠于名义上已经退休的老人,对新领导人构成掣肘。
   
   以“十七大”之后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为例,由9人组成。其中,被称为新“四人帮”的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属于保守派、强硬派、极左派,效忠前领导人江泽民;温家宝、贺国强、习近平、李克强,则属于相对的开明派、温和派、改革派。胡锦涛居中,往往只能以总书记身份,充当中间人、仲裁者,左右调和 。
   
   这些年,总理温家宝不断鼓吹“政治体制改革”,倡导“三权分立”,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却高调发誓“五不搞”,誓死反西化、反“三权分立”;温、吴二人,各有一套语言系统,互不重复,互不借用,自说自话,针锋相对;其他常委,则对这两人的表述都不跟进,骑墙观望;总书记胡锦涛更是态度含糊,模棱两可。
   
   在各说各话、各行其是的怪现象背后,是理念对立、派系对抗。九巨头各自把持一摊,自营独立王国,互不服气,互不买账。比如,吴邦国把持的人大,对温家宝等人而言,就是“水泼不入,针插不进。”同理,温家宝控制的国务院,对吴邦国等人而言,也是“水泼不入,针插不进。”最明显的,莫过于周永康垄断的政法系统,开支巨大,超过军费,人数巨大,超过军队,不仅由不得其他常委插手,而且倒过来威胁到这些常委本身的安全。
   
   胡鞍钢所说“集体总统”,就是“九个总统”(故而立即被网友讥讽为“九个太阳”、“九个皇帝”)。既然有“九个总统”,在常委会内部,就是平权,一人一票,比肩而立,身兼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那个“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并无决定性权威。
   
   习近平被圈定继位最高领导人,基于同样的假设,他只是一个平衡器,平衡党内各派纷争,保障党内各派利益。如同胡锦涛一样,围绕在习近平身边、伴随他任期始终的,并非都是协助他实现自我施政理念的“自己人”。实际上,老人们并不需要他拥有自己的施政理念,只要他维持局面、维持现状就行。
   
   如此设计,来自于“上海帮”帮主江泽民,其中心思想,就是“不变”、“防变”,“防止党和国家改变颜色”。果然,在胡锦涛任内,就只有“不折腾”。近十年间,江、胡两派,彼此牵制、互相扯皮,遇事议而难决、议而不决。
   
   这种政治生态,准确反映在薄熙来一案的起伏上。拿下薄熙来,在常委会里,是五比四的结果:倒薄派胡锦涛、温家宝、贺国强、习近平、李克强,对挺薄派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即新“四人帮”;而在新“四人帮”的背后,还有江泽民,加入其影响力之后,薄案大事化小。
   
   有关中共常委制的优劣,并不简单,号称“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情研究中心主任”的胡鞍钢,面对如此重大课题,既不罗列翔实依据,也不提供严谨论证,仅以1200余字的短文、通篇干瘪的口号,就妄下结论:中共常委制优于美国总统制。轻率、轻浮之至!
   
   这个连中文文法都不通的胡鞍钢,何德何能,竟能摇身而为“中南海智囊”?莫非,中南海昏庸至此,竟聘得如此的假道学、江胡骗子,滥竽充数?说到学术打假,这个胡鞍钢,肯定要被纳入打假之列。更可能,中南海并不需要真正的智囊,只需要名为“智囊”的抬轿人、吹鼓手、阿谀奉承之徒?故而使胡鞍钢这等不学无术之人,得以混迹庙堂之上,沐猴而冠。
(2012/08/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