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陈破空文集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胡锦涛当政,接近尾声,开始为其十年任期寻找历史定位。一如前任邓小平和江泽民一样,胡锦涛也自说自话,发动御用文人和官方喉舌,精选辞藻,标榜政绩,自我定义为“黄金十年”。
   
   自我标榜“黄金十年”
   
   1989年,邓小平镇压民运后,决定退休,退休前将自己定义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2002年,江泽民任期届满,自夸他当政时期,“政通人和,国泰民安”。江自称:他当政的十三年间,国民经济年均增长9.3%;国民生产总值跨越8个万亿台阶;经济总量已居发展中国家首位;世界排名也由第十位跃升到第六位。是1949年以来,“中国历史上发展最好的时期,是人民群众得到实惠最多的时期,是社会最稳定的时期。”


   
   与江泽民自吹自擂不相上下的是,胡锦涛如此吹嘘他的“黄金十年”:10年间,国民经济年均增长11.5%,10年前,中国GDP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10年后,中国 GDP跃居世界第二,即将接近50万亿。“这是国家强盛的10年,是经济飞翔的10年,是温暖人心的10年,更是脱颖而出的10年。”
   
   纵观世界,还有哪一个国家,在“国家强盛的10年”里,大量官员外逃或大规模向海外转移资产、家属和子女?还有哪一个国家,在“经济飞翔的10年”里,贫富分化达到极至,民心不平,民怨沸腾?还有哪一个国家,在“温暖人心的10年”里,大量移民外国,争相涌往异国他乡?还有哪一个国家,在“脱颖而出的10年”里,受到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的空前孤立?
   
   经济惯性增长,何足挂齿
   
   无论邓、江还是胡,都将自己政绩的重点,集中到经济上,唯经济论,而罔顾一个国家的全方位发展。即便只论经济,增长不过是惯性。万事开头难,自从七十年代后期,华国锋宣布结束文革、把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扭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国经济便呈现大幅度的恢复性增长。随后,凭藉中国的人口和幅员优势,借助港台经济窗口,在胡耀邦、赵紫阳主政的八十年代,外资涌入,外贸勃兴,国民经济呈现良性循环,增长加速,经济起飞,并为纵深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到江泽民、胡锦涛当政,中国经济早已形成规模效应,整个国家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已具基数,已成惯性,势不可挡;实在地说,与谁当政、如何当政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产值虽然增长,但伴随增长的问题却日益深重,盲目投资,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环境污染,通货膨胀,物价高企……贯穿江、胡当政的整个时期。经济总量虽然增长,人均产值和人均收入,却依然排位世界百名处,数十年不变。
   
   中国理念:金钱至上,人权至下
   
   中南海喉舌《人民日报》发表系列文章,为“黄金十年”定调、定格。其中,所谓“10年转型,形成中国理念,”不过就是经济搞活、政治搞死、金钱至上、人权至下的倾斜理念;“10年改革,写下中国探索,”其实,并无改革,也无探索,只有墨守陈规,懒人主义;毫无创新,只有“拿来主义”,小偷哲学。所谓“10年挑战,塑造中国精神,”无非是对内不讲法、对外不讲理的无赖精神;所谓“10年崛起,做出中国贡献,”不过是操纵汇率、低价倾销、趁火打劫、转移他国财富自肥;所谓“10年奋进,铸就中国品格,”就是不惜造假、不择手段、不计道德底线的恶质品格。
   
   “总的说来,形势很好,就照这么干下去,方向不会错,只要产值上去了,对我们党来说,就是成功。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们自己要稳住阵脚,只要国力强大,老百姓害怕我们,外国也害怕我们,拿我们没奈何!”可以想见,私底下,这样的话,邓小平对江泽民如是说,江泽民又对胡锦涛如是说,胡锦涛又对习近平如是说。
   
   借助洋人金口,为自己脸上贴金
   
   在《人民日报》的系列文章里,御用文人频繁而选择性地引用外国人评语,借助洋人金口,为中共脸上贴金。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约翰辛普森(John Simpson)的一篇报道,更给胡锦涛平添了助力。该记者写道:“在胡锦涛主政的10年里,中国取得了超乎寻常的成绩,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与之相比。这一代领导人自2002年上台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了4倍。过去,中国亿万富翁人数屈指可数;现在有271名,比任何国家都多。” 该记者可知,这271名亿万富豪,绝大多数都是高干子弟、太子党,所谓红二代、官二代?凭特权暴富,这便是“中国模式”。
   
   该记者并说,“这两大了不起的成就,只有英国工业革命和19世纪美国靠残酷剥削致富的资本主义时代可以比较。” 说到残酷剥削,世界历史上,恐怕没有哪国资本家比中国红色资本家集团走得更远了:残酷压榨弱势群体,无情拖欠农民工薪资;密建血汗工厂,管制如同监狱;开动几乎所有监狱、劳改场、劳教所,在零工资和暴力胁迫的淫威下,大量生产出口产品;官商一旦合谋立项,就立即动手,不惜强行拆迁加暴力拆迁,无视平民家破人亡……
   
   如果经济增长是鉴定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唯一指标,那么,整个世界的观念都将为之改变;如果各国都像中国那样发展,不择手段,不计道德底线,抄袭、盗版、剽窃,听任假冒伪劣商品泛滥,再加强行拆迁和暴力拆迁,那么,任何国家的经济规模都将毫无约束地急剧膨胀,在那种条件下,“中国奇迹”也根本不会存在。
   
   拒绝政改,江规胡随
   
   该英国记者也提到胡任内“两项重大失误”: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但轻描淡写,并未深入追究这两大失误背后的深层根由:一党专政、排斥新闻自由与司法独立的黑暗政治制度。
   
   事实上,胡锦涛十年,不仅未能解决江时代留下的问题和危机,而且坐视问题和危机加剧,比如官场腐败。毛泽东时代,共产党享尽特权,但还无须使用“腐败”二字来定义;到邓小平时代,共产党把持特权的同时,出现日益扩大的局部腐败;到江泽民时代,除特权之外,共产党全面腐败,腐败,全党团结的黏合剂,成为江泽民的“发现”,奉为“治国秘诀”。作为腐败集团的领头羊,江泽民家族通吃国家电信、李鹏家族垄断国家电力。
   
   到胡锦涛时代,官场腐败以更大规模推进,其增长、其速度,远远高于国民经济的增长和速度,大多数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省部级高官及其家族,以权谋私,疯狂敛财。陈良宇和薄熙来,作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有关他们的惊天腐败丑闻,不过是中共高层集体腐败的冰山一角。
   
   至于封锁信息、镇压异己、迫害良知、对抗文明世界,江规胡随,毫无松动。这名英国记者撰文的标题是《成功与失误:胡锦涛的政治遗产》。从中共政权的维稳理念出发,胡锦涛当政,只有成功,没有失误;而从中国民众的期待而言,胡锦涛的作为,只有失误(甚至错误、罪行),绝无成功可言。
   
   中国真民意,与官方调子截然相反
   
   值得参考的倒是,不久前,国内共识网刊登一份由湘潭大学副教授李开盛主持的网上民意调查报告,题为《中国网民的政治与社会认知》。超过半数受访者不认同中国现行政治制度,而超过70%的受访者最认同美国政治制度。在中国网民最不认同的国家中,排列前5名的,除了中国,还包括:朝鲜、伊朗、越南和巴基斯坦,几乎都是中共的铁杆盟友、或中共昔日的铁杆盟友。在最不认同的人物名单中,中国网民将毛泽东与希特勒、斯大林、金正日和卡扎菲并列。超过八成受访者认为中国官场腐败“非常严重”,并认定这是中国要出问题的最大底因……
   
   中国真民意如此,与官方调子截然相反。胡锦涛的信条是“不折腾”,就是不作为和蒙混过关的代名词。囿于既得利益,中南海拒绝政改,这本是十年间最紧迫的课题:经济发展的瓶颈,官场腐败的深重,贫富分化的加剧,社会矛盾的激化,天灾伴随的人祸,都源于政治体制的积弊。开拓不足而守成有余,公心缺失而私欲缠身,胡锦涛十年,哪里是“黄金十年”?分明是蹉跎的十年!蒙混的十年!沦丧的十年!
(2012/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