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情系钓鱼岛]
槟郎文集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系钓鱼岛

   
   
   情系钓鱼岛
     槟郎
   


     东中国海上的明珠,
     太平洋西侧的宝藏。
     是谁使我变成了一座荒岛?
     是谁使宝库沉睡?
     如果我可以不是岛,
     我愿早早葬身在黑洞洞的洋底!
   
     一衣带水的邻邦,
     曾经的磕磕碰碰可以不管。
     那是成吉思汗子孙长鞭的驱赶,
     那是汉和一家的倭寇的匪患,
     除此哪有什么大风波?
     分明只是遣唐使和鉴真的船帆。
   
     近代西方帝国殖民
     下的东方民族的苦难中,
     贪婪之心终于诱发,
     又被大洋彼岸的巨人怂恿,
     矮狼开始撕咬哺乳过它的睡狮,
     从此黄海上恶浪翻滚。
   
     最初怂恿它的是星条旗,
     二战后占了我不还的是星条旗,
     后又将我的治理权与主权
     吊在两张嘴间晃动的是星条旗。
     不要骂槟郎反美,他爱它,
     因为他也将是合众国公民的父亲!
   
     连自己家园都保不住的屁民呵,
     只能哀哀地跪求和自焚!
     不见那还未出港的保钓志士,
     早被绿营兵连船维了稳。
     储安平死在党天下的牢骚中,
     我死在天朝还未完结的宿命里。
   
     东中国海上的明珠,
     太平洋西侧的宝藏。
     是谁使我不能回归家园?
     是谁使看望我的家人千难万险?
     如果我可以不是岛,
     我愿早早葬身在黑洞洞的洋底!
     2012-8-16
(2012/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