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忆游褒禅山]
槟郎文集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忆游褒禅山

   
   
   
   
   忆游褒禅山


     槟郎
     
     生与死只是一张纸的
     两面,如将它反扭着对接,
     哪有什么明显的界限?
     正如虽然你的确去世了,
     我却轻易地在记忆中
     涌现那褒禅山中的少女。
     
     从共同的校园出发,
     两辆自行车很快将半汤镇
     和汤山丢在后面。车过含山城,
     是你一路包打听,北转进
     一条乡下土公路的尽头,
     你说,我们终于追上王先生。
     
     只考上家乡的大专,
     却是山村二十年的爆冷门。
     开学报到后去泡温泉澡,
     半汤镇上被美女拦住问询:
     老乡,去巢湖师专怎么走啊?
     怎么就把我当作本地人呢?
     
     初识在大闸河边的镇街,
     重逢在汤山极巅的望湖亭。
     四目从烟波浩渺的巢湖回到
     亭里,我们同时惊喜,
     原来是同级的校友新生。
     老乡,可要尽地主之谊哦?
     
     地主当得还算合格吧?
     带你去巢湖最美的姥山岛,
     试刀山下的大力寺水库,
     你与它一样洁的银屏牡丹,
     张治中、冯玉祥将军的故居……
     而今最难忘的仍是华阳洞!
     
     课本上的名篇游记吸引,
     我们在一个星期天丢了魂。
     点着蜡烛携手往里钻,
     你小心翼翼地紧贴我身。
     终于看到了刻有“荆公回步”
     的洞壁,突然我遭一个吻。
     
     古木参天的褒禅山,
     怪石嶙峋的褒禅山,
     树抱石与石抱树的褒禅山,
     是你作伊甸园,王安石先生
     文章做媒,圣洁的初吻
     在湿黑幽深的后洞中!
     
     生与死只是一张纸的
     两面,如将它反扭着对接,
     哪有什么明显的界限?
     还没毕业的你死于古怪的病,
     花蕾没有绽放就凋谢,
     却永远盛开在我的褒禅山顶。
     2012-8-30
     
(2012/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