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万润南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http://i46.tinypic.com/i2j0op.jpg
   
   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作者: 萬潤南

   
   2012-08-05
   
   ————————————————————————————————
   
   【开放杂志】编者按:十八大看點是胡锦涛的權力能不能順利移交習近平。本文是另一個中共權力接班人的故事:三十年前接班梯隊的第一名是羅征啟,而不是胡锦涛……作者是見證人。
   
   ————————————————————————————————
   
   也許,我們原可以有一個不一樣的總書記。
   
   他叫羅征啟,我們清華建築系的學長。一九三四年出生,比胡锦涛大八歲,比我大十二歲。他也是所謂「清華牌」幹部,學生時代的政治輔導員,文革前,他已經是清華黨委宣傳部的副部長。
   
   清華的文藝社團的黨組織歸口宣傳部領導。當年,文藝社團的書記是印甫盛,團長是胡锦涛,我是文藝社團的普通一兵。所以,印和胡是我的領導,老羅則是我領導的領導。
   
   我曾經這樣評論他們三位:羅征啟英氣逼人,印甫盛霸氣凌人,胡锦涛和氣煦人。在政治上,老羅是我們共同的引路人。
   
   入黨介紹人和我談莫扎特
   
   羅征啟曾經是文藝社團樂隊的首席小提琴手,我曾經在《清華歲月》中回憶過一段往事:一九六六年一月十七日,我在清華文藝社團被吸納為「偉光正」的一員,介紹人是羅征啟和印甫盛。按規定,介紹人要同新成員談一次話。老羅約我到他的宿舍,在荷花池畔。我心裡懷有好奇,不知道他要跟我講甚麼樣的共產主義大道理。也有點忐忑,因為他是太上領導。
   
   走進荷花池教工宿舍,首先是驚訝過道裡的亂。那時候清華的教工宿舍,走廊裡擁擠雜亂,每家的廚房就在走道裡。進了門,就整齊多了。他招呼我坐下。我緊張得憋紅了的臉。他微笑了一下,給了我一個完全意想不到的提議:「萬潤南,想不想聽莫扎特?」
   
   我驚訝得無言以對。他放了一張唱片,當作樂隊的伴奏,然後拉起了小提琴。我對音樂完全是外行,但會用心去感受。羅征啟的音樂素養和嫻熟的技巧絕對一流。那一天,他沒有告訴我甚麼是共產主義,但卻給我啟蒙了莫扎特:在莊嚴的前奏之後,很快就進入優美的輕快;然後是優雅的空靈,一腔柔情的傾訴;從層層……的齊奏,到活潑跳躍的回旋;從深情悠揚的柔板,到激情緊湊的快板……
   
   我完全放鬆了,傾聽著從小提琴琴弦上流淌出來的莫扎特,開始打量眼前這個不同凡響的黨官。羅征啟的側影像拜倫,帥得有點洋氣。後來讀到章詒和從上海資本家大小姐那裡批發來的審美標準,才懂得那是真漂亮。雙目清澈而明亮,老羅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貴族氣。我總覺得他像一個人,像老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中的那個安德烈王爵。
   
   蔣南翔器重的第一筆桿
   
   文革一開場,羅征啟成為被打倒的黑幫,印甫盛則是黑幫爪牙,我就當了「小爬蟲」。造反派去抄了羅征啟的家。和我同住一個宿舍的同學,向我展示從老羅家裡抄來的幾本印刷得極其精美的畫冊:西方各流派的名畫、世界著名建築的攝影。他一邊翻閱,一邊嘴裡嘖嘖稱贊:「你看羅征啟的醜惡靈魂!」我心裡很不平。幾天以後,趁一個晚上他不在房間的時候,我把這幾本畫冊用紙包上,送到荷花池宿舍。老羅聽了我的說明,沉思了片刻,說了一段讓我一輩子刻骨銘心的話:「你把它們拿回去,就當我把這幾本畫冊送給他了。只要他懂得欣賞這些東西,他就壞不到哪裡去。」我把這幾本畫冊放到了原處。那位同學得了畫冊,我得了教誨,也算是各得其所吧。
   
   老羅是當年蔣南翔校長器重的第一筆桿。蔣校長的許多重要講話,都由羅征啟捉刀。文革中清華分成兩派,他是兩派都希望延攬的人才。但他明確表態,他更傾向四一四的觀點。不僅是傾向,他還是《四一四井岡山報》的創辦人和大字報《四一四思潮必勝》的實際執筆人。這兩件事情,我都有參與。為了趕出第一期《四一四井岡山報》,我們幾乎包攬了大部分文章。第一期的社論是他和我一邊討論一邊寫就的。記得社論的標題是:《對革命幹部要勇敢地保、熱情地幫、大膽地用!》當我寫到「當大部分幹部臉上還是黑乎乎的時候,他們就……」,老羅大呼:「形象!生動!」
   
   如何對待清華的教工幹部,是清華兩派的主要分歧點。有兩副對聯,惟妙惟肖地反映了兩派的對立。在清華教工幹部的食堂大門前,蒯大富的團派張貼了一副對聯:氦氖氬氪氙惰性十足;吃喝玩聊睡一群混蛋。四一四派則貼了另一副對聯:鈹鎂鈣鍶鋇活性稍差;比學趕幫追趕快革命。清華理工男的文思確實與文科生不一般。
   
   寫作大字報:四一四思潮必勝
   
   《四一四思潮必勝》是清華文革史上一份重要的大字報,甚至引起了毛澤東和張春橋的注目。這份大字報的原稿,是一位叫周泉纓的同學寫的《給河南造總的一封信》,周同學請羅征啟幫他修改。我當時正獨立地寫作另一篇文章《四一四思潮必勝》。這篇文章源於我根據列寧的一段語錄,說社會上有多少派別,大學生中也會分成多少派別。我和羅征啟聊天時談到了這個看法。他聽了眼睛一亮,說「這可以寫一篇好文章!」
   
   於是我開始了寫作,並且和班上的同學有過多次討論。當時用這個題目的大字報已經有多篇,除了列寧語錄這個亮點,我寫的那篇並無多少新意。羅征啟邀請我參與對周泉纓那封信的修改,於是我把尚未發表的文稿貢獻了出來,成為大字報的前半部份。老羅修改的原信成為後半部分。所以大字報發表時,主標題用了《四一四思潮必勝》,副標題用了《給河南造總的一封信》。
   
   這一切,現在已是過眼煙雲。但當時,卻引起了巨大的風浪。周泉纓因為炮打陳伯達而坐牢,這篇大字報也是罪狀之一。羅征啟則成為團派的眼中釘,他們把老羅看成四一四派精神上的教父。蒯大富們整出了一個莫須有的「羅文李繞反革命集團」,動用私刑,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羅征啟被團派關進三堡,那裡是清華原來的一個幹休所。在三堡,他飽受了酷刑。王立軍在重慶黑打時的那些手段,老羅四十年前就領教了:用大燈泡照,不許休息;左右開弓的毒打;被罰站了三天三夜,站得小腿和大腿一般粗……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老羅從三堡逃出來了。他是從二層樓跳下來的,著地時扭了腳。他幾乎是一路爬到了昌平。他在被抓的時候,機智地在鞋底裡藏了十元錢,現在派上用場了。他搭長途車進了城。既不能回學校,又不敢回家。他藏身在日壇公園,通過在人大的姐夫和我們聯繫上以後,他被接出來安排在科學館。接送時,前後是一支浩浩蕩蕩的自行車隊,我和印甫盛都是其中的一員。老羅在科學館的生活起居、一日三餐,都是我負責照料。建七的沙春元陪他同住。
   
   弟弟羅征敷死於清華武鬥
   
   惱羞成怒的老團,把羅征啟的弟弟羅征敷抓起來當人質。為了防止他出聲,用棉絲堵住了他的嘴。很不幸,他弟弟在被抓捕的過程中窒息死亡。老羅的悲痛可想而知,他還不能出面料理這一切。我就成了他的全權代表,穿梭在科學館和他家之間。他家在北京站附近的一個四合院,在那個特殊的時期,我幾乎成了他們家庭的一員。老羅的母親慈祥、睿智,大姐和姐夫都是人大的老師,大姐文氣、姐夫厚重,是家裡的頂梁柱。二姐是芭蕾舞演員,漂亮得讓我不敢正眼看她,她熱情地把我當作自家的弟弟。在家人眼裡,我代表了老羅。在老羅那裡,我帶給他所有家人的慰藉。
   
   清華園的武鬥在升級,科學館不再安全了。於是我們把老羅轉移到李衍平同學的老家——廣東汕頭。李同學也是我們文藝社的筆桿。我們一行三人上了京廣線的列車,我護送他們到了保定,確認安全之後,我從保定下車,折回了京城。期間,我們一直有書信往來。
   
   工宣隊進校後,老羅回到了學校。因為他參與寫作《四一四思潮必勝》的事情,宣傳部的專案組曾經來找我調查。我一字一頓地回答:「據我所知,羅征啟同志是一位馬列主義水平很高的同志。」為了表示他們的不滿,專案組的人一下子把他面前的那張桌子掀翻了。我不動聲色。在邊上旁聽的工宣隊朱師傅,對他們的粗魯非常不以為然,卻對我的不胡說八道大表好感。
   
   遲群和小謝(謝靜宜)成了清華的新貴,他們也想用老羅這桿筆。但羅征啟看不慣這兩位的做派,依然保持著相當的距離。在清華,有才能的聰明人很多,但既聰明能幹又有品有脊梁有擔當的,卻不是很多。所以在文革結束後,老羅在清華的威望如日中天,他被提拔為清華的黨委副書記。
   
   文革後不計恩怨的黨委書記
   
   一九七六年,四人幫倒台,羅征啟四十二歲,成為中共接班梯隊中的頭號種子選手。他是第一批到中央黨校集訓的幹部班班長。第一期十人,其中有田紀雲和尉健行,老羅是他們的支部書記。他被安排去接任韓英的團中央書記。期間,發生了兩件事情,更讓大家對他刮目相看。第一件我稱之為「推恩報怨與人善」, 這件事至今為所有的人所稱道。
   
   當年抓捕羅征敷的行動隊負責人孫耘,也是清華的高材生。後來他主動承擔了刑責。恢復高考後,他報考了哈工大的研究生。高分,哈工大卻不敢錄取。這時候,孫耘夫婦到東總布胡同找到我,希望我給羅征啟轉一封信。另外,我的岳父李昌曾經是哈工大的老校長,也許能說得上話。老羅很明確地給哈工大回了話:孫同學已經為文革中的問題承擔了罪責,他本人也是受害者,不應當再影響他今後的工作和學習。
   
   羅征啟處理歷史恩怨的態度受到胡耀邦的激賞,據說另有親筆批示。當時哈工大的領導有一位親戚也有造反派的案底,就順勢一起打包概括接受了他們的入學。這件事,改變了孫同學一家的命运。
   
   厄运:仗義直斥陳雲鄧小平
   
   第二件事我稱之為「仗義直言斥帝京」。這樣的壯舉,老羅平生幹過兩次。
   
   第一次,是「仗義直言斥陳雲」。但這件事情,不僅改變了老羅本人的命运,還改變了中國的命运。陳雲有個兒子,叫陳元,和我在清華是同屆校友。恢復高考後他回清華讀研,當時有一個到美國留學的名額,陳元想通過非正常程序得到,結果在清華引起了公憤。羅征啟非常善意地給陳雲寫了一封信,大意是文革後人心思定,對老幹部非常關注,希望他們嚴格要求自己的子女,不負眾望。
   
   但人們寄予厚望的老同志並沒有這樣的胸懷,而是勃然大怒。認定羅征啟「有自由化傾向」、「清華的團派是造反派,不能用;四一四也是造反派,也不可重用」。這不僅阻斷了老羅的仕途,也腰斬了許多清華人的仕途,據我所知,當時有一批人受到了影響。如果沒有這封信,也許,我們今天就會有一位「有自由化傾向」的總書記。陳元在清華也待不下去了,轉到社科院繼續讀研。老羅被冷藏了一段時間之後,被外放到深圳辦學,成為深圳大學的奠基人,先後擔任深圳大學的書記和校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