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张成觉文集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
·悬壶济世显爱心——美籍华裔心血管专家岑瀑啸纪略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香江“凡人”陈愉林——一位右派的传奇故事/张成觉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
·情人节不送花?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
·左转无非求名利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英伦演说胜奥运金牌
   
   周日读《徐树铮自书诗墨迹》,为此一民国时期“人中龙凤”所倾倒。近日港人对北京意图向学童实施“洗脑”说“不”,确属捍卫自由、人权之必需,借毛语言堪称“造反有理”!“北洋军阀”以往被完全否定,殊不知其中俊彦迭出,徐树铮即一例也。彼出使英伦演说中华文化,赢得满堂采声,岂不远胜奥运金牌?
   
   


   
   国民教育潜藏祸根
   
   徐文乃翰墨轩主许礼平兄手笔,娓娓道来要言不烦,学识文笔俱令人折服。其收藏之雅尤称罕有其匹。《陋室铭》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于徐固恰如其分,而礼平兄宁不庶几近之?否则焉能获徐氏后人亦无缘拥有之墨宝?倘“伟光正”国民教育奸计得逞,则非但徐氏墨宝之类湮灭,如许兄妙文将不复得见矣!
   
   
   7-31,19:27pm
   附:
   許禮平:徐樹錚自書詩墨迹
   
   
   忽焉滅沒
   八十多年前,徐樹錚在倫敦考察時,參觀了大文豪約翰遜( Samuel Johnson)時常到的老酒店,且在來賓簿上留言:「今既得坐先生之坐,而先生之書,尚不知何日能讀。且聞先生生時窮愁困苦,而歿後乃享此盛名。余今身為顯官,僕僕風塵,忽焉滅沒,不復知後此有人知我姓名與否,此又重可愧念者矣!」留言中所謂「忽焉滅沒」,真是一語成讖,約莫半年之後,徐氏被仇家「滅沒」了。
   生平禍端
   徐樹錚(1880-1925)字又錚,號鐵珊,江蘇蕭縣人。幼聰敏,有神童之譽。北洋皖系將領,段祺瑞心腹,有「小扇子」、「小諸葛」之稱。
   徐氏文武兼資、風流儒雅,交遊係柯劭忞、王樹柟、林琴南、馬通伯、姚永樸、永概輩,而目無餘子,又因有段倚重,跋扈樹敵。故其友人王揖唐曾予「謗滿天下,譽滿天下」之評。
   徐在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就讀時,曾看相,被批四十六歲有橫禍,回國後看相,結論一樣。終緣於一九一八年以煽動皖系軍隊罪名,擅殺馮玉祥舅父兼恩師陸建章而為禍階。(陸係袁世凱爪牙,主軍政執法處,殺人無算而不以法,最後死於徐手。)一九二五年末,馮玉祥藉徐樹錚出京,陰嗾部下張之江迎徐於廊坊而僇之,再急使陸承武趕至現場「認數」,通電稱替父陸建章報仇,令段祺瑞莫之奈何。
   英雄手段每非常
   武昌首義,六合鼎沸,北洋第六鎮統制吳祿貞擬在北方(石家莊)發難,吳係實力派,如果事成,切斷京漢線,直搗京師,那時天下又是另一種局面。而剛被清廷起用主持大局的袁世凱,偵知此計劃,即密電段祺瑞除掉吳祿貞。段則交「小諸葛」徐樹錚謀劃,徐以剛離開第六鎮,情況熟悉,在第六鎮內覓得合適人選,以吳祿貞心腹的馬隊管帶馬蕙田(步洲)做殺手,十一月十六日夜間實行狙殺,馬還把吳的首級割下領賞。徐樹錚除吳成功,袁世凱方可按計劃借清廷打革黨,借革黨壓清廷,而坐收漁人之利。
   非凡兩大事
   徐一生對國家民族最大貢獻兩事:
   一、辛亥鼎革間,兩軍爭持,正未知鹿死誰手。當此時,前敵四十二將領突然聯名通電主張共和,令清廷頓失依靠,促成協議退位。而這通電就是徐樹錚的手筆。
   二、一九一九年,受命為西北籌邊使兼西北邊防總司令任內,利用日本資助的軍備,運用策略,恩威並施,兵不血刃,讓蒙古在日本垂涎威脅之下,仍能自動撤消自治,回歸中國版圖。孫中山曾電賀徐「旬日間建此奇功」,又云「重見五族共和之盛,此宜舉國歡欣鼓舞者也」。因有此基礎,所以一九二二年一月徐氏到桂林晤孫中山,事後孫致蔣介石函,有謂「徐君此來,慰我數年渴望」之語。
   再扯遠一點,徐自桂回滬,與方樞(立之)言:在桂見了許多名滿天下的人物,但將來真正助孫中山成功的恐怕是蔣介石。後來蔣一度離孫回寧波老家,徐即函孫勸切不可放蔣走,同時函蔣勸千萬勿離孫,徐知人如此。
   詩人儒將
   徐樹錚亦詩人、亦儒將,「美人顏色千絲髮,大將功名萬馬蹄」,是他贈友詩中的一聯,其文采風流,顧盼自豪,句意比蘇曼殊的「壯士橫刀看草檄,美人挾瑟索題詩」,那意象還更概括和宏大呢。徐氏《視昔軒遺稿》有《兜香閣詩》、《碧夢盦詞》,不乏詩意旖旎婉約之作。
   徐氏縱橫捭闔、游刃軍政之餘,既擅詩文、復喜崑曲。一九二五年春受命為「考察歐美日本各國政治專使」考察到倫敦時,應邀到倫敦大學東方研究系,以「樂通於政」為題講演,洋洋數千言,甚麼黃鐘、大呂,古奧深澀,讓繙譯翁之熹(考察團秘書)頭痛不已。又嘗被邀至英國藝術最高學府皇家學院講演,題為〈中國古今音樂沿革〉,英譯宣讀,座中不乏內行老番,皆首肯不置,翌日《泰晤士報》載稱,徐專使作為中國軍人有此文學成就,不勝欽佩云云。
   書法知遇
   徐氏書法造詣甚高,其一生風雲際遇亦緣於書法。辛丑(1901)間徐氏到濟南投奔袁世凱不果,在旅店為人寫楹聯時,巧遇段祺瑞,段觀其字蒼勁有力,察其人氣宇軒昂,遂延攬為書記官,自此徐終生隨段。
   段徐的知遇確是非比尋常。現時評論政治人物,倘遇非我陣營,輒喜歡邊罵邊往卑鄙處猜想,所以數十年來,難有對段、徐關係說句大公的話。
   兩幅墨寶
   徐氏擅書名,但流傳卻極鮮,其女公子徐櫻嘗慨嘆:「我們後人手裏連片紙隻字都沒有」!筆者平素喜蒐集近百年來名家翰墨,有緣竟得徐樹錚法書兩幀,一為贈翯儕「內外如一」橫幅,一為自書詩立軸,其詩云:「一莖草見丈六身,一花一葉禮天人,泰山須彌要等視,堂坳浮舟何處尋。」見載徐樹錚《兜香閣集》第二卷,題為〈贈錢芥臣〉(錢芥塵一作錢芥臣),詩中前兩句用佛典,後兩句用莊子典,內容甚切芥塵,蘊含禪意。
   錢芥塵(1887-1969)者,浙江嘉興人,錢陳群七世孫,上海著名報人。錢氏南人北相,高大威猛,學識淵博,重義輕財,交遊極廣,與張學良為譜兄弟。錢芥塵解放後為老友邵力子推薦任上海文史館第一批館員,一九五五年潘漢年出事,錢也被逮入獄,邵老幫忙說項,終以三年牢獄作了。文革復再受屈,以八十四歲高齡辭世。著述《三到集》稿本被抄消失。
   百年身後
   徐樹錚生四子六女。三公子道鄰(1906-1973),留德博士,貴為蔣公侍從室紅人(蔣公或感激徐樹錚當年知遇,延攬道鄰入幕參與機要),抗戰勝利後嘗到法院、軍事委員會狀告張之江、馮玉祥殺父,終不果。道鄰女公子徐小虎係美術史家,有聲於時。
   徐樹錚長女徐櫻(1910-1993),適李方桂。八十年代自美回國為父修建墓園,孝思不匱。
(2012/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