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张成觉文集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英伦演说胜奥运金牌
   
   周日读《徐树铮自书诗墨迹》,为此一民国时期“人中龙凤”所倾倒。近日港人对北京意图向学童实施“洗脑”说“不”,确属捍卫自由、人权之必需,借毛语言堪称“造反有理”!“北洋军阀”以往被完全否定,殊不知其中俊彦迭出,徐树铮即一例也。彼出使英伦演说中华文化,赢得满堂采声,岂不远胜奥运金牌?
   
   


   
   国民教育潜藏祸根
   
   徐文乃翰墨轩主许礼平兄手笔,娓娓道来要言不烦,学识文笔俱令人折服。其收藏之雅尤称罕有其匹。《陋室铭》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于徐固恰如其分,而礼平兄宁不庶几近之?否则焉能获徐氏后人亦无缘拥有之墨宝?倘“伟光正”国民教育奸计得逞,则非但徐氏墨宝之类湮灭,如许兄妙文将不复得见矣!
   
   
   7-31,19:27pm
   附:
   許禮平:徐樹錚自書詩墨迹
   
   
   忽焉滅沒
   八十多年前,徐樹錚在倫敦考察時,參觀了大文豪約翰遜( Samuel Johnson)時常到的老酒店,且在來賓簿上留言:「今既得坐先生之坐,而先生之書,尚不知何日能讀。且聞先生生時窮愁困苦,而歿後乃享此盛名。余今身為顯官,僕僕風塵,忽焉滅沒,不復知後此有人知我姓名與否,此又重可愧念者矣!」留言中所謂「忽焉滅沒」,真是一語成讖,約莫半年之後,徐氏被仇家「滅沒」了。
   生平禍端
   徐樹錚(1880-1925)字又錚,號鐵珊,江蘇蕭縣人。幼聰敏,有神童之譽。北洋皖系將領,段祺瑞心腹,有「小扇子」、「小諸葛」之稱。
   徐氏文武兼資、風流儒雅,交遊係柯劭忞、王樹柟、林琴南、馬通伯、姚永樸、永概輩,而目無餘子,又因有段倚重,跋扈樹敵。故其友人王揖唐曾予「謗滿天下,譽滿天下」之評。
   徐在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就讀時,曾看相,被批四十六歲有橫禍,回國後看相,結論一樣。終緣於一九一八年以煽動皖系軍隊罪名,擅殺馮玉祥舅父兼恩師陸建章而為禍階。(陸係袁世凱爪牙,主軍政執法處,殺人無算而不以法,最後死於徐手。)一九二五年末,馮玉祥藉徐樹錚出京,陰嗾部下張之江迎徐於廊坊而僇之,再急使陸承武趕至現場「認數」,通電稱替父陸建章報仇,令段祺瑞莫之奈何。
   英雄手段每非常
   武昌首義,六合鼎沸,北洋第六鎮統制吳祿貞擬在北方(石家莊)發難,吳係實力派,如果事成,切斷京漢線,直搗京師,那時天下又是另一種局面。而剛被清廷起用主持大局的袁世凱,偵知此計劃,即密電段祺瑞除掉吳祿貞。段則交「小諸葛」徐樹錚謀劃,徐以剛離開第六鎮,情況熟悉,在第六鎮內覓得合適人選,以吳祿貞心腹的馬隊管帶馬蕙田(步洲)做殺手,十一月十六日夜間實行狙殺,馬還把吳的首級割下領賞。徐樹錚除吳成功,袁世凱方可按計劃借清廷打革黨,借革黨壓清廷,而坐收漁人之利。
   非凡兩大事
   徐一生對國家民族最大貢獻兩事:
   一、辛亥鼎革間,兩軍爭持,正未知鹿死誰手。當此時,前敵四十二將領突然聯名通電主張共和,令清廷頓失依靠,促成協議退位。而這通電就是徐樹錚的手筆。
   二、一九一九年,受命為西北籌邊使兼西北邊防總司令任內,利用日本資助的軍備,運用策略,恩威並施,兵不血刃,讓蒙古在日本垂涎威脅之下,仍能自動撤消自治,回歸中國版圖。孫中山曾電賀徐「旬日間建此奇功」,又云「重見五族共和之盛,此宜舉國歡欣鼓舞者也」。因有此基礎,所以一九二二年一月徐氏到桂林晤孫中山,事後孫致蔣介石函,有謂「徐君此來,慰我數年渴望」之語。
   再扯遠一點,徐自桂回滬,與方樞(立之)言:在桂見了許多名滿天下的人物,但將來真正助孫中山成功的恐怕是蔣介石。後來蔣一度離孫回寧波老家,徐即函孫勸切不可放蔣走,同時函蔣勸千萬勿離孫,徐知人如此。
   詩人儒將
   徐樹錚亦詩人、亦儒將,「美人顏色千絲髮,大將功名萬馬蹄」,是他贈友詩中的一聯,其文采風流,顧盼自豪,句意比蘇曼殊的「壯士橫刀看草檄,美人挾瑟索題詩」,那意象還更概括和宏大呢。徐氏《視昔軒遺稿》有《兜香閣詩》、《碧夢盦詞》,不乏詩意旖旎婉約之作。
   徐氏縱橫捭闔、游刃軍政之餘,既擅詩文、復喜崑曲。一九二五年春受命為「考察歐美日本各國政治專使」考察到倫敦時,應邀到倫敦大學東方研究系,以「樂通於政」為題講演,洋洋數千言,甚麼黃鐘、大呂,古奧深澀,讓繙譯翁之熹(考察團秘書)頭痛不已。又嘗被邀至英國藝術最高學府皇家學院講演,題為〈中國古今音樂沿革〉,英譯宣讀,座中不乏內行老番,皆首肯不置,翌日《泰晤士報》載稱,徐專使作為中國軍人有此文學成就,不勝欽佩云云。
   書法知遇
   徐氏書法造詣甚高,其一生風雲際遇亦緣於書法。辛丑(1901)間徐氏到濟南投奔袁世凱不果,在旅店為人寫楹聯時,巧遇段祺瑞,段觀其字蒼勁有力,察其人氣宇軒昂,遂延攬為書記官,自此徐終生隨段。
   段徐的知遇確是非比尋常。現時評論政治人物,倘遇非我陣營,輒喜歡邊罵邊往卑鄙處猜想,所以數十年來,難有對段、徐關係說句大公的話。
   兩幅墨寶
   徐氏擅書名,但流傳卻極鮮,其女公子徐櫻嘗慨嘆:「我們後人手裏連片紙隻字都沒有」!筆者平素喜蒐集近百年來名家翰墨,有緣竟得徐樹錚法書兩幀,一為贈翯儕「內外如一」橫幅,一為自書詩立軸,其詩云:「一莖草見丈六身,一花一葉禮天人,泰山須彌要等視,堂坳浮舟何處尋。」見載徐樹錚《兜香閣集》第二卷,題為〈贈錢芥臣〉(錢芥塵一作錢芥臣),詩中前兩句用佛典,後兩句用莊子典,內容甚切芥塵,蘊含禪意。
   錢芥塵(1887-1969)者,浙江嘉興人,錢陳群七世孫,上海著名報人。錢氏南人北相,高大威猛,學識淵博,重義輕財,交遊極廣,與張學良為譜兄弟。錢芥塵解放後為老友邵力子推薦任上海文史館第一批館員,一九五五年潘漢年出事,錢也被逮入獄,邵老幫忙說項,終以三年牢獄作了。文革復再受屈,以八十四歲高齡辭世。著述《三到集》稿本被抄消失。
   百年身後
   徐樹錚生四子六女。三公子道鄰(1906-1973),留德博士,貴為蔣公侍從室紅人(蔣公或感激徐樹錚當年知遇,延攬道鄰入幕參與機要),抗戰勝利後嘗到法院、軍事委員會狀告張之江、馮玉祥殺父,終不果。道鄰女公子徐小虎係美術史家,有聲於時。
   徐樹錚長女徐櫻(1910-1993),適李方桂。八十年代自美回國為父修建墓園,孝思不匱。
(2012/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