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曾节明文集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广东中山沙溪自六月二十五日爆发的民工骚乱竟然升级为数万人的暴乱,暴乱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中共广东当局调动了广州、珠海、佛山、深圳至少四市的武警,才把这次暴乱镇压下去。这这次暴乱堪称“文革”后广东规模最大的一次暴乱,它有力地宣告了中共顽固当权派头子胡锦涛“维稳”路线的失败——胡锦涛的拉萨经验“维稳”治国,是愈维愈不稳,正把中国推向多暴乱、大爆乱的火坑,现在广东暴乱刚压下去,四川的暴乱又起来了...等到量变引起质变“维稳”机器失控的时候,就是胡锦涛一伙人头落地之时,当然中国亦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中国老百姓将哀哭切齿。
     胡锦涛自以为红旗不倒在自己手里,就不会受清算,因此在香港一副阴狠猖狂有恃无恐的姿态,此次访港,先是调动装甲车大举入港,在香港土地上举行天安门式阅兵,十足耀武扬威的猖狂态,企图吓阻港人宪政民主诉求;继而竟向香港示威民众狂喷胡椒粉,赤裸裸地对香港人厉行大陆化“维稳”暴政,狠为邓小平、江泽民都不敢为之事,直把香港作拉萨——真是蛮横无耻,无以复加。我在此警告你胡锦涛:即使红旗不倒在你的手里,“维稳”路线被暴力颠覆之日,也是你人头落地之时,即使届时你有幸已死,你的家人也会人头落地!
     胡锦涛上台十年来,广东的“群体事件”数量已牢牢占据中国本土(西藏、新疆以外)各省榜首的位置。为什么广东的“群体事件”特别多发?因为广东的“群体性事件”有自身的特殊性和诱因:除了激增的本地官民冲突之外,还有激增的本省人与外地人的冲突,后者就是“群体事件”的广东特色。这也是近年来广东暴动特别多的原因。
     我的老乡李志友先生把广东“群体事件”多发归因于广东民风强悍、农村亲族凝聚力强,因此对暴政的反抗更为激烈。李志友显然没有看到许多暴乱的“广东特色”——地域群体冲突性质:广东的许多暴乱并不是民众单纯反抗中共官方暴政的暴乱,而是外地打工群体奋起反抗广东本地人压迫、欺辱的暴乱,由于介入“维稳”的中共广东当局,一边倒地偏袒当地肇事者,野蛮镇压外地务工者,从而将矛盾激化为外省人与广东官、民的敌对性对抗。
     在这类冲突中,广东的共产党政府和广东的老百姓结成同盟,共同迫害外地人,成为外省打工群体共同的敌人。广东的老百姓,虽然也备受当地共产党的官府欺压,但出于偏见和私心,欺压盘剥排斥歧视外地人普遍普遍成风,而且非常严重,熟谙广东的人都知道:广东人对外地人的歧视和欺压,与广东的地方主义一样全国闻名。因为这种极端的地方主义,广东老百姓支持当地共产党官府压迫和排斥外地人者大有人在。于是就出现了广东官、民不分青红皂白抓打外地人、而外地暴动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打砸当地人,官民均不放过的极端仇恨和对抗事态。我可以保证:现在四川农民工对广东人的仇恨,绝对要超过对日本人的仇恨。
     拿广东中山沙溪的“625”暴乱为例,事件的起因是一个传言:据说一个四川少年因为与广东当地少年发生冲突,被当地的联防队员打死了。为中共胡河蟹”维稳“辩护的古迷等人竭力嚷嚷:这个传言是假的。先不论这个传言的真实性,如果不是当地人对外地人长期以来的刁蛮欺压,早在外地人心中积郁了一肚子怒火的话,万千的川人,怎么会因为一个传言而怒火万丈、揭竿而起?可以想见,即使四川少年被打死的传闻是假,当地一定发生多起本地人欺宰外地人、本地人歧视、殴打外地务子女的事件。
     广东中山沙溪的“625”暴乱,虽则祸根在中国共产党“特色”的流氓专制统治,但又打上了鲜明的“广东特色”,不同地域的群体冲突性质。在这次事件当中,广东广东军警在处理当中把外地人“盲流”乱抓乱打,甚至不分青红皂白狂殴一切不会广东话的民众,连记者都不放过,那么,民风比广东人更为强悍的四川人,作为本能的反应,自然是把一切广东人当“牛鬼蛇神”横扫,无论官民。
     有人一边倒地谴责沙溪的“四川暴民”,却对中共广东官府的横暴恶毒、当地人的刁蛮贪鄙轻描淡写,这显然是不公正的。“四川暴民”对广东人胡乱打砸固然是罪错,但广东地方官府、当地人的罪错更大,没有天生的暴民,正是广东共产党官府对外省人的种种更重的制度性欺压,和当地人对“北佬”(广东、福建人对外地人的歧视性称呼)的歧视、排斥、欺宰,制造出越来越多的“四川暴民”、“湖南暴民”......
     某人还拿1992年的美国洛杉矶暴动,为中共“维稳”辩护。一个浅明的事实是:洛杉矶暴动后,美国法院改判了,现在美国对种族歧视的言行制裁很严;沙溪暴动后,中共广东官府可有改弦更张?万恶的联防队取消了吗?恶毒的暂住证制度取消了吗?
     某君并以中国“暴民”太多为由,竭力主张法治优于宪政民主,中国要先建立法治再说。问题是没有三权分立分权制衡,哪来司法独立?没有司法独立哪来法治。刘路单打一的“法治”目标,只能是韩非子、秦始皇的“法治”。
     徐水良对这次广东暴乱的见解基本正确,但徐某人以“族群冲突”定义类似沙溪事件,是用词不当。试问:“625”沙溪暴乱中冲突的两方——四川民众和广东当地官、民不都是汉族群体?因此用“族群冲突”不妥,用地域群体冲突更恰当。徐水良的缺陷是顽固坚持中共无神论价值观,并且乱打特务,曾先后把王炳章、刘晓波打成共特,还污蔑“茉莉花行动”是“中共阴谋”,在反对派阵营中造成了很大的混乱和负面影响。
     对“625”沙溪暴乱,徐水良还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忽视了广东人歧视外地人的刁恶民风。我曾经三次到广州,也去过深圳、珠海、东莞、江门等地,切身感到广东民风有很不好的一面:
     一是地域歧视特别强。一听你不会广东话,就很不友好,宰客、问路不理,或者故意乱指路,或者指路要收费。1998年我被单位派到广东采访,在深圳逗留期间,在一家报刊亭买《足球报》,店主一听我不会粤语,一块五的报纸竟要卖两块五。2002年我在广州时,曾有一天三次问路,都不受理睬的经历,其中一次是一位广州老汉,他象避瘟神一样冲我连连摆手而去。租住在广州巷子里,你不能吵当地人,否则联防队就会上门找麻烦;当地人制造噪音,外地人却难以投诉(与泰国对外国人的歧视很像)。
     2002年五月我租住在广州一处巷子里,晚上老广邻居(一开杂货店的业主)看电视声音放得很大,而五月的广州晚上闷热难耐,许多居民只关防盗网门,而敞开外面木门,所以特别扰人,只得起身到该业主防盗网门外,客客气气地请对方把声音调小点,房里一个女人以粤语问了一声,见是外地人,便不再理会,那男的更是嚣张,干脆和那女人就在沙发上调起情来,只当我不存在。打110,接警的小姐一听就转给邻近派出所,一个男警察一口凶巴巴的粤腔普通话质问我哪里来的、来干什么、办了暂住证没有...说着就挂了,再打110转到那里,那值班警察恼怒地说:再腌臢(粤语,啰嗦之意)就把我扣起来。
     二是非常的自私冷漠。你就是倒在哪家门前,也不要指望那家人会问你一声。社会公德普遍很差:坐公交如同打抢,鲜有人让座;私人养狗,外出遛狗经常不牵,狗吠成患;随意制造噪音更是见怪不怪。我有一次在广州小住,邻家大院住一个本地老头,他的两个孙子中午放学回家,就在我窗外踢足球,吵得我根本无法午休,好言向此老提意见,竟答曰:“这外面又不是你的地?球又没打在你门上?继续纵容其孙子中午吵闹。此老汉有做木工的嗜好,早上六点多钟就起来在院子里又锯又敲,周遭租住的外地人烦不胜烦,却不敢交涉,我前去理论,此老竟用粤语冲我破口大骂......
      2008年去国前,我走过中国许多地方,感觉没有哪里的民风象广东民风那样恶的(但我没去过福建,后来去过福建的李志友告诉我:福建的民风比广东民风还要刁恶)。
      与这种民风相对应的,是广东特色的暂住证制度和“联防队”组织。虽则暂住证制度广东以外的一些大城市也有,但没有象广东那样查得凶、逼得狠的,2003年,外省大学生孙志刚只不过来广州旅游,竟因为没有“暂住证”,就被广东当局“收容”后活活打死,这种事只有在广东才会发生。至于臭名昭著的“联防队”组织,则是具有广东“特色”的地域歧视+共产党专制暴政的双重恶性组织,以广东本地流氓地痞+市井无赖组成的“联防队”,是中共广东当局发明的法外的“执法队伍”,对外地人而言,这种制度性的流氓组织简直比黑社会还黑,因为黑社会多少还讲点义气。公安抓人还多少讲点程序,联防队抓人完全是想抓就抓,看不顺眼就抓,孙志刚就是被联防队抓走的。“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多少无辜的外地人及其子弟被“联防队”当作打死、关死、整死!
     2002年四月我去广州,刚住下就遭联防队查暂住证,很可能是当地人举报,幸亏房东在场,否则至少得在派出所关一夜。我的一位桂林老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在东莞逛街,恰逢“联防队”扫荡式查暂住证,被抓进派出所搜身,从头摸到脚,因身上没带够钱,在派出所内拷了一夜,任凭蚊虫叮咬,第二天才借警察的电话求得朋友的“认领”,其余和她一起被抓的人,好些继续拷在局子里,无人认领的关进收容所“劳改”。
     广东的“特色”暂住证制度和“联防队”组织,与广东的民风互为表里、相互依托,广东人对外地人强烈的地域歧视和刁恶的民风,使得广东的“特色”暂住证制度和“联防队”组织危害巨大、非常恶毒,而广东的“特色”暂住证制度和“联防队”组织,又纵容和加剧了广东人对外地人强烈的地域歧视和刁恶的民风,对地域劣根性起了撑扶的作用。
     对于广东频发的外地人反抗当地人暴动,徐水良过于强调中共专制暴政的诱因,却忽略了地域民风劣根性的刺激作用。事实上,此次中山沙溪暴乱,直接原因是当地官、民对外地人——四川务工者及其家属的共同欺压——而且是长期的共同欺压。这就不是单纯的专制暴政官逼民反事件了,广东地方当局尽管也压迫当地人,但是压迫外地人比压迫当地人更厉害和野蛮,而当地老百姓在劣根性的驱使下,也和中共地方当局一道欺压比他们更弱势的外地人,除维护一点既得利益外、更多的是为获取一种虚妄的优越感。
     同样是在中共专制统治下,同样是中国外来务工者中心之一,江浙的地域性群体冲突暴动就远不如广东频发,这是什么原因?原因就在于江浙地域文化和民风与广东有很大不同:广东老板恶待农民工在中国是出了名的;而江浙老板却以善于笼络民工出名。近年来广东受到民工荒的沉重打击,部分原因就是广东老板留不住人,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望浙江跑了。除了老板之外,江浙人的地域歧视性不如广东强,比起广东,江浙民风虚伪吝啬,却比较儒雅,当地官府也不像广东官府那样为“暂住证”狠加逼迫和盘剥,农民工自感江浙的气候和人文环境都比广东为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