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曾节明文集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因为毛共曾经大张旗鼓地批儒反儒,把儒家当作“四旧”来镇压,甚至连红朝奸相周恩来,都被当作党内“大儒”,受到不点名批判...加上“毛文革”满世界恶名昭彰,因此,对儒家持批判态度的人,就容易被上纲上线,以致于连刘晓波这样典型自由化分子,因为对儒家持批判态度,也被人扣上“党文化”的帽子,莫名其妙地归于毛共同类,尽管刘晓波的主要文章,都是揭批毛泽东的史论之作,尽管刘晓波揭毛批毛之深入全面,大陆鲜有出其右者。
     前不久,有“民运康生”之誉的徐水良,突然跳出来为儒家摇唇鼓舌,并以毛共反儒为由,一竹篙打翻一船人,把对儒家持批判态度的异议人士统统打成中共特务,或者“中共外围”;近年来,中共胡锦涛中央对内暴力“维稳”,对外大力输出“孔子学院”,企图以儒家糟粕愚弄海外华人、欺骗和统战西方政要,这引起了部分敏锐的民运异议人士警惕,促发其重新审视和批判儒家糟粕,徐康生竟然上纲上线地把这些良知人士重新审视和批判儒家糟粕的行为,称之为“转移反专制的大方向”。  徐康生对批儒人士的“扫荡”行为,是望民运理论上搅浑水,客观上为中共胡中央新法术愚民欺世(对外输出“软实力”)打掩护。除徐水良之外,法轮功也对儒家持全盘肯定的态度,他们向来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完美无瑕的,只是中共党文化这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他们甚至把宋朝棍棒教子的家暴事例,也归因于中共党文化。


     对儒家的这些态度,都是非常不利于在中国去除专制的。事实证明:那些认定儒家完美无缺的人,今天很容易上中共统治者的当。今天,蒋庆、陈明、康晓光、王达三、易中天、于丹等大批儒家信徒都是中共专制的帮凶;基督徒张国堂本来是一位很有水平的反专制者,因为迷信儒家,现在已堕落为专制的帮闲,其言论形同五毛;东海一枭虽然还能坚守反专制的原则,但他前一阵子对薄熙来新左强人政治的欣赏,也流露出其内心强烈的人治倾向。
     因此,我有必要在此厘清儒家和专制和关系,以及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只有树立对儒家的正确认识,才容易看清中共今天重树儒家的险恶用心。
     儒家自产生伊始,就打上了反自由的烙印。儒家创始人孔丘一当上鲁国的司寇,就杀害了自己讲学的竞争对手少正卯,少正卯何罪?为什么要杀少正卯?儒家的解释是:“诛杀少正卯,令巧言令色乱臣贼子惧”,也就是说:少正卯根本无罪,他之所以被杀是因为“巧言令色”;孔夫子完全是以言论杀人,比胡锦涛和周永康还厉害。孔子以言论诛杀少正卯竟然被儒家当作正面事迹,两千年来津津流传,因此,儒家反言论自由的色彩是鲜明的。
     由于孔子定调:“敬鬼神而远之”、“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没有超世俗的信仰,儒家的价值核心就是君主,儒家的终极价值就是忠君,如果君主无道怎么办?按照儒家的价值标准,皇帝再坏,也不能背叛,最多只能“死谏”——类似于自杀;儒家崇奉等级制度,强调下级要绝对忠于上级,等同于自我奴化和愚忠......
     儒家自产生之初,就与基督教很不一样:
     基督教有自身的组织、有自己的长老或者教皇作为权威首脑,基督教的领袖并不屈从于世俗君主,而是与世俗君主并立的社会权威,教皇、主教在精神上的权威甚至在国王、公爵之上。为什么基督教会分立于世俗权力发展?因为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基督亲自定下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的政教分立原则,且因为基督徒有着超世俗的天国信仰。
     儒家自产生之初,就是一个寻找世俗权力以求依附的团体,孔夫子周游列国,苦求做君主的婢女而不可得,儒家没有超越世俗的信仰,其信仰核心,就是君主,其终极价值就是施行儒道的君主。
     因此,儒家不可能象基督教那样制衡君主权力,正因为不能制衡君主权力,儒家社会不可能象欧洲基督教社会那样,自发地发展出宪政民主体制。这是儒家无助于宪政民主,反而对宪政民主的实现构成了一定障碍的根本原因。
     徐康生等人睁眼无视这个道理,一再强调儒家社会与宪政民主相容,并举日本、韩国、台湾为例。我实在告诉这些人:儒家社会与宪政民主相容,并不等于儒家对宪政民主的实现没有阻碍作用。“二战”前日本的天皇实权君宪制、“武士道精神”难道与儒家提倡的愚忠没有关系?日本、韩国、台湾的宪政民主体制是自发形成的吗?美国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现在的新加坡难道算宪政民主国家?李光耀的“亚洲价值观”难道与儒家没有关系?
     比起同样崇尚专制的法家,儒家更具“软实力”优势:法家仰仗严刑峻法、刀劈斧砍、六亲不认...容易引发反弹,而儒家讲究亲情、注重教化,比法家有人情味得多,更容易从心理上驯化被统治者,而从统治学的规律说,“治心”才是根本。
     综上所述,儒家这样有利于专制统治,专制统治者怎么会不喜欢呢?所以专制帝王选择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决不是派脑瓜的一时冲动,而是看中了儒家在百家之中,最具维护专制优势的特点。如果以为儒家是受人利用的无辜者那就大错了,两千多年来至今,儒家信徒们决不是被动地受利用,而是不断主动地向帝王献媚邀宠:大儒孙叔通首创人格自我矮化的三拜九叩君臣之礼,献给刘邦作为进身之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也是大儒董仲舒献给汉武帝的治国策。
     毛泽东等人受谭嗣同的影响,认为统治者“两千年来皆行秦政治”,异议人士中持这种看法者大有人在,因此,他们并以此把专制王朝祸国的责任,一股脑地推到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的法家身上。这种看法是片面的:秦朝以后,中国历代王朝在政体上基本沿袭了秦朝的中央集权治,但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基本上摈弃了秦始皇那一套,而逐渐走上了以儒家治国的道路。中央集权制就等于秦政治吗?试问:罗马帝国也是中央集权治,罗马帝国搞的是不是“秦政治”?
   
     既然儒家这样有利于专制,那为什么毛共当年非得兴师动众,将儒家斗得死去活来呢?这是因为毛共的统治不是一般的专制,而是专制中的专制第一号——共产极权。一般的专制,比如王朝专制,统治者只垄断公权力,而极权则控制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甚至连结婚,都要经过“组织批准”;在中国古代王朝中,满清专制中的“剃发易服”暴政,带有极权的性质,但清廷的专制,仍然远未达到全面控制社会生活的程度。
     共产极权必然要神化党、神化领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它必然要将社会中的现存权威统统打倒,在苏联和前东欧,各国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无一例外镇压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因为他们是欧洲社会的传统权威,这种传统权威妨碍了共产党及其领袖的自我神化;在中国,毛泽东一伙除了将基督教、天主教当作大敌之外,必然要打倒儒家砸烂孔子庙,因为有孔圣人这个“万世师表”在,毛泽东的“大救星”神像就树不起来,容留儒家这个传统道德权威,中国共产党至高无上的道德权威地位就树不起来。
     需要注意的是:毛泽东一伙虽然大批特批儒家,却从来不反儒家维护专制的糟粕之处,相反,毛共还嫌儒家的专制,不够坚决、不够彻底,什么父慈子孝、夫道妇德、“仁义礼智信”之类的,对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构成心理障碍,降低了专政的效率,所以“四人帮”干脆吹捧法家的严刑峻法杀人不眨眼,以法反儒,以秦始皇反对孔夫子。
     毛共反的都是儒家的精华,因为儒家提倡的孝道、亲情、家庭伦理观念、以及仁义礼智信等精华,对中共党徒杀人、放火、共产、阶级专政等邪教反人类犯罪构成心理障碍,只有打倒儒家才能培养出大批六亲不认、划清界限、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杀人不眨眼的党徒斗争工具,才能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那么,为什么今天中南海不仅不再批儒,反而偷偷摸摸提倡其儒家来呢?这是因“苏、东”变天、毛泽东的神坛早已倒塌、党的神话早已破灭、意识形态完全破产、又时值“茉莉花”的冲击...胡锦涛虽然扩建军警队伍拼命“维稳”,但中南海的主流都清楚:单靠暴力“维稳”断非长久之计,于是,中共政治集团就转到儒家身上来了。
     中共利用儒家保专制的迹象愈来愈明显:近年来“军队国家化”的呼声高涨,连军队内部都出现了情况,中南海惊恐万状却理屈词穷,遂急忙从历史垃圾堆里翻出儒家愚忠理念加以“反驳”——解放军报大力宣扬中华传统“武德”,以“武德”反对军队国家化。
     还有就是面对“普世价值”愈来愈强大的冲击,中南海根本没有站得住脚的理论与之分庭抗礼,唯一的办法就是高举儒家糟粕,煽动文化民族主义昏热——把儒家糟粕打扮成儒家本体,把儒家一家歪曲成中华传统,与“普世价值”论理不过,就伪装了中华民族利益的维护者,以谩骂代替说理,大骂“普世价值”是“文化霸权”、“西方阴谋”...我在此忍不住也要大骂几句:
     中南海的常委们,如果自由民主不是普世价值、只是“西方的”东西、不适合中国人...你们为什么要拼老命把自己的子女、儿孙望美国、西欧、澳洲送?难道你们子女、儿孙都不是中国人?我操你玛勒戈壁!
     中南海全面转向儒家是早晚的事,虽然胡锦涛还在狂喊:“决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并且撤走了习近平、李长春立在天安门广场的孔子像,但孔子像必然会在习近平上台后再抬出来。
     但有一点反对派必须注意:中共决不会真心转向儒家,它转向的是儒家的糟粕,比如对于孟子的民本思想,它就是讳莫如深、严行禁止的,就象满清严禁孔子的“华夷之辩”一样。
    中共重树儒家的目的是煽动文化民族主义昏热,以对抗“普世价值”的,延续其专制统治,对此,反对派人士应该高度警醒。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七月三十一日于炎夏纽约州
(2012/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