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曾节明文集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因为毛共曾经大张旗鼓地批儒反儒,把儒家当作“四旧”来镇压,甚至连红朝奸相周恩来,都被当作党内“大儒”,受到不点名批判...加上“毛文革”满世界恶名昭彰,因此,对儒家持批判态度的人,就容易被上纲上线,以致于连刘晓波这样典型自由化分子,因为对儒家持批判态度,也被人扣上“党文化”的帽子,莫名其妙地归于毛共同类,尽管刘晓波的主要文章,都是揭批毛泽东的史论之作,尽管刘晓波揭毛批毛之深入全面,大陆鲜有出其右者。
     前不久,有“民运康生”之誉的徐水良,突然跳出来为儒家摇唇鼓舌,并以毛共反儒为由,一竹篙打翻一船人,把对儒家持批判态度的异议人士统统打成中共特务,或者“中共外围”;近年来,中共胡锦涛中央对内暴力“维稳”,对外大力输出“孔子学院”,企图以儒家糟粕愚弄海外华人、欺骗和统战西方政要,这引起了部分敏锐的民运异议人士警惕,促发其重新审视和批判儒家糟粕,徐康生竟然上纲上线地把这些良知人士重新审视和批判儒家糟粕的行为,称之为“转移反专制的大方向”。  徐康生对批儒人士的“扫荡”行为,是望民运理论上搅浑水,客观上为中共胡中央新法术愚民欺世(对外输出“软实力”)打掩护。除徐水良之外,法轮功也对儒家持全盘肯定的态度,他们向来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完美无瑕的,只是中共党文化这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他们甚至把宋朝棍棒教子的家暴事例,也归因于中共党文化。


     对儒家的这些态度,都是非常不利于在中国去除专制的。事实证明:那些认定儒家完美无缺的人,今天很容易上中共统治者的当。今天,蒋庆、陈明、康晓光、王达三、易中天、于丹等大批儒家信徒都是中共专制的帮凶;基督徒张国堂本来是一位很有水平的反专制者,因为迷信儒家,现在已堕落为专制的帮闲,其言论形同五毛;东海一枭虽然还能坚守反专制的原则,但他前一阵子对薄熙来新左强人政治的欣赏,也流露出其内心强烈的人治倾向。
     因此,我有必要在此厘清儒家和专制和关系,以及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只有树立对儒家的正确认识,才容易看清中共今天重树儒家的险恶用心。
     儒家自产生伊始,就打上了反自由的烙印。儒家创始人孔丘一当上鲁国的司寇,就杀害了自己讲学的竞争对手少正卯,少正卯何罪?为什么要杀少正卯?儒家的解释是:“诛杀少正卯,令巧言令色乱臣贼子惧”,也就是说:少正卯根本无罪,他之所以被杀是因为“巧言令色”;孔夫子完全是以言论杀人,比胡锦涛和周永康还厉害。孔子以言论诛杀少正卯竟然被儒家当作正面事迹,两千年来津津流传,因此,儒家反言论自由的色彩是鲜明的。
     由于孔子定调:“敬鬼神而远之”、“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没有超世俗的信仰,儒家的价值核心就是君主,儒家的终极价值就是忠君,如果君主无道怎么办?按照儒家的价值标准,皇帝再坏,也不能背叛,最多只能“死谏”——类似于自杀;儒家崇奉等级制度,强调下级要绝对忠于上级,等同于自我奴化和愚忠......
     儒家自产生之初,就与基督教很不一样:
     基督教有自身的组织、有自己的长老或者教皇作为权威首脑,基督教的领袖并不屈从于世俗君主,而是与世俗君主并立的社会权威,教皇、主教在精神上的权威甚至在国王、公爵之上。为什么基督教会分立于世俗权力发展?因为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基督亲自定下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的政教分立原则,且因为基督徒有着超世俗的天国信仰。
     儒家自产生之初,就是一个寻找世俗权力以求依附的团体,孔夫子周游列国,苦求做君主的婢女而不可得,儒家没有超越世俗的信仰,其信仰核心,就是君主,其终极价值就是施行儒道的君主。
     因此,儒家不可能象基督教那样制衡君主权力,正因为不能制衡君主权力,儒家社会不可能象欧洲基督教社会那样,自发地发展出宪政民主体制。这是儒家无助于宪政民主,反而对宪政民主的实现构成了一定障碍的根本原因。
     徐康生等人睁眼无视这个道理,一再强调儒家社会与宪政民主相容,并举日本、韩国、台湾为例。我实在告诉这些人:儒家社会与宪政民主相容,并不等于儒家对宪政民主的实现没有阻碍作用。“二战”前日本的天皇实权君宪制、“武士道精神”难道与儒家提倡的愚忠没有关系?日本、韩国、台湾的宪政民主体制是自发形成的吗?美国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现在的新加坡难道算宪政民主国家?李光耀的“亚洲价值观”难道与儒家没有关系?
     比起同样崇尚专制的法家,儒家更具“软实力”优势:法家仰仗严刑峻法、刀劈斧砍、六亲不认...容易引发反弹,而儒家讲究亲情、注重教化,比法家有人情味得多,更容易从心理上驯化被统治者,而从统治学的规律说,“治心”才是根本。
     综上所述,儒家这样有利于专制统治,专制统治者怎么会不喜欢呢?所以专制帝王选择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决不是派脑瓜的一时冲动,而是看中了儒家在百家之中,最具维护专制优势的特点。如果以为儒家是受人利用的无辜者那就大错了,两千多年来至今,儒家信徒们决不是被动地受利用,而是不断主动地向帝王献媚邀宠:大儒孙叔通首创人格自我矮化的三拜九叩君臣之礼,献给刘邦作为进身之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也是大儒董仲舒献给汉武帝的治国策。
     毛泽东等人受谭嗣同的影响,认为统治者“两千年来皆行秦政治”,异议人士中持这种看法者大有人在,因此,他们并以此把专制王朝祸国的责任,一股脑地推到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的法家身上。这种看法是片面的:秦朝以后,中国历代王朝在政体上基本沿袭了秦朝的中央集权治,但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基本上摈弃了秦始皇那一套,而逐渐走上了以儒家治国的道路。中央集权制就等于秦政治吗?试问:罗马帝国也是中央集权治,罗马帝国搞的是不是“秦政治”?
   
     既然儒家这样有利于专制,那为什么毛共当年非得兴师动众,将儒家斗得死去活来呢?这是因为毛共的统治不是一般的专制,而是专制中的专制第一号——共产极权。一般的专制,比如王朝专制,统治者只垄断公权力,而极权则控制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甚至连结婚,都要经过“组织批准”;在中国古代王朝中,满清专制中的“剃发易服”暴政,带有极权的性质,但清廷的专制,仍然远未达到全面控制社会生活的程度。
     共产极权必然要神化党、神化领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它必然要将社会中的现存权威统统打倒,在苏联和前东欧,各国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无一例外镇压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因为他们是欧洲社会的传统权威,这种传统权威妨碍了共产党及其领袖的自我神化;在中国,毛泽东一伙除了将基督教、天主教当作大敌之外,必然要打倒儒家砸烂孔子庙,因为有孔圣人这个“万世师表”在,毛泽东的“大救星”神像就树不起来,容留儒家这个传统道德权威,中国共产党至高无上的道德权威地位就树不起来。
     需要注意的是:毛泽东一伙虽然大批特批儒家,却从来不反儒家维护专制的糟粕之处,相反,毛共还嫌儒家的专制,不够坚决、不够彻底,什么父慈子孝、夫道妇德、“仁义礼智信”之类的,对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构成心理障碍,降低了专政的效率,所以“四人帮”干脆吹捧法家的严刑峻法杀人不眨眼,以法反儒,以秦始皇反对孔夫子。
     毛共反的都是儒家的精华,因为儒家提倡的孝道、亲情、家庭伦理观念、以及仁义礼智信等精华,对中共党徒杀人、放火、共产、阶级专政等邪教反人类犯罪构成心理障碍,只有打倒儒家才能培养出大批六亲不认、划清界限、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杀人不眨眼的党徒斗争工具,才能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那么,为什么今天中南海不仅不再批儒,反而偷偷摸摸提倡其儒家来呢?这是因“苏、东”变天、毛泽东的神坛早已倒塌、党的神话早已破灭、意识形态完全破产、又时值“茉莉花”的冲击...胡锦涛虽然扩建军警队伍拼命“维稳”,但中南海的主流都清楚:单靠暴力“维稳”断非长久之计,于是,中共政治集团就转到儒家身上来了。
     中共利用儒家保专制的迹象愈来愈明显:近年来“军队国家化”的呼声高涨,连军队内部都出现了情况,中南海惊恐万状却理屈词穷,遂急忙从历史垃圾堆里翻出儒家愚忠理念加以“反驳”——解放军报大力宣扬中华传统“武德”,以“武德”反对军队国家化。
     还有就是面对“普世价值”愈来愈强大的冲击,中南海根本没有站得住脚的理论与之分庭抗礼,唯一的办法就是高举儒家糟粕,煽动文化民族主义昏热——把儒家糟粕打扮成儒家本体,把儒家一家歪曲成中华传统,与“普世价值”论理不过,就伪装了中华民族利益的维护者,以谩骂代替说理,大骂“普世价值”是“文化霸权”、“西方阴谋”...我在此忍不住也要大骂几句:
     中南海的常委们,如果自由民主不是普世价值、只是“西方的”东西、不适合中国人...你们为什么要拼老命把自己的子女、儿孙望美国、西欧、澳洲送?难道你们子女、儿孙都不是中国人?我操你玛勒戈壁!
     中南海全面转向儒家是早晚的事,虽然胡锦涛还在狂喊:“决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并且撤走了习近平、李长春立在天安门广场的孔子像,但孔子像必然会在习近平上台后再抬出来。
     但有一点反对派必须注意:中共决不会真心转向儒家,它转向的是儒家的糟粕,比如对于孟子的民本思想,它就是讳莫如深、严行禁止的,就象满清严禁孔子的“华夷之辩”一样。
    中共重树儒家的目的是煽动文化民族主义昏热,以对抗“普世价值”的,延续其专制统治,对此,反对派人士应该高度警醒。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七月三十一日于炎夏纽约州
(2012/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