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曾节明文集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最近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突然无事调离贵州,“另有任用”,而多维、明镜等多家海外亲共媒体放出栗战书将取代令计划,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小道消息”。这个消息应该是真实的,因为多维、明镜等媒体此前放出的“小道消息”几乎都被事实验证,多维等媒体有中南海派系背景,其内幕信息渠道的优势是其他中文媒体难以比拟的。
     如果此消息属实,这就是中共高层争权夺利的一个重大的变故,令计划的失势,表明胡锦涛失去了对“十八大”的主导权,胡某人企图效法江泽民赖住军委主席不退的努力,遭遇了重大挫折。  栗战书与胡锦涛关系不深,而与习近平的关系亲密,栗战书将取代令计划,不仅表明江泽民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地位进一步巩固,而且反映习提前迈出了接班的步伐,而胡锦涛的大内总管,已换成了新皇帝的人,这显然是胡正日同志行将“裸退”的强烈信号。如果胡锦涛恋栈在望,令计划决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为人取代。谁掌权都要用自己信赖的人,尤其是在关键位置上,即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权力运作的规律,在美国搞政治也概莫能外,新总统上任,国务卿几乎都得换人。“中办主任”是何等要职?该职虽然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实际权力却超越总书记以外的其他常委,因为党国军机大事都要经过中办主任之手,加上在红朝皇帝身边工作,有“枕边风”优势,因此谁当上中办主任,等于做了半个总书记。中办主任的角色,就好比慈禧身边的李莲英,照满清官制,李莲英七品都算不上,但一品大员李鸿章、张之洞还不是得对李公公唯唯诺诺、行贿巴结?
     退而不休的重要人事安排之一,就是安插亲信担任中办主任,江泽民十年前赖住军委主席不退的同时,是望中办主任位置上安置了亲信王刚、望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的位置上安置了亲信贾廷安,王刚和贾廷安都任职至2007年,贾廷安现在还是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副部长、军衔升至上将,监视李继耐。邓小平没有安插亲信担任中办主任,是因为邓小平权威远比江泽民为高,用不着安插中办主任,但邓小平生前仍然安插心腹杨德中担任中央警卫局局长,令江泽民长期战战兢兢。


     栗战书取代令计划的消息传出后,胡共五毛和一贯亲胡挺的胡法轮功出乎意外地不再嚷“江系造谣”,而是大肆渲染胡锦涛撤换令计划是“挥泪斩马谡”,是铁面无私、不徇私情,“大义灭亲”地赶走了腐化堕落爆出“法拉利车震事件”,且与周永康勾结的心腹总管令计划。稍有头脑的都知道:这哪是什么“铁面无私、不徇私情”,这分明是迫于无奈地丢车保帅之举。
     翻翻老皇历,胡锦涛是“铁面无私、不徇私情”的人吗?从来都不是。胡团派干将李克强政绩平庸,从河南到辽宁,走到哪里都重大事故不断,还不是在胡锦涛的扶持下节节走高,终于蹿升至常委,后来李克强流露出一点执政的人性化倾向,胡正日同志却立即变了脸,转而大力扶持团派边疆杀人犯团伙胡春华、郭金龙、张庆黎、王乐泉上位。
     杀人放火仅次于胡锦涛的“西藏王”张庆黎,名副其实的西藏屠夫第二,二十一世纪以文革式的语言当着外国记者的面大骂达赖喇嘛是“披着狼皮的羊”,把红朝的国际脸面都丢尽了,反被胡正日同志提拔到直隶总督大位上。
     胡春华不仅平庸,而且到哪里都贪暴枉法,任职直隶总督期间放纵三鹿毒奶粉制售、压制毒奶粉报道、而且丧心病狂地镇压在三聚氰胺人祸中痛失独生子女的维权父母,调到内蒙也是暴政弥彰,频频激起民变...还不是被胡锦涛拼力死保,甚至企图隔代指定为习近平的接班人?
    令计划是胡锦涛八十年代初出道不久就结交的共青团铁杆哥们,其僵硬左倾精细阴毒,与胡同志臭味相投,以致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稍有脑的都知道,令计划一度勾结周永康,并非因为变节,乃是因为“法拉利车震门”事件被周永康抓住把柄,而不得不妥协,治国无能而抓权有术的胡锦涛,如果真想上演“大义灭亲”作秀,也会在恋栈成功之后,而不会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即使胡锦涛真想这时候换中办主任,他也会选择胡春华,而决不会选择素未平生的栗战书。
     那么,胡皇太监总管令计划突然失势的原因何在?我以为:还是“法拉利车震门”事件发酵的后果。我在三个月前就判断“法拉利车震门”对中南海的冲击将比“薄王事件”还大(详见拙作《“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法拉利车震门”事件后,令计划被迫与周永康合作,在十八大前开黑会搞小圈子“预选”,这些严重违反党纪的行为必然被江泽民势力抓作把柄,迫使胡锦涛不得不作断臂之举丢弃令计划。江泽民搞掉令计划,不仅报了胡锦涛打倒陈良宇一箭之仇,而且令胡锦涛连任军委主席企图大受挫折。
     薄熙来倒台四个多月了,到现在才以刑事罪名孤立起诉薄谷开来,这说明倒薄运动遭遇了重大困难;原定七月份结束的北戴河会议现在还开不了,胡锦涛掌控的党宣媒体甚至以文革式的语言,喊出“保卫十八大”,都说明胡锦涛主导“十八大”的企图,遭遇了严重的障碍。
     胡锦涛势力现在不仅遭到江泽民的强力制衡、而且遭逢左右齐反的困境,薄熙来的倒台虽然给胡锦涛带来了扩权的机会,但也引发中共顽固派(崇毛派)阵营分裂,胡锦涛不仅为右派声讨,也成了左派的敌人。胡锦涛近年三月十九日发动未遂兵变,企图一举铲除周永康、排挤江系势力,建立自己的新独裁,但兵变的半途而废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和意图,刺激了政敌加强戒备、抓紧反扑。江泽民一个警告电话就吓得胡锦涛撤走了军队,反映出江泽民在军中势力的强大,而胡锦涛只能控制北京军区,胡锦涛非常惧怕逼急了江泽民在上海另立中央。
     但是,胡锦涛也不是省油的灯,此人虽是治国白痴,却是抓权的专家,胡团派十年来通过“地方包围中央”的苦心经营,也形成了相当的势力。双方必然谁也吃不掉谁。“十八”大即使胡锦涛“裸退”,其退位后一定程度的干政在所难免。
     当年江泽民的处境比胡锦涛还要艰难、还要狼狈,但江泽民幸运地熬得邓小平自己任上病死,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婆;胡锦涛苦熬十年,望眼欲穿地盼江泽民病死,但江泽民每次病危都“死去活来”,这不能不说是天意,胡锦涛只能叹自己没有做慈禧的命。可以预见的是:“十八大”后,中南海将形成江、胡两大“太上皇”势力对峙+常委会寡头共治的多头专制局面。这种奇特的专制权力结构,在全世界绝无仅有,恐怕在世界专制独裁史中都绝无仅有。
     这是一种谁都无法个人说了算的集体专制。邓小平死后,中共再无一言九鼎的政治强人。江太上虽然说话比胡锦涛更有分量,也无法个人说了算。江泽民叫停胡锦涛过分“国进民退”、扭转胡记一边倒反美挺朝鲜错误外交路线、吓退胡锦涛清洗党内异己之兵变,等等这些都成功了,但老江邀请戈尔巴乔夫访华主张就遭胡锦涛抵制、江泽民(同时通过温家宝)要求平反“六四”笼络民心的建议,胡锦涛至今拖着不办。
     这种没有政治强人、并杜绝政治强人(薄熙来的倒台反映了这点)的多头集体专制,要比政治强人的独裁更无可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是现今中共国和蒋经国台湾的不同之处,因为自上而下的政治体制改革,也需要个人独裁的权威。
     而且,无论是从主观动机和体制能动性两方面来说,现今的中共国都不可能重现八十年代那种主动变革。
     胡锦涛昔年刚上台时,反对派一片热望憧憬,但胡锦涛十年来的更丑恶执政,令其比江泽民更无可塑性的真面目逐渐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那么,众寡头中最有势力的江泽民是否还有指望呢?
     从照片上都能看出:胡锦涛与李光耀格格不入,而与金正日心心相惜;江泽民则相反。与毛共脑残胡锦涛不一样,江泽民是伪共产党员。完全抱着投机目的入党的江泽民,出身汪精卫政权高官世家,受过完善的“旧社会”教育,浑身都是上海滩买办习气,其内心对共产党早就无忠诚可言。与李光耀心心相惜的江泽民,心仪新加坡模式久矣,巴不得早点改旗易帜,摇身变为“自由中国”的“资政”,名正言顺地大权贵资本主义,顺便甩脱法轮功的追究——因为袁世凯、叶利钦式的胜利者是不受追究的,受追究者永远是垮台者和末代皇帝,江泽民心里清楚得很。
     但江泽民也不会真心接受宪政民主。江泽民嘴上虽然唱“五个全要搞”、“平反六四不要再拖了”,但决不会接受财产公布、普选制、高度新闻自由等“美国那一套”,众寡头中即使开明如温家宝、李克强者也不会接受宪政民主,为什么?因为如今的中共当权派集团不仅是特权集团,也是一个与市场紧密结合,并且垄断着市场的利益集团,这是中共国与前苏联和前东欧的重大区别。
     因此,现今的中国共产党,与其说是一个政党,不如说是一个披着共产党画皮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这样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存在,使得中共国无可能发生象前匈牙利、前苏联那样的自上而下变革。
     由于没有邓式经济“改革开放”,前苏联、前东欧国家的共产党高官的既得利益还停留在特权待遇上,现今中共当权派集团不仅据有高高在上的特权待遇,而且坐享垄断市场的既得利益,这是一种远为巨大的既得利益,而这种巨大的既得利益,完全由毛共所缔造的、沿用至今极权专制的政治制度支撑和保驾护航,所以前苏联、前东欧国家的共产党高官尚有“改天换地”的冲动,以“走资”的方式将手中特权资本化,而邓小平开启的“挂羊头卖狗肉”式“改革开放”,却开创了一种邪恶的新模式:使得共产党高官不用抛弃共产党一党专制,也可以充分将特权资本化,而且在这种不受监督的模式中,贪腐欲望获得最充分、最安全的满足,这种以权谋私的便利,远比资本主义国家的官僚来得爽。因此,现今(后邓时期)的中共官僚集团,尤其是中高层官僚,不仅没有政改的愿望,反而无比顽固地抗拒政改,死心塌地地维护现行体制。这是与当年苏联、东欧很不同的地方。  
     而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中国,与共产专制瓦解前的苏联、东欧颇为相似:八九民运期间,不仅众多的学生和市民渴望自由民主,连许多党、政干部都走上了街头声援民主运动,共产党政权一时间真的摇摇欲坠...但随着邓小平“南巡”全面开启权贵私有化闸门,中共官僚集团的主流迅速异变为宪政民主的死敌。自此,中共国再无可能产生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再无可能出现赵紫阳时期的那种变革倾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