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居美遇抢记]
曾节明文集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居美遇抢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居美遇抢记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七月二十七日是法国“热月政变”颠覆屠夫罗伯斯庇尔统治纪念日,是法国人的幸运日,这天于我却很有几分灰色——在这天上午,我移居美国以来首次遭遇抢劫。
     上午十一点半左右,公司让我送一单货到W Newell ave的1214号,但我在电脑地图和GPS上均查不到这个地址,只得安货单上的号码打电话,一个成熟女人以浓厚的黑人腔英语说:不是1214号,而是132号。那地方在Southside,是黑人区。十五分钟后,我驱车抵达那家house外,只见一大一小两个黑人少年坐在门口,house大门紧闭,大点那个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干瘦,高颧小头,一脸的邪气,小那个十一二岁的样子,长头尖脸,满头短短的小卷发,形成天然的条状花纹。132号house对街是一所小学,坚固紧凑,连体堡垒式构造,典型的纽约州中小学构造,北纬四十三度七月正午燥热的阳光,烦躁懒散地遍洒下来,街上车和人稀少。


     那个高颧小头的黑人认出了我的身份,坐着接连向我打手势,示意货是他的,我感受到他脸上的邪气,不放心,就坐在车内拨货单上的电话,熟料这次怎么拨都没人接。只得打开车门步出车外,并取出那四件套包裹,暂时置之车顶。那个高颧小头的黑人站起来说:“五十元,你有零钱找吗?”我才说个“Sure”,那家伙自顾自地说:她母亲正在house里准备零钱,很快就下来。这样最好,省去假钞的风险,我自忖道。
     “嗨,你在这所学校吗?”我指着对街的学校问那个小的。
      “不,我已经读高中了,对面街是一所小学。”
      我感到奇怪:这么小年纪怎么读高中呢?
      等了三分钟了,并不见那个“母亲”出来,我愈发奇怪,就低头再拨货单上的电话,正拨间,突然听到身后有动劲,猛回头,只见那个小黑忽地抢了车顶上的包裹就跑,这家伙不知什么摸到了我的身后,车的另一侧。“STOP!”我大步猛追出去,那个大黑也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喊着小黑的名字,我刚开始还以为他要纠正他弟的恶作剧,随即很快反映过来:他俩是双簧,这是抢劫!我拼力猛追,怎奈力不从心,这两个家伙有着黑人常见的特长——跑得比非洲鸵鸟还快,很快就望路口左侧方向逃得踪影不见。
     这才想起了打911,男接警员问了案发地址,叫我不要离开,接着在电话里询问犯案人特征,我两次向接警员表示:我怀疑132号house主人是主谋,但均遭对方打断,他只对犯案人特征感兴趣。电话里谈了不到三分钟的功夫,两辆福特警车就来了,这时911的报警电话还没有挂断。接警员得知警察已到现场后,叫我配合现场的警察,随后才挂了电话。从车里出来一大一小两个白人男警察,穿着深蓝色的夏装警服,都不戴帽子,大个子警察有列宁般大秃头,但身材高大,象堡垒一样的厚实;小个子警察个头不高、留着黑色短发、象拉美裔白人。他俩叫我出示了身份证件后,要了我的个人电话和公司电话,小个子警察快速地连续提问,问题包括:
     几个人?当时在哪里——在house里还是外?怎么抢的?有没有武器?犯案人的性别?大概的年龄?着装?相貌特征?抢后向哪里跑?
     小个子警察掏出一个本子,仔细地做着笔录。谈话间,大秃头警察拿过我的货单琢磨,拨打货单上的号码——自然打不通,接着他敲开132号house的门,开门者是一个戴眼镜的黑人老太婆,双方叽里咕噜交流了一阵。我向大秃头说:
    “我怀疑这家户主与抢劫有关”
     “但是没有证据。那位黑人女士说她没有订货,她七十五岁了,我看她不象有此有关,看起来更象是别人利用了她的地址,来实施这次行动。”大秃头回答。
     我再一想,感觉这个秃头的推测更为合理。
     问话问得差不多了,我这才想起该给公司打个电话。“My God!”黑人女经理在电话里惊诧地说:“赶紧回来送下一趟,公司会处理这事。”刚打完这个电话,又来了三辆福特警车,下来三个警察,全都挂着大手枪、警棍和手铐,他们象搜寻什么东西地望w newell ave人行道西侧行进,显然是得了什么线索,进行搜寻。
     征求了现场警察同意后,我驱车回公司,离公司还有两分钟路程时,警察来电话,要我立即返回配合调查,后来经理也叫我回去,他们已经打了电话给经理,经理无可奈何。
     十分钟后,一个后到现场的白人女警察叫我上她的警车,去另一个地方指证什么东西。那女警二十出头样子,两只绿色的小眼睛看起来就象一只视力有残缺的猫。她让我坐在窗上镶有铁栏杆的后座,进去后才感觉福特警车很大很舒适,座驾的仪表盘上装置有笔记本式的警用电脑、GPS和配有麦克风的汽车卫星电话通讯系统,只是我坐的后座没有沙发,是工程塑料的硬座。
     五分钟就门抵达目的地,有三个黑人少年被警察带到挡风玻璃前七八米的地方,我想下去看,“不,你呆在车内。”女警察命令道,她让我指认谁是抢货的人。三个黑人都衣衫褴褛,中间那个光着上半身,大热天里穿一条脏兮兮的棉毛长裤...着他们,我不禁动了恻隐之心,难保他们不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呢、或者是饿发慌的弃儿呢?得个是个小黑胖子,显然不是当事人。我就说:左边那个黑胖子肯定不是,另外两个我不能确定。
     我被女警察送回来,这警车后座的门从里面打不来,需要女警察从外面打开。看起来我倒像是因抢劫被抓的嫌犯。
     回程中,不仅想起四年多前在中国老家的一次遇险和报警的经历:那是2007年十一月的一个早晨,我正在桂林市奇峰小筑七楼的家中,准备出门送儿子上幼儿园,忽闻敲门声,从防盗门猫眼一看:门外一个素不相识的瘦高个。一个东北口音声称:电信局座机话费下调,请开门办手续。我一听就知道是屁话:电信局这样的老爷企业就算破天荒话费下调,还会挨家挨户上门服务?因此厉声斥曰:
     “少来这一套,走走走。”
     熟料该兄见诈骗抢劫穿帮,恼羞成怒,砸门激将道:“操你妈了个B!老子今天偏不走,有种你开门!”从猫眼看去,可隐见该兄身上挂着长刀,罩在衬衣下。
     急忙打110,一等十多分钟,也不见警察来,倒是抢匪等得不耐烦了,挥拳砸门道别说:早晚收拾你!但这个阴险的家伙还耍了个调虎离山毒计,故作“下楼”声上到八楼杂物层伏了几分钟,不知什么时候终于悻悻而去,临走前还恨恨地在我的铁门上划了一把叉。
     二十多分钟后,两个全副武装的人民警察才姗姗来迟,草草问了一下事由,斥曰:“你怎么知道他走了?”遂令我在前面带路,上到八楼、又下到六楼...搜了一圈,我当时就决定得,我这样一个非武装分子打头阵,如果真的在楼道中撞见那个持刀的东北亡命徒,不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这就是人民警察破案的“群众路线”吗?
     自始自终,人民警察也没有详细询问和记录犯案者的特征,只在走前丢下一句:“下次再碰到这种事,你应该早点打电话。”
     弄得我哭笑不得。
   
   曾节明 记于2012年法国“热月政变”纪念日晚于纽约州家中
   
     
(2012/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