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曾节明文集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一提起反共,当今反对派阵营中有些人总觉得太偏激,就吐出口头禅说:“希特勒也反共”...仿佛反共与反专制全然无关,而是某种异端似的。有人甚至以不反共自我标榜,摆出“客观公正”的脸谱说:“我只反专制,不反共...”并时时说:美国也包容共产党......
     这些人完全脱离了当今中国的实际,也歪曲解读政治文明国家包容共产党的涵义。


     美国包容共产党是有前提条件的,前提就是共产党不搞颠覆性的暴动,美国共产党和西方国家的共产党早就放弃了马克思主张的阶级革命,而选择“议会斗争”的道路,一些国家的共产党,如意大利共产党,还从党章中去掉阶级专政的条款......因此,当今西方国家的共产党对宪政民主制度已经没有大的威胁,这就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容忍共产党的前提条件。
     如果今天美、法、意、日等国的共产党仍象“解放”前的中共那样,四处煽动农民暴动,并组建一党武装割据一方,你看西方国家还会不会容忍共产党?各国都必然会象蒋介石1937年前那样铁血剿共。“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恪守儒家诚信,承认中共“合法”地位,只能说明他对付共产党的愚蠢;1946年夏,马歇尔向蒋介石施压,逼迫国民政府与杀人犯汉奸割据势力毛共“停火”、“和解”,为之不惜以停止援助相威胁,这只能说明马歇尔在中国问题上的极端愚蠢。
     现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包容共产党,不等于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反共,只意味着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再镇压本国的共产党。如果共产党仍然在党章中坚持马克思阶级专政的目标、坚持阶级革命,以宪政民主原则组建的西方国家政府,当然反对这样的共产党。
     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血腥实践无可辩驳地证明:马克思主义是自由民主精神迄今为止最凶恶、最狡诈的敌人,所以一般情况下,真正的反专制者,不可能不反对马克思主义政党——共产党。在什么情况下,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呢?必要在共产党放弃了马克思阶级革命和阶级专政理念之后。在一个共产党国家,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的前提,必须是:
     一,当权的共产党主动放弃了马克思主义;
     二,共产党统治者自上而下主动变革,放弃专制。
     这种情况的经典例子有1989年的匈牙利、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联。1989年年初,匈牙利共产党宣布抛弃马克思主义,回归“匈牙利传统”,并大步实施政治民主化变革,匈牙利国家性质发生剧变...因此,当时的匈牙利,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事实上匈牙利民众也没有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匈牙利成为“苏东波”中最为“宁静革命”的一个国家。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大幅撤除新闻钳制和封锁,自1987年开始,实施“新思维”政治民主化运动:放弃马克思阶级专政、终止共产党在军队的活动、推行普选和竞选制度......因此,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时期的苏联,反专制也用不着反共,事实上,“八一九”事变之前,苏联民众并没有象八九年春夏之交的中国民众那样,涌上街头反戈尔巴乔夫的“官倒”,苏联民众愤怒上街反共,是因为以亚纳耶夫为首的苏共顽固派试图推翻戈尔巴乔夫,挽救共产党专政,顽固派的政变,反倒加速了苏共的灭亡。
     赵紫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与温家宝纯粹作秀忽悠不同,赵紫阳当时也确实在尽心尽力推动中国民主化,他心中还藏着“多党制”的蓝图——如果赵紫阳能够当权到邓小平死,中国必然早已变天。遗憾的是,赵紫阳受到太上皇邓小平的强力掣肘,而不能象苏联戈氏那样从心所欲地行动。尽管如此,在赵紫阳的努力下,1987年~1989年“六四”前,中共国政治环境空前的宽松、新闻舆论空前的自由,这都是过来人有目共睹的...那时候的中国,反专制也用不着强烈地反共。
     但是今天的中国,反专制能绕开反共的关口吗?先看看仍然当权的中共是什么东西吧:
     一,今天的中共统治集团,仍然高举马克思主义破旗,胡锦涛甚至把马、列、毛举得比邓小平、江泽民都高。但在经济上,中共部分地背弃了马克思社会主义,一定程度上容忍私人经济、承认私有财产、一定程度恢复市场经济...但是,中共统治集团把持的经济基础——公有制占主体未变、城乡土地公有制未变、土地所有权禁买卖未变、共产党蔑视私有财产,抢夺私有财产——强迫拆迁、强迫征地...的本性,统统未变!胡锦涛上台后,还以实践“科学发展观”为名,大搞“国进民退”。
     无视此种情况,正义党石磊(网名“迷魂阵”)胡说今天的中共已经“资本主义化”,歪曲污蔑反强拆的维权民众是抵制中国进步的马克思“社会主义”保守势力,不仅荒谬,而且非常恶毒。
     二,中共统治集团不仅毫无自上而下主动变革、放弃专制的迹象,反而大行倒退。胡锦涛上台十年来,指示管理社会学朝鲜、古巴,把自己当年高压统治西藏的“拉萨经验”推广至全国,疯狂封网禁言、疯狂扩编政治警察——“国保”系统,实行赤裸裸特务恐怖统治,对包括维权上访人士在内的一切不服从者当作“不稳定分子”,肆行下三滥的黑社会式监控、骚扰、绑架、关押和酷刑折磨...甚至施行“人间蒸发”,制造“被自杀”惨剧......现在不仅微博实名制、连买火车票、买菜刀(部分地区)都要“实名制”,其专制程度后毛时代空前,一夜回到文革前。现在胡锦涛一伙只恨当年邓、江走资过头,互联网、手机既得利益太大,不能象朝鲜那样断根式地禁掉。
     三,与前苏联、前东欧国家都不一样,现在的中共统治集团是一个与市场结合在一起的红色官僚资产阶级超法西斯怪魔,前苏联、前东欧国家官僚所没有的、巨大的市场既得利益,决定了他们比前苏联、前东欧国家官僚百倍顽固地反对一切变革。逃过了八九年民主化风潮的中南海黑帮,从反面汲取了“苏、东”变天的教训,形成了“谁真改革谁下台”的逆向淘汰新机制,从而杜绝了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人物的产生。因此,现今的中共,决不不可能再产生胡耀邦、赵紫阳类的领导人。
     这样一个颟顸、僵硬、倒退、邪恶的中共统治集团,不要说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大障碍,就连半个包公类的青天都阻塞着出不来,不搬掉这块死死塞住洞口的顽石,何以能见到洞外的光明世界?现在不搬掉中共这超级路障,不要说宪政民主,就连最低的开明专制都实现不了。
     综上所述,当今中国,反共根本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某君不反共而大谈“首先要实现法治”,不明白着是奢谈吗?就好比有人教导正一个饿的发慌、正急于翻垃圾箱找食物的乞丐说:为了健康,请不要吃垃圾食品,要吃新鲜蔬菜瓜果。这不是无聊吗?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于仲夏纽约州
     
      
     
(2012/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