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曾节明文集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一提起反共,当今反对派阵营中有些人总觉得太偏激,就吐出口头禅说:“希特勒也反共”...仿佛反共与反专制全然无关,而是某种异端似的。有人甚至以不反共自我标榜,摆出“客观公正”的脸谱说:“我只反专制,不反共...”并时时说:美国也包容共产党......
     这些人完全脱离了当今中国的实际,也歪曲解读政治文明国家包容共产党的涵义。


     美国包容共产党是有前提条件的,前提就是共产党不搞颠覆性的暴动,美国共产党和西方国家的共产党早就放弃了马克思主张的阶级革命,而选择“议会斗争”的道路,一些国家的共产党,如意大利共产党,还从党章中去掉阶级专政的条款......因此,当今西方国家的共产党对宪政民主制度已经没有大的威胁,这就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容忍共产党的前提条件。
     如果今天美、法、意、日等国的共产党仍象“解放”前的中共那样,四处煽动农民暴动,并组建一党武装割据一方,你看西方国家还会不会容忍共产党?各国都必然会象蒋介石1937年前那样铁血剿共。“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恪守儒家诚信,承认中共“合法”地位,只能说明他对付共产党的愚蠢;1946年夏,马歇尔向蒋介石施压,逼迫国民政府与杀人犯汉奸割据势力毛共“停火”、“和解”,为之不惜以停止援助相威胁,这只能说明马歇尔在中国问题上的极端愚蠢。
     现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包容共产党,不等于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反共,只意味着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再镇压本国的共产党。如果共产党仍然在党章中坚持马克思阶级专政的目标、坚持阶级革命,以宪政民主原则组建的西方国家政府,当然反对这样的共产党。
     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血腥实践无可辩驳地证明:马克思主义是自由民主精神迄今为止最凶恶、最狡诈的敌人,所以一般情况下,真正的反专制者,不可能不反对马克思主义政党——共产党。在什么情况下,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呢?必要在共产党放弃了马克思阶级革命和阶级专政理念之后。在一个共产党国家,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的前提,必须是:
     一,当权的共产党主动放弃了马克思主义;
     二,共产党统治者自上而下主动变革,放弃专制。
     这种情况的经典例子有1989年的匈牙利、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联。1989年年初,匈牙利共产党宣布抛弃马克思主义,回归“匈牙利传统”,并大步实施政治民主化变革,匈牙利国家性质发生剧变...因此,当时的匈牙利,反专制用不着反对共产党,事实上匈牙利民众也没有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匈牙利成为“苏东波”中最为“宁静革命”的一个国家。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大幅撤除新闻钳制和封锁,自1987年开始,实施“新思维”政治民主化运动:放弃马克思阶级专政、终止共产党在军队的活动、推行普选和竞选制度......因此,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时期的苏联,反专制也用不着反共,事实上,“八一九”事变之前,苏联民众并没有象八九年春夏之交的中国民众那样,涌上街头反戈尔巴乔夫的“官倒”,苏联民众愤怒上街反共,是因为以亚纳耶夫为首的苏共顽固派试图推翻戈尔巴乔夫,挽救共产党专政,顽固派的政变,反倒加速了苏共的灭亡。
     赵紫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与温家宝纯粹作秀忽悠不同,赵紫阳当时也确实在尽心尽力推动中国民主化,他心中还藏着“多党制”的蓝图——如果赵紫阳能够当权到邓小平死,中国必然早已变天。遗憾的是,赵紫阳受到太上皇邓小平的强力掣肘,而不能象苏联戈氏那样从心所欲地行动。尽管如此,在赵紫阳的努力下,1987年~1989年“六四”前,中共国政治环境空前的宽松、新闻舆论空前的自由,这都是过来人有目共睹的...那时候的中国,反专制也用不着强烈地反共。
     但是今天的中国,反专制能绕开反共的关口吗?先看看仍然当权的中共是什么东西吧:
     一,今天的中共统治集团,仍然高举马克思主义破旗,胡锦涛甚至把马、列、毛举得比邓小平、江泽民都高。但在经济上,中共部分地背弃了马克思社会主义,一定程度上容忍私人经济、承认私有财产、一定程度恢复市场经济...但是,中共统治集团把持的经济基础——公有制占主体未变、城乡土地公有制未变、土地所有权禁买卖未变、共产党蔑视私有财产,抢夺私有财产——强迫拆迁、强迫征地...的本性,统统未变!胡锦涛上台后,还以实践“科学发展观”为名,大搞“国进民退”。
     无视此种情况,正义党石磊(网名“迷魂阵”)胡说今天的中共已经“资本主义化”,歪曲污蔑反强拆的维权民众是抵制中国进步的马克思“社会主义”保守势力,不仅荒谬,而且非常恶毒。
     二,中共统治集团不仅毫无自上而下主动变革、放弃专制的迹象,反而大行倒退。胡锦涛上台十年来,指示管理社会学朝鲜、古巴,把自己当年高压统治西藏的“拉萨经验”推广至全国,疯狂封网禁言、疯狂扩编政治警察——“国保”系统,实行赤裸裸特务恐怖统治,对包括维权上访人士在内的一切不服从者当作“不稳定分子”,肆行下三滥的黑社会式监控、骚扰、绑架、关押和酷刑折磨...甚至施行“人间蒸发”,制造“被自杀”惨剧......现在不仅微博实名制、连买火车票、买菜刀(部分地区)都要“实名制”,其专制程度后毛时代空前,一夜回到文革前。现在胡锦涛一伙只恨当年邓、江走资过头,互联网、手机既得利益太大,不能象朝鲜那样断根式地禁掉。
     三,与前苏联、前东欧国家都不一样,现在的中共统治集团是一个与市场结合在一起的红色官僚资产阶级超法西斯怪魔,前苏联、前东欧国家官僚所没有的、巨大的市场既得利益,决定了他们比前苏联、前东欧国家官僚百倍顽固地反对一切变革。逃过了八九年民主化风潮的中南海黑帮,从反面汲取了“苏、东”变天的教训,形成了“谁真改革谁下台”的逆向淘汰新机制,从而杜绝了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人物的产生。因此,现今的中共,决不不可能再产生胡耀邦、赵紫阳类的领导人。
     这样一个颟顸、僵硬、倒退、邪恶的中共统治集团,不要说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大障碍,就连半个包公类的青天都阻塞着出不来,不搬掉这块死死塞住洞口的顽石,何以能见到洞外的光明世界?现在不搬掉中共这超级路障,不要说宪政民主,就连最低的开明专制都实现不了。
     综上所述,当今中国,反共根本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某君不反共而大谈“首先要实现法治”,不明白着是奢谈吗?就好比有人教导正一个饿的发慌、正急于翻垃圾箱找食物的乞丐说:为了健康,请不要吃垃圾食品,要吃新鲜蔬菜瓜果。这不是无聊吗?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于仲夏纽约州
     
      
     
(2012/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