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曾节明文集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去年三月,叙利亚民众在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反独裁“茉莉花”革命的鼓励下,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独裁游行示威,熟料面对和平抗议,叙利亚流氓独裁者小阿萨德竟使出胡锦涛“拉萨平暴”的手段,动用军警开枪,疯狂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素来信奉“以牙还牙”的叙利亚的穆斯林民众,可不像中国民众那样欺软怕硬、也不像藏族民众那样非暴力,遂奋起反抗,以暴抗暴,反对派组织反独裁抗暴游击队,与阿萨德的“维稳”部队展开了殊死的搏斗,前赴后继,越战越勇,一时间刺激得中国民运“扫荡派”徐康生、草常青等人兴奋高呼:阿萨德马上就要步卡扎菲的后尘了!
     怎料到小阿萨德竟深得邓小平、胡锦涛的真传,顶风而上,动用坦克炮、直升机火箭等重武器,将老百姓同反对派武装一起轰,“宁可枉杀千人,不可放走一个”,接连屠城,将霍姆斯、图拉、哈马等地杀得瓦砾成山、尸横遍野——用“三光政策”杀光你的群众基础,老子看你还打游击?大半年来,小巴沙尔超水准地实践了邓小平同志“不怕流血、不怕骂娘、不怕制裁”的三不怕杀人理论,简直比邓小平还象邓小平。因为超残暴不象中东独裁者,而更象东亚独裁者的小阿萨德反而刹住了速亡的趋势,卡扎菲倾覆半年了,此魔仍在负隅顽抗,国际正义力量竟一筹莫展。

     这是什么原因?小阿萨德陆空立体化重武器连续屠城,其残暴性比起卡扎菲出动空军轰炸游行队伍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什么国际社会反而奈他不何?
     这主要是因为国际社会的正义力量干预的力度大不相同。利比亚在国际正义力量——“北约”的势力范围内,“北约”抛开了联合国,直接对卡扎菲政权施以军事打击,“北约”高精武器的空袭,是卡扎菲一伙根本无法招架的,所以本来占据明显优势的卡扎菲政府军,很快就局势逆转,结果连卡扎菲本人逃亡的车队都被北约飞机一锅端。
     但叙利亚却不在“北约”管辖范围之内,且小阿萨德政府是俄罗斯在中东的两大盟友之一(另一大盟友是伊朗),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是俄罗斯在中东的唯一军事基地,叙利亚又是俄罗斯在中东武器销售的最大客户之一——至今还有四十多亿美元的交易未完成...由于牵涉到超级大国,处理叙利亚问题就不像处理利比亚问题那样简单,要处理叙问题,必须得先通过中立性国际组织,以做到“师出有名”。
     显然,这样中立性国际组织,除了阿盟,就是联合国了。错愕的是,在叙利亚问题上,联合国竟然比阿盟更窝囊、更无用。去年年底,阿盟介入叙利亚冲突,人家阿盟好歹还向阿萨德提出了停止镇压反对派、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实质性要求,切中了问题的要害,只不过阿盟既没有经济实力、也没有军事实力制服小巴沙尔政权——在俄、中等流氓国家的援助下,单靠阿盟制裁叙利亚流氓独裁政府,是不可能奏效的。而以安南为首的联合国代表团,在叙利亚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和稀泥、打圆场、和各打五十大板的伪公正作秀。
     今年三月,安南代表团怀揣着“叙利亚六点和平方案”,踌躇满志地飞到阿萨德的办公室,熟料四个月下来,阿萨德一伙的屠杀更为猛烈,现在叙利亚已经全面内战,联合国的调停作用连阿盟都不如,安南的脸上,不仅挨了阿萨德一记耳光,还被狠狠地啐了一口。安南的调停,徒然给了小阿萨德政权喘息和作秀欺骗国际社会的机会。
     在联合国位置上曾庸碌无能的安南,本想创建缔造和平奇功垂名青史,调停的惨败,不仅令安南的声望无存,也令联合国的威信扫地。
     为什么调停会输得这样惨?因为安南既不懂阿萨德政权、也不懂的叙利亚局势。试看安南的“六点方案”:
     一,开展叙利亚人主导的、各方包容的政治进程;
     二,各方停火,在联合国监督下切实停止武装暴力行为;
     三,立即实现每天两小时的人道主义停火,用以救治伤员;
     四,释放被任意羁押者;
     五,确保记者在叙全境的行动自由;
     六,保障民众和平示威的权利等。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安南的“六点建议”基本是与虎谋皮的屁话,比如第六点“保障民众和平示威的权利”,如果接受这一条,意味着叙利亚全国数百万人将立即涌上街头,将阿萨德政权将淹没于游行示威的海洋中,如是,小巴沙尔一伙将很快垮台。这一条等于是要阿萨德缴械投降,独裁者怎么会答应呢?如果小阿萨德一伙是那种能够容忍和平示威的人,叙利亚造就象突尼斯一样和平演变了,根本就不会有叙利亚危机。
     安南“六点”的第一点则是十足的弱智屁话,第一点说:“开展由叙利亚人主导的、各方包容的政治进程”。到底谁主导?谁能主导?如果由小阿萨德主导,能有“各方包容的政治进程”吗?由反对派主导吗,阿萨德一伙甘愿束手就擒?
     昏庸的安南,根本就没看到:
     一,小阿萨德政权是一个顽固抗拒宪政民主化的独裁流氓政权,小阿萨德镇压反对派的决心和意志力都远比突尼斯、埃及领导人顽固;
     二,掌握政权的是小阿萨德(巴沙尔)一伙,叙利亚反对派的造反具有武力抵抗暴政、颠覆暴政的正当性质,这不是普通的两国或两个武装集团的冲突,而是一国之内人民武装抗暴的正义斗争,叙利亚反对派不是恐怖势力,小阿萨德政府才是国家恐怖主义势力。因此不能各打五十大板地说“各方停火,在联合国监督下切实停止武装暴力行为”(第二条)。向和平抗议民众开枪的小阿萨德政府就象强闯民宅杀人后,遭到受害者家庭合力奋勇反抗的匪徒,小阿萨德一伙是杀人犯,而不是一般的执政者,叙利亚反对派就象遭受强闯谋杀、折了家庭成员的受害者家人,人家拿起武器造反,以求将小巴沙尔一伙绳之以法,仍是天经地义。
     依照“人民有权武力抗暴”的天赋人权,和平抗议遭开枪镇压后才武装起义的叙利亚反对派,其暴力反抗行为完全是正当和正义的:你用子弹回应呼吁,那我就用武器来呼吁。在正义远未伸张的情况下,安南要求叙利亚反对派与国家恐怖主义杀人犯阿萨德一伙“和解”,完全是混淆是非的和稀泥,这简直是对叙利亚民众人格的侮辱,要知道:叙利亚可没有盛产“柴玲”们的土壤。
     安南的“六点建议”根本就没有要求小阿萨德一伙下台的诉求,甚至连改造叙利亚现政权的诉求都没有,反对派接受这样的“六点”,等于放下武器任由小阿萨德一伙宰割——一旦反对派放下武器“和解”,仍然掌权的小阿萨德一伙即便不立即反攻倒算,也会在联合国监督团撤走后大举秋后算账,因此反对派怎么可能接受这六点呢?
     因为安南的愚蠢,所以联合国的叙利亚斡旋行动,完全被小阿萨德政权利用来欺骗国际社会、延缓国际正义力量对叙利亚流氓政权采取措施的时间表,以积蓄力量对叙利亚民众实施更残酷的屠杀。瞧着安南这样一个送上门来的“有用白痴”,小阿萨德当然是故伎重演,满口答应“六点方案”,就如去年忽悠阿盟一样,而且忽悠得比先前忽悠阿盟还轻松,但是转过背去,就加紧屠杀反对派,恰如当年爽快签署“双十协定”毛泽东,一回到延安就下令大举进攻国统区一样;而且,此兄把接下来违背“六点方案”的所有行为、把自己制造的屠民惨案,一股脑推到反对派“恐怖分子”和“外国势力”的头上,就象当年毛泽东一伙把自己违反“双十协定”、全面挑起内战的责任赖到蒋介石、国民党头上一样...明眼人不难发现:小阿萨德比中东几乎所有的流氓独裁者都更痞、更烂、更赖、更黑,此君实在深得中共政治流氓厚黑真传,恍若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延安窑洞飘到中东的幽灵。
     而安南的调停,其愚蠢堪比上世纪四十年代马歇尔对中国“内战”的调停,安南代表团三个月的“调停”,不仅浪费了联合国的巨额款项,更浪费了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制裁和打倒小巴沙尔杀人犯集团的宝贵时间。因为安南的调停,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国际社会正义力量无法对叙利亚流氓政权采取行动,巴沙尔乘此机会,大力向俄罗斯购买直升机、坦克、火箭、火炮等重武器,获得了喘息的时机,增强了屠杀叙利亚民众的能力。
     马歇尔当年的“调停”,让中共东北武装逃脱了灭顶之灾,毛泽东一伙由此转败为胜,获得了窃夺中国江山的本钱;安南的调停,徒然使北约等国际正义力量错失了及时介入的时机,并使叙利亚民众多付出了数万人死、伤的代价。正因为安南的“六点方案”客观上有利于小阿萨德政权苟延残喘,所以一再阻挠公正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俄罗斯和中共国,会举双手赞成安南代表团的斡旋行动。
     那么,安南应该怎样做呢?我以为安南本可以向小阿萨德提出更具操作性、且更具约束性的方案,如:叙利亚在联合国的主持下进行大选;由上万武装的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叙利亚,执行维和任务,监督叙利亚政府,保障停火。这样的方案会得到西方国家的普遍支持,但势必遭到俄罗斯和中共国的强烈反对,不可能在联合国得到通过。这样一来,就促使美国、欧盟等正义力量更快地绕过联合国,对叙利亚流氓政府采取实质性行动,减小叙利亚民众的伤亡,也能顺便把阻挠和平、支持屠杀的罪名牢牢地套在俄罗斯、中共国的头上。
     
     包括安南的斡旋在内,联合国解决叙利亚冲突的一再失败,也反映出联合国的深刻危机:六十多年来,特别是近二十年来,联合国安理会在解决国际重大人道危机山越来越形同虚设,使得联合国的威信不断下滑,这带来两种后果:
     一是专制流氓政权越来越不把联合国当回事,俄罗斯、中共国、伊朗等大、中流氓不把联合国当回事就罢了,现在连小流氓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也不把联合国当回事,小巴沙尔就象猫耍老鼠一样戏弄联合国特使安南,而超级小流氓朝鲜金家政权,更是从来就不买联合国的帐......这样下去,越来越多的不完善国家也会不把联合国当回事,因为联合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二是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国际正义力量越来越绕开联合国行事,因为联合国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成了解决问题的障碍。试想,“911”事件后,美国若把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问题提交联合国解决,能有什么结果?结果必是任何伸张正义的方案,均被中共国和俄罗斯以“不干涉内政”等堂皇理由,拒之门外。所以,小布什当年踢开联合国,以雷霆万钧之势进军阿富汗,不仅充满了阳刚之气,而且博得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鼎立声援,就连向来对美国行动吹毛求疵的法国舆论界都说打得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