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曾节明文集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去年三月,叙利亚民众在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反独裁“茉莉花”革命的鼓励下,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独裁游行示威,熟料面对和平抗议,叙利亚流氓独裁者小阿萨德竟使出胡锦涛“拉萨平暴”的手段,动用军警开枪,疯狂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素来信奉“以牙还牙”的叙利亚的穆斯林民众,可不像中国民众那样欺软怕硬、也不像藏族民众那样非暴力,遂奋起反抗,以暴抗暴,反对派组织反独裁抗暴游击队,与阿萨德的“维稳”部队展开了殊死的搏斗,前赴后继,越战越勇,一时间刺激得中国民运“扫荡派”徐康生、草常青等人兴奋高呼:阿萨德马上就要步卡扎菲的后尘了!
     怎料到小阿萨德竟深得邓小平、胡锦涛的真传,顶风而上,动用坦克炮、直升机火箭等重武器,将老百姓同反对派武装一起轰,“宁可枉杀千人,不可放走一个”,接连屠城,将霍姆斯、图拉、哈马等地杀得瓦砾成山、尸横遍野——用“三光政策”杀光你的群众基础,老子看你还打游击?大半年来,小巴沙尔超水准地实践了邓小平同志“不怕流血、不怕骂娘、不怕制裁”的三不怕杀人理论,简直比邓小平还象邓小平。因为超残暴不象中东独裁者,而更象东亚独裁者的小阿萨德反而刹住了速亡的趋势,卡扎菲倾覆半年了,此魔仍在负隅顽抗,国际正义力量竟一筹莫展。

     这是什么原因?小阿萨德陆空立体化重武器连续屠城,其残暴性比起卡扎菲出动空军轰炸游行队伍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什么国际社会反而奈他不何?
     这主要是因为国际社会的正义力量干预的力度大不相同。利比亚在国际正义力量——“北约”的势力范围内,“北约”抛开了联合国,直接对卡扎菲政权施以军事打击,“北约”高精武器的空袭,是卡扎菲一伙根本无法招架的,所以本来占据明显优势的卡扎菲政府军,很快就局势逆转,结果连卡扎菲本人逃亡的车队都被北约飞机一锅端。
     但叙利亚却不在“北约”管辖范围之内,且小阿萨德政府是俄罗斯在中东的两大盟友之一(另一大盟友是伊朗),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是俄罗斯在中东的唯一军事基地,叙利亚又是俄罗斯在中东武器销售的最大客户之一——至今还有四十多亿美元的交易未完成...由于牵涉到超级大国,处理叙利亚问题就不像处理利比亚问题那样简单,要处理叙问题,必须得先通过中立性国际组织,以做到“师出有名”。
     显然,这样中立性国际组织,除了阿盟,就是联合国了。错愕的是,在叙利亚问题上,联合国竟然比阿盟更窝囊、更无用。去年年底,阿盟介入叙利亚冲突,人家阿盟好歹还向阿萨德提出了停止镇压反对派、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实质性要求,切中了问题的要害,只不过阿盟既没有经济实力、也没有军事实力制服小巴沙尔政权——在俄、中等流氓国家的援助下,单靠阿盟制裁叙利亚流氓独裁政府,是不可能奏效的。而以安南为首的联合国代表团,在叙利亚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和稀泥、打圆场、和各打五十大板的伪公正作秀。
     今年三月,安南代表团怀揣着“叙利亚六点和平方案”,踌躇满志地飞到阿萨德的办公室,熟料四个月下来,阿萨德一伙的屠杀更为猛烈,现在叙利亚已经全面内战,联合国的调停作用连阿盟都不如,安南的脸上,不仅挨了阿萨德一记耳光,还被狠狠地啐了一口。安南的调停,徒然给了小阿萨德政权喘息和作秀欺骗国际社会的机会。
     在联合国位置上曾庸碌无能的安南,本想创建缔造和平奇功垂名青史,调停的惨败,不仅令安南的声望无存,也令联合国的威信扫地。
     为什么调停会输得这样惨?因为安南既不懂阿萨德政权、也不懂的叙利亚局势。试看安南的“六点方案”:
     一,开展叙利亚人主导的、各方包容的政治进程;
     二,各方停火,在联合国监督下切实停止武装暴力行为;
     三,立即实现每天两小时的人道主义停火,用以救治伤员;
     四,释放被任意羁押者;
     五,确保记者在叙全境的行动自由;
     六,保障民众和平示威的权利等。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安南的“六点建议”基本是与虎谋皮的屁话,比如第六点“保障民众和平示威的权利”,如果接受这一条,意味着叙利亚全国数百万人将立即涌上街头,将阿萨德政权将淹没于游行示威的海洋中,如是,小巴沙尔一伙将很快垮台。这一条等于是要阿萨德缴械投降,独裁者怎么会答应呢?如果小阿萨德一伙是那种能够容忍和平示威的人,叙利亚造就象突尼斯一样和平演变了,根本就不会有叙利亚危机。
     安南“六点”的第一点则是十足的弱智屁话,第一点说:“开展由叙利亚人主导的、各方包容的政治进程”。到底谁主导?谁能主导?如果由小阿萨德主导,能有“各方包容的政治进程”吗?由反对派主导吗,阿萨德一伙甘愿束手就擒?
     昏庸的安南,根本就没看到:
     一,小阿萨德政权是一个顽固抗拒宪政民主化的独裁流氓政权,小阿萨德镇压反对派的决心和意志力都远比突尼斯、埃及领导人顽固;
     二,掌握政权的是小阿萨德(巴沙尔)一伙,叙利亚反对派的造反具有武力抵抗暴政、颠覆暴政的正当性质,这不是普通的两国或两个武装集团的冲突,而是一国之内人民武装抗暴的正义斗争,叙利亚反对派不是恐怖势力,小阿萨德政府才是国家恐怖主义势力。因此不能各打五十大板地说“各方停火,在联合国监督下切实停止武装暴力行为”(第二条)。向和平抗议民众开枪的小阿萨德政府就象强闯民宅杀人后,遭到受害者家庭合力奋勇反抗的匪徒,小阿萨德一伙是杀人犯,而不是一般的执政者,叙利亚反对派就象遭受强闯谋杀、折了家庭成员的受害者家人,人家拿起武器造反,以求将小巴沙尔一伙绳之以法,仍是天经地义。
     依照“人民有权武力抗暴”的天赋人权,和平抗议遭开枪镇压后才武装起义的叙利亚反对派,其暴力反抗行为完全是正当和正义的:你用子弹回应呼吁,那我就用武器来呼吁。在正义远未伸张的情况下,安南要求叙利亚反对派与国家恐怖主义杀人犯阿萨德一伙“和解”,完全是混淆是非的和稀泥,这简直是对叙利亚民众人格的侮辱,要知道:叙利亚可没有盛产“柴玲”们的土壤。
     安南的“六点建议”根本就没有要求小阿萨德一伙下台的诉求,甚至连改造叙利亚现政权的诉求都没有,反对派接受这样的“六点”,等于放下武器任由小阿萨德一伙宰割——一旦反对派放下武器“和解”,仍然掌权的小阿萨德一伙即便不立即反攻倒算,也会在联合国监督团撤走后大举秋后算账,因此反对派怎么可能接受这六点呢?
     因为安南的愚蠢,所以联合国的叙利亚斡旋行动,完全被小阿萨德政权利用来欺骗国际社会、延缓国际正义力量对叙利亚流氓政权采取措施的时间表,以积蓄力量对叙利亚民众实施更残酷的屠杀。瞧着安南这样一个送上门来的“有用白痴”,小阿萨德当然是故伎重演,满口答应“六点方案”,就如去年忽悠阿盟一样,而且忽悠得比先前忽悠阿盟还轻松,但是转过背去,就加紧屠杀反对派,恰如当年爽快签署“双十协定”毛泽东,一回到延安就下令大举进攻国统区一样;而且,此兄把接下来违背“六点方案”的所有行为、把自己制造的屠民惨案,一股脑推到反对派“恐怖分子”和“外国势力”的头上,就象当年毛泽东一伙把自己违反“双十协定”、全面挑起内战的责任赖到蒋介石、国民党头上一样...明眼人不难发现:小阿萨德比中东几乎所有的流氓独裁者都更痞、更烂、更赖、更黑,此君实在深得中共政治流氓厚黑真传,恍若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延安窑洞飘到中东的幽灵。
     而安南的调停,其愚蠢堪比上世纪四十年代马歇尔对中国“内战”的调停,安南代表团三个月的“调停”,不仅浪费了联合国的巨额款项,更浪费了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制裁和打倒小巴沙尔杀人犯集团的宝贵时间。因为安南的调停,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国际社会正义力量无法对叙利亚流氓政权采取行动,巴沙尔乘此机会,大力向俄罗斯购买直升机、坦克、火箭、火炮等重武器,获得了喘息的时机,增强了屠杀叙利亚民众的能力。
     马歇尔当年的“调停”,让中共东北武装逃脱了灭顶之灾,毛泽东一伙由此转败为胜,获得了窃夺中国江山的本钱;安南的调停,徒然使北约等国际正义力量错失了及时介入的时机,并使叙利亚民众多付出了数万人死、伤的代价。正因为安南的“六点方案”客观上有利于小阿萨德政权苟延残喘,所以一再阻挠公正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俄罗斯和中共国,会举双手赞成安南代表团的斡旋行动。
     那么,安南应该怎样做呢?我以为安南本可以向小阿萨德提出更具操作性、且更具约束性的方案,如:叙利亚在联合国的主持下进行大选;由上万武装的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叙利亚,执行维和任务,监督叙利亚政府,保障停火。这样的方案会得到西方国家的普遍支持,但势必遭到俄罗斯和中共国的强烈反对,不可能在联合国得到通过。这样一来,就促使美国、欧盟等正义力量更快地绕过联合国,对叙利亚流氓政府采取实质性行动,减小叙利亚民众的伤亡,也能顺便把阻挠和平、支持屠杀的罪名牢牢地套在俄罗斯、中共国的头上。
     
     包括安南的斡旋在内,联合国解决叙利亚冲突的一再失败,也反映出联合国的深刻危机:六十多年来,特别是近二十年来,联合国安理会在解决国际重大人道危机山越来越形同虚设,使得联合国的威信不断下滑,这带来两种后果:
     一是专制流氓政权越来越不把联合国当回事,俄罗斯、中共国、伊朗等大、中流氓不把联合国当回事就罢了,现在连小流氓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也不把联合国当回事,小巴沙尔就象猫耍老鼠一样戏弄联合国特使安南,而超级小流氓朝鲜金家政权,更是从来就不买联合国的帐......这样下去,越来越多的不完善国家也会不把联合国当回事,因为联合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二是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国际正义力量越来越绕开联合国行事,因为联合国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成了解决问题的障碍。试想,“911”事件后,美国若把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问题提交联合国解决,能有什么结果?结果必是任何伸张正义的方案,均被中共国和俄罗斯以“不干涉内政”等堂皇理由,拒之门外。所以,小布什当年踢开联合国,以雷霆万钧之势进军阿富汗,不仅充满了阳刚之气,而且博得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鼎立声援,就连向来对美国行动吹毛求疵的法国舆论界都说打得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