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要克服人性的弱点,就象战胜专制那样艰难,因为它需要道德勇气。道德勇气来自信仰;恒久的道德勇气来自超越世俗的、对彼岸世界的信仰,中国的儒家信徒们教条一大堆,但许多人的向善沦为虚伪,就是因为儒家没有超越世俗的、对彼岸世界的信仰,因此许多儒家信徒的私心最终压倒了道德勇气。
     为人要做到公正,并不容易,也需要道德勇气以克服人性的弱点,对上帝和基督的信仰,能在不知不觉之间,带给人这种道德勇气。为人公正,首先得克服势利心。
     许多人,尤其是华人,总习惯于无原则地站在强势者一方,虽然明知道强势者是错误的,典型者如轮运罗干(博讯螺杆);更多的人,尤其是华人,对弱势者的错误穷追猛打、对弱势者的缺点鸡蛋里挑骨头,但对强势者的更大缺点、错误甚至邪恶却从来不敢吭一声,典型者如草常青、牛缸、徐康生。再有就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对弱势者该批就批,讲求“客观公正”,对强势者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就因为上述这些人不同程度地缺乏道德勇气,他们不敢得罪强势者制造的“主流舆论”,其中包括有谋私利者,吹捧献媚强势者,企图换取强势者的组织、媒体支持,捞取一己之政治私利,他们把支持强势者的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喊得冠冕堂皇,把自己的这种势利献媚说成:“维护反共统一战线”。但现在的事实是,谁与你统战呢?人家明显是越来越跟中共胡温中央统战,梦想利用强势者成就私利的人,到头来只会被白白利用。
     那么谁是强势者呢?在中共国国内,当然是中共政权;在海外反对派阵营,强势者就是法轮功组织,因为法轮功组织是反对派阵营中最大最有势力的组织。
     如果按照公正的原则,对法轮功反迫害的正当行动,我们应当支持;对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我们应当坚决反对。
     同样的,对法轮功的邪教宗旨,如反对宪政民主,追求“善的独裁”,我们应该坚决批判;对法轮功的黑社会组织行事方式,我们应该坚决反对;对法轮功诋毁其他民运组织的行为,如诋毁污蔑零八宪章、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茉莉花行动”...我们应该坚决反对;对法轮功歪曲中共当权派的情态,为中共顽固当权派势力帮腔造势——如把当今中共一切罪责都归到江头上,为胡、温的罪责诿过卸责、别的中共当权者——甚至包括“六四”屠夫李鹏、西藏屠夫胡锦涛等,都不是“血债帮”,只有迫害了法轮功的才是“血债帮”...诸如此类的做法,我们应该坚决批判;法轮功贪占或窃夺反共成果的倾向(法轮功已经流露出这种倾向),说什么自己功劳最大、别人所受的迫害不算什么,自己受的迫害才是最大的迫害、别人都对中共构不成威胁,自己才是中共的头号敌人云云,均应予以坚决揭露和批判......
     诚然,我不否认,反对派的政治家,一样也需要讲求策略;所以,我们不能苛求魏京生、徐文立、袁红兵、王军涛、王有才、秦永敏、王丹等人都对法轮功实事求是,但是,不是人人都是政治家的料,也不是人人都立志回国当官。海外的大多数华人知识分子,只是舆论的一分子,但是他们大多数人的表现,居然个个如政治家般的势利(美其名曰“策略”),使得真正的“独立评论”匮缺,海外自由媒体缺少一种公正的力量,以致每每“正不压协”。
     但就在这种匮乏当中,我感知到一种珍贵的力量,它孤独地着燃烧着华文舆论公义的希望。这股力量来自基督教的信仰,它来自《独立评论》的彭基磐网友,它就象严冬的太阳,戈尔巴乔夫所带来的那种温馨。
     我与彭基磐先生素未平生,但从他在独评的言论感知:他对基督教的信仰很虔诚。虔诚基督徒
   有三要素:圣洁、仁爱、公义,彭基磐先生的仁爱、公义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对徐水良坚定反共很欣赏,但对他反特扩大化很反感,尤其是盖抓的不抓、不该批的猛批简直难以忍受,上个月我与徐水良相互攻击,互打特务,双方都充满了阶级斗争的火药味...徐水良对刘路自曝得了癌症后,彭基磐意外地加入进来,提供了治癌的特效偏方,彭基磐先生的诸多观点几乎与徐水良格格不入,行事作风也大相径庭,却能够有对顽固信奉无神论、一向批判有神信仰的“徐康生”有这种善意的表现,使我很受感动、自惭形愧。
     《圣经》中有云:太阳照好人,也照坏人(当然,徐水良也不算是坏人);又云:上帝不偏待人。彭基磐先生的善举,体现出一种博大的仁爱(人道主义)精神。这同好些些高举“真善忍”,所行却无比狭隘和冷漠的功徒们形成了何其大的反差!
     我全家流亡曼谷时,法轮功信徒听说我是民运分子,连房子都不帮找,上网也不帮忙,说是:上面有交代,不能与民运分子搞到一起。只有台湾法轮功林老太太帮忙,但林老太太却因为一再帮助民运分子和大陆维权人士,被法轮功组织斥为“黑白两道”,而遭极力排斥。  
    这次我因为揭露法轮功错误和邪恶的一面,遭到法轮功文宣别动分子和法轮功附庸(俗称“轮运”的合力围剿),一时间“共特”帽子满天飞,我的“反主流”言论被抓为铁证,轮运罗干还以当年毛共造反派头头的口吻骂道:XXX,你过早地暴露了!我暴露了什么?我的老底我早已贴在博讯个人博客里。我曾节明不是“六四”分子、不是民运大佬、也不是刘晓波、高智晟、艾未未等道义领袖,我没有政治资本害怕失去,我也不象以前流亡泰国时担心“说错话”被人坑害,我现在已经不惧怕讲真话,我暴露了什么?你轮运罗干身在海外却还要隐姓埋名套着厚厚马甲,你不是代表“正义”吗?你到底惧怕什么?
     轮卫兵、诛心类毛共流氓Gplib和轮运罗干们合力将我逼到墙角痛殴,异议人士多数沉默了,少数甚至落井下石,私敌们看我的笑话,基督徒的信友们,只有两人站出来说公道话。
     其一就是彭基磐先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我这个涵养并不好的人说公道话,费力不讨好,因为法轮功及其附庸是何等强势,彭基磐先生是有名望的人士,他这么做冒了极大的风险——冒着被强势者诛心抓特务的风险。这需要想当的道德勇气。
     看到彭基磐先生不惧“风流”的公道话,我深深地感受到温馨,就如严冬中沐浴太阳的光辉,那是一个虔诚基督徒的光辉。
     另外,我也佩服郭庆海信友不怕得罪强势者的骨气。虽然郭庆海与我过节很深,但现在我发觉他是一个真正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他也是一个真诚的基督徒,虽然他也和我一样,在涵养和做人方面有很多缺点。但公正地说:在独立和公义精神方面,我落在了郭庆海后面:出于自私的心理,对法轮功的邪恶,我长期不敢明言;对伪民运骗子林大军,我觉悟和防范也比较迟,郭庆海则不管身处何境,都敢于同恶势力作斗争——半年前,他难民还没批下来,就大胆揭露林大军的诈骗行径,设身处地,我没有他这样的道德勇气。
     前一段时间,我听说郭庆海的难民批下来了,很不高兴;但现在我祝贺他,愿上帝保佑他早日来美国就读神学院。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于纽约州仲夏夜
(2012/07/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