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曾节明文集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国汀兄,我是搞新闻专业的,懂得新闻常识的人都知道:只有社论才代表媒体观点。我批法轮功的那篇文章不是社论,而是个人评论,因此并不代表天易网的观点。
   文章是标明天易网首发,只是说明此文最先发于天易网,根本不意味着此文代表天易网的观点,因此,法轮功分子及其附庸以拙作“抹黑”天易网为由,要求去掉天易网首发字样,既专横,又毫无常识。


   一个真正的自由的网站必定是一个包容性的网站,必定可以刊载不同的声音,网站上有批评法轮功的文章和帖子,不等于网站反法轮功,更不等于网站支持镇压法轮功,比如博讯网,因为登载反对法轮功的帖子,法轮功对博讯老板韦石恨之入骨,到处说韦石是特务,但韦石先生2009年来曼谷时,与我有过深谈,他是坚定反对镇压法轮功的;一个人批评甚至反对法轮功,也并不等于此人支持镇压法轮功,更不等于此人就是中共特务。据我了解,即便是对法轮功反感得不得了的郭庆海,也是反对镇压法轮功的。法轮功把一切批评者、反对者,全部打成中共特务(或“江系特务”),只反映了法轮功与中共一样的专断本质。
   至少现在,中国民运各政党和组织都没有、也没有谋求不容批评的特别地位,法轮功凭什么要获得象中共在国内那种、不容批评的“伟光正”地位?一直以来,法轮功一直追求这种地位,并把所有异见者、甚至把他们内部的好些不合上意者统统打成共特,这只反映出法轮功与中共一样的专断本质。
   国汀兄,我此次对法轮功的批判决非个人恩怨的宣泄,而是深思和义愤的结果。我早在2007年就已察觉法轮功的问题,之所以直到现在才站出来讲真话,还不是为了顾全所谓的“反共统一战线”大局,但后来发生的事完全打碎了我的想当然:法轮功组织性地污蔑“零八宪章”行动、组织性地全否刘晓波甚至毫无根据把刘打成共特、组织性地诋毁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为刘晓波)——说成是“中共阴谋”、组织性地抹黑“茉莉花”行动——说成是“共特导演”...最近,法轮功反薄心切,居然莫名其妙地把薄熙来倒台后,游行示威挑战重庆张德江当局暴政的重庆维权民众打成“薄熙来余孽”!一直以来,法轮功竭力捧胡打江,根本无视胡锦涛比江泽民更顽固更反动的事实,法轮功编造出胡锦涛是负有“解体中共”使命的南亚某国王转世、胡锦涛是“高层生命”的荒诞神话,不遗余力地为胡团派抓权内斗帮腔造势、法轮功多位写手不断写出“胡克江”、“胡克曾”、“胡克周”之类的内斗造势文章,吹捧中共党内最僵硬最邪恶胡锦涛势力,不仅从无反专制的精神,反共的色彩都越来越淡薄。
   国汀兄,你对法轮功可否有亲身的、深入的了解?
   我曾今在曼谷与法轮功信徒住在一起,每天亲眼看到他们的“传九退三”工作,那种虚假和走形式简直难以置信,往往是没等对方表态,就挂电话记“功德薄”了,然后以“小名”、化名强行帮人退党、退团、退少先队。而且,他们的“传九退三”电话,往往是骚扰性质。为什么他们宣称已有“一亿二千万人三退”,中共政权却毫发无损?这就是根本原因。再说,“小名”、化名退党对国内没有影响力可言、对退党者也不具约束性,一个中共官僚,“化名退党”后完全可能继续贪污、继续镇压,这样的退党意义何在?且谁知道他退党了?
     我在曼谷,也亲身见证法轮功组织的无情无义:
     2010年,我住在曼谷彭信的时候,遇见有一位彭女士,是虔诚的法轮功信徒,几乎天天一大早起来就练功打坐,接着电话“传九退三”,为此还经常在电话里与大陆人吵架,她也很乐于助人。但奇怪的是别的法轮功信徒几乎都不理她,开会搞活动都不让她参加,有一个法轮功老太婆还神经兮兮地提醒我说:彭是特务。后来我才了解到:彭女士以前为了帮助营救一位同修的丈夫,误信了一个自称在广州公安局里有关节的人,并把此人介绍给那位同修,岂料那位“神通者”是骗子,结果导致该同修被那骗子骗走数万元。此事一发,彭女士即被开除出法轮功组织,法轮功曼谷组织对外统一口径,声称:“彭某某从来就不是我们大法成员。”有个法轮功小头头就对我说:“她是中共特务,以后你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她。”
     我听了很奇怪,遂问某头头:“难道她以前也不是法轮功成员吗?以前你们不是给她开了申请庇护的证明吗?”该头头没好气地说:“她以前是冒充大法弟子!”
   
     
     最著名的被抛弃者是周爱新女士,来自河南,五十多岁的样子,原来在深圳当医生,人非常善良,就是眼神很散乱。她虔诚得无以复加,被关进曼谷移民局监狱,再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还坚持每天讲真相、“传九退三”,她热情无比地屡次三番要我妻子(当时也和周爱新关在一起)看《转法轮》,令我妻子颇感骚扰,但她热情无私地帮我妻子照料当时只有七个月大的小儿子,我至今仍然感激和挂念她。
   
     周爱新的经历很传奇,她大概于2006左右在曼谷获得联合国庇护,同年底被瑞典接收;到瑞典后没几年,她感觉很孤独,要到美国“参加活动”、“见师父”,终于搞到了赴美的签证;到美国后,没多久又不满足,又飞回中国“讲真相救人”,孰知在深圳进关时,被边检没收瑞典难民旅行证,周爱新急得跑到北京瑞典大使馆,要求补发证件,遭大使馆拒绝,瑞典人说:我们接收你是因为相信你回国后会被迫害,现在你自愿回到中国,而且也没有被抓,说明你不需要我们庇护。
     周爱新又于2009年跑回曼谷,要联合国送她去美国;联合国官员大怒说:我们已经给了你庇护并送你去了瑞典,我们已经尽责,是瑞典取消你身份的,你找瑞典去,周爱新无奈,只得求助懂英语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为她写材料,于是很快就名扬泰国。我等苦苦申请联合国庇护的一大帮子人,听到这么个法轮功老太婆的事迹,皆嗟叹不已。
     而曼谷的法轮功组织在周爱新问题也是统一口径,我碰到好几位法轮功信徒(包括自己受害的彭女士),都众口一词地决绝说:周爱新从来不是大法弟子,她是中共特务。这么个神经都好像不正常的可怜人怎么回事特务呢?我争辩说:她以前也不是吗?那她如何拿到法轮功组织的证明?
     他们都说:她冒充大法弟子!他们都不理她。我妻子亲眼见证,甚至在同在狱中的大法弟子也不理周爱新,别人有法轮功组织去看,但周爱新从无人探视。
   
     我至今惦记着这个被抛弃的可怜人,却帮不了她,我不知道她得在闷热恶劣的泰国移民局监狱关多久。据说:若无人帮有没有钱,关到死的都大有人在!
     
     对法轮功形象有利时就是大法弟子,对法轮功形象不利时就不是大法弟子,从来不是,而且是中共特务!
     国汀兄你看看:一个组织,这样的无情无义、这样的狡赖和翻脸不认人,“真善忍”何在?这是不是邪恶?这与中共有多大区别?说实话,我当时对法轮功就已义愤填膺,只是陈泱潮先生劝住我了,他点拨我说:“要难得糊涂”。
     另外,国汀兄所说的那位英国法轮功白人学员,我没有忘记她个人。但她对我的帮助,是个人的帮助,并非法轮功组织的帮助,法轮功组织从来对我没有任何帮助,其实,他们没有象告郭庆海那样告我的恶状,我就应当烧高香了,夫复何求?为了保护某些好人继续行善,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对我获得联合国庇护帮助最大的人,是一位法国人,他与法轮功没有关系,我以后会写他的事迹。
     国汀兄,我的文章几乎都注明“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字样,是我对你事业力所能及的支持,而决不是一些恶意者所挑拨的,是“打着你的旗号招摇撞骗”,请你不要对我产生误解。
     当然,鉴于你现在对法轮功了解不深,我也尊重你的选择,我以后发表批法轮功的文章,不注明你的名字和天易网首发字样;但是如果有人要把天易网办成法轮功享有不受批评特权的媒体,我将退出天易网,因为那样的话,就与宪政民主精神完全相悖了。
   此致,
     祝学业、事业顺利!
   曾节明 于2012年七月十九日晚于炎夏纽约州敬上
(2012/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