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国汀兄,我是搞新闻专业的,懂得新闻常识的人都知道:只有社论才代表媒体观点。我批法轮功的那篇文章不是社论,而是个人评论,因此并不代表天易网的观点。
   文章是标明天易网首发,只是说明此文最先发于天易网,根本不意味着此文代表天易网的观点,因此,法轮功分子及其附庸以拙作“抹黑”天易网为由,要求去掉天易网首发字样,既专横,又毫无常识。


   一个真正的自由的网站必定是一个包容性的网站,必定可以刊载不同的声音,网站上有批评法轮功的文章和帖子,不等于网站反法轮功,更不等于网站支持镇压法轮功,比如博讯网,因为登载反对法轮功的帖子,法轮功对博讯老板韦石恨之入骨,到处说韦石是特务,但韦石先生2009年来曼谷时,与我有过深谈,他是坚定反对镇压法轮功的;一个人批评甚至反对法轮功,也并不等于此人支持镇压法轮功,更不等于此人就是中共特务。据我了解,即便是对法轮功反感得不得了的郭庆海,也是反对镇压法轮功的。法轮功把一切批评者、反对者,全部打成中共特务(或“江系特务”),只反映了法轮功与中共一样的专断本质。
   至少现在,中国民运各政党和组织都没有、也没有谋求不容批评的特别地位,法轮功凭什么要获得象中共在国内那种、不容批评的“伟光正”地位?一直以来,法轮功一直追求这种地位,并把所有异见者、甚至把他们内部的好些不合上意者统统打成共特,这只反映出法轮功与中共一样的专断本质。
   国汀兄,我此次对法轮功的批判决非个人恩怨的宣泄,而是深思和义愤的结果。我早在2007年就已察觉法轮功的问题,之所以直到现在才站出来讲真话,还不是为了顾全所谓的“反共统一战线”大局,但后来发生的事完全打碎了我的想当然:法轮功组织性地污蔑“零八宪章”行动、组织性地全否刘晓波甚至毫无根据把刘打成共特、组织性地诋毁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为刘晓波)——说成是“中共阴谋”、组织性地抹黑“茉莉花”行动——说成是“共特导演”...最近,法轮功反薄心切,居然莫名其妙地把薄熙来倒台后,游行示威挑战重庆张德江当局暴政的重庆维权民众打成“薄熙来余孽”!一直以来,法轮功竭力捧胡打江,根本无视胡锦涛比江泽民更顽固更反动的事实,法轮功编造出胡锦涛是负有“解体中共”使命的南亚某国王转世、胡锦涛是“高层生命”的荒诞神话,不遗余力地为胡团派抓权内斗帮腔造势、法轮功多位写手不断写出“胡克江”、“胡克曾”、“胡克周”之类的内斗造势文章,吹捧中共党内最僵硬最邪恶胡锦涛势力,不仅从无反专制的精神,反共的色彩都越来越淡薄。
   国汀兄,你对法轮功可否有亲身的、深入的了解?
   我曾今在曼谷与法轮功信徒住在一起,每天亲眼看到他们的“传九退三”工作,那种虚假和走形式简直难以置信,往往是没等对方表态,就挂电话记“功德薄”了,然后以“小名”、化名强行帮人退党、退团、退少先队。而且,他们的“传九退三”电话,往往是骚扰性质。为什么他们宣称已有“一亿二千万人三退”,中共政权却毫发无损?这就是根本原因。再说,“小名”、化名退党对国内没有影响力可言、对退党者也不具约束性,一个中共官僚,“化名退党”后完全可能继续贪污、继续镇压,这样的退党意义何在?且谁知道他退党了?
     我在曼谷,也亲身见证法轮功组织的无情无义:
     2010年,我住在曼谷彭信的时候,遇见有一位彭女士,是虔诚的法轮功信徒,几乎天天一大早起来就练功打坐,接着电话“传九退三”,为此还经常在电话里与大陆人吵架,她也很乐于助人。但奇怪的是别的法轮功信徒几乎都不理她,开会搞活动都不让她参加,有一个法轮功老太婆还神经兮兮地提醒我说:彭是特务。后来我才了解到:彭女士以前为了帮助营救一位同修的丈夫,误信了一个自称在广州公安局里有关节的人,并把此人介绍给那位同修,岂料那位“神通者”是骗子,结果导致该同修被那骗子骗走数万元。此事一发,彭女士即被开除出法轮功组织,法轮功曼谷组织对外统一口径,声称:“彭某某从来就不是我们大法成员。”有个法轮功小头头就对我说:“她是中共特务,以后你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她。”
     我听了很奇怪,遂问某头头:“难道她以前也不是法轮功成员吗?以前你们不是给她开了申请庇护的证明吗?”该头头没好气地说:“她以前是冒充大法弟子!”
   
     
     最著名的被抛弃者是周爱新女士,来自河南,五十多岁的样子,原来在深圳当医生,人非常善良,就是眼神很散乱。她虔诚得无以复加,被关进曼谷移民局监狱,再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还坚持每天讲真相、“传九退三”,她热情无比地屡次三番要我妻子(当时也和周爱新关在一起)看《转法轮》,令我妻子颇感骚扰,但她热情无私地帮我妻子照料当时只有七个月大的小儿子,我至今仍然感激和挂念她。
   
     周爱新的经历很传奇,她大概于2006左右在曼谷获得联合国庇护,同年底被瑞典接收;到瑞典后没几年,她感觉很孤独,要到美国“参加活动”、“见师父”,终于搞到了赴美的签证;到美国后,没多久又不满足,又飞回中国“讲真相救人”,孰知在深圳进关时,被边检没收瑞典难民旅行证,周爱新急得跑到北京瑞典大使馆,要求补发证件,遭大使馆拒绝,瑞典人说:我们接收你是因为相信你回国后会被迫害,现在你自愿回到中国,而且也没有被抓,说明你不需要我们庇护。
     周爱新又于2009年跑回曼谷,要联合国送她去美国;联合国官员大怒说:我们已经给了你庇护并送你去了瑞典,我们已经尽责,是瑞典取消你身份的,你找瑞典去,周爱新无奈,只得求助懂英语的中国政治流亡者为她写材料,于是很快就名扬泰国。我等苦苦申请联合国庇护的一大帮子人,听到这么个法轮功老太婆的事迹,皆嗟叹不已。
     而曼谷的法轮功组织在周爱新问题也是统一口径,我碰到好几位法轮功信徒(包括自己受害的彭女士),都众口一词地决绝说:周爱新从来不是大法弟子,她是中共特务。这么个神经都好像不正常的可怜人怎么回事特务呢?我争辩说:她以前也不是吗?那她如何拿到法轮功组织的证明?
     他们都说:她冒充大法弟子!他们都不理她。我妻子亲眼见证,甚至在同在狱中的大法弟子也不理周爱新,别人有法轮功组织去看,但周爱新从无人探视。
   
     我至今惦记着这个被抛弃的可怜人,却帮不了她,我不知道她得在闷热恶劣的泰国移民局监狱关多久。据说:若无人帮有没有钱,关到死的都大有人在!
     
     对法轮功形象有利时就是大法弟子,对法轮功形象不利时就不是大法弟子,从来不是,而且是中共特务!
     国汀兄你看看:一个组织,这样的无情无义、这样的狡赖和翻脸不认人,“真善忍”何在?这是不是邪恶?这与中共有多大区别?说实话,我当时对法轮功就已义愤填膺,只是陈泱潮先生劝住我了,他点拨我说:“要难得糊涂”。
     另外,国汀兄所说的那位英国法轮功白人学员,我没有忘记她个人。但她对我的帮助,是个人的帮助,并非法轮功组织的帮助,法轮功组织从来对我没有任何帮助,其实,他们没有象告郭庆海那样告我的恶状,我就应当烧高香了,夫复何求?为了保护某些好人继续行善,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对我获得联合国庇护帮助最大的人,是一位法国人,他与法轮功没有关系,我以后会写他的事迹。
     国汀兄,我的文章几乎都注明“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字样,是我对你事业力所能及的支持,而决不是一些恶意者所挑拨的,是“打着你的旗号招摇撞骗”,请你不要对我产生误解。
     当然,鉴于你现在对法轮功了解不深,我也尊重你的选择,我以后发表批法轮功的文章,不注明你的名字和天易网首发字样;但是如果有人要把天易网办成法轮功享有不受批评特权的媒体,我将退出天易网,因为那样的话,就与宪政民主精神完全相悖了。
   此致,
     祝学业、事业顺利!
   曾节明 于2012年七月十九日晚于炎夏纽约州敬上
(2012/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