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曾节明文集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近年来,众多华人逐渐看清了法轮功只反江不反专制的真面目,及其种种弄虚作假的手法,因而对法轮功的热情不再,李大师一伙眼见法轮功渐趋孤立,急忙于去年抛出一个紧箍咒,企图套在中国反对派头上,法轮功高层仿效邓共“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形式,堂而皇之宣称: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此标准一出,民运异议阵营一片沉默,反对派人士敢怒不敢言,面对这样的奇耻大辱“标准”,草常青、牛缸、徐康生等平日里革命最坚决、最彻底的斗士全都哑了火,一个个顾左右而言它,这与他们高呼“全民大起义”的热血豪情悍勇、对刘晓波、高智晟、胡佳、茉莉花...等等的鸡蛋里挑骨头批判精神,形成了最奇特的对比。
   


     某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佬实在尴尬得不行,就出来打耳语说:人家也是受迫害的,我们要顾全统一战线大局。这种示意,象足了上世纪四十年代的那些场景:每当从延安逃出来的人,揭发陕甘宁的极权残暴时,众多民主人士就站出来指责说:你这样做是在破坏统一战线,人家也是受迫害者,是在野的民主力量。
     历史惊人的相似,但历史决不会简单重复。
   
     法轮功抛出的“真伪民运试金石”,其荒谬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这一概念范畴太大,什么是支持法轮功?顾名思义,这当然包括赞同法轮功的信仰。那么不赞同的信仰就是伪民运吗?这完全荒唐。毫无疑问,在法轮功组织以外,反对派阵营中绝大多数人并非“大法弟子”,魏京生、王军涛、徐文立、王丹、王有才、刘国凯、胡平、秦永敏、高智晟、胡佳、艾未未、刘晓波...统统不信法轮功,他们都是“伪民运”吗?
     真伪民运的紧箍咒一抛出,民运异议人士虽然普遍沉默,但几乎没有人跟进抬轿,因为一般人总还有一条廉耻的底线。但唯有六阴拳这个没有底线的人第一时间跳出来大声叫好,说这个紧箍咒抛得好,“基本上是真理”。我想提醒六阴拳,不要忘记你在向法轮功表忠乞宠谋私利的时候,已经自我承认自己是伪民运,因为你不是“大法弟子”,根据试金石的标准,你六阴拳也是伪民运!
   
     支持法轮功,当然也包括支持法轮功的行为方式。十年来,法轮功于组织运作和反迫害行动方面,暴露出许多与中共政权如出一辙的劣性,如:黑箱操作、等级森严、独裁洗脑、以反特为名,扣帽子、打棍子,不定期地进行内部清洗(当然这种清洗还没有发展到使用暴力程度)、媒体一律、统一口径、容不得任何批评、反迫害弄虚作假流于形式,典型如“传九退三”、以谣言谎言“反迫害”,典型如《人民报》、只反江(及其势力)不反专制,甚至发展到吹捧胡锦涛,谋求招安的程度......
      对于以上诸多的劣性和丑恶,任何有良知、有头脑的宪政民主追求者都会打心底厌之(这就是近年来法轮功同情者急剧下降的真正原因),难道这些人都是“伪民运”?
     有“大法弟子”狡辩说,我们说的“支持法轮功”,是指支持法轮功反迫害,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是指:是否支持法轮功反迫害,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那我要问:支持法轮功反迫害,不等于支持法轮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象你们这样弄虚作假造谣、真反江假反共污蔑刘晓波诋毁茉莉花、追求“善的独裁”、甚至成天打江捧胡盼招安、为中共胡温中央“克周”、“克曾”、“克江”一次次“胜利”欢欣鼓舞,以“江胡斗”忽悠民众助“维稳”等等七歪八邪的“反迫害”,要真正追求宪政民主的人们怎么去支持?
      综上所述:“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完全是一条污蔑民运、分化民运的助共拥胡的邪恶标准。
   
     海内外反对派大佬之所以集体沉默,说穿了就是势利和懦弱的心理在作祟。大佬们不敢批评法轮功,不过是因为海外法轮功组织有钱有势,有电视、有报纸、有网站、有乐团、有剧团、有学校......现在有人在反思上世纪四十年代,说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跳脚骂蒋介石国民党骂得唾沫星子横飞、却对比国民党邪恶万倍的中共极权恶魔不敢置一词,甚至与毛共联起手来,一往无前地讨伐国民政府...我看今天绝大多数民运异议人士,比当年罗隆基、章伯钧、张东荪那帮人强不了多少。
      至于有人说的:不批法轮功是为了维护统一战线云云,完全是冠冕堂皇的籍口托辞。我要请这些人请注意:谁跟你“统一战线”了,人家只反江不反专制,要追求“善的独裁”,与你民运的目标何来共同之处?现在人家连共都不反了,成天打江捧胡盼招安、为中共胡团派内斗抓权帮腔造势,一次次以“胡哥将有大动作”忽悠民众助“维稳”,人家明明与胡温统战,与你民运统什么战?李大师前年就传令世界各地,要“大法弟子”与民运拉开距离...现在还有什么“统一战线”?某些大佬实在是自作多情。
   
     民运异议大佬怕得罪人,我不怕得罪人。我曾节明本来就是无名小卒一个,既没参加过“六四”也没参加过“98”组党,无资无历,全然没有政治资本负担。
     我曾经是法轮功的最早同情者和援助者,曾因帮助法轮功信徒,反被大法弟子出卖,过早暴露了反共潜伏者的身份,中断了我立志戈尔巴乔夫的梦想。但法轮功高层是何等无情无义翻脸不认人,不仅于我落难时见死不救,还因为我的拒绝跟风抬轿的独立分析,无比横蛮地把我打成“江曾共特”(比徐康生还厉害),把我列入封杀黑名单......
      我即使现在不站出来讲真话,法轮功也不会予我好果子吃,因此索性对某团体批到底,反正我横竖都是“江曾特务”,不要任何证据永远都是“江曾特务”...让时间来检验、让时间来解密吧,到底李大师是特务,还是我曾节明是特务!
   
     批了法轮功这么多,我还得讲一句公道话:我亲身证明,虽然李大师一伙七歪八邪无以复加,但基层的法轮功信众许多是非常善良的人,只是他们在政治上很愚昧。作为气功修炼者,法轮功信徒信仰李大师、修炼法轮功的权利不容践踏,如果法轮功信徒中有人违法犯罪,制裁具体的人即可,根本用不着取缔整个法轮功团体。因此,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既邪恶、又愚蠢。
      因为法轮功信徒也有人权,因此,李大师一伙抛出的标准,如果改成:“是否反对镇压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重要标准”,这就是正确的。我坚定反对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我也坚决反对现今法轮功七歪八邪那一套。
   
   曾节明 于2012年七月十七日于炎夏纽约州  
(2012/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