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說牙患]
崖文
·說愛國者
·我失驕楊君失柳
·評袁偉時2007年8月11日在长江商学院的报告一文
·評袁偉時2002年9月25日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的报告一文
·易中天說曹操是可愛的奸雄
·回應袁伟时梁燕城关于近代中国的对话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評一九一五年周恩來之伯夷叔齐饿于首阳山论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牙患


說牙患


湘西 黃碩雄 2012年7月27日


約在17、8歲時,兩顎下內側同時各長出了「智慧齒」,既腫又痛!


所見當時港英政府直到今天特區政府仍然對「牙患」的診治漠不關心。老師帶學生去診治牙患,卻沒有「老師」參與的份兒,相當諷刺,或者又是另一類歧視吧!


一位小學同學畢業後,無心讀書,跟隨廣州中山大學牙醫畢業的父親學習牙醫的工作;無巧不成話,多年不見,就到他父親的診所去,並由他幫我把兩邊的「智慧齒」脫去,豈知都脫得一半,把我當作白老鼠。那時,我意為一如幼年時,舅父用重疊的線一條縛著牙齒,用力一拉就把「乳齒」脫去的簡單容易,而日後又會重新長出新牙…。


大概過了半年,朋友相告…;記得是在九龍伊利莎伯中學附近,設有一政府牙醫診所,才把二隻半天吊的「智慧齒」脫去,度了一劫。


這位學牙醫的同學後來娶了一位澳門姑娘,育有一女後,聽說不足三十歲就以癌病死了。


此後,即使我上顎內側生出「智慧齒」都是平安度過,再沒有出現「腫痛」;由於下顎脫去了「智慧齒」,所以上顎的「智慧齒」無法相對地磨損,保存得很好;直到差不多40歲過外時,一位幫我「洗牙」的牙醫提出免費幫我脫去,作為600元二隻「智慧齒」的收賣費;「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我沒有答應。直到約50多歲時,這對上顎「智慧齒」越生越長,感到不舒服,出現疼痛,才相繼地脫去,有一隻成了蛀牙,有一隻仍然完好。


在35、6歲時早上刷牙開始出現「牙血」,當時我已經任教津校,生活條件較好,走去找牙醫,說我應該要「洗牙」,這是我一生中開始第一次的「洗牙」;我認為他是一位最好的「洗牙」醫生,因為每洗一次牙,就有一段長時間沒有流牙血。後來這位牙醫遷了地址,長時間無法聯繫。


其他的醫生,洗牙後不及半月就會再流牙血,明顯是有部份「牙石」沒有清理好,要去再「幫趁」,我又往往不從他所願,嘗試另找高明。有一位牙醫洗牙後對我解釋,在牙齦內橫向有一坑狀的蛀牙現象…;但經過多年後,牙齦收縮了,這條橫狀坑紋顯現了,我相信是這位牙醫在洗牙時有意挫成的,因為蛀牙的地方應該是呈現黑色的,但到今天仍然是很潔白, 順著牙齦內的坑狀亦沒有擴大,非是蛀牙。另一位年青的牙醫則教我用牙刷的後半部份去刷「門牙」的內部。


退休後,脫去了一隻臼齒,是因為打針注射葯物治「牙瘡」後,出現鬆動,該牙醫叫我多多去搖動,讓它容易脫落,我信其言,果然不久搖動得非脫不可了;但我發現該臼齒不知為何有一支約較「牙簽」細的金屬物入注牙內,亦不是蛀牙,照理不應教我搖鬆脫去;應該想辦法保存才對,我開始不想再找牙醫。另一位牙醫幫我脫去另一臼齒,叫我幾天後去拆線,我卻忘了,慢慢地感到好象是插入了一支釘書釘;忍受數星期又平復了,止是「口涎」較多了。


當時「洗牙」的感受好象是用一支「鐵棒」,拼命的「撬」,是為清理「牙石」,並不舒服;應該不是用「超聲波」的。在我找另一位牙醫洗牙,感覺上較自然和舒適,查詢之下,他把「超聲波」的儀器告訴我。


60歲了,一隻門牙又是生「牙瘡」,於是乃以口中含一匙海塩(鹽)敷之,經久無效,仍有白色的癑狀物;惟有見見牙醫了,這次是服抗生素的,癑狀物消失,該「門牙」日漸鬆動,約有二、三年,一天竟然自動脫落,免去脫牙費數百元,但依然不是一隻蛀牙。亦可能我用塩(鹽)漱口,自始便沒有再出現「牙血」。我認為生「牙瘡」是由於用不潔的牙簽「剔牙屑」所致,故每次事後都要漱口。


今(2012)年,即農曆壬辰年,新正過後,留有一包「髦登瓜子」,各人都不享用,老人家總是「莫浪費」嘛!勤勤懇懇地享受著;豈知大禍來臨,二、三周後,二邊上下顎所有的「牙」都痛起來了,明顯這些「髦登瓜子」都有細菌,剝食之,因而發炎;飲熱水「痛」呀!飲凍水「痛」呀!索啖氣,讓氣體流過都「赤痛」;不能咀嚼食物,所有物質都不能觸動到二邊的「牙」,要直接由口吞下,真是慘不堪言。


昔日,牙醫曾有抗生素葯單,到葯房去配配一、二周葯試試,效力相當微;還引起一天4、5次腹瀉;葯箱裏有一樽日本「正露丸」,不知是誰留下的,仍未過期,可以止瀉;又發現很小的字體寫明亦能治「牙痛」,把葯丸含在痛處,果然暫時止一止,痛楚延緩了,斷斷續續…。


一面「打官司」要寫法庭文件,參閱中文《香港法例》尋思對策。沒有想到與四間「律師行」交手,超過70名律師合夥人,個個「法律之師」都是講法律規則、程序…;而個個都是違反法律規則、程序…,變相地用著一種「邪惡」手段要使我「敗訴」而屈服,不了了之…;以此維護整個律師團隊的正直而合理…。從5、6歲讀《古文評註》…,差在沒有條件修好英文,到入社會,從事「教學」生涯二、三十年,早有學生當上教育官了,竟然鬥不過這班學生輩的「垃圾律師」,憤氣從牙裏噴發;枉讀聖賢書,何以面對子孫後世…。想到無產階級偉大革命導師—毛主席曾經對這班埋沒良心,沒有「是非」價值判斷的「無恥敗類」進行過「清算、鬥爭,以至殺害…」;但這班「無恥敗類」依然沒有吸取教訓,令人想到共產革命並不是偶然的,激起我從今不罵毛澤東。


牙痛慘過大病。無奈,到元朗去找最初洗牙的牙醫救救吧!指二邊牙都痛,全部都照X光,每隻牙一百元,一共千多元…;三年了都沒有來洗牙,日日去飲早茶;何來「窮之過」…。那試照較痛的一隻看看。包圍牙肉的牙齦漸漸收縮了,牙的神經線裸露,有物質流經而觸動就出現「痛」的症狀,現在仍然有牙周發炎,不能洗牙;給服抗生素,試一試,如果服了唔舒服,就不要再服,即刻去睇西醫;不可能一如年青時的狀態。把牙脫去,就不會有牙痛。天呀!我要成為「無牙佬」了。當然這些「抗生素」對我來說是全無效的。


「廣告」有日本漢葯《番齒兵》能治「牙周炎」,到葯房去問一問,竟索價三百元一樽;介紹一香港出品的《麥氏強力特效牙周炎丸》,僅一百元可矣!連服二樽,得愈六、七成…;漸漸刷牙含「水」已不大赤痛,能輕力咀嚼食物…。觀其中葯方:生地、熟地、天冬、麥冬、石斛、黃芩…,諸葯極為普通,竟能治「牙炎」之症。自我對西方科學有認識,就不再相信「中醫」了。試想,若以西醫科學之理,「發炎」實為細菌感染,必施之適合的抗生素,殺菌才能愈;「中葯」既無殺菌之效,焉能治病…,可見其「神」,亦使我對「中醫葯」改觀。


時年六十七。康於屯門。

(2012/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