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新中华
·建设新农村,要开枪杀农民?
·胡锦涛的本质:反历史潮流而动
· 特大文字狱——《刘志丹》案
·杀郑筱萸 胡锦涛捍卫潜规则
·贬低辛亥革命的人有三类
·山西运城弊案连着胡办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李瑞环的干儿子、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
·传宋平顺是李瑞环干儿子 情妇有50多个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胡锦涛已经具备西汉败落的主要肇因
·海归女儿供出老爸,李瑞环旧部被“双规”(1)
·被胡锦涛秘书“令计划”迫害的记者高勤荣
·山西的黑幕为什么不容易揭开?
·胡锦涛企图火中取栗,趁火打劫夺权
·李瑞环的法宝是"好马快刀"--溜须拍马,两面三刀.
·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和毛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
·在公安六条下,没有“人民文革”
·美化后的毛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
·李长江复出 毒奶再祸国
·被令计划迫害的高勤荣减刑获释
·李瑞环情妇在加购豪宅
·绝不存在“人民文革”
·对胡锦涛犯罪集团故意纵瘟的控诉书
·十七大后胡锦涛怎样镇压新"四类分子"?
·从“胡锦涛新政”到“胡锦涛折腾”
·胡锦涛只想混到十八大,然后当太上皇
·宋秀岩祸害青海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从赵紫阳回忆录看李瑞环的丑恶嘴脸
·再谈凶杀-团派的恶劣治理
·胡锦涛的团派安徽帮
·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胡锦涛金融卖国抢劫股民欠下累累血债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从李克强升迁看“团派”的用人标准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三鹿“毒奶粉”受害家长香港起诉恒天然
·大地震-缺乏称职最高领导
·世纪大旱揭露「科学发展」是谎言
·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胡锦涛“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党匪头目李鹏窃国罪行录
·汪洋公开胡温矛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六四内幕:邓小平亲自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胡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曾的韬晦术
·李瑞环不是好东西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邓小平是中国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想不做中国千古罪人都难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小平家族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邓小平纪念馆”因骂帖太多被迫关闭
·邓贼的十大罪恶
·邓贼的十大罪恶
·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 信息控制升级
·邓贼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贼家族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野心
·邓小平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廖祖笙︰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胡锦涛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抗议汉奸胡锦涛“割股奉美”
·邓贼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胡锦涛是腐败与屠杀的庇护者
·杨尚昆和杨白冰罪有应得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半文盲与十八大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控诉书
   
   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是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

   
   今年4月20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被迫开展全民动员的抵抗新世纪人瘟(注)侵害的抗瘟战争,党政一把手胡温俩被迫站到了指挥抗瘟的第一线,表明胡温专政集团故意纵瘟政策被迫收场,开始推出被迫的抗瘟政策。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是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民人权的连续剧,罪恶滔天,现向你们提出控诉。
   
   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新世纪人瘟下凡时间与胡温专政集团对瘟情的掌握
   
   (一)【美国中文电视报道】转载的《加拿大环球邮报载文介绍非典型性肺炎传染的来龙去脉》披露:早在去年11月16日,在广东佛山市,2或3名居民已经倒在了一种现在被称为SARS的魔爪下(见httpwww.usctv.com96.htm)。
   
   (二)新华社广州4月25日电(记者肖文峰)早在非典型肺炎还在被称作“不明原因肺炎”、全省发病人数总计28例的1月份,广东省卫生系统已开始建立一套疫情通报体制,这套很快发展成熟的疫情收集方式犹如一张大网覆盖南粤城乡,使有发烧等非典特征的病人难以“漏网”。 早在2月3日,广东省卫生厅就发出第5号文,首次提出了各基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情通报的“零报告”和“日报告”要求,并向卫生部、省委、省政府报告……
   
   这两消息说明什么呢?说明:
   
   (一)新世纪人瘟病毒下凡(注)与中共十六大同步进行,最先发现在广东佛山的中瘟者时间是现届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和胡锦涛总书记产生日(2002年11月15日)的第二天。
   
   (二)自1989年9月实施《传染病防治法》后,全国各省市的传染病监测、报告体系已经建设的基本完善,至今未发现哪种传染病逃过这个体系的监测、报告。
   
   (三)广东卫生系统自始就没有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而隐瞒、谎报、漏报新世纪人瘟瘟情。说明国务院和领导国务院的胡温专政集团,自新世纪人瘟瘟倒人开始,就始终掌握着新世纪人瘟及时而详细的动态情报。
   
   ——关于胡温专政集团名称的说明。根据党领导一切的原则和实际情况,胡锦涛为首的九人政治局常委会,一经产生,即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专政人。排在胡锦涛后面的两位政治局常委是吴邦国、温家宝,这个排名顺序的意义是预告他俩是即将的全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后来的“宫庭选举”结果不出排名顺序给出的预告。自政治局常委会产生之日起,吴温的准备工作就是分别接管全国人大和国务院,准备就坐的分别是常年主持举手会议的会长座和总理座。谁都知道,“人大”不大,因为它是橡皮图章,会长虚位高,地位低。因此,从那时起,胡温就已经定格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政一把手,胡温专政集团从此成立。
   
   二、国务院抗瘟有法可依
   
   《传染病防治法》第二条第五款规定,国务院可以根据情况,增加或者减少甲类传染病病种,并予以公布;卫生部可以根据情况,增加或者减少乙类、丙类传染病病种,并予公布。
   
   速度就是生命!当新世纪人瘟在广东佛山露头后,国务院依法的急务应该是:
   
   (一)将新世纪人瘟列入甲类传染病病种。即使当时认为它不够甲类传染病资格,也该责令卫生部列为乙类传染病病种。卫生部即使没有得到总理责令,也应依法将其列为乙类传染病病种。或者鉴于瘟情紧急,不分甲乙,国务院和卫生部均应先列入《传染病防治法》防治对象,作为法定传染病病种依法管理。
   
   (二)根据瘟源、瘟原不清、史无前例、没有防治特效药、隔离是最好的预防方法的特征,及时向全民公开瘟情,向世界通报,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求援,让新闻自由报道瘟情和议论,力求减轻瘟情的为害和恐慌影响。
   
   (三)根据上述理由,最迟在今年一月底,即春节前对广东或已经发现中瘟病例的广东若干地市采取隔离措施,控制瘟毒的扩散。
   
   三、故意纵瘟在前、被迫抗瘟在后的证据和推理
   
   如果朱熔基总理的国务院如此做了,就不需要张永康、外交部发言人和广东各级瘟情发言人向世界撤谎,香港也许就不会成为第一个境外重瘟区,更不会扩散到全国、扩散到世界,扩散成如此广大的瘟害面积和如此众多的中瘟人数,绝不会演变成恐怖全国而成“重中之重”的全民动员的抗瘟战争。
   
   朱熔基总理的国务院和代表国务院撒谎的张永康,不仅长期向国内外发布没有瘟情、瘟情已经控制、到中国大陆旅行安全之类虚假信息,掩盖瘟情,蒙蔽国内外人民,还对明知具烈性传染性的新世纪人瘟取了个不具传染性明显色彩的瘟名“非典型肺炎”,企图把新世纪人瘟的恐怖性降到最低,让不知新世纪人瘟瘟情和瘟性的人民完全丧失本应持有的高度的防瘟警惕性。
   
   朱熔基总理的国务院并非不知道,单靠政府和卫生系统的悄悄防治是无法控制瘟情扩散的。但是,张永康没有依法行政,朱熔基也没有依法行政,整个国务院没有一个官员要求依法行政。不但没有依法行政,而且通过沉默和撒谎方式违法纵瘟。相信军医出身、长期从事军医教研工作的张永康不会不知道新世纪人瘟的危害性,相信他虽为技术官僚,也不会完全丧失铭刻在医学教研者骨头里的医德和行政道德,更清楚违法行政的犯罪责任;凭朱熔基的个性,凭他为反腐所发的豪言壮语,他更不应该沉默和违法行政。照说,林大什么鸟都有,众多的国务院官员应该至少会有一个依法行政的官员,然而,没有。虽然,他们都知道对烈性传染病的违法行政,就是对人民犯弥天大罪;他们同样知道,对烈性传染病违法行政的沉默,既犯渎职罪,还犯包庇罪。然而,他们却选择犯罪,选择以沉默和撒谎的方式犯弥天大罪。
   
   为什么?
   
   原来,朱熔基也好,张永康也好,全体国务院官员也好,都是丧失了人性的中共党员和没有党籍的中共党员,只怕党纪不怕国法的党棍,只怕党嫌弃不怕民遭罪的官混。原来,实际领导卫生部的不是张永康,实际领导国务院的不是朱熔基。众所周知的当时领导是胡温专政集团,国务院的职能是向胡温专政集团汇报瘟情,请示、接受、执行胡核心对待和处理防治瘟疫的决定和宣传口径。
   
   胡温专政集团成员们也不是不懂得《传染病防治法》和《刑法》,只是他们更清楚法律在他们的专政下,不过是可塑性最强的橡皮泥,是“要用大如天、不用靠一边”的魔术玩具。胡温专政集团成员们也不是不知新世纪人瘟对人民生命和健康的严重威胁,但他们更清楚专政集团的政权和利益与人民生命和健康的两者比重谁大谁小。
   
   胡温专政集团不让国务院依法行政,朱熔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凭着良心和职责扬起依法行政的旗帜起义,与胡核心分庭抗礼,但前途险恶,将在任期未满前结束官运;要么昧着良心保持沉默,让张永康、外交部发方人代表国务院即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向世界撒谎,捞个光荣退位的虚荣。人性被党性统治、良心被罪心同化的朱熔基,只能选择后者。
   
   从全国新闻媒体始终与党中央长期保持一致地装聋作哑和撒谎的证据看,从广东各级瘟情发言人的诈骗性发言证据看,胡温专政集团纵瘟的“英明”决策,并不是保密在高层中的高级机密,而是传达到了范围相当广泛的公开秘密。
   
   挖掘这些信息的意义在于证明:
   
   (一)直到4月21日才被迫公开新世纪人瘟中瘟数字并开展全民抗瘟战争的事实说明,如果不是谎言实在捂不住瘟情的缘故,胡温专政集团还是无意向本国人民、向全世界公开瘟情。也就是说,他们将继续执行纵瘟政策。
   
   (二)张永康之流以掩盖瘟情为手段的造谣诈骗,不单是他的个人行为和职务行为,还是对胡温专政集团的代理行为,表达的是他和胡温专政集团共同的纵瘟意志。其中,胡温个人的意志决不会是抗瘟,也决不会是以沉默方式或举手方式同意的纵瘟意志。
   
   (三)张永康之流和他们代表胡温专政集团掩盖瘟情的纵瘟行为,至少构成了《传染病防治法》和《刑法》规定的纵瘟罪、玩忽职守罪,和《刑法》未规定的危害公共安全罪、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诈骗罪、践踏人权罪。
   
   (四)张永康只是胡温犯罪集团纵瘟犯罪的从犯,但胡温集团对他的撤职处理只是割须代首式的处分,远离刑法,避开刑罚,是对罪犯的保护,对犯罪的放纵。对张永康回家赋闲的前途安排,很可能和前铁道部长丁关根一样,先撤后升,或者易位易地为官。因为,如果没有他勇敢代理诈骗所创造的稳定政治环境,十届两会势必被全国抗瘟战争推后,至今还无法召开,似此就将形成党国新旧两套班子长时期同时执政的混乱局面。尽早进入“国家”领导职务或“国家”职务转正,就希望按预定日期召开十届两会。按预定日期召开两会的心情,只有胡核心成员最迫切。而他掩盖瘟情的造谣诈骗完全“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完全是为“稳定压倒一切”而牺牲个人道德、职业医德、职务道德和法定职责的尽职工作。
   
   (五)至今,胡温既对自己的纵瘟罪行毫无坦白、自责、悔过和自罪的表达,又对犯罪团伙毫无依法揭发、追究的动作和倾向,显然意在保护所在犯罪集团的所有罪犯。
   
   由此,我们不能不怀疑江泽民经常呤诵、温家宝新任总理第一天就对中外记者呤诵的悲壮诗句:“茍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中的国家二字,究竟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政权呢?还是这个“国家”的重心、唯一值得热爱的主体——人民呢?
   
   胡温专政集团为什么要诈骗人民诈骗世界?因为他们赖以专政和腐败的基础是专政政权,专政政权唯一的救命稻草是稳定的泡沫经济,民命不过是他们践踏的草菅,瘟倒多少人无所谓。何以见得?证据有:
   
   (一)胡锦涛在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考察时说:“当前要把防治非典型肺炎的工作,作为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一件大事。”
   
   ——他念念不忘的是改革、发展、稳定,保护民命不是抗瘟的第一目的。
   
   (二)温家宝谈及疫情的危害时说:“非典型肺炎可能会伤害中国的经济、国际形象以及社会稳定。”
   
   ——他念念不忘的是经济、国际形象、社会稳定,人民的生命与健康不是瘟毒的毒害对象。
   
   (三)3月28日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以钦差大臣的身分在香港对新闻媒介的训道:“如果600万人中有50万人得了这个病,我觉得应该恐慌,但现时才300多个就搞成这个样子了,我觉得有问题。香港这样报道病情,谁还敢来?”
   
   ——50万与600万的比值是8.3%,据此比例和逻辑,拥有常住人口1630万以上的北京(2001年城市居民1367万人,居住半年以上的外来人口263万人),没有瘟倒135万人以上,13亿大陆人没有瘟倒1亿人以上,胡温专政集团就没有理由恐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