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谢选骏文集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041、管仲的巧妙变节,后来的魏征学习了他
   
   黄帝纪元2013年
   西元前685年

   鲁庄公九年(齐桓公元年)
   
   鲁庄公和齐国的大夫在蔇地结盟,这是由于当时齐国没有国君。
   
   夏季,庄公进攻齐国,护送公子纠回国即位。齐桓公从莒国抢先回到齐国。
   
   秋季,鲁军和齐军在乾时作战,鲁军大败。庄公丧失战车,乘坐轻车逃了回来。秦子、梁子打着庄公的旗号躲在小道上作掩护,都被齐军俘虏了。
   
   鲍叔率领军队代表齐桓公来鲁国说:“子纠,是我齐君的亲人,请君王代我齐国讨伐。管仲、召忽,是我齐君的仇人,请把他们交给我齐国才能甘心。”于是就在生窦把公子纠杀死,召忽也自杀了。管仲请求把他押送回齐国,鲍叔接受请求,到了齐境堂阜就把他释放了。回国后,鲍叔报告齐桓公说:“管仲治国的才能比高傒都强,可以让他辅助君主。”齐桓公听从了这个意见。
   
   齐侯逃亡在外的时候,经过谭国,谭国人对他很不礼貌。等到他回国,诸侯都去祝贺,谭国又没有人去。隔年冬季,齐军就灭亡了谭国,这是由于谭国没有礼貌。谭子逃亡到莒国,这是因为两国同盟的缘故。
   
   
   042、曹刿论战:司法公正关乎国运兴衰
   (作战靠勇气不靠训练)
   
   黄帝纪元2014年
   西元前684年
   鲁庄公十年(公元前684年)
   
   十年春季,齐国的军队攻打鲁国。庄公准备迎战。曹刿请求接见。他的同乡人说:“那些每天都吃肉的人在那里谋划,你又去参与什么!”曹刿说:“吃肉的人鄙陋不灵活,不能作长远考虑。”于是入宫进见庄公。曹刿问庄公:“凭什么来作战?”庄公说:“有吃有穿,不敢独自享受,一定分给别人。”曹刿回答说:“小恩小惠不能周遍,百姓不会服从的。”庄公说:“祭祀用的牛羊玉帛,不敢擅自增加,祝史的祷告一定反映真实情况。”曹刿回答说:“一点诚心也不能代表一切,神明不会降福的。”庄公说:“大大小小的案件,虽然不能完全探明底细,但必定合情合理去办。”曹刿回答说:“这是为百姓尽力的一种表现,凭这个可以打一下。打起来,请让我跟着去。”
   
   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辆兵车,与齐军在长勺展开战斗,庄公准备击鼓。曹刿说:“还不行。”齐国人打了三通鼓。曹刿说:“可以了。”齐军大败,庄公准备追上去。曹刿说:“还不行。”下车,细看齐军的车辙,然后登上车前横木远望,说:“行了。”就追击齐军。
   
   战胜以后,庄公问曹刿取胜的缘故。曹刿回答说:“作战全凭勇气。第一通鼓振奋勇气,第二通鼓勇气就少了一些,第三通鼓勇气就没有了。他们的勇气没有了,而我们的勇气刚刚振奋,所以战胜了他们。大国的情况难于捉摸,还恐怕有埋伏。我细看他们的车辙已经乱了,远望他们的旗子已经倒下,所以才追逐他们。”
   
   夏季,六月,齐国和宋国的军队驻扎在郎地。公子偃说:“宋军的军容不整齐,可以打败他。宋军败了,齐军必然回国。请您攻击宋军。”庄公不同意。公子偃从雩门私自出击,把马蒙上老虎皮先攻宋军,庄公领兵跟着进击,在乘丘把宋军打得大败。齐军也就回国了。
   
   蔡哀侯在陈国娶妻,息侯也在陈国娶妻。息妫出嫁时路过蔡国。蔡侯说:“她是我妻子的姊妹。”留下来见面,不很礼貌。息侯听到这件事,发怒,派人对楚文王说:“请您假装进攻我国,我向蔡国求援,您就可以攻打它。”楚文王同意。秋季九月,楚国在莘地击败蔡军,俘虏了蔡侯献舞回国。
   
   
   043、古代军事术语解析
   
   黄帝纪元2015年
   西元前683年
   鲁庄公十一年
   
   十一年夏季,宋国为了乘丘那次战役的缘故而入侵鲁国。庄公出兵迎战。宋国的军队还没有摆开阵势,鲁军就逼近压过去,在鄑(《白话左传》中作“戬”,从原文及《春秋左传注》改)地打败宋军。
   
   凡是作战,敌方没有摆开阵势叫做“败某师”,都摆开了阵势叫做“战”,大崩溃叫做“败绩”,俘虏敌方的勇士叫做“克”,伏兵而击败敌军叫做“取某师”,周天子的军队被打败叫做“王师败绩于某”。
   
   
   044、行为不轨导致政治灾难
   
   秋季,宋国发大水。庄公派使者去慰问,说:“上天降下大雨,危害了庄稼,为什么不慰问呢?”宋闵公回答说:“我对于上天不诚敬,上天降灾,还使贵国国君担忧,承蒙关注,实不敢当。”臧文仲说:“宋国恐怕要兴盛了吧!禹、汤责罚自己,他们勃然兴起;桀、纣责罚别人,他们马上灭亡。而且别国发生灾荒,国君称孤,这是合于礼的。言语有所戒惧而名称合于礼制,这就差不多了吧!”不久,又听说上面那番话是公子御说所说的,臧孙达说:“这个人适合当国君,因为他有体恤百姓的心思。”
   
   冬季,齐桓公来鲁国迎娶共姬。
   
   在乘丘战役中,庄公用叫金仆姑的箭射中南宫长万,庄公的车右歂孙活捉了长万。宋国人请求把南宫长万释放回国。长万是力气极大的人,宋闵公开玩笑说:“原来我尊敬你,如今你成了鲁国的囚犯,所以我便不敬重你了。”南宫长万因此而怀恨他。
   
   (黄帝纪元2016年 西元前682年 鲁庄公十二年)
   
   十二年秋季,宋国的南宫长万在蒙泽杀死了宋闵公。他在城门口遇到仇牧,反手便打死了他。在东宫的西面遇到太宰华督,又杀了他。拥立子游为国君。公子们都逃亡到萧邑,而公子御说逃亡到亳地,南宫牛、猛获率领军队包围了亳地。
   
   冬季,十月,萧叔大心和宋戴公、武公、宣公、穆公、庄公的族人借调曹国的军队付伐南宫牛和猛获。在阵前杀死了南宫牛,在宋国都城杀死了子游,拥立宋桓公为国君。猛获逃亡到卫国,南宫长万逃亡到陈国,长万自己驾车拉着他母亲,一天就到达了。
   
   宋国人到卫国请求归还猛获。卫国人想不给他们。石祁子说:“不行。普天下的邪恶都是一样可恶的,在宋国作恶而在我国受到保护,保护了他有什么好处?得到一个人而失去一个国家,结交邪恶的人而丢掉友好的国家,这不是好主意。”卫国人把猛获归还给了宋国。宋国又到陈国请求归还南宫长万,并且施以贿赂。陈国人让女人劝南宫长万饮酒,灌醉了他就用犀牛皮把他包了起来。等到达宋国时,南宫长万的手脚都露出来了。宋国人把猛获和南宫长万剁成了肉酱。
   
   
   045、齐国的帝国主义
   
   黄帝纪元2017年
   西元前681年
   鲁庄公十三年(周僖王元年)
   
   十三年春季,鲁庄公和齐、宋、陈、蔡、邾各国国君在北杏会见,是为了平定宋国的动乱。遂国人没有来。
   
   夏季,齐国人灭亡遂国并派人戍守。
   
   冬季,宋桓公和齐桓公在柯地结盟,开始和齐国讲和。
   
   宋国人违背了北杏的盟约。
   
   (黄帝纪元2018年 西元前680年 鲁庄公十四年)
   
   十四年春季,齐国、陈国、曹国联军进攻宋国。齐国请求成周出兵。夏季,单伯带兵同诸侯相会。同宋国讲和后回国。
   
   冬季,单伯和齐桓公、宋桓公、卫惠公、郑厉公在鄄地会见,这是由于宋国顺服的缘故。
   
   (黄帝纪元2019年 西元前679年 鲁庄公十五年)
   
   十五年春季,齐桓公、宋桓公、陈宣公、卫惠公、郑厉公再次在鄄地会见,齐国开始称霸。
   
   
   046、原繁斥责郑厉公不仁不义
   
   郑厉公从栎地带兵入侵郑国国都,到达大陵,俘虏了傅瑕。傅瑕说:“如果放了我,我可以使君王回国再登君位。”郑厉公和他盟誓,便把他释放了。六月二十日,傅瑕杀死郑子子仪和他的两个儿子,接纳厉公回国。
   
   当初,在郑国国都的南门下面,一条在门里的蛇和一条在门外的蛇相斗,门里的蛇被咬死。过了六年而郑厉公回国。鲁庄公听说这件事,向申繻询问说:“厉公的回国难道与妖蛇有关系吗?”申繻回答说:“一个人是否会遇到他所顾忌的事,是由于他自己的气焰所招致的。妖孽是由于人才起来的。人没有毛病,妖孽自己不能起来。人丢弃正道,妖孽就自己来了,所以才有妖孽。”
   
   郑厉公回国,就杀死了傅瑕。派人对原繁说:“傅瑕对国君有二心,周朝定有惩处这类奸臣的刑罚,现在傅瑕已经得到惩处了。帮助我回国而没有二心的人,我都答应给他上大夫的职位,我愿意跟伯父一起商量。而且我离开国家在外,伯父没有告诉我国内的情况。回国以后,又并不亲附我,我对此感到遗憾。”原繁回答说:“先君桓公命令我的先人管理宗庙列祖列宗的主位,国家有君主而自己的心却在国外,还有比这更大的二心吗?如果主持国家,国内的百姓,又谁不是他的臣下呢?臣下不应该有二心,这是上天的规定。子仪居于君位,十四年了,现在策划召请君王回国的,难道不是二心吗?庄公的儿子还有八个人,如果都用官爵做贿赂以劝说别人三心二意而又可能成功,君王又怎么办?下臣知道君王的意思了。”原繁说完,就上吊死了。
   
   (黄帝纪元2019年 西元前679年 鲁庄公十五年)
   
   秋季,各诸侯为宋国而共同攻打郳国。郑国人便乘机入侵宋国。
   
   (黄帝纪元2020年 西元前678年 鲁庄公十六年)
   
   十六年夏季,各诸侯联军进攻郑国,这是由于郑国入侵宋国的缘故。
   
   郑厉公从栎地回到国都,没有及时通知楚国。秋季,楚国进攻郑国,到达栎地,这是为了报复郑厉公对楚国不恭敬没有及时通知的缘故。
   
   郑厉公惩罚参与雍纠之乱的人。九月,杀死了公子阏,砍去强鉏的两脚。公父定叔逃亡到卫国。过了三年,郑厉公又让他回国了,说:“不能让共叔在郑国的后代没有禄位。”让他在十月回到国内,说:“这是好月份,十月是个满数呢。”
   
   君子认为,“强鉏不能保住他的两脚”。
   
   冬季,鲁庄公和齐桓公、宋桓公、陈宣公、卫惠公、郑厉公、许穆公、滑伯、滕子在幽地一起结盟,这是为了对郑国讲和。
   
   
   047、恶的蔓延,如同大火在草原上燃烧(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蔡哀侯由于莘地战役被俘,在楚文王面前赞美息妫。楚文王到息国,设宴招待息侯而加以袭杀,就灭亡了息国。他把息妫带回楚国,生了堵敖和成王。息妫没有主动说过话,楚文王问她,她回答说:“我一个女人,伺候两个丈夫,即使不能死,又能说什么?”楚文王由于蔡侯的缘故才灭亡了息国,于是再进攻蔡国。秋季,七月,楚军进入蔡国。
   
   君子说:“《商书》所说的‘恶的蔓延,如同大火在草原上燃烧,不可以接近,难道还可以扑灭?’恐怕就像蔡哀侯吧!”
   
   (黄帝纪元2021年 西元前677年 鲁庄公十七年)
   
   十七年春季,齐国人抓住郑詹,这是由于郑国不去朝见齐国。
   
   夏季,遂国的因氏、颌氏、工娄氏、须遂氏用酒食招待在遂国戍守的齐军,灌醉以后杀了他们。齐国戍守者被因氏四族全部杀尽。
   
   
   048、周王室率先礼崩乐坏
   
   
   黄帝纪元2020年
   西元前678年
   鲁庄公十六年
   
   周僖王派虢公命令曲沃伯建立一军,做晋国国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