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徐水良文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徐水良


   

2012-7-15日


   

   
   (胡安宁帖子详细内容请看胡原帖)
   
   徐水良:司令张鹤慈马悲鸣和合等一个性质,拼老命投共,只能当外围。进不了党内自己人圈子。
   
   胡安宁相反,中共情报机构人认他党内自己人,但他要面子,只装自己是外围。而且他嘴不紧,中共情报机构许多事情不对他讲,连与王炳章见个面打探个消息,多少年都做不到。
   
   
   余大郎:虽然中共情报机构认老徐为党外内控使用,但他要面子便当包打听……
   
   
   徐水良:你和你们同志内斗找你同志,关我什么事?叫你包打听王炳章消息,你几年打听不到一点消息,无能无用至极。尽管你受中共情报机构看作自己人,但看来中共情报机构仍然看不上你这阿Q二百五,你受中共情报机构及摄政王信任之类,看来一半是你吹大牛。
   
   
   余大郎:尼不是伙同芦笛造谣说“余介绍草庵给曾亲王并指示王倒刘国丐”?
   
   
   徐水良:又造谣。你和草庵曾(庆红)亲王之间脏事,有人猜测,笔者转一句而已。
   
   在下从来不知道你造谣说的“曾亲王并指示王倒刘国丐(凯)”一说,你是随口造谣?
   
   
   余大郎:尼个包打听自己在独网问的么,有帖,还可以查到罢。(文内攻击本人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策略)。
   
   
   徐水良:国内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如火如荼,你五毛口头改良攻击革命的做法,已经完全失败,你还坚持你胡内奸五毛一贯策略攻击起义和革命,除了继续暴露你内奸五毛本质,还有多大用处?
   
   至于民运中特务线人比例,本人早已说得很清楚,你一贯造谣污蔑也只能暴露你特务线人本质:
   
   “为了对民运基本情况作个排队摸底,作个基本估计,我曾经排列了国内和海外民运人士270人。涵盖了国内外几乎所有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其中,迄今仍然无法判定属于哪个阵营的,有55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真正属于我方反对中共阵营的,有53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属于对方阵营的,有162人。我方人士与对方阵营之比,大约是1:3。情况相当糟糕。”——徐水良
   
   
   余大郎:尼不是才怪偶未得信任嘛【这主要是尼个小报告或在网公开告密】
   
   
   徐水良:我提出的理论和策略,包括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不是你五毛线人污蔑得了的。你胡安宁从来坚持口头改良派的说辞,误导欺骗反对派,攻击污蔑革命,这种做法,早已失败。现在还想尽办法,坚持你攻击污蔑革命那一套,不仅没有用,而且是进一步暴露你特务线人中共帮手的真面目。
   
   你自己半公开半秘密与中共情报机构挂钩,不断回国与中共情报机构联系商量,然后回到海外当钦差传达中共情报机构指示,包括三反一温和,海外挺刘青,国内挺江棋生,希望大家与王炳章合作等等。你到处传达中共情报机构指示。甚至美国FBI找上门后,逃到中国大陆长期受中共情报机构保护。你这样的人,竟然要反诬揭发你的人是特务线人,真是天下奇谭,滑天下之大稽。
   
   告诉你,某海外特务头子的策略:“你抓我特务,我就抓你特务,谁怕谁?”那种策略,早就不灵了。更何况,你这种几乎公开半公开的特务线人,还要玩弄此种策略,以混淆视听,只能是大笑话!
   
   你要减轻你的罪责,还是先完成我要你包打听的、中共极力掩盖的王某人消息这个任务,以便减轻你的罪责。不过,你那点本事,连这种小事情也完成不了的。
   
   根据我的看法,原来中共情报机构还当你颗葱,但你纯粹阿Q二百五,搞得他们越来越看不起你,你的价值也就越来越小。有人投共拼命献媚,最后只能得到外围待遇。你是原本被中共当作自己人,甚至准备你来领导海外民运的人,结果,越来越小丑化,越来越不值钱。到现在,与外围也差不多了。这就是你既是线人,却越来越不受信任的情况,这是你和中共情报机构的事情,是你们情况改变,何来别人说辞矛盾?你这种人,只配当小丑,中共情报机构原先要你担大任,纯粹是只看你身份看花眼了。
   
   你到处传达中共情报机构指示,使这些指示彻底泡汤,连带线人曝光,这就是你草包本事的表现。
   
   [按]90年代中共要让胡当海外民运总负责人,胡安宁说,他当时求胡平刘青意见,未获回复同意,不敢接受。其实,他接受了中共安排才好。这个草包,嘴非常松又喜欢卖弄透露他与中共情报机构关系,他当海外民运领袖,中共机密会大量暴露。——徐水良
   
   
   余大郎:把民运汇报会的内容上网谎称“公开揭发国安”--公开告密还想赖?
   
   
   徐水良:你传达中共指示,怎么变成别人告密,变成民运汇报会?笑话!你这个特务线人,什么逻辑也不讲了,你要胡说混淆是非,也要有个逻辑,否则,只是进一步暴露你特务身份。
   
   民运向谁汇报?是你向中共汇报吧?
   
   
   余大郎:下作。内部会通报所涉国内人名,是你以揭发为名拿到网上公布的!
   
   
   徐水良:内部会涉及国内人名,是中共决定的,你要保密,我们当然要揭发。你当中共间谍,倒成民运工作。我们揭发你和中共秘密,倒成了向中共告密。你胡内奸什么逻辑?为了掩盖你内奸中共间谍面目,急得胡言乱语不顾逻辑了。
   
   
   余大郎:徐水良把内部会所通报人事,突然上网,就是加米涅夫式告密陷害
   
   
   徐水良:你的内部人事是中共情报机构决定的,披露当年中共决定是告密?
   
   你这个内奸特务,还有没有逻辑?你为中共决定的人事保密,不是你叛卖民运?别人披露中共决定,倒成了告密?你特务线人当久了,见到别人揭露,急不择言,逻辑全失了。
   
   
   余大郎:内部会通报说成为中共保密,公开在网托出人名事件叫揭发?
   
   
   徐水良:你内部通报传达中共人事决定,不是特务;现在别人披露,倒成了特务?
   
   反对派当然要让中共当年决定失败。现在披露你们失败,仅提供你是特务的证据。
   
   不努力使中共领导民运的人事决定失败,就不是真反对派。相反,像你胡安宁那样努力贯彻中共领导民运的人事决定,就必定是特务行为。
   
   
   余大郎:内部会通报说成为中共保密,公开在网托出人名事件叫揭发?
   
   
   徐水良:你内部通报传达中共人事决定,不是特务;别人披露,倒成了特务?
   
   你为中共领导民运人事决定保密到今天,还想继续保密?你真忠心。
   
   可惜,你这草包,当时到处传达搞得满世界都知道,你忠心耿耿忙忙碌碌贯彻中共领导民运的人事决定,其结果,是你这草包自己毁灭了中共这个决定。
   
   胡安宁,你像钦差大人海内外上传下达,不是特务线人行为?
   
   
   余大郎:事有时效,内控和泄密不同。你是当时就公布滴!不是现在披露!
   
   
   徐水良:相反,我不像你草包,当时只是暗中使力,使你和中共计谋失败。既尽了笔者民运本分,又不使公民议政太过难看。
   
   为了保持我的一贯立场,决不投降中共。所以当时我不得不断然决定退出接受中共领导民运人事的公民议政,并且设法顺便把你赶出公民议政。从那以后,你接连不断攻击我,那时,你都是攻击我打击你,而不是攻击我公开中共人事决定。因为在我看来,披露这个决定,还不到时候。这几年开始披露,一是公民议政早就内斗散伙,二是为了提供你胡安宁是特务的证据,三是提醒反对派,警惕中共领导反对派的大阴谋。
   
   
   余大郎:你说正用奇,反说冇计是最高计。一面卖刘王,一面公开给共打招呼。
   
   
   徐水良:用计最高水平是不用计,直来直去,最多审时度势。对你们也是这样。
   
   如果你认为直来直去就是用计,那我十年前早就告诉你了:“用计最高水平是不用计,你胡安宁一天到晚把用计挂在嘴上,懂什么用计!”
   
   把揭露中共阴谋或努力使之失败,说成是告密打招呼,是你胡内奸的独特逻辑。

此文于2012年07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