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徐水良文集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徐水良


   

2012-7-4日


   

   
   用批孔和攻击中国传统文化传统信仰,来转移大方向,诬蔑全体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是五毛,包括某些神棍五毛,转移大方向,维护极权专制的一个阴谋。
   
   孔儒已经被批判无数次了,文革还专门搞批孔运动,结果,越批,社会越专制。相反,台湾、日本、韩国等儒家传统国家,没有批孔儒,却都实现了民主。继续搞批孔运动,无非就是继续毛左这种越批越专制的反动传统。
   
   不批当代中国现实的最大危害马列及其极权专制,却把主要矛头转向历史上的、目前并无多大作用的孔儒,把马列的罪责推到孔儒头上,纯粹是搞错了方向,实际上是政治五毛和神棍五毛们转移大方向,维护专制的一种伎俩。
   
   孔子孔儒的错误东西,当然应该批评。但是对孔子孔儒,也应该有个实事求是的分析态度。不能把马列专制的罪责说成是孔儒的罪责,不能把孔儒说成是万恶之源。孔子孔儒错误再大,也远远比不上一神教宗教极权专制、以及这种宗教专制传统变态而产生的马列专制的罪责大。
   
   世界上,不仅台湾,韩国,日本等儒家文化圈的国家或地区尊孔,而且联合国和西方民主国家也尊孔,尊孔子为伟大的教育家。因此,把孔子孔儒说成万恶之源,不仅不符合历史和现实,而且与全世界国际社会和民主国家的价值观历史观背道而驰。
   
   我日前在网上与陈捷夫就此展开辩论,他回答说:“台湾、日本、韩国等实行民主政治这一现实本身,即是对孔儒学说的彻底批判和彻底否定。”
   
   他的说法,纯粹是谎言。事实恰恰相反,台湾尊孔,包括马英九和各级官员,常常参加大规模祭孔典礼。日本韩国也一样,从未对孔子搞什么“彻底否定”。而是相当尊孔。
   
   陈捷夫先生说:“被民主政治彻底取代了的孔学,其‘尊王’内核业已丧失殆尽;即是说,孔学已死。孔子剩下来的一点作用,即是被当作与大陆争‘正统’的玩偶。”
   
   陈先生这里的说法,是用新的谎言来代替旧的谎言继续欺骗。实际上,承认“孔子剩下来的一点作用”,等于已经承认他自己“彻底否定”说是谎言。
   
   以台湾为例,民间和官方都极度尊孔,孔庙到处有,总统和各级官员都主持或参加大规模祭孔典礼,何止“一点”?
   
   陈捷夫先生说:“一个被消灭了灵魂的孔学,与受到‘彻底否定’同一意义。”
   
   这是强词夺理的说法,只“消灭灵魂”不消灭其他,就能是“彻底”?
   
   陈先生说台湾日本韩国对孔儒是“彻底否定”,可是人家是尊孔,怎么倒变成“彻底否定”?
   
   而且,无论如何,尊孔的台湾、韩国、日本等儒家文化圈国家或地区,即使真像陈先生说的那样,孔子只剩下来“一点作用”,那么,不断批孔的大陆,其作用,恐怕就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点点了,那陈先生长期抓住这十分之一点点大批特批,似乎也是小题大作,他自己的说法做法完全自相矛盾。
   
   而且,剩下“一点作用”的地方实现了民主,剩下十分之一点点的地方不能实现民主,岂不是说明对孔子孔儒,不是否定的越彻底越好,而是否定得少一点,倒是更好些。
   
   这个结论,也与陈先生的说法完全相反。
(2012/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