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
徐沛文集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筹备八年的第四十一届世博在上海开展。
   
   世博到了共产党手里也象奥运一样变成了祸国殃民的宣传秀。这一次首先是一批上海人沦为冤民难民。一万八千户上海居民被中共当局强行拆迁,其中包括四世同堂的九口之家—胡燕一家。他们被贪官以世博为名抢走家园,却无处申冤,以致胡燕不得不只身到纽约联和国门前鸣冤叫屈。
   

   中共当局在打压世博难民的同时,却专门成立世博网来报道,“世界百位名人谈上海世博”,企图借“世界百位名人” 对世博的阿谀奉承来掩盖冤民难民的不幸遭遇。
   
   中共当局“试图掀起继北京奥运会之后,又一波‘中国崛起’、‘民族复兴’的狂热”,然而践踏奥运精神的奥运,与被赤化的世博一样,都是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再轰轰烈烈,也是假大空。共产党专制的国家,从前苏联到北朝鲜都热衷于搞此类宣传秀。
   
   在出面为世博宣传的百位马屁精中,既有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邓亚萍、中共作协副主席王安忆等土五毛,又有江泽民伪传的作者库恩、滥用奥运窃取名利的萨马兰奇等洋五毛 。
   
   
   德国五毛的唯一代表
   
   
   勾结中共当局,在大陆捞钱的西方大公司中有一系列德国公司。因贿赂而臭名昭著的西门子股份公司是其中之一,其总裁也被拉来充当马屁精,但他是奥地利人。所以,唯一撰文宣传世博的德国人就只有施罗德。他执政时获得德国之声台长职务的社民党员贝特曼,也一如既往地象施罗德一样附和中共,宣传世博。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特别在世博开幕之际,于四月二十九日推出以“世界做客中国,中国走向世界”为题的世博专栏和征文比赛。
   
   世博网这样介绍施罗德:“德国前总理。1944年出生于德国,在哥廷根大学攻读法律专业,后从事律师职业。施罗德于1963年加入德国社会民主党,1978年当选为德国青年社会民主党主席。后历任联邦议院议员、下萨克森州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下萨克森州州长。1998年 4月,被正式推举为社民党联邦总理候选人,并在同年9月当选为德国总理,2002年10月连任,直至2005年11月宣布正式退出议会,并从此告别日常政治事务。2006年,被选为北欧输气管道建设公司监事会(股东委员会)主席”。
   
   施罗德也象施密特一样善于文过饰非,世博网上首发的题为《期待中国,期待上海》的马屁文章只有四段,在此照录如下:
   
   “在当前全球化时代,中国对我们的世界来说至关重要,在不久的将来,将崛起为重要的经济和政治上的贡献者,并将成为践行其和平、公正和发展的国际责任的现代国家。在全球和平发展方面,中国发挥着必不可少的作用。没有中国,任何国际冲突与挑战都不可能获得解决。
   
   世界在期盼着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开幕。预计观众将达7000万人次,人数令人惊叹。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不仅非常有意义,而且很重要。全球各地的国家和地区都面临城市化的挑战。
   
   我们如何应对这一挑战?我们应该保持和改善不断增加的城市人口的生活质量。因此,我们需要寻求一种可持续的政策,精心使用可用资源,如水、空气和土壤,使我们较少地依赖化石燃料。只有当我们依赖更高的能效,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可再生资源,这一切才有可能。
   
   毫无疑问,中国将呈现给世界一个成功和难忘的世博会。我确信:上海将成为世界各地客人的热情东道主。”
   
   人如其文,这段文字就足以泄露施罗德不愧是中共在德国的最大朋友。因为他名下的文字符合中共党文化的特色假大空。施罗德明知共产极权专制下中国百姓的苦难,可他却去迎合中宣部的调子,吹捧官民对立,社会分裂的血色中国!
   
   在世博开幕之前的三月二十三日起,不到四十天,大陆就发生了五起杀童惨案,以致于惊恐的家长在校门口挂起“冤有头债有主前方右转是政府”的横幅,而悲愤的民众则举起“杀贪官英雄杀孩子狗熊”的标语抗议。
   请看图片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47828
   
   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既不可能“崛起为重要的经济和政治上的贡献者”,又不可能“成为践行其和平、公正和发展的国际责任的现代国家”。施罗德却象五毛一样重复中宣部的论调,而不正视世博让上海居民胡燕们沦为冤民难民的现实。
   
   施罗德把中共的宣传当真并表示惊叹,但改变不了世博沦为中共和商人互相利用的红色商业秀。中共借世博搞红色渗透,展示“崛起”,既支持北朝鲜首次在世博上露面,又花费了一亿美金让中共在非洲的难兄难弟来给它捧场。而来凑热闹的各国商家,无非是想借此捞一笔,不过,即使中共的宣传铺天盖地,但上当的民众极其有限。连联合早报网也于五月四日刊登报道《BBC:上海世博访客不及预期一半》,而阿波罗新闻网则用照片和文字证明《世博第5天很冷清 明显组织人填场充游客》。请看图片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506/article_99542.html
   
   新浪网上没有被删除的留言中也不乏批评之声,有参观者回来后撰文表示,“成功世博-要百姓叫好-首先要以人为本”, 有网友则声明,“世博根本就是不欢迎我们这些外地人,你看从进上海开始就把大家当敌人,首先看到的是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逐个的安检,询问,而不是欢迎我们的笑脸。谁稀罕来上海!世博会,自娱自乐去吧”!被当作敌人的不仅是外地人,只有对海内外的五毛比如施罗德而言,上海才是“热情的东道主”。而他也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得到了热情地接待。世博网当天报道,“今天下午,上海世博会执委会专职副主任钟燕群会见了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一行,并向他们介绍了上海世博会的基本情况和最新筹备进展”。报道结尾称,“施罗德表示,2010年一定会再来上海,一睹上海世博会的风采”。不过,曾为北京奥运开幕式捧场的施罗德,却没有出席燃放了更多烟花的上海世博开幕式,虽然他三天前在青岛露面。
   
   
   与同党前辈施密特相比
   
   
   据报道,施罗德是因为钦佩施密特,一九六三年,十九岁时加入社民党青年组织。就是说,施罗德和施密特分属两代人。
   
   施罗德的母亲生于一九一三年,象施密特的父亲一样也是私生子。但施母没受什么教育, 结婚生下一女和施罗德不久,丈夫就在二战中阵亡,她带着两个孩子一九四七年再婚,又生了两女一儿,靠做清洁工之类的粗活贴补家用。
   
   施罗德在二零零六年出版的回忆录《抉择:我的政治生涯》中透露,他们家只有两个小房间和一个兼作厨房的起居室,继父患肺病,咳嗽声不断,一直到去世。二零零三年,施母过九十岁生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五个孩子她“都爱”,当然她为施罗德感到骄傲并称赞,“他自己努力工作得到一切”。就是说,在德国只要个人努力,家境再贫寒,都有出人头地的希望。而在共产党专政的大陆,与施罗德同代的无数中国人却史无前例地被剥夺了升学的机会比如遇罗克。
   
   施罗德则可以当上“流浪总理”(Straßenkanzler)。德语的流浪儿(Straßenkinder)一词由街道和孩子两个词组成,有人把孩子换成总理,新造了一个词来形容施罗德的来历。
   
   施密特是烟鬼,可谓夫抽妇陪,白头偕老。当年潜伏勃兰特身边的德共间谍纪尧姆被捕后,勃兰特被迫辞职的一个原因是纪尧姆导致其婚外滥情曝光。正好施密特只有一妻,形象正面,被推出来替补勃兰特。
   
   施罗德一来缺少家教,二来赶上德国的“小文革”。德国的“文革”一代在共产党势力的渗透下,打着反法西斯、反美反战的口号,反传统反道德,大搞“性解放”,女人甚至以杀害胎儿为荣……世风恶劣,导致这一代的德国各界名人多生活放纵,男女关系随便,结四次婚的施罗德就是他们的代表。
   
   一九六八年,施罗德二十四岁时结婚。
   一九七二年,他第二次结婚,在这段婚姻期间,于一九七六年获得律师资格。
   一九八一年,他通过社民党组织的活动,认识一位有两个女儿的有夫之妇希露。
   一九八四年,他四十岁时,与希露结婚。
   一九九零年,施罗德当选下萨克森州州长。施罗德夫妇一度有“下萨克森的克林顿夫妇”之称,就是说施罗德夫妇也是政治夫妻。
   一九九五年,施罗德通过社民党的党员大会与一小他十九岁的女记者多丽丝相遇。一九九六年,这段婚外情曝光。希露比希拉蕊有自尊心,立即把负心汉赶出家门,为此宁可放弃当总理夫人的梦想。
   一九九七年,施罗德第三次离婚,第四次结婚。
   一九九八年,五十四岁的施罗德成为德国的第七任总理,三十五岁的第四任妻子则成为德国最年轻的总理夫人。鉴于四任妻子的结婚戒指正好可以组成德国汽车奥迪的四环商标,施罗德又被称为 “奥迪总理”。
   
   嫁给施罗德后,已与他人有一女的多丽丝便辞职在家相夫教女兼尽总理夫人的社会义务。在婚姻过“七年之痒”之际,多丽丝从俄国抱养一女,两年后又抱养一儿。
   
   二零零五年,施罗德因无法如愿继续当总理而辞职回家写书时,表示,“我现在有更多的时间给我的非常有生气,由我的妻子多丽丝充满爱心执掌地不小的家庭。现在有三个孩子属于这个家庭:戈雷格,刚一岁,维克多丽雅六岁和克拉拉十五岁。没有他们四人的生活我难以想象。”
   
   二零零九年,施罗德的六十五岁生日时,多丽丝操办一个有二百多人参加的生日宴会。可能也是为了庆祝她与施罗德的婚姻维持的时间比前三任都长吧!她是在施罗德的第三次婚姻进入第十一个年头时成为第三者。这之前,施罗德自己在一个访谈中表示,当有压力从外面来的时候,希露笔直地站在他身后支持。可是,这样的老婆还是不及新欢。希露则象她的第一任丈夫一样尝到了被抛弃的滋味。成功夺得别人老公的多丽丝是否能够战胜别的第三者,还是一个悬念。
   
   
   与共党同辈李嘉廷相似
   
   
   李嘉廷和施罗德同年同月生,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最大的不同是:李嘉廷生活在共产极权社会,加入的是共产党。
   
   李嘉廷出生在云南省石屏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是彝族人。父亲也很早去世,靠母亲干粗活供他上学读书。李嘉廷也有几个兄弟姊妹,也只有他一人出人头地。
   
   十九岁时,李嘉廷被选拔进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一九六四年在大学加入共产党。
   一九六八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黑龙江的一家兵工厂工作。
   中共被迫搞经济改革后,象李嘉廷这样在共产党专政的大学毕业的共产党员得到重用。一九八一年,他上调到黑龙江省经委,从此“四年四步”,步步高升。第四年他已调任哈尔滨常务副市长。
   
   一九九二年,“少数民族干部”李嘉廷被提拔为中共云南省委常委、云南省副省长,比施罗德晚两年成为州官,但施罗德是民选,必须对选民负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