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熊飞骏的博客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熊飞骏
   去年“乌坎事件”,几名外国记者前往与外界隔绝的乌坎村采访真相,当地政府立马称那些记者为“海外敌对势力”?
   那几名外国记者多来自私营媒体,并非受雇于本国政府。他们深入被隔绝的乌坎采访纯粹出于“挖掘真相”的职业责任心,并非给本国政府充当特务间谍,或唯恐中国不乱煽风点火。
   后来我们的作风一变,破天荒认真倾听乌坎民众的诉求,不再无原则充当败家子地方官的保护伞,轰动海内外的乌坎事件立马风平浪静,乌坎的江山也没有因此变色,不但依旧是我党的天下,还成为我党的新模范村。


   事实证明那几名外国记者并不是什么“海外敌对势力”,而只是当地政府官员的“假想敌”。
   无论是个人、家庭还是国家,都希望朋友越多越好,敌人越少越好;可六十年来我们好象吃错了药,唯恐敌人不多,实在找不到敌人也要人为制造一些“假想敌”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的民族!
   毛中国时期,我们几乎在全球到处树敌,除了北朝鲜、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极少数靠我们超越国力的慷慨援助才能过日子的芝麻小国外,几乎都被我们视为“反华势力”。当文明国家不屑与中国为敌时,我们就用“臭骂一通”的方式硬生生把对方推到敌人那一边。
   在毛时代,与中国建交的40多个国家,有30个发生外交纠纷;中国驻外领事馆14个关掉9个;外国驻华领事馆从30多个关得只剩六个……
   这就是毛中国的“崇高国际威望”真相!
   一个拥有四十多亿人口的世界,我们的朋友居然不到一亿人?“反华势力”却高达四十多亿?
   如此庞大的“反华势力”,多数都是我们的“假想敌”。多数国家根本没有与中国为敌的意思,我们却想当然把它们划到敌人那一边,不惜污言秽语口诛笔伐,直到对方不堪侮辱真个与中国为敌才肯罢休。
   毛中国时期我们的国际地位是“绝世孤独”!
   我们最大的“假想敌”是美国。其实美国是近代世界对中国最为友好的国家,没有美国的正义感和推进人类文明的责任心,中国也许早就亡国了。共和国成立初期,美国并没有与红色政权为敌的意思。那时美国极端厌恶蒋介石独裁政权,朝鲜战争以前,抛弃台湾与中国红色政权建交是美国外交努力的方向。
   …………
   我们不但在国际上把绝大多数国家列为“假想敌”,还在国内制造了一个庞大的“阶级敌人”群体。
   从1950年土改开始,到毛泽东万寿无疆为止,我们以巨大的热情制造了数以亿计的“阶级敌人”。“ 阶级敌人”阵营一年比一年庞大,到了文革时期“阶级敌人”居然达到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
   “阶级敌人”的名称五花八门: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国民党特务,反动会道门头子、叛徒、内奸、工贼、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新生资产阶级分子、蜕化变质分子、牛鬼蛇神、汉奸、卖国贼……
   十一届三中全会时期,叶剑英元帅总结文革:一共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八千亿人民币……挨整的一亿人无疑都是“阶级敌人”,加上他们的未成年子女远不止一亿这个数。那时中国只有七亿人,“阶级敌人”的阵营何等庞大啊?
   如此庞大的“阶级敌人”阵营,绝大多数都不曾威胁或伤害红色政权和国家安全,事实上都是我们的“假想敌”。
   右派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五七年以后高达511万人划为右派(右派+中右+相当于右派的坏分子),后来除章伯均、罗隆基、储安平等96人外全部平反,错划率高达99.997。那些错划的右派都是我们的“假想敌”。
   文革时期成千上万的造反派以“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押赴刑场枪决,其中高达90%以上的人在临刑前自发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共产党万岁!”导致行刑人员发明出了“割喉管”、“铁丝勒喉”、“嘴里塞竹筒”、“竹签穿下腭”等令受刑人发不出声的灭绝天良阴招。一个在临刑前自发高呼“毛主席万岁”的人,怎么可能“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呢?无疑是百分百的“假想敌”。
   毛泽东永垂不朽后,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我们终于认识到庞大的“阶级敌人”阵营绝大多数是我们的“假想敌”,并为多数“假想敌”平反恢复名誉。
   我们虽然平反了不少“假想敌”,但爱好制造“假想敌”的民族劣根性并没有告别我们的生活,在八十年代后期又重新继续“假想敌”噩梦,二十多年来“假想敌”数量逐年攀升。
   改革开放中国的“假想敌”的经典名称不再是“地、富、反、坏、右”;而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海内外敌对势力、反华势力、汉奸、卖国贼……”;其中“汉奸、卖国贼”是频率最高的“假想敌”称谓。
   事实真相是:被我们污为“汉奸、卖国贼”的对象,绝大多数是拥有过人智慧见识、对中华民族怀有强烈责任心的真爱国志士。那些爱好挥舞“汉奸、卖国贼”政治帽子的主,多数不是贼喊捉贼的贪官裸官就是嗜好攻击性暴力唯恐中国不乱的毛棍。他们才是真正伤害国家民族的汉奸卖国贼。
   …………
   我们除了爱好在国内外制造“假想敌”外,在国际关系上长期敌友不分,与狼共舞恩将仇报。
   在国际上真正有益中国的真朋友应该是美国;俄罗斯则是对中国伤害最大的国家,并且劣性不改,在相当长时期无疑是中国最为危险的敌人。
   这就好比一个村庄有两个大户,一个是绅士世家,一个是流氓世家。对于实力不如两个大户的弱势家族来说,绅士大户通常不会主动伤害你;而流氓大户则随时准备强夺你的利益。与绅士为伍不但安全且受益无穷;与流氓鬼混稍有不慎就会有不测之祸。
   一个瓷坛子与一个铁坛子在一条溪流上并肩漂流抱团取暖,迟早有一天会被铁坛子撞得粉碎!
   美国是绅士大户;俄罗斯是流氓大户。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罗斯把盟友当奴才。
   与美为友平等受益;与俄结盟是与狼共舞。
   中国是瓷坛子,俄罗斯是铁坛子,两者绝不能抱团取暖,否则吃亏的只能是前者。
   令人痛心的是:我们一直爱好“与狼共舞”,把真正有益中国文明进步的美国妖魔化为国际上最大的“反华势力”。
   我们已经为“敌友不分”付出惨重的代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交,中国外交“一边倒”的苏联“老大哥”阴谋对“老朋友”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如果不是美国不计前嫌坚持国际正义,中国就会毁灭于俄国熊核弹的蘑菇云中。
   如果我们继续“敌友不分”,与狼共舞恩将仇报,总有一天会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
   我们不能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跌倒两次!
   
   
   二0一二年七月二十日
(2012/07/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