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偷情╱散文]
王先强著作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偷情╱散文

    窗外朦朦的发亮,丈夫和两个小孩子都还在酣睡,她偷偷地藏在身边的手提电话,却突然无声的震动起来──这是特意调校的来电显示;她心有灵犀的晓得是那个人打电话来了……
   
   她带手提电话,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跨过丈夫,下了床,蹑手蹑脚的走去轻轻的开了木门,开了铁闸,走到后楼梯,然后才拿出手提电话来,按掣驳通,对上了话──果然是那个人……
   
   她对电话,几乎是把声音含在口里,微微的、悄悄的、一字一句的吐出:「……不能,今天不能……得另找一个时机……」


   
   完了,她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回屋里去。
   
   她的丈夫姓陈,是陈先生,顺理成章的,她便是陈太;虽说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她还很年轻,也很漂亮;在不知底细的人看来,她彷佛还是个少女!
   
   那个人是谁?是一个也是年轻的人,但不是女人,而是男人;这个年轻男人也已结婚,妻子清纯美丽,还正在度甜甜蜜蜜而又热热烈烈的蜜月呢!
   
   在这种情形之下,也不知是何种原由,是年轻男人勾搭上了陈太,还是陈太勾搭上了年轻男人,致使两人干出了本应不该发生的事?这真是天才晓得!年轻男人是背他的新婚妻子而走出来的;陈太是背丈夫而走出去的;两人都是偷偷摸摸,偷偷摸摸的幽会,偷偷摸摸的干那回事。这偷,虽不是经常,但一个月当中总有那么三几回。偷,还真有偷的情趣,还真有偷的刺激哩!两人就这么钟情于、力于偷上。
   
   早晨的、和煦的阳光,斜斜地撒落在窗台上的时候,陈太已经细心地、体贴地伺候丈夫和两个孩子吃完早餐,并从衣柜里取出了丈夫的西服和孩子们的校服,一边提醒丈夫该整装出门上班了,一边就替两个小孩子穿上校服;不一会儿,当大厦的一部升降机下到地下大堂打开了闸门的时候,一对孩子就欢蹦乱跳的跑了出来,远远的走到前边去,随后的便是陈先生和陈太;此时刻,陈太背背一个书包,手拎另一个书包,但另一只手却紧紧的挽丈夫的臂弯,并肩而行,亲密得羡煞旁人……
   
    没有谁知道,一个年轻男人,此时却是深深的隐藏在陈太心中。
   
    这是三人行呀!然而,有谁看得出异常,有谁看得出陈太心窝里的庞然大物?就是夜夜同床的丈夫陈先生,也毫无察觉毫无感知呢!这就明明白白的是一对恩爱夫妻嘛,能不令人仰慕?
   
   每一个月初的一个夜晚,当两个小孩子都上床去睡觉之后,陈先生会在正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再招陈太来到身边,然后掏出一万元来,交给陈太做一个月的家用;此时刻,他还会在她的嘴唇上留下一个久久的、深深的、暖暖的吻。他实在是太爱太爱她了!她不仅年轻,不仅漂亮,还为他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还把一头家务打理得井然有序;到哪里去找到这样好的妻子呀?
   
   陈太手捧一万元,眼睛微微闭上,享受丈夫那温馨的甜吻……
   
   这夜也宁静,也温馨!
   
   但是,也是此时刻,陈太的心却有些微的震荡:我是不是对不起丈夫了……
   
    这样的夜晚,陈太或许会睡得不安稳,或许会辗转反侧,不能成眠;不知这是不是良心歉疚?
   
   不过,到了第二天,或者到了第三天,一切又会恢复正常;一对恩爱夫妻正常的把臂出街,年轻女人心坎里正常的隐藏一个年轻男人……
   
   好几天没有接到年轻男人的电话了,陈太必须偷偷摸摸的挂一个电话过去;她拨了一组电话号码,拨通了,接上了,对方却是个女人声音;这肯定是年轻男人的新婚妻子听的电话,为不露馅儿,她默不作声,慌忙的将电话挂断了;她五指按胸,尽量压抑心房的跳动,想:为甚么是他的妻子听电话呢,莫非出了问题?她心放不下,得想办法去弄清楚根由。
   
   一天,陈太在家中接上了年轻男人的电话,正在问他的近况,正在问他有否出了甚么事故,正在如痴似醉的倾吐绵绵情话的时候,突然间木门打开来,走进来她的丈夫陈先生……在那瞬间,她的心脏乱窜乱跳,手一阵麻木,额头上渗出薄薄一层冷汗,好在她还晓得即刻挂断了电话,不至于留下甚么把柄,至于电话那头的惊疑,则是顾不上了;她瞪丈夫,等待发生一场或许是很大很大的风暴……
   
   甚么风暴也没有发生。陈先生只是走进房间,在抽屉里拿了一份文件,便就出门走了。
   
   陈太这才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放下心头大石。她望出窗外,看见几只鸽子在空中遨翔打转,忽而感觉真美好,心境完完全全的平伏了。
   
    两相牵挂!陈太总是千方百计的寻找时机,只要有隙有罅,她必定欢快的前往宾馆开房,然后与那个年轻男人绵作乐;同样地,那个年轻男人也总是毫无放松的、紧紧的、苦苦的追求陈太,只要相聚,那必定是一场百倍亢奋的冲杀。
   
   有好多次,乘陈太独处的时候,年轻男人更要直闯到其家中来;只是对于这一点,陈太却较谨慎,不予赞同,不作首肯;她总得顾全一下大局,不能在丈夫陈先生面前太过嚣张,不能露出马脚来。
   
   一天,陈太独自在家的时候,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说有点事要上来商谈。她不认识这么一个女人,但听声音,彷佛是上次替年轻男人接听电话的那个女人,莫不是年轻男人的新婚妻子察觉了甚么,上来找她讲数谈判了?倘是如此,那问题可来了。她怀一种极度不寻常的、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这么一个女人出现。
   
   女人来到门口了:普普通通的一个女人,年龄还较大,还较苍老……这不可能是年轻男人的新婚妻子……陈太的心安定了一半……
   
   女人瞪陈太,显然是早有准备的、毫不回避的、不客气的说:你的丈夫陈先生同我怀上孕了……他爱的是我,不是你……你必须离开他,把他让给我……
   
   这是甚么,是宣战,是一场战争吗?一个晴天霹雳呀!
   
   陈太几乎昏了过去──原来他也在偷,而且比她偷得更过份!
   
    事到如今,该怎办?难道陈太也该学这个女人,也去找年轻男人的新婚妻子,也向她宣战,要她也把丈夫让出来?
   
   陈太的脑子乱作一团,想不明许许多多的事,纷繁之中理不出个头绪来……
   
   凡夫走卒也罢,正人君子也罢,达官富豪也罢,都有「偷」,且历史悠久,而当今时髦的更是「包」,这不是都有失体面有失伦理么?不是令人慨叹么?但又能如何?说穿了,该是人实在不算人,人实在只是一种动物,与猪与狗无异,如此而已。
   
   天还是天,地还是地,阳光也灿烂……陈太怪不得谁,同时大概也无谁怪陈太……
   
   陈太袋里的手提电话又无声的震动起来,是那个年轻男人来电话了,不知她要作怎样的处置?
(2012/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