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刘逸明文集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广州的《新快报》和上海的《东方早报》分别在7月16日和17日遭到整肃,报社高层被撤职或调职,两大事件迅速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关注。不过国内的舆论主要是民间舆论,官方舆论对这只能保持沉默,因为话题敏感不便涉足,幸灾乐祸是助纣为虐,为其鸣冤叫屈则是太岁头上动土。
   
   中国没有新闻自由,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报社、报刊最多的国家,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中国的报刊几乎都是官方媒体,即使是民办的也得挂靠政府部门,在风格上必须与官方媒体保持一致,从这种意义上讲,中国的报刊是100%的官方媒体。
   
   不过,党报跟大众商业性报纸虽然在为领导人涂脂抹粉方面如出一辙,但是,商业性报纸为了争取读者和市场,一般而言,会多一些民众喜闻乐见的消息,尤其是反应社会阴暗面的消息。所以,我们不难发现,除非是像《人民日报》那样强迫各级政府机关订购的报纸,后者的发行量往往比前者要大得多。


   
   广东虽然地处中国边陲,历史上的文化地位远不如中原地区,即使是在今天,教育也不如其它地方发达,但是,在媒体行业,广东的报纸却早已名声在外。从《南方周末》到《南方都市报》,再到《新快报》,敢言媒体层出不穷。
   
   《新快报》以深度报道见长,该报社云集了一大批高水平的调查记者。其深度报道并不仅仅限于一般的社会事件,还包括敏感事件,所以得罪了不少地方的官员以及大型国有企业。其实,早在2006年,《新快报》就在突破舆论禁区上小试牛刀了,当时,该报刊登了一幅胡锦涛泪流满面的漫画,结果作者邝飙被迫停笔一个月。
   
   《新快报》创刊于1998年,属于《羊城晚报》旗下报纸,迄今为止已经有14年的历史。在之前很多年中,《新快报》只能算是地方小报,但到今天,《新快报》显然已经成为闻名遐迩的大报了。不过,因为此次遭整肃,所以《新快报》的辉煌已经成为历史。
   
   上海官方一直以思想保守著称,在上海媒体当中,敢言的原本寥寥无几,在以前,只听说过《外滩画报》比较敢言,但后来该报也逐渐丧失了个性,不再引人注目。在众多的上海报纸当中,《东方早报》来者居上,不仅发布各类新闻报道,而且还发布评论者的犀利评论。
   
   不是因为《东方早报》被整肃,估计很多人都不会去查看该报的办报历史。原来,《东方早报》最初是由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和南方报业集团联合创办的,创立于2003年,《东方早报》创刊后不久,南方报业集团便从管理层退出,目前,该报由上海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单独主管。
   
   看到了《东方早报》的这段历史,便让人自然联想到了《新京报》,《新京报》在最开始也是由《光明日报》和南方报业集团合办的。或许是因为这些报纸均注入了南方报业的基因,所以,都比较敢言,这种敢言最终导致了它们的辉煌和遭整肃。
   
   《新快报》此次遭到的整肃程度显然比《东方早报》更惨,不仅总编辑陆扶民被调职,而且报纸的必备版面都被削减,而《东方早报》则只是社长和副总编被撤职。当然,因为领导层被撤换,报纸必然遭受重创,因为寒蝉效应,后来者必不敢越雷池半步。可想而知,在现有的政治和新闻管理制度下,未来的《新快报》和《东方早报》将很难有所作为。
   
   《新快报》遭整肃,舆论普遍认为是因为该报转载了《济南日报》上有关习近平、李克强等几位现任政治局委员知青生活的报道。不过,《济南日报》并未因此遭到整肃,可见,即使真的是因为这篇报道惹祸,那也只是一个整肃它的借口,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此前该报发表了太多让宣传官员不快的文章。
   
   而《东方早报》遭整肃,则被舆论普遍认为是因为该报在此前曾发表记者王道军对知名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的专访,题为《民企本就有权进入所有市场》。该专访中除了有呼吁政治改革等常见观点外,还包含盛洪这样一段话:“中国社会走到这一步,就是要约束公权力,不让公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不让他们获得大量垄断权、大量稀缺资源的掌控权”,这样的措辞显然会触动新闻主管部门的敏感神经。
   
   当然,《东方早报》被整肃显然不是因为上述这一篇报道,真正原因其实跟《新快报》一样,是敢言报道不断累积的结果。媒体人沈亚川认为过去9年来,《东方早报》做得最好的报道并不是三鹿奶粉,而是对温州动车事故后温家宝讲话以及今年“两会”结尾时温家宝记者招待会这两个头版的处理。他高度赞扬该报的政治判断力,认为所有审美与担当,乃至报纸的综合实力与核心竞争力尽在这两个头版之中。
   
   众所周知,今年秋天将召开中共“十八大”,每逢党代会之前,都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仅异议人士会被严密监控甚至提前关押,而且会收紧对新闻媒体的管制。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原是温家宝的秘书林雄,但是在今年5月,中央却空降新华社副社长庹震接替林雄职位。这种人事异动其实正说明了中央对广东舆论的担忧,中国官员喜欢新官上任三把火,整肃《新快报》或许能让庹震给中央交上一张满意的答卷。
   
   可想而知,在《新快报》和《东方早报》接连遭整肃的情况下,其它媒体在未来半年时间内会加强自律,而新闻主管部门对媒体的管制也会比以往更加严厉,不到“十八大”结束不会松懈。现在正值炎炎夏日,但是,中国媒体却感觉到寒气逼人,仿佛严冬已至。
   
   2012年7月19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2/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