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刘逸明文集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经济学家仲大军到底有没有性骚扰李洋?
·女教师与男学生发生性关系,为何不定强奸罪?
·“21岁男子遭54岁官员猥亵后自杀”,可信度有多高?
·男子在宾馆光着身子被女服务员闯入,为何非要拨打“12315”?
·父亲给女儿分房子,儿子反对到底有无道理?
·《嫖娼简史》惹祸?低俗大号“咪蒙”该永久封杀!
·西安婚闹事件,如何处理猥亵伴娘者最为合适?
·顺丰机场建成将如何冲击湖北的地区版图?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杀死女商户,凶手曾经的城管身份暴露了一个秘密!
·陕西神木宣传标语惊现“长沙”,岂能撤除完事?
·张学友演唱会损坏草坪,别让“封杀令”成了“马后炮”
·这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被暴打,为何一片叫好声?
·男子用无人机直播女子裸居,被拘留十天冤不冤?
·两教师被12岁女孩诬陷“强奸”,最可怕的是什么?
·武汉女子吃火锅吃出创可贴!恶心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传销组织“善心汇”何以骗人无数?
·两姐妹被杀惨案背后未被披露的重要细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广州的《新快报》和上海的《东方早报》分别在7月16日和17日遭到整肃,报社高层被撤职或调职,两大事件迅速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关注。不过国内的舆论主要是民间舆论,官方舆论对这只能保持沉默,因为话题敏感不便涉足,幸灾乐祸是助纣为虐,为其鸣冤叫屈则是太岁头上动土。
   
   中国没有新闻自由,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报社、报刊最多的国家,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中国的报刊几乎都是官方媒体,即使是民办的也得挂靠政府部门,在风格上必须与官方媒体保持一致,从这种意义上讲,中国的报刊是100%的官方媒体。
   
   不过,党报跟大众商业性报纸虽然在为领导人涂脂抹粉方面如出一辙,但是,商业性报纸为了争取读者和市场,一般而言,会多一些民众喜闻乐见的消息,尤其是反应社会阴暗面的消息。所以,我们不难发现,除非是像《人民日报》那样强迫各级政府机关订购的报纸,后者的发行量往往比前者要大得多。


   
   广东虽然地处中国边陲,历史上的文化地位远不如中原地区,即使是在今天,教育也不如其它地方发达,但是,在媒体行业,广东的报纸却早已名声在外。从《南方周末》到《南方都市报》,再到《新快报》,敢言媒体层出不穷。
   
   《新快报》以深度报道见长,该报社云集了一大批高水平的调查记者。其深度报道并不仅仅限于一般的社会事件,还包括敏感事件,所以得罪了不少地方的官员以及大型国有企业。其实,早在2006年,《新快报》就在突破舆论禁区上小试牛刀了,当时,该报刊登了一幅胡锦涛泪流满面的漫画,结果作者邝飙被迫停笔一个月。
   
   《新快报》创刊于1998年,属于《羊城晚报》旗下报纸,迄今为止已经有14年的历史。在之前很多年中,《新快报》只能算是地方小报,但到今天,《新快报》显然已经成为闻名遐迩的大报了。不过,因为此次遭整肃,所以《新快报》的辉煌已经成为历史。
   
   上海官方一直以思想保守著称,在上海媒体当中,敢言的原本寥寥无几,在以前,只听说过《外滩画报》比较敢言,但后来该报也逐渐丧失了个性,不再引人注目。在众多的上海报纸当中,《东方早报》来者居上,不仅发布各类新闻报道,而且还发布评论者的犀利评论。
   
   不是因为《东方早报》被整肃,估计很多人都不会去查看该报的办报历史。原来,《东方早报》最初是由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和南方报业集团联合创办的,创立于2003年,《东方早报》创刊后不久,南方报业集团便从管理层退出,目前,该报由上海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单独主管。
   
   看到了《东方早报》的这段历史,便让人自然联想到了《新京报》,《新京报》在最开始也是由《光明日报》和南方报业集团合办的。或许是因为这些报纸均注入了南方报业的基因,所以,都比较敢言,这种敢言最终导致了它们的辉煌和遭整肃。
   
   《新快报》此次遭到的整肃程度显然比《东方早报》更惨,不仅总编辑陆扶民被调职,而且报纸的必备版面都被削减,而《东方早报》则只是社长和副总编被撤职。当然,因为领导层被撤换,报纸必然遭受重创,因为寒蝉效应,后来者必不敢越雷池半步。可想而知,在现有的政治和新闻管理制度下,未来的《新快报》和《东方早报》将很难有所作为。
   
   《新快报》遭整肃,舆论普遍认为是因为该报转载了《济南日报》上有关习近平、李克强等几位现任政治局委员知青生活的报道。不过,《济南日报》并未因此遭到整肃,可见,即使真的是因为这篇报道惹祸,那也只是一个整肃它的借口,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此前该报发表了太多让宣传官员不快的文章。
   
   而《东方早报》遭整肃,则被舆论普遍认为是因为该报在此前曾发表记者王道军对知名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的专访,题为《民企本就有权进入所有市场》。该专访中除了有呼吁政治改革等常见观点外,还包含盛洪这样一段话:“中国社会走到这一步,就是要约束公权力,不让公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不让他们获得大量垄断权、大量稀缺资源的掌控权”,这样的措辞显然会触动新闻主管部门的敏感神经。
   
   当然,《东方早报》被整肃显然不是因为上述这一篇报道,真正原因其实跟《新快报》一样,是敢言报道不断累积的结果。媒体人沈亚川认为过去9年来,《东方早报》做得最好的报道并不是三鹿奶粉,而是对温州动车事故后温家宝讲话以及今年“两会”结尾时温家宝记者招待会这两个头版的处理。他高度赞扬该报的政治判断力,认为所有审美与担当,乃至报纸的综合实力与核心竞争力尽在这两个头版之中。
   
   众所周知,今年秋天将召开中共“十八大”,每逢党代会之前,都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仅异议人士会被严密监控甚至提前关押,而且会收紧对新闻媒体的管制。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原是温家宝的秘书林雄,但是在今年5月,中央却空降新华社副社长庹震接替林雄职位。这种人事异动其实正说明了中央对广东舆论的担忧,中国官员喜欢新官上任三把火,整肃《新快报》或许能让庹震给中央交上一张满意的答卷。
   
   可想而知,在《新快报》和《东方早报》接连遭整肃的情况下,其它媒体在未来半年时间内会加强自律,而新闻主管部门对媒体的管制也会比以往更加严厉,不到“十八大”结束不会松懈。现在正值炎炎夏日,但是,中国媒体却感觉到寒气逼人,仿佛严冬已至。
   
   2012年7月19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2/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