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2000年之后,夜郎进入多事之秋,可以说怪事层出不穷,超过人的预料,特别近几年。有时我晚上睡觉,居然心神不定担心明天发生什么。我这里不是指地震空难、强拆引产,因为这种事难免发生,不是这儿就是那儿,就像贪官这个开群芳宴,那个集阴毛,还有的大规模地奸幼女,这只能称怪事,称不上异象。除非糖山那儿也发生那个,让我联想起润之临死之前的那次地震,才可以说这是件没法释疑的异象,就像古人不理解天狗怎么吃了太阳。
    我说的所谓怪事,指很难发生的事,而异象则超出人的预料。即使仁敏币快马加鞭沦落为民国的金圆券,我也不认为异象,因为此结局或迟或早都要发生,就像股市崩盘,房地产泡沫破灭。哪怕独树一帜的薄喜来,目空一切叫板当中央,我也不认为异象,因为压倒一切的当中央,压倒了党外对手,对手就只能从内部产生。我以前说过,唯有恶与恶之间的自相残杀,善才能夹缝求存。就像没有袁世凯的骑墙,清廷不可能马上推翻一样。
    而权倾一时的王立军教授,投奔米国驻成都领事馆,则可以称夜郎异象,因为该行为出乎意料,为执政党效劳的,山穷水尽,竟想依靠假想敌庇护!此外,刚刚干掉同行文强局长,接着自己也要被人干掉,践踏法律、残害同胞的报应如此之快,也是世所罕见。


    刘晓波博士因《零八宪章》,判刑11年,因祸得福获诺贝尔和平奖,能否称为夜郎之异象,我吃不准,不过在对手的“帮助”下,获得崇高的荣誉也可以说命运的无常,或者说老天对朝廷的作弄吧。
    我开头说过的对未来莫名的担心,起先以为世纪末情绪在我精神上的残留,还以为林副统帅的机毁人亡,以及89年的大屠杀,让我觉得了人生的无常和世事的荒诞,而担心老天出乎意料的捉弄。其实究竟啥原因,至今也没搞清楚。会不会因敬畏天命,还有缺乏人身安全感,长年生活于恐惧之中所引起的呢?
    我印象深刻的异象,不是钱云会的“车祸”、唐福珍的自焚,钱明奇的爆炸、李旺阳的“上吊”这类怪事。尽管车祸、自焚、爆炸、自杀,走马灯一般,五光十色琳琅满目,让人想起草原上的草泥马,和大会堂前的中指,以及盛世的大闸蟹。因为这类死亡可以人为控制,或依靠死者的意志,或依赖凶手的努力,甚至能不断复制,成为底层民众的生存常态,就像对异议分子实施酷刑。衙役既然对高智晟、郭飞雄运用酷刑,当然也可以对唐吉田、唐荊陵、江天勇这么做;既然不顾舆论把刘晓波关入牢房,当然也可以对北大才子──余杰严刑殴打、百般凌辱;既然软禁山东陈光诚,当然也可以将此手段用在上海冯正虎身上;既然以茉莉花运动为由,关押四川作家冉云飞几个月,当然也可以“失踪”艺术家艾未未八十多天;既然以前用大刀砍王实味、割张志新的喉管,那么以后“上吊”、活埋异议分子也不足为奇。
    不过同一样式的灾难,尤其死亡,接二连三地发生,总令人震撼。比如,监狱里的呼吸死、睡觉死、喝水死、躲猫猫死……。比如,西藏僧侣的自焚。是什么力量叫他们借助汽油的帮助,把自己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球呢?还有前几年不断发生的校园屠童案,没有利害关系、血海深仇的连续屠童,也是史无前例绝无仅有的。因此,我把多次发生的怪事──囚犯神秘之死、僧侣自焚、校园屠童归纳为夜郎之异象。基于同样理由,不怕殴打,前赴后继,像滕彪、谢阳律师,以及王小山、慕容雪村作家那样,前往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的现象,也可以说是夜郎的一个异象。陈光诚翻越几堵高墙,逃出软禁地,在网友珍珠郭玉闪们的帮助下,走进美国驻夜郎大使馆,与王立军出逃“交相辉映”,当然更可以说异象。
    不得不说的异象,除了异教徒不怕打压、不惧迫害,用生命长期捍卫自己的信仰外,就是杨佳杀警案。因为其中缺一要素就不可能发生,比如杨佳懦弱、警方妥协,再者以命相拼,短暂时间内,用冷兵器杀六人伤四人也是史无前例的。在我眼中杨佳的赴死,不仅展示了衙役的作威作福和滥用职权,还体现了公民的价值与尊严,此外,还给历史创造了一个壮怀激烈的典故。要知道,一个朝代终究要灭亡,甚至不值得后人提起,而这个典故却是永存的,说不定还会拍成电影。
    邓玉娇守身如玉,勇于抗暴,用一把水果刀拒绝邓贵大的强奸,我想归纳为异象,但想来想去仍将其算作怪事。因为反抗强奸自古就有,但大多局限于打耳光、咬舌头,或上吊自杀以证清白,做到邓玉娇这一步的并不多,高莺莺就没做到,结果被人伪造了自杀的现场,还连累父亲吃了官司,就此而言,邓不单是烈女,还是巾帼英雄。
    纪念六四并不难,难的是年年大规模地纪念六四,就此而言,香港维园年年在这一天晚上举行的烛光晚会,感天地泣鬼神,当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夜郎一大异象。
    提起六四,今年六月四日股市开盘点数为2346.98,收盘下跌点数为64.89,其中影射89年的64事件已发生23年了。这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夜郎异象,因为在证监会的“窗口指导”(及时监控)下,人为操纵点数极为困难,与其说出老千,毋宁说是天意使然。
   还有一件异象,就是四天内网友借款860万于艾未未,以助他缴款税务局。本想以偷漏税的罪名修理艾未未,结果把自己搞成灰头土脸。如若不同意为异象,能否复制一下,看有没有人四天之内也能借到这么多的钱财!
   艾未未本身是个异象,或者说是异数,他是只弹性十足的皮球,所有的打击,他都能恢复原状,换句话说,可以杀死他,但打不败他。其原因,固然因为艾未未才华横溢,意志坚强,更主要的,是因为一本正经的政治,是玩不过随心所欲的艺术的。
   
   
    江苏/陆文
    2012、7、6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2012/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