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告苏联公民书(代序)
   
      苏联总统电视演说
   
     1991年12月25日“亲爱的同胞们:

   
     鉴于独立国家联合体成立后的情况,我终止自己以苏联总统身份进行的活动。
   
   我作出这个决定,是出于原则性的考虑的。
   
     我坚决主张各族人民的独立自主,主张各共和国拥有主权。但同时又主张维护
   
   联盟国家和国家的完整性。
   
     事情已沿着另外一条道路发展下去。主张国家肢解、国家分离的路线占了上风,
   
   这是我无法同意的。
   
     即使在阿拉木图会晤和会晤通过决定之后,我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也始终未变。
   
     此外,我确信如此重要的决定本应在人民表达意志的基础上作出。
   
     尽管如此,我将竭尽所能,以使所签署的协议导致社会的实际和谐、减轻摆脱
   
   危机和改革过程的困难。
   
     我这是最后一次以总统的身份在大家面前发表演说,我认为有必要说出自己对
   
   1985年以来所走过的道路的评价。更何况这方面有不少无法自圆其说的、肤浅的、
   
   不客观的见解。
   
     命运作了这样的安排,就是我当上国家元首之时就已经很清楚:国家情况不妙。
   
   我们什么都多:土地、石油和天然气、其他自然资源;智慧和才能也都不错。我们
   
   的生活却比发达国家差得多,愈来愈落在他们的后面。
   
     原因已经清晰可见:社会在官僚命令体制的束缚下几近窒息。它注定要为意识
   
   形态服务,注定要承受军备竞赛的重负,已经精疲力尽。
   
     所有局部的改革(已为数不少)均先后以失败告终。国家没有前途可言。再也
   
   不能这样生活下去了。应当从根本上改变一切。
   
     正因如此,我从不后悔自己没有仅仅为了利用总书记的职务在数年的时间里
   
   ‘称王称霸’。我认为那是不负责任的和不道德的。
   
     我明白,开始一场如此规模的改革而且是在我国这样的社会里,那是极其困难、
   
   甚至是冒着风险的事情。然而我却至今对1985年春天开始的民主改革的历史正确性
   
   确信不疑。
   
     国家复兴和国际社会发生根本变化的过程,其复杂程度大大超过了原先的一切
   
   预料。不过业已完成的事情应当得到应有的评价:
   
     –社会获得了自由,政治上和精神上得到解放。这是最主要的成就,我们却
   
   没有充分意识到,因此也尚未学会利用自由。尽管如此,已经完成了具有历史意义
   
   的工作。
   
     –消灭了那个早已使我国无法成为富足安康、繁荣昌盛国家的极权主义体制。
   
     –在民主变革的道路上实现了突破。自由选举、出版自由、代表制政权机构、
   
   多党制均已成为现实。
   
     –开始走向多种成分经济,确立了一切所有制形式的平等地位。在土地改革
   
   的范围内农民阶级得到复兴,出现了私人农场,数百万公顷的土地交给农村居民、
   
   市民使用。生产者的自由已经合法化,企业家活动、股份制、私有化方兴未艾。
   
     –在将经济转向市场时,必须记住这是为了人。当此困难时期一切均应从人
   
   的社会保障出发,这特别与老人和儿童有关。
   
     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时代:
   
     –已经结束‘冷战’,曾对我国经济、社会意识和道德起破坏作用的军备竞
   
   赛和国家极度军国主义化已经停止。世界大战的威胁已经解除。
   
     我想在此再次强调,我在过渡时期将竭尽全力,继续对核武器进行可靠的监督。
   
     –我们已经对世界开放,不再干涉别国事务,并放弃在国外使用武力。我们
   
   得到的回报是信任、团结一致和尊重。
   
     –我们已成为按照和平、民主原则重建现代文明的主要支柱之一。
   
     –各国各族人民均已获得选择其自决道路的实际自由。对多民族国家进行民
   
   主改革的探索使我们已接近于签署一项新的联盟条约。
   
     所有这些变化都需要作出巨大的努力,都是在尖锐的斗争中进行的,都曾遇到
   
   旧的、过时的、反动的势力日益严重的反抗,这里既有过去的党和国家机构和经济
   
   结构,也有我们的习惯、思想偏见、平均主义和坐享其成的心理。这些变化遇到了
   
   我们的偏执、政治文化水平低下、对变革的恐惧心理。因此我们才损失了许多时间。
   
   旧体制瓦解之时,新体制尚未开始运作。于是社会的危机更加深重。
   
     我知道对目前严重局势的不满情绪,知道对各级行政当局和对我本人活动的尖
   
   锐批评。不过我想再次强调指出:在我们这样一个幅员广大又拥有如此遗产的国家
   
   里,根本性变革不可能在毫无痛苦、毫无困难和动荡的情况下进行。
   
     八月政变”使总危机达到顶点。这次危机中最致命的是国家的解体。今天我所
   
   担心的是我国的人们失去伟大国家的国籍–对每个人说来后果都将十分严重。
   
     我认为保住近年来的民主成果至关重要。那都是通过我们的整个历史、我们的
   
   痛苦经验获得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以任何借口随意抛弃。否则一切美好的
   
   希望都将化为泡影。这一切我都是直抒胸臆,如实道来。这是我的道义责任。
   
     今天,我想向所有支持革新政策、参与实施民主改革的公民表示谢意。
   
     我要感谢国外那些懂得我们的意图并予以支持、协助我们并与我们真诚合作的
   
   国务活动家、政治活动家和社会活动家以及数以千百万计的人们。
   
     我离开自己的岗位时忧心忡忡。不过同时也抱有希望,我相信你们的智慧和精
   
   神力量。我们是伟大文明的继承人,如今伟大文明能否振兴,我们能否过上现代化
   
   的名副其实的新生活,完全取决于大家,取决于我们每一个人。
   
     我想衷心感谢那些近年来与我一起坚持正义而美好的事业的人们。也许某些错
   
   误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许多事情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我相信我们的共同努力迟早会
   
   结出果实,我国各族人民迟早会生活在一个繁荣而民主的社会里。
   
     祝大家万事如意。
   
      致读者
   
     值此动荡不安的时期,我们俄罗斯、前苏联各国以及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向自
   
   己提出问题。近几年来,我们大家遭遇到了什么事情?眼前发生的悲剧是社会发展
   
   进程所注定了的呢,还是人的意愿(一说是善良意愿,一说是罪恶意愿)所致?那
   
   些在20世纪再次使我国国内生活进入另一轨道并且远远越出国界的事件,其深刻的
   
   根源和原因何在?最后,我们此刻正处于历史坐标的什么位置,明天等待着我们的
   
   又是什么?
   
     自1985年至1991年年底,我可以说是处于事件的中心。如今,在卸去国事的重
   
   担之后,我认为自己有责任讲出我所了解的一切,并对困扰着同时代人的问题作出
   
   回答。不言而喻,首先是讲一讲政治、政权、新思维、我们在国内开始的改革以及
   
   国际舞台上的变化。但是不止于此。常常有人问到我个人生活中的某些细节,他们
   
   想弄明白改革的根源何在,消灭我国根深蒂固的极权制度的意图又是在何时、何处
   
   及何种情况下形成的。这方面的问题我也会涉及。
   
     不过,这与其说是讲自己,倒不如说是讲我们这代人成长的环境,讲我曾与之
   
   一起领会生活和政治真谛的那些人,讲彼此交往曾对我的信念、性格的形成产生影
   
   响的那些人。
   
     从大学入学之日起至今,我先后遇到的人数不胜数。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执政
   
   的七年期间尤其充实。对于那些曾以亲自参加或者道义支持来帮助过我的人,我始
   
   终怀着由衷的感激之情。
   
     我会尽量讲讲他们。
   
     我的道路上也遇到不少敌人。我对他们并无恶意。至少对那些毫不隐讳地坚决
   
   捍卫自己的信念,而不是曲意逢迎。事后又卖身投靠并躲在角落里放冷枪的人是如
   
   此。如今我们全都会受到历史的评判。
   
     这些年来,我看到和听到各种各样有关自己、自己的活动和道德准则的说法。
   
   这里有对过去事件的忠实描述,也有不少臆测、投机取巧甚至恬不知耻的谎言。凡
   
   是认真的评价我都认真对待,即使令我感到不快、我不敢苟同,却可以迫使我思考。
   
   至于恶意攻击,我一概置之不理。
   
     我在1985年开始自己的活动时,就希望得到人们的理解。我在两本书中介绍自
   
   己和自己的活动,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不仅要说明自己的选择,而且要说明我是
   
   怎样一步一步走近这一选择的。我试图讲清把构想付诸实施是何等地不易,讲清随
   
   着改革的发展许多东酉不得不作根本的改变。
   
     我想不要夸大其词,避免从对自己有利的角度来描写事件。不知是否达到了要
   
   求,但我在往这方面努力。
   
     我尽量说明自己的某些决定和行为,决无辩解的意思。我并不推卸对所开始的
   
   改革应负的责任,因为我仍然深信:改革十分必要,它终将为我的祖国造福,为世
   
   界造福。
   
     不过,我的任务是讲述,评判则由读者去作吧。
   
     在回忆录写作中我时时感到我妻子的帮助和支持。赖莎·马克西莫夫娜好钻研
   
   的头脑和女人的直觉,她对我的全部生活变故的直接参与,在本书的写作中具有不
   
   可估量的意义。
   
     我想对所有帮助写作本书的人表示由衷的谢意。他们当中有我的志同道合者和
   
   朋友,有的人改革时期同我在一起,有的人现在同我在基金会共事,他们是:阿·
   
   谢·契尔尼亚耶夫,瓦·安·梅德韦杰夫,格·霍·沙赫那扎罗夫,B.T.洛吉诺
   
   夫,Y.奥斯特罗乌莫夫,B.扎格拉金,A.B.韦贝尔,B.B.库瓦尔金。
   
     衷心地感谢T.f.莫加切娃和H.瓦金娜,她们是我多年的老助手。H.普奇科
   
   娃、YK.普罗佐罗娃、H.杜布罗温娜、C.库兹涅佐夫、B.H.米罗诺娃均做了十
   
   分重要的工作。
   
     潜意识里撰写这篇我的生活和改革“总结”的念头,终于在某一刻变成了迫切
   
   的需要。1991年12月的最后几天 (那是我国、当然也是我本人的悲剧性日子),
   
   发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久前还是一个强大国家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
   
   盟眼看着土崩瓦解。国家任人“宰割”,人们却差点没把这事当成幸福?!各共和
   
   国的最高苏维埃纷纷抛弃主权国家联盟条约草案(该草案系由各共和国领导人组成
   
   的苏联国务委员会在总统主持下拟订的),吞下了别洛韦日协定这颗毒果。舆论大
   
   哗。知识界保持沉默。我对代表们和人民的呼吁以及关于苏联解体会带来严重后果
   
   的警告,竟无人理睬:社会已迷失方向,无法正确理解所发生的事情。国家的毁坏
   
   者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篡夺人民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发生了我最不愿意容忍
   
   的事情。
   
     走笔至此,已是1993年的秋天。1990-1991年曾经争论得面红耳赤的许多问题,
   
   现已真相大白。曾经许诺的在独联体框架内保持经济、政治、国防和至关重要的
   
   “公民空间” 等方面的完整性并未兑现。我心如刀绞地注视着原苏联各共和国的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