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1-8]
井蛙文集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1-8

对这些不可理喻的人,我唯一能为自己做的就是远离这些人。 蔑视这些人。这世上,没有人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 (2011/8/29 JINGWA) 我乐于把时间装进一个没有形迹的空间里。或让时间去解释虚无。那样,空间里的我就懂得时间对于它自身的价值究竟有多大。 (2011/8/30 JINGWA) 我不相信任何一个人对我说的,关于时间的形状。但我相信,莫兰迪对于空间上的解释:“我本质上只是那种画静物的画家,只不过传出一点宁静和隐秘的气息而已。”
    (2011/8/31 JINGWA)
   
   特意走到院子里看向日葵是否还在。它已经干枯了,连垂挂在夕阳下的影子也无精打采。我实在太忙了。没意识到这些植物有朝一日会被太阳晒干。枯叶包裹着细细 的枝梗,葵花早已不知去向。我无奈地走回屋去。躺在沙发上睡觉。阿尔的向日葵,凡高的颜色已成了整个法国南部的精神结构。而对于我,却是我生命的全部热 情。 (2011/8/27 JINGWA) 我已习惯被特意架构在与空间产生时间关系的瓶子的语言形式。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听不到噪音划过窗玻璃。我也听不见一个愚昧的群体正在与无知对话。时间 在空间里的形体黄昏时依稀可辨,可是,到了另一个黄昏,它也许就成了无形的符号。充满了没有诠释可能也不可以被解构的现代精神。我们或许都知道,粉红色的 诞生就是因为红色靠近了白色。而不是红色侵略了白色,或白色颠覆了红色的传统。瓶子的传统语言,除了无声的虚无,就不可能是破碎的带着声调的紫色。因为破 碎,近距离地挨着光,黄色就成了全新的语言。
   (2011/8/28 JINGWA)

   
   桌子上充满了精神的秩序。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所需要的,也是一种精神的方向。我喜欢让一种不像律法也不像传统模式那样的秩序驾驭我简单的生活。传统,永远有 热闹的场景。因为,传统会被十之八九的人所承受。而,律法却不是十之八九的人能够理解与遵守。因此,一种艺术的精神的秩序,是需要在律法之上,传统之外的 被艺术行为所推崇。精神的秩序可以被改变然而不能够遭受背叛。就像一个国家里的臣民,可以改变国家的制度,然而这个制度却不允许遭受背叛一样。不过,改变 一种秩序的行为,只能被理解为理性的置换,而非非理性的颠覆。往往,一个尚未完善的制度或者律法,它所被置换的形式会被理解为颠覆,其实,这种理解本身就 是非理性的对一种改变秩序的精神的颠覆。 (2011/8/24 JINGWA)
   
   当莫兰迪特意将一些瓶子摆放在桌子上时,你会看到塞尚的精神在瓶子与瓶子之间影响着我们的生存理念,甚至在彼此的缝隙之间存在着各自生存的理性空间。瓶子 与水罐,瓶子与灯盏,各种不同形式的瓶子与相同的灯盏之间,也就是你与我之间,他与我之间,他们与我之间都应该保持着塞尚的或者莫兰迪的理性空间。空间, 本身是孤独的。当它被许多物体包围时,空间的意义没有改变,只是其精神的秩序被迫改变了。这种理性的置换,也就是一个国家的制度的有效置换,是理性的也是 可取的。相反,这些十之八九之人所盲目承受的传统与无能完全遵守律法的行为都可以被理解为一个瓶子与无数瓶子之间的理性空间的空虚与病弱。由于欠缺了实质 意义上的精神的秩序,空间,即使被充塞再多的瓶子,莫兰迪还是没有能力去为一个理性空间的生存理念作更多的解释与艺术的同情。因此,更有效的捍卫一种精神 的秩序,只能是为这种秩序提供更多的艺术的怜悯以及解除律法所带给传统的忧虑,或者传统所带给律法的非理性压迫。 (2011/8/25 JINGWA)
   
   当莫兰迪在为塞尚盘子里的苹果腾出理性空间与时间的关系时,我看到了一种优美的色调,那就是单色调的伟大。它参与了一个国家制度与一个人生存空间的关系。 我想,我是一个长颈酒樽,与一个国家制度被想象的形体相似,我与各种瓶子之间的理性关系,这时候它需要的只能是律法的解释行为与桌子上的精神秩序。律法让 我们看不到颜色,它是隐藏的单色调,在土陶罐与水壶的间隙,时间在慢慢的移动,迁徙了一切传统的语言也带动了新的生存理念。我还在想,我坐在我可爱的沙发 上想,我是一个古老的灯盏,带着盖子的,坐在黑暗与光明的缝隙里,我伸长了脖子,希望瞭望一幅桌子上的条理有序的塞尚的苹果或莫兰迪的丧失苹果色调的一些 物体的线条。形体被线条隐藏在秩序里,我们看不到秩序,只能带着记忆去寻找。
   (2011/8/26 JINGWA)
   
   然而,莫兰迪不像夏尔丹。他甚至比夏尔丹更加孤独。夏尔丹早年受过路易十五的赏识与推崇。莫兰迪一生都生活在瓶子之间。他没有婚姻,也没有爱情。他的一生 就是对瓶子的热爱和重复地热爱。他也没有洛可可的柔和明丽的颜色,他的颜色是介乎灰色与其他简单色调之间的一种能深刻体现他对生命理解与不解的符号。灰色 几乎夹杂在每一个土陶色与土黄色瓶子之间的一个生命的媒介。然而,他的瓶子是立体的,是活的生命。是他自己对生命的注解。这些瓶子永远不会被忘却,就像我 们永远不会忘记莫兰迪一样。他的瓶子的形体与塞尚的苹果的形体一样,充满了艺术语言中最简单的内容。因为,这些安静的瓶子并不抽象地出现在我们与他人之 间,它们不随意穿梭,它们只是随意地进入我们的精神空间,尽管,它们是被刻意地组合在一起的生活细节。但,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生活的细节,像夏尔丹的迷人 的细节。我们看到的是生命的元素与生活的符号。
    (2011/8/23 JINGWA)
   
   夏尔丹是十八世纪风行的法国艺术风格洛可可代表画家之一。洛可可的艺术精神继承了巴洛克的传统但却反对奢华的宫廷式的繁文缛节。尽管,这个流派后来被新古 典主义所取代。但夏尔丹的洛可可却以底下阶层的生活为题材。他所表现的是生活的细节,真实的,感人的,不夸张的,不粉饰的自然风格。 这幅画使用的是洛可可惯有的柔和清淡的白与粉色调。像上一幅《餐前的祈祷》,柔和的白色与粉色所展现的是一幅和谐幸福的餐前景致。读者会为此感动,整个空 间感如此轻柔和温馨。 而这幅《洗萝卜的女人》,她的眼神专注于与之对应的视线,而非萝卜与器皿。但是,画中的厨房器皿却十分生动地各自摆放着。菜刀在砧板上,锅子竖立着,没洗 好的萝卜散乱在地上。与平放着的锅颜色与动作都相互对称。生活是闲散的,但生活可以如此逼真地让我们感到它的闲散与自然。
    (2011/8/19 JINGWA)
   
   院子里的青苹果已有我的饭碗那么大了。果树很瘦弱,果子就累坠在细细的枝叶之间。显得很不协调,但是,加州的阳光是迷人的。图书馆回来时,我特地跑到菜地上看看苹果树。它的青绿色,阳光照射在果子上,我几乎忘了这是我家的苹果,而不是塞尚盘子里的。 我站在院子里想啊,生活永远不会给我们带来安静和幸福,只要对生活的苛求没完没了。我欣赏出现在我生活中的一切。美国人家中都几乎有枪,如果,这枪支不用来杀人,还能用来干什么呢?保护一棵苹果树神圣不被虫蚁侵犯吗? (2011/8/20 JINGWA)
   
   晚上看了几幅乔治莫兰迪的画。夏尔丹一生都没离开过厨房里的锅碗瓢盆。莫兰迪一生没离开过瓶瓶罐罐。夏尔丹是真实的,朴素的画家。莫兰迪是温柔的生活在简 单里的画家。夏尔丹带给我的是对生活的情感。莫兰迪带给我的是在复杂的宇宙中提炼安静。夏尔丹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法国,莫兰迪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意大 利。夏尔丹通过静物体现生活的自然状态以及对这种持续状态的热爱。莫兰迪通过瓶子体现生命的完整性就是对优美的执着。 我一个晚上都在想生活在盘子里的苹果,它们是否都热爱那个热爱它们的塞尚?莫兰迪是喜欢塞尚的,以及那青红相间的几何阵。因此,莫兰迪的瓶子就像塞尚的苹 果一样,让我的生命,静物一样充满了生存的气息。
   (2011/8/21 JINGWA)
   
   我不知道要对这些与我言语不通的人们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要对这些与我言语不通的人们可以不说什么。 (2011/8/22 JINGWA)
   
   当时间只是一个被假设的真理时,时间是存在的。因此,真理在时间里是有效的。当真理被假设来验证时间与空间的语言关系时,真理就具有了艺术性形体。时间可 以被传播被转换被制定时,时间就是机制就是法律就是神的祭坛。当真理有了艺术形体时,真理的空间意义可以无限辽阔地被延伸和抄袭。当时间被制定为真理时, 一切物体都因此有了时间的生命,空间这个时候就只是一个另一个被建设搭建起时间这座桥梁的对话体,也就是艺术的语言所操控。 (2011/8/18 JINGWA)
   
   “历史没有真理”是我的历史教授,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我听后头疼得厉害。他大概是说历史只是一门艺术。与宗教的意义相反。宗教是有 真理的,信徒就在这个真理,且是永恒的真理中获得了永生的快乐和追求。“历史不是真的”,与“历史没有真理”意义不大一样。事件只对老百姓产生意义,就像 某街道上一名黑人遭到白人的枪杀。这个事件的真实性与否对于老百姓非常重要,只有他们去信仰真实事件的时间与空间的关系。他们关注着人的行为。同时,老百 姓自己也在关注着自己的行为与枪杀的时间与空间是否相关。 可是,历史学家关注的不是事件的真实性,也不是每个真实事件所映射出来的真理。因为,真理是不存在的。就像时间只是一个被假设的真理。历史学家在寻找的是 一个能够解答今天这个时间与过去那个时间的相对应语言。过去那个空间与今天这个空间相矛盾的艺术形式。
    (2011/8/17 JINGWA)
   
   夏尔丹那个时代的法国画家们都对他的瓶瓶罐罐充满怨言。说他是一个特意把厨房搬进艺术沙龙的画家。这个朴素而真诚的夏尔丹,一生与权贵保持着优美的距离。 他是一个从没出过远门的艺术家,据说最远的地方就是枫丹白露。巴黎郊区的一个小镇,也是后来巴比松画派米勒、柯罗等艺术大师们绘画的地方。从圣拉萨火车总 站坐火车去了枫丹白露,记得只需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在我的《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一文里有描述我是如何抵达枫丹白露的。我是从圣拉萨火车总站出发,一个 晴朗的早晨,在青年旅馆用完了早餐,带着虔诚的心情找到了那个神圣的地方。
   (2011/8/16 JINGWA)
   
   夏尔丹(Chardin,Jean-Baptiste-Siméon1699-1779)),这个对每件静物都充满感情的画家。他的用色不是为了光线的需 要,也不是为了体现物体本身的逼真度从而突显其形象语言,而是为了展现他对物体的情感而作的努力。让它们充满生命的感觉。当我们看到这些桌子上的杯瓶盘 罐,我们会感受到一种生活的真实感并不来自于生活本身的细节,而是我们对生活的热情。 他蔑视权贵,藐视奖项和无视各种通俗的殊荣,就是为了坚持他对一切事物的真挚感言。 (2011/8/15 JINGWA)
   
   我从巴黎出发的那天天气不是很好。可是,我在从巴黎通向阿姆斯特丹的火车上,窗外的阳光却让我喜爱。在阿姆斯特丹的那几天我与青年旅馆的室友,巴西的年轻 女记者朱丽安娜(JULIANA)相处融洽。依依惜别之后,我又一个人从阿姆斯特丹的火车上回去巴黎,这天的天气比上一趟火车的阳光更灿烂。因为,马菲斯 坐在我的隔壁。我们一开始交谈,谈他不太懂的亚洲青年人的生活。他跟我谈他的家乡法国西部的生活,以及他个人的喜好。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接下来的几年时 间我在美国忙我的,他在法国忙他的。但是,这个月初,得悉他去了中国旅行。现在台湾或者今天已经回去法国。 我眷恋着那个行走在巴黎街头的诗人,甚至连影子也在时间的墙壁上张贴成蝴蝶的翅膀,在另一个空间里它又可以飞行。从这里到那里。 (2011/8/14 JINGWA)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