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2-5]
井蛙文集
·六四二十周年旧金山烛光晚会照片(七)
·2010年6月4日(Night)
·Photos 井蛙摄影:LEGION OF HONOR
·艾未未的裸体线条:荣获24届杰出民主人士奖
麦田上空的枪声
·凡高的墓地
·井蛙看画日记:2006
·井蛙看画日记:2007(1-2)
·井蛙看画日记2007-3-4
·井蛙看画日记 2007-5-6
·井蛙看画日记2007-7-8
·井蛙看画日记 2007-9-10
·井蛙看画日记:2007-11-12
·井蛙看画日记2008-1
·井蛙看画日记2008-2
·井蛙看画日记 2008-3
·井蛙看画日记2008-4
·井蛙看画日记2008-5
·井蛙看画日记2008-6
·井蛙看画日记2008-9
·井蛙看画日记2008-12
·井蛙阿拉斯加日记
·井蛙看画日记:2009-2
·井蛙看画日记:2009-3
·井蛙看画日记:2009-4
·井蛙看画日记:2009-5
·井蛙看画日记:2009-6
·井蛙看画日记:2009-7
·井蛙看画日记:2009-8
·井蛙看画日记:2009-10
·井蛙看画日记:2009-11
·井蛙看画日记:2009-12
·井蛙看画日记:2010-1
·井蛙看画日记:2010-4
·井蛙看画日记:2010-5
·井蛙看画日记:2010-8
·井蛙看画日记:2010-9
·井蛙看画日记:2010-10
·井蛙看画日记:2010-11
·井蛙看画日记:2010-12
·井蛙看画日记:2011-1
·井蛙看画日记:2011-4
·井蛙看画日记:2011-5
·井蛙看画日记:2011-6
·井蛙看画日记:2011-7
·井蛙看画日记:2011-8
·井蛙看画日记:2011-10
·井蛙看画日记:2011-11
·井蛙看画日记:2012-5
·井蛙看画日记:2012-8
乌鸦的名字
·梅朵书信集1
·梅朵梅朵2
·梅朵梅朵3
·梅朵梅朵4
·梅朵梅朵5
·梅朵梅朵6
·梅朵梅朵7
·梅朵梅朵8
·梅朵梅朵9
·梅朵梅朵10
·玛儿的颜料1
·玛儿的颜料2
·玛儿的颜料3
·遗失的往事
·嵇康啊嵇康
·稻草人的思想
·秋天话语者1
·秋天话语2
·秋天话语3
·晚春的阳光
·宋朝的花灯
·梦中的音乐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老情人咖啡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2-5

   一种物体的体重以及精神的形状悬浮在我的时间与空间相互交接的一霎那。然后静止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在恒古不变的一霎那获得了最绚烂的状态,那就是死亡之前的微笑。我梦境里的景致,就是这般迷人的交响般的寂静与辽阔。宇宙间再没有比寂静更辽阔比辽阔更能使人的灵魂寂静下来的力量,这是什么,这就是色彩在空气中的变化。它们的生态和环境。
   
   (2012.5/24 JINGWA)
   
   以毕加索、布拉克为首的立体画派展现了音乐与情感在图像中 的抽象立体画面。这个画派的理论来源始于塞尚。比起野兽派,立体画派更具有科学与美学完美结合的挑战精神。野兽派之所以不被立体画派看好,就是因为他们对 科学到了蔑视的地步,更对传统美学过分随意。因此,布拉克才与毕加索交叠了梦幻般的形象组合的颜色游戏。


   (2012/5/23 JINGWA)
   
   安德鲁.德朗使用的笔触与马蒂斯一样,外形浓重内部结构稠 密。帆船与帆船之间几乎重叠地占据着整个画面空间。但是对角线非常明显地出现在船与船之间。非常热闹的海滩景致。蓝色的天空仅仅露出小小的一角,蓝色的海 水与帆船海滩上的金灿色调突出了热闹与繁忙的渔港生活情调。德朗并没有实现真实的生活中的景致,但是,野兽派的随意与大胆却给他们的作品以全新的面貌出现 在十九世纪末。成为现代画派最前卫的艺术思潮。德朗与马蒂斯成为野兽派最重要的代表画家。
   (2012/5/22 JINGWA)
   
   
   
   这幅画,使我看到毕加索也有视觉清晰的时候。他不止会画立方体。他也有具象的视觉。
   (2012/5/21 JINGWA)
   
   时间像往常不存在。它什么都没有。周围或者远处都有荒谬的 人物在没有时间的空间里行走。形迹可疑或者语言陌生。我无法为这些人物定位,安置,或者收藏。我感到有一丝的可悲。那就是这些无法被定位,安置或者收藏的 物体像找着了时间一样到处宣扬自己的时间观念,语言模式,或者更多的是它们在丧失了时间的状态下表现它们对时间的渴望和绝望。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认为,起 码清晨起床时,一片绿叶从柿子树上掉下,那不是永恒也不是短暂。
   
   (2012/5/20 JINGWA)
   
   我在想,若让我回到1920年代的巴黎,或者2007年的 巴黎都是一种美好的尝试。我在珍妮的脸上寻找稚怡的美。或者在稚怡的脸上寻找我所渴慕的莫迪里亚尼所表现的美。稚怡与我,法国农夫三人走在街上的情景一直 还在。我忘了,稚怡说过,她渴望嫁个法国农夫。可是,当时的我,却恋情泛滥。我只想一个人走在巴黎的街头,一个人享受独处的安乐。可是,那却是真的。尽 管,我对我在奥弗认识的农夫,也就是凡高麦田上认识的农夫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我是写作者,他们对于我都是有用的。就像一个雕塑家爱他的雕塑一样。
   (5/18/2012 JINGWA)
   
   现在才可以停下来写二月以来的第一首诗。手有点生,但我终于找回对珍妮的肖像的狂热情感。莫迪里亚尼的调色板还在影响着我的生活。我的手有点激动,那种被激情所操控的对艺术的爱是那么感人。我是天生的诗人。从精神到生活都是。我图书馆的上司
   从夏威夷度假回来,给我带回几版马蒂斯、高更的印制作品。这已使我够高兴了。我把它们随意摆放在书架上,真的很美。
   
   (5/19/2012 JINGWA)
(2012/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